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一 情人眼 386、诱饵-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卷一 情人眼 386、诱饵

    握紧手机,傅令元眸光森冷地站立片刻,从阳台回到客厅,脚步顿了一下,转进卧室内

    “傅先生。”小雅从床边站起,昨晚带过来的行李已收拾好在一旁。

    “你可以不用着急,在酒店这里多休息会儿也没关系,想什么时候回别墅,就和保镖知会,保镖会送你。如果身体还不舒服,就自己让佣人帮你联系医生。”

    “好的,傅先生。”小雅一如既往地温和乖顺。

    傅令元看了她一眼。没再多说什么,离开房间。

    “老大。”站在门口的栗青即刻跟上他的脚步。

    “小爷的行踪。”傅令元眉峰微耸。

    “小爷昨天去找房间找阮姐没找到,问了前台阮姐退房的时间,后来就和老大你还有雷火堂的堂主一起商量和s的交易事宜,凌晨散了之后,小爷就去了裳裳小姐的房间。”

    “期间没出过房门?”傅令元又问。

    “没有。”栗青摇头,然后补充,“只有小爷又临时找了小姐进去。噢,对了老大,还有件事,”他稍压低声音,“裳裳小姐好像又怀孕了。昨天落水后。酒店服务员为她送姜汤,她特意问过孕妇能不能喝,不小心漏了口风。”

    傅令元嘴唇抿得紧紧的,突然停住脚步,像是在考虑什么,少顷转回头,却是对他说:“你找个理由,今天不要跟我去交易了。”

    “啊?出什么事了老大?”栗青懵住&p;s;&p;s;不是在问小爷的行踪?怎么感觉好像突然跳到另外一个话题?

    傅令元没回答,手绻成拳往额头轻轻敲了两下,又道:“算了算了,当我刚刚没说过,你必须跟在我身边。一切照原来的计划。”

    说罢继续步子,径直迈向电梯。

    栗青:“”

    进了电梯,傅令元又突然跳回到前面,叮嘱:“那个昨晚临时要的小姐,去试着找一找。”

    栗青知晓他必定又有所筹谋,点头应承:“好的老大。”并且不等傅令元多交待。他便主动道,“裳裳小姐怀孕的事我会尽量继续跟着。”

    傅令元觑他一眼,勾唇:“这个月十三的那份工资由你来拿。”

    栗青嘿嘿嘿:“可别,回头他得跟我拼命,他要存老婆本的。”

    房车在酒店门口候着。

    陆少骢人还没下来。

    傅令元自行先上车坐,盯着车窗外,手机握在手中,无意识地在腿上掂。

    外人或许不太清楚,但栗青太了解了,自家老大的这个习惯性小动作,表示在边思考边等电话。

    约莫十分钟,陆少骢才从酒店里出来,上来的时候连忙道歉:“对不起啊阿元哥,我起迟了。”

    傅令元收住手机,从车窗外撇回脸,拿斜眼睨他:“你干嘛?半夜开个会而已就体力不支了?”

    陆少骢打着呵欠,也不遮掩,说:“都是裳裳把我给闹的。”

    “那还是年纪轻轻就体力不支。”傅令元戏谑。

    “我虽然其他方面比不上你,体力这一点绝不会输。”陆少骢的手肘朝他亘过去,“而且我能敏感词,你都不行。“”

    “我不起来?”明显是在质疑他,傅令元眉尾挑起,轻哧,“我只是没你那习惯。”

    “哈哈哈。晓得晓得。”陆少骢别具意味地笑笑,“你的习惯我不也没有。你喜欢一个一个来,每一个往死里搞,腻了或者坏了才换。我可不喜欢浪费那时间。”

    傅令元但笑不语,又揶揄:“昨天问你的时候,你不是还非常有自信后院安稳?”

    “谁知道那死丫头怎么偷跑出来给我添乱的!”陆少骢特别来气似的。

    闲聊没再继续。傅令元转谈正事:“一会儿先去和雷火堂的兄弟汇合,把昨晚所商定的安排妥当,保障晚上交易顺利。”

    陆少骢想起来提:“阿元哥,我觉得要不我们俩还是交换一下,我带着雷火堂的人进去,你留在外面把控全局。”

    傅令元嫌弃他:“就你那对s总夹枪带棒的偏见,进去的话货还没验,保准先和他干起架。”

    “你还真是了解我,哈哈哈哈!”陆少骢笑声朗朗,眼睛里难掩阴鸷,“我确实很想把那狗崽子活捉了拉到屠宰场里好好修理一番。”

    阮舒重新有意识,是因为察觉有人往她的嘴里灌液体。

    即便人是昏沉的。睁不开眼睛,潜意识里的恐惧令她条件反射地吐出去并咬紧齿关。

    对方粗暴地拿手指抠她的嘴要她张开,她死死地坚持,连唾沫都不敢咽一口,生怕有一丁点陌生的外界的东西进入到自己的身体里。

    最后对方可能也无奈没有办法了,阮舒很久未察觉对方的动静。但她依旧不放松警惕。

    不知过了多久,手臂上传来刺痛,俨然又在给她注射。她愈发惊恐,甩手要挣扎,对方快一步按住她,强行桎梏。

    傅清梨很迷糊。不明白怎么会突然有人找她查交通记录。

    面前的男人个子很高,带着副黑框眼镜,镜片后的眉眼清淡,坦荡地迎视她的目光,即便她有点犯傻有点没礼貌地盯了他好一会儿,他也无波无澜。或者更准确来讲。是一张脸本就没多大的表情。

    “傅小姐。”马以终是开口轻唤她一声。

    “噢,对,我在。”傅清梨晃回神思,“你刚刚说你是我三嫂的朋友,她昨晚上失踪了到现在都没回来?”

    马以点头。

    “但你怎么知道可以联系我而且找到了我?”傅清梨觉得好疑惑啊。

    “我从她的联络人手册里找到的。傅小姐应该知道,她的亲人和朋友不多。”马以解释。

    “三嫂”傅清梨表情黯了一下,接受了这个理由,也不再浪费时间多加探究,“麻烦你等等消息,我马上去查!”

    光就一个车牌号,说查还真不是那么简单的。隧道的位置有的特别针对,给了时间范围和路段的范围,所以傅清梨很快就将结果告知马以:“只找到我三嫂的车子进了隧道,没有找到出来的画面。”

    但这个消息依旧等于没有消息。工作量很大,直到临近傍晚,傅清梨才欣喜地来传消息:“查到了一件异常的事情。”

    她将调取的一部分影响插在自己的电脑上展现给马以,边指着画面,解释道:“这个十字路口拍到了红灯的时候三嫂停车。当时绿灯亮了有一会儿。三嫂都没有开车的意义,把后面要过来的车给堵住了,后来我们有个执勤的同事过去查看情况。”

    正说着,她办公桌上的电话响,傅清梨对他打了个手势,先接电话,挂断后她即刻告知:“问过了,那个执勤的同事过去的时候,还没来得及靠近说什么,车子主动开走了。但看到驾驶座上开车的是个男人。因为仅仅从车窗一掠而过,所以没有看清楚男人的样貌。”

    由此已经确定能做出判断&p;s;&p;s;阮舒不是一个人心情不好躲起来,而是被人绑架了。

    “现在我的同事还在里面继续找是否存在意外拍到的其他画面,或许能找出男人到底是谁。但这个工作量比较大,最后还不一定能找到,因此最好你们自己心里有数,帮忙想一想我三嫂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说完这些,傅清梨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最终没止住:“网络上的键盘侠好过分。他们怎么可以那样说我三嫂”

    “流言止于智者。”马以淡淡回应,接过傅清梨拷贝了录像画面的盘,告辞,“谢谢傅小姐。”

    送走人,傅清梨小声嘀咕:“三嫂那么冷,才不会存我的号码。肯定是三哥。三哥真是够了。有事情要我帮忙不直接给我挂电话,非得再托个外人。”

    支着下巴,她微歪着脑袋,疑惑:“之前三嫂不是说她和三哥离婚后丁点儿不联系么?现在一出事,三哥还能搭把手?难道两人有机会复合?”

    猜不透,傅清梨没再猜。恬恬一笑:“不过这个外人挺帅的。”

    笑过之后,她没忘记正事,连忙又去一起帮忙找视频画面。

    阮舒第三次有模糊的意识,微微睁开沉重的眼皮,感觉视野范围内的白茫茫已消散不少。

    她觉得很冷。浑身禁不住哆哆嗦嗦。加上地面的潮湿和腐气,总令她恍恍惚惚地错觉自己置身拘留所的那两日。长年背光的拘留所里。也和这里差不多阴冷。

    她朦朦胧胧地辨别出有两道人影。

    嗡嗡嗡吵闹不停的耳朵里还能依稀听见一点零零碎碎的话语。

    “退不下去。”

    “药发挥不了作用。”

    “问不出来。”

    “别的办法。”

    “”

    他们没再说话。

    不多时,阮舒察觉自己的身体被强制拖行了些位置。

    她无力反抗了

    为什么还没人来救她

    马以回到车上,把盘转交给陈青洲:“傅小姐说的话,陈先生刚刚通过手机应该都已经听清楚了,录像画面你自己看。”

    “谢谢马医生。”陈青洲由衷感激他的帮忙&p;s;&p;s;早上在心理咨询室,惊扰到了马以。正巧马以以阮舒的朋友兼房东的身份去交警大队找傅清梨。不管怎样都比他调派手下要来得合适且避嫌。

    “我能为她做的并不多。希望能尽快有她的消息。”马以扶了扶眼镜。

    时间已从昨晚跨到现在,其实就算没有找到那段出现男人的画面,陈青洲自己也已经往最坏的想法认定阮舒是被人掳走的。

    只是他对她究竟被掳去了哪里毫无想法,只能暂且交待手底下的人先瞎子乱撞地到处都找找,以图心里安慰。

    迫切地打开电脑,将盘里的东西仔细看完一遍,陈青洲即刻给傅令元去了电话。

    傅令元刚从码头上船,避去了船舷,接起后一张口就是嘲讽:“你的办事效率可真是高!”

    陈青洲反唇相讥:“你们傅家的能力也不过如此!”

    “不要废话了!我很快就没信号了!”一整个白日都未曾有进一步消息,傅令元的暴躁几乎酝酿至极致,正好往陈青洲这儿全兜出来。

    陈青洲自然也不想浪费时间,没办法给他视频画面,只能将大致情况概述一遍。

    然后两人异口同声:“谭飞。”

    傅令元其实和陈青洲一样,做了最坏的猜测,于心内锁定了两个人选&p;s;&p;s;人间蒸发般的林璞和同样消失了好一阵的谭飞。当然,更倾向后者。

    虽然目前未经证实,但这样的异口同声有种彼此肯定答案的效果。

    异口同声之后,两人均沉默。因为谁都知道。如果真的是落网的谭飞掳走了阮舒,局面将多么糟糕。

    问题在于,傅令元目前也和陈青洲一样,对谭飞的去向毫无头绪。

    明知此时此刻不是相互追究责任的时候,傅令元还是忍不住冷声:“你的两个保镖都是什么酒囊饭袋?连她的车上藏了人都没发现!一路跟着都能被人甩掉!”

    陈青洲同样冷声:“别忘了谭飞主要是你负责要抓的人!却一直没消息!更别忘记如果不是因为你把谭飞弄残了,他怎么会转嫁报复到她身上!还有!昨天晚上是你让她失魂落魄的!”

    傅令元未再和他做口舌之争。

    两人安静两三秒后。彼此又同时出声:“有人在帮谭飞。”

    这个猜测并非刚有的。从找不到谭飞开始,便起过念头,毕竟要逃过三方警察、傅令元、陈青洲的追查,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他甚至连自己父母的死讯都不理会,更连葬礼都没有出现。

    经由如此多天音信全无,两种可能性最大:要么死了,要么有人在背后相助。

    今天基本确认,是后面一种。

    而无法完全确认的是,这一次掳走阮舒,究竟仅仅为谭飞个人的报复行为,还是也恰恰为谭飞背后之人所指示的。

    如果是背后之人所指示的目的肯定不单纯是报复了。

    那么,应该是

    “二爷!”前座里的荣一在这时忽然紧急地唤陈青洲,把手机塞过来:“你快看看这段画面上的人,像不像大小姐?!”

    同一时刻,栗青也急匆匆地汇报给傅令元:“老大,我怎么觉得这上面的人像是阮姐?”

    傅令元接过,查看屏幕上所显示。

    这是几分钟前刚被人故意强行推上热搜的一个十秒钟的小视频。

    内容是一个被头发遮挡住大部分面容的女人趴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短短的十秒钟皆如此。所处的背景也只能看到是某个房间的角落。

    仅仅如此。之于外人而言完全莫名其妙不知所以然的东西。

    傅令元不但第一眼辨认出她,更判断出地点。

    “谭飞家的别墅。”他说,“谭飞家的别墅,密道里。”

    以及,这明显是一个诱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