381、恍惚-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81、恍惚

    淡雅娴静温柔大方地面对众人,只在看向傅令元时,才绽开一丝小女人状的恰到好处的娇羞。

    楼梯精致,一男一女携手同行,全场的焦点。

    阮舒微仰头,定定地注视,忽然在想,她和傅令元还是夫妻期间,从未陪他参加过青邦内部的宴会……

    陆少骢带她来的位置在最前方,毫无人影遮挡,也没人敢遮挡,她的视野清清楚楚,相信傅令元也能一眼察觉她的在场。

    但傅令元的目光特别宽泛,只在落向陆少骢时,稍带平淡无奇地拂过她一下罢了。

    两人自楼梯上下来后,停在楼梯前方特意流出的一片空地上。傅令元转身,和小雅面对面而站,抬起手轻轻搭上小雅的背。小雅亦如是。

    不瞬,华尔兹舞曲的音符如迸裂的水银流淌而出,欢快而愉悦。

    华灯璀璨,如梦如幻,两人就在其间翩然起舞,宛若一对璧人。

    身周人群中,恭维的话不绝于耳。

    “小雅嫂子真漂亮。听说私底下人也很温柔,从来不摆架子。”

    “废话,傅老大的女人,能差么?”

    “傅老大和小雅嫂子站在一起真是郎才女貌,金童玉女。”

    “不知道什么能喝上喜酒。”

    “……”

    陆少骢也不吝啬夸赞:“小雅嫂子平时不化妆就好看,这正经一打扮起来更加惊艳脱俗。”

    “不过,在我眼里,阮小姐你才是最漂亮的。”他笑着追加,偏头看她。

    阮舒微抿着唇,神色清淡:“陆小爷谬赞。”

    一支舞结束,小雅略略欠身暂且下了场,陆少骢低声说了句“阮小姐等我一会儿”,便换到场地上去和傅令元站到一块儿,两人对着周围的青邦的弟兄们各自一番发言。陆少骢除了代表他自己,还代表陆振华,因为今天有事没办法过来露个面。

    和阮舒以前出席商界宴会的那种发言场面不同,傅令元和陆少骢都不是演讲式的,好像和大家都打成一片彼此非常地熟,所以是交流式的,往往他们说话期间会有人故意插科打诨,场面活络而热闹。

    而这个时候会发现,江湖气息浓重,与一开始所见的类似普通商务宴会的感觉略有差异。

    阮舒很早就从最前面的位置退了出来,留给青邦的弟兄们有更亲近他们的傅老大和陆小爷的机会。

    当然,在场的也并非所有人都凑上前对傅令元和陆少骢众星捧月似的,另有几个同是堂主身份的人不远不近。而陈青洲就含着淡笑在和那几个人边远观傅令元和陆少骢,边交谈着什么。不多时,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冲她扫过来。

    阮舒浅弯唇角,似有若无地隔空回之以笑意——方才收到他的消息,约好了生日会结束后或许能拐去医院看一看荣叔。

    视线再转回去,那边傅令元和陆少骢的发言结束,下来和大家挨个轮着过去敬酒。

    发现陆少骢四处张望,像是在找她,阮舒忙不迭要避去洗手间,拐弯的时候,险些和一位服务员撞个满怀。

    服务员托盘里的好几只空酒杯摇摇晃晃,见状阮舒条件反射地伸手试图邦忙扶稳,服务员自己眼疾手快,轻松地转了半圈的身子便稳住。

    阮舒松一口气:“抱歉,我刚刚没留意。”

    “没关系。谁让你是寂寞人妻。”

    这熟悉的声音……这熟悉的称呼……阮舒一怔,服务员抬眸与她对视上,眼睛放电似的眨了眨单边,两撇小胡子往两边翘得非常飞扬。

    阮舒:“……”这家伙不是在卧佛寺修行么!怎么又出现在这里了?!

    “我有一堆的杯子要洗,先去忙了,洗完再找你叙旧。”闻野未停留,端着他的托盘便离开了。

    阮舒懵一秒在原地,反应过来他的话,不禁暴汗——叙个鬼!她才没有旧和他叙!

    少顷,待她从洗手间出来,前面恰巧走着两三个刚从男洗手间出来的人,边走边聊着话,议论的八卦中心正是小雅。

    “小雅嫂子的出身不太干净吧?出来卖的大学生,被傅老大看中的。”

    “嗯,是出来卖的,不过她运气好,第一次就遇上傅老大,是傅老大开的苞,后来就一直跟着傅老大了。所以不能说不干净。总比傅老大的前妻来得强多了吧?”

    “这儿说得对。其实我们要不是非有处、女情结的,一般都不会在乎自己的女人以前跟过几个男人,而且老道点的还挺好,否则处、女没经验,上得很不爽,连身体都不懂自己翻,跟歼尸似的。但傅老大的那个前妻名声也太烂了点,我们再不讲究,也不能服一个荡妇当我们的嫂子。”

    “好像傅老大也是头回碰雏儿吧?”

    “是的吧?看来小雅嫂子虽然外表清纯,其实很有过人之处,开苞夜就让咱们傅老大食髓知味,紧紧地被栓住了,念念不忘。”

    “这事儿在咱们青邦都不是秘密了。傅老大不是有那啥习惯么?那小雅嫂子的身板你们也看见了,有点弱,差点没经受住折腾。那个时候傅老大和那个前妻还好着的吧?后来那个前妻流产坐月子期间,不都是小雅嫂子跟在傅老大身边?傅老大管教得好,那个前妻肚量还是蛮大的。”

    “她肚量不大能行么?都破成那样了。不是处没关系,不能给男人戴绿帽啊。”

    “嘘,你要死是不是?戴什么绿帽?这是在挑拨傅老大和小爷的关系。小爷今天还带那女的过来了。”

    “……”

    几人拐了弯离开走道,声音渐远,直至消失。

    阮舒定着身形,立于原地,脑子里嗡嗡嗡,回荡的却不是她自己被看低的那些话。反正被羞辱得已近乎麻木了。而是傅令元和小雅的内容。

    彼时她坐月子期间,小雅就存在了,她从赵十三那儿已得知过。可听刚刚那群人的意思,小雅和傅令元有交集,要再往前追溯……?

    雏儿……开苞……开苞……

    阮舒侧身,往后一步,脊背靠上墙壁——她……好像从没有问过傅令元,小雅是他从哪儿找来的……他肯定不会临时随随便便找个女人的……所以这个女人真的是以前经他的手开苞的么?还有,还有……傅令元是信任小雅的?他和小雅人前是逢场作戏,那么人后如何相处?小雅是不是知道自己的角色定位所以才能配合傅令元演戏?可那次小雅亲傅令元,按傅令元的说法在他意料之外,这岂不是互相矛盾?……

    好多,好多问题。阮舒阖了阖眼皮,痛苦地揉了揉太阳穴,思绪依旧无法控制,那些因为信任傅令元而不曾去挖底不曾去追究的问题统统跑了出来,觉得脑袋快要炸开了似的。

    傅令元擅长放烟雾弹的,或许他和小雅之间的说法,都是他自己散播出去的,就像以前她和他在一起时,他不也散播了许多谣言?——理智的声音被挤压得有些微弱。

    那么多问题,她现在无从问傅令元。但其中有一个,她必须立刻马上有答案,她等不了了……她要知道……她要知道……

    掏出手机,她拨通了赵十三的号码。

    “阮、阮、阮姐!”赵十三明显意外,紧张得直结巴。

    阮舒不给他任何防备的时间,单刀直入:“你们老大是什么时候给小雅开苞的?”

    赵十三中了她的计,一下被套出话:“啊?阮、阮、阮姐,你知道了……”

    脑袋像被锤子重重抡了一下。阮舒脸色应声一白——真的……做过了……

    “什么时候?”她重新着问,这一回真的是问这个问题本身了。她记得,在医院的病房里,赵十三当时要再说什么,被栗青抢话阻止了,就是相关的话题……

    赵十三大概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所以回答得很干脆:“是阮姐你和老大在荣城那会儿,阮姐你好像和老大吵架了。老大的心情不太好……”

    荣城……吵架……心情不好……

    好遥远的回忆……却又是清晰如昨的回忆……

    是……除夕的前一天?

    那天啊……

    “好,我知道了,谢谢。你好好养伤。”

    挂断电话,阮舒顺着墙壁,蹲到地上。

    是啊,那天他刚和傅家断绝关系,心情不好,在车上他想要她,她因为没带药在身边,所以不给他。他送她回酒店,就和赵十三走了。

    她等了他挺久,没等到,当时便猜到,他是去找其他女人泻火了。

    然后……他第二天早上回来的,她偷偷吃了药,遵守自己的承诺,和他做了。事后她还提出过,仅此一次,往后他在外面做完其他女人的三天之内都不许碰她。

    嗯嗯……对的……就是这样的……瞧她果然记得很清楚……

    所以,原来小雅……

    阮舒两只手臂抱住自己,双眼有些无神。

    是小雅……先小雅,后她……

    是他的女人……小雅也是他的女人……

    呆怔了足足一分钟,阮舒冽开嘴,笑了——那个时候还不爱傅令元的,那个时候是她自己在两人的结婚合同上鼓励他出去找人的。现在她能怪谁?她有什么可介意的?

    有什么可介意的……

    有什么,可介意的……

    阮舒起身,愣愣地重新进了洗手间。

    一个他亲自开过苞的女人,放在自己的身边配合他逢场作戏,多顺其自然……

    他是小雅的第一个男人,也是目前唯一的一个男人,所以小雅是真的喜欢他的吧。那眼睛里流露出来的仰慕……一个从身到心都只属于他的女人,他多么好把控……

    突然的,她感觉前面的那么多问题,全部迎刃而解了……

    双手按在洗手池的台面上,阮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要纠结……不要放在心上……

    成大业者不拘小节。傅令元是个有抱负有野心的男人,他总是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利用起来的机会,小雅也是一个例子。即便他是小雅的男人,他对小雅也没有感情,只是利用,利用小雅被他破掉的那层膜,让小雅对他死心塌地,为他效力……

    她要理解……她必须理解……

    闭眼,深呼吸,再深呼吸,压拢心绪。复睁眼,阮舒从化妆包里取出口红,补了一下颜色。

    走出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一个女人捂住嘴跑进来,不小心撞了一下阮舒的肩膀。

    “抱歉。”匆匆说完,她冲到洗手池前难受地一阵干呕。

    阮舒身体僵了一瞬,定在门口没动,扭头看了一眼。

    是……小雅。

    确认完毕,收回视线,阮舒继续自己的步子,没走出一段路,迎面陆少骢寻了来:“阮小姐!”

    看见她,他欣喜,小跑几步到她跟前:“找你好久了,原来你在这儿。”

    “嗯。”阮舒清清淡淡,“找我什么事?”

    陆少骢看着她身后的方向:“小雅?你也在这儿?”

    “小爷。”小雅从女洗手间里走了出来,没忘记也和阮舒打招呼,“阮小姐。”

    陆少骢将小雅的脸色收进眼里:“你怎么了这是?”

    “没什么。”小雅的一只手在胸口顺着,“只是有点犯恶心,想吐。”

    陆少骢先是噢了一声,继而想到什么:“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怀孕……阮舒感觉整个人都动不了了。

    小雅红着脸,立刻否认:“不是的小爷,你别误会,我只是这两天肠胃有些不好。”

    阮舒僵直的脊背松了一分。

    那边陆少骢一副恍然的表情,又问:“说是你昨晚都晕倒了?”

    “嗯……”小雅面露歉意,“让大家担心了,不好意思。我没多严重。”

    陆少骢笑了笑:“关键是不要让阿元哥担心,你昨晚一晕,阿元哥没少受惊吓吧?”

    小雅神色间的歉意不禁更甚。

    “行了,走吧,咱们该回去了,阿元哥还等着。我跑出来了,留他一个人,估计要被大家折腾坏了。”

    陆少骢哈哈朗笑两声,旋即看回阮舒,回答她先前的问题:“当然是找你去一起热闹。”

    说着,他又不问阮舒的同意,擅自伸手虚虚扶在她的后腰处,带着她,协同小雅,三人一并往外走。

    阮舒没有避开陆少骢的动作,或者更准确来讲,是忘记去避开他的动作,因为她尚未从方才他们的对话中晃回神——傅令元昨晚是因为小雅生病了,才没有去套房赴约……?

    他是为了小雅……

    …………

    宴厅里,比她去洗手间之前还要喧哗,一个个都在给傅令元敬酒祝寿,傅令元来者不拒似的。阮舒遥遥望着,首先浮上脑海的是,他的伤都没好齐落,怎么可以喝酒,还喝那么多……

    垂了垂眼皮,她心头萦绕开淡淡地自嘲——为什么还要关心他……

    转瞬阮舒便被陆少骢带至人群里。

    四海堂的弟兄们见着小雅的身影,甚是兴奋:“小雅嫂子回来了!回来得正好唷!”

    傅令元听言转过身来。

    隔着憧憧两道人影,阮舒与他湛黑的眸子对视上,各自漆黑,各自静默,各怀心思。

    仅仅一秒钟,傅令元率先挪开,因为小雅被大家推了一把,撞到他的怀里,他就势搂住小雅,然后两个人就被围堵在中心,周围的人起哄着要他们俩喝交杯酒。

    场面就像……婚礼现场闹洞房……

    阮舒面无表情地旁观,旁观傅令元笑着推托,小雅娇小的身形被他护在怀里,小鸟依人一般。

    陆少骢自然是好事的人,即刻邦着大伙儿一块儿起哄,往小雅的手里塞酒杯。

    傅令元几乎是马上抢走了:“欸,你们这样可不行,灌我一个刚挨了枪子儿的人已经不道德了,现在还要再加一个生病的女人?”

    紧接着他回头唤栗青,把两只酒杯一并递过去。

    栗青接过手后冲大家嘿嘿嘿地笑:“不带这么欺负老大的哈,小心以后你们过生辰,我邦老大把你们一个个欺负回去!”

    话落,他十分爽快地将两杯酒一饮而尽。

    陆少骢插话揶揄:“阿元哥总是疼嫂子,先前一杯一杯都不带眨眼的,大家一说要嫂子也喝,你就不乐意了。”

    “要不喝交杯酒也可以,阿元哥你今天确实已经喝得够多了。”前半句听着像邦傅令元解围,后半句陆少骢话锋一转,“不过不能就这么轻轻松松放过。交杯酒喝不成,那要不阿元哥你和小雅给我们来个激吻吧!”

    这个提议比喝交杯就还要挑起人的兴奋,众人立刻起哄得更厉害,一个个拍着手掌齐声呼喊。

    傅令元眉梢稍抬,觑着大家,斜斜勾唇:“要不要这样?我今天是寿星,我没要求你们给我表演节目,你们倒提条件了。”

    “老大这不叫提条件,这叫与民同乐!”

    “就是就是!”

    “老大你要庆幸,今天如果你不是寿星,换平时那咱们可是要玩更大的!现在只是要老大你和嫂子给我们秀个恩爱而已!”

    傅令元舒展开双臂对大家示意此时此刻娇羞地埋首在他怀中的小雅,笑得闲散:“你们自己看,你们嫂子是个害羞的人,别欺负她,她会无地自容的。”

    “阿元哥,这个时候男人就该强吻。”陆少骢不怀好意地坏笑,紧接着劝小雅,“嫂子没事儿,你就当我们全都不存在,就当现在只有你和阿元哥两个人在你们的卧室里,你俩该亲热亲热。”

    众人浮想联翩地哄笑。

    不用说,小雅揪住傅令元的胸口的衣服,脸埋得更深了。

    “你们啊你们。”傅令元口吻有些无奈,垂首,低眼,诱哄着询问小雅,“要不我们亲一个?不然大家今晚肯定是不会放过我们了。”

    小雅没反应,像是默认。

    傅令元在这时用手指勾起小雅的下巴,抬起她的脸。

    白皙水嫩的面容,红晕和飞霞清晰可见。

    傅令元笑着,往小雅的唇上凑。

    在他们贴上去的前一秒,阮舒还是蹲下身,假装理自己的鞋——她恨自己无法做到不管不顾地直接掉头走人而只能选择这种逃避的方式!

    耳畔一瞬间爆发众人的惊呼声,狠狠地砸进她的耳膜里,尖锐得连带整颗心脏都仿若被一只手用力地捏住,死死地攥紧,生疼生疼。

    她自找的。

    全都是她自找的!

    明知生日会上肯定不可避免得再看到傅令元和小雅秀恩爱,她非要假借见陈青洲的名义而来。如果不来,就不会得知他和小雅原来早就做过;如果不来,就不会得知他昨晚爽约的原因是为了小雅;如果不来,她乖乖地等着他来哄她来骗她,怎么都会比现在舒坦得多。

    可没有如果。

    她就是敌不过对他的想念,自己来找虐。

    她就是咽不下那一口气,以为自己足够有勇气,无论怎样也坚持碍他的眼,愣是要试试,在她的眼皮子,他敢做到哪一步。

    结果呢……她无法面对!她忍受不了!

    明明商量好了离婚之后各过各的,他全心全意地投注他的野心他的海上霸主之梦,她过她自己平静平淡的生活。谁曾想几经变故,现在的局面如此,当初她费劲心思要离开他的意义又何在!何在!

    “怎么了?”陆少骢跟着她蹲下身,关切询问。

    “高跟鞋有点磨脚。”阮舒庆幸周围的动静大,得以遮住她此刻声音的异样。她逼迫自己调整。

    “我看看。”陆少骢要伸手过来。

    “不用了。”阮舒挡回他,抬头时已顺利掩下眼底的情绪,清淡地神色说,“没事了。”

    说罢起身,冷漠地正视前方。

    傅令元和小雅已结束亲吻。小雅抱他紧得,就像要扎进他的身体里似的。

    众人的惊呼声则变成抱怨声:“老大你这也太敷衍了!还不到五秒钟!不行不行!重新来!说好了是激吻!激吻!要伸舌头给我们看!要吻够十分钟——”

    “去去去去去!”傅令元手臂揽着小雅,显得特别护着她似的,拿斜眼睨大家,“要看激情戏,搂紧你们自己身边的女人自导自演。”

    又是一阵笑意。

    陆少骢做主道:“行了,一会儿散去自己该吃的吃,该喝的喝,该乐的乐。”

    众人还是懂得见好就收的,而且也确实闹腾得够久的,于是就此散了。

    傅令元噙着笑意在和小雅腻歪着说话,像是在哄小雅不要因为方才的当中接吻羞涩。

    陆少骢见状笑了笑,没立刻上前打扰,扭头问阮舒:“阮小姐是否赏脸和我跳一支舞?”

    “我的脚会不舒、服。”阮舒正好拿刚刚的理由搪塞。

    陆少骢低头看她白皙的脚踝,说:“阮小姐穿几码?我马上让人去给你重新买一双。你先去休息间坐会儿。”

    “不必了,多谢陆小爷好意。”阮舒拒绝,眸色淡淡说,“抱歉,我想去趟洗手间。”

    “哦哦哦!好好!你去,我这儿等你。”

    这意思阮舒听在耳朵里,差不多就是今晚他要缠着她了……

    转身,走到室外,穿行过泳池边,朝洗手间的方向去。察觉包里的手机震动,她掏出来接起,入耳的是陈青洲冰冷的声音:“回家去,不要呆着了,和他分手。”

    阮舒扬起脸,想要逼回眼睛里的潮湿,然而顶上的水晶灯过于璀璨,刺得她的眼睛愈发酸。她干脆目视正前方,忍住涩涩。

    陈青洲质问:“之前我一直没主动过问你和他的地下情,是尊重你自己的选择。现在你明显很难受明显很痛苦,为什么还要继续?你应该知道,我和荣叔从来不看好你们俩。不是因为他和我们陈家对立,而是因为你和他在一起你只会经受更多的苦难。”

    “回去再说。”阮舒攥紧手机,嗓音有些艰难,口吻还算平静,“先挂电话吧,你继续忙你的。我一会儿就找机会跟陆少骢告辞离开。”

    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嘲弄地轻勾唇角,活到现在,她头一回觉得自己窝囊,所以才会躲到洗手间里来整理情绪。

    但……好像根本没用,还是乱得不行……乱成了麻,乱糟糟……

    仿若什么都分不清了。

    分不清真假。

    分不清虚实

    无数的质疑压在心上,沉甸甸的,是煎熬,是不停的拷问。

    离开洗手间,她步子沉沉,一时有些恍惚,露天的游泳池边人影憧憧,灯影细碎,于水面倒映出触目可及的奢华。

    手机又一次震动,进来的是陆少骢的信息:“阮小姐,老陆来了,我得耽误会儿时间,一会儿再找你玩。”

    这下好了,也省去了和他再碰面的麻烦,阮舒组织着措辞,准备给陆少骢回信息。

    垂着的视野范围内,发现一双穿着高跟鞋的女人的脚大步的靠近,敏锐地叫人嗅到一股子来者不善和来势汹汹。

    阮舒第一时间抬头。

    对方也恰恰已站定于她面前,高高地扬起巴掌对准她的脸扇过来:“贱人!”

    阮舒眼疾手快地抬起手臂扣住她的手腕。

    汪裳裳立刻扬起另一边手的巴掌。

    阮舒自然也抬起另外一只手臂再扣住她的手腕。

    挣扎两下没挣开,汪裳裳气急地抬起脚来踹。

    阮舒当即松开汪裳裳的一只手,转而抓住汪裳裳的肩膀,轻而易举地掰过汪裳裳的身体将汪裳裳的手臂折到身后,然后猛地推汪裳裳一把。

    汪裳裳身形趔趄着往前扑,两步后还是没能稳住,正面摔倒趴到了地面上,并且身、上的裙子走了光。

    阮舒活络着自己的手腕,凤眸冷冷地睥睨——她早年的那点底子之于傅令元、闻野这些人来讲确实三脚猫,她练得最熟练也就差不多是这招几乎快被她用烂了的擒拿,但对付诸如汪裳裳、林妙芙还有前些天餐厅里的那个女人,绰绰有余,且百试百灵。

    汪裳裳哀嚎着从地上坐起来,一手一只抓起脱落在一旁的她的两只高跟鞋朝阮舒砸过来,砸一下骂一句:“表子!荡妇!”

    毫无技术含量的举动,但凡长着眼睛的人都能避开。

    阮舒第一下侧开身,第二下看准了丢来的路线,伸手接住高跟鞋,马上就朝她砸回去。

    “啊!”汪裳裳坐在地上往后蹭了一下,双手抱头保护住脸,最终高跟鞋砸中了她的头顶,再弹出去“咚”地掉进了泳池里。

    “还要继续玩么?”阮舒眼里含霜地居高临下——用脚趾头想就知道汪裳裳这闹的是哪一出。

    套路也不换一下。当初在游轮上闹蓝沁的时候,她就在一旁看着,也是突然出现边打边骂蓝沁。区别只在于当时蓝沁有故意挨汪裳裳打的嫌疑,并试图诱导汪裳裳气急之下讲出自己和陆少骢乱、、伦的腌臢事。

    阮舒可没兴趣得罪陆少骢,更不会心甘情愿挨打。

    打不过反挨了打的汪裳裳依旧坐在地上,像发脾气似的蹬腿抓头发,最后顶着一头凌乱的发丝抬脸对她怒目而视,宛若一个疯婆子:“贱货!不要脸!脏女人!”

    这外面有不少的女宾客,没有一个人敢过来,远远地围观,交头接耳地窃窃私语。

    阮舒觉得虽然现在被骂的是她,但在大家眼中,明显汪裳裳才是笑话。

    估计也是因为有人围观,汪裳裳只能干巴巴地掏脏话,而无法讲出这出闹剧的缘由。

    阮舒甚至在心里预想过汪裳裳的台词,可能是命令式的“你离开表哥”,也可能是讽刺式的“你配不上表哥”。

    她很无聊对不对?无聊得在这浪费时间陪汪裳裳闹……呵呵,或许和上一次在体育馆里时一样,她需要一个出气筒吧……

    可怎么就那么没劲呢……她根本没有上一次那般大的火气……

    算了,该回去了……

    阮舒凝回涣散的焦聚。

    但听汪裳裳在这时唤:“小雅!”

    “汪小姐,你……”小雅蓝裙飘飘,看方向好像原本是打算去洗手间,闻声望过来,诧异止步,先看了看汪裳裳,再看了看阮舒,最后又看回汪裳裳,举步而来,关切相询,“汪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我被这个下三烂的破鞋给打的!”汪裳裳的语气就跟告状似的。

    小雅明显不是能邦她讨公道的人,一脸尴尬,又抬头看了一眼阮舒,还是和以前一样有点客气而友好地微笑一下。

    阮舒冷漠脸。

    “汪小姐,你快先从地上起来吧,地上凉。”小雅拉住汪裳裳的手臂,试图扶汪裳裳从地上起来。

    阮舒撇开眼,事不关己地掠过她们二人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汪裳裳着急地伸脚出去试图绊阮舒。

    阮舒心下冷笑,丝毫不客气地用鞋跟踩上去。

    “啊!”汪裳裳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缩脚。

    阮舒已在前一秒预先收回自己的鞋跟,不至于被汪裳裳拖得踉跄。

    “你——”汪裳裳抱着小腿上明显的鞋跟戳痕泫然欲泣,大概也没料到阮舒如此张狂如此故意如此不顾及周围人的目光。

    她有什么好顾忌的?她的名声都臭得毫无下限了……嘲弄地嗤笑,阮舒继续自己的步伐。

    汪裳裳还不死心,就着坐在地上的姿势,扑过来抱住阮舒的腿:“想就这么走了?没门!贱人贱人贱人贱人!专抢别人男人的贱人!”

    “欸汪小姐!你不要这样!”一旁的小雅慌乱地劝架。

    泼妇式的纠缠,抓得特别紧,手指甲甚至抠进阮舒的腿腹里。阮舒皱眉,踉跄一步,怒上心头,弯腰抓住汪裳裳的头发,扯住她的头皮用力地朝她身后拽。

    “欸阮小姐!你好好说话!”

    小雅的声音几乎被汪裳裳的尖叫给盖住。

    汪裳裳忙不迭腾出一只手去握她自己的头发,另外一只手却仍不忘死抓住阮舒的腿。

    阮舒用松了束缚的那条腿狠狠地踹汪裳裳的心口。

    汪裳裳吃痛,身体霍然往后倾倒。

    再度“啊”的短促一声尖叫,不过这回并不是来自于汪裳裳。

    紧接着便是“噗通”,俨然有人掉进泳池里。

    阮舒一时分神,未及反应,又听一声尖叫,同时自己的腿被拽了一把,她身体前倾扑去,忽地周身被水的压力包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