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7、我是你的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97、我是你的人

    孟欢依旧神色淡然:“一切看陆爷的安排。”

    王雪琴还是不肯放过她似的,继续道:“再没有比小孟你能干的了。既生了儿子,在公司里又能给老爷当帮手。勿怪连小孟你怀孕休假期间,老爷还是不忘拿些公文要件来给小孟你帮忙看。哪像我和大姐,这么多年来也只能在家里念念经拜拜佛给大家祈福再扯扒扯扒家事。”

    孟欢瞥她一眼:“三姨太说笑了,陆爷的公文要件可轮不到我帮忙看,只是陆爷见我闲得无聊,随便找点事儿给我,不至于我闲得慌。”

    别的她也不多讲了,和往常一样,不怎么多话。

    陆少骢则又冷哼着插话:“雪姨,这些话翻来覆去变着花样念叨有意思么?嘴巴太闲的话,每天再多嗑两斤瓜子。你不是最爱嗑瓜子?今天怎么没给备上?”

    最后一句话,陆少骢是冲着王雪琴身后那三个女儿说的。

    王雪琴吧唧两下嘴巴,眼角余光瞥见汪裳裳的身影,话头立即兜向她:“哟,裳裳回来了?你这一会儿的功夫就去了两三趟的洗手间吧?怎么了?身体不舒坦么?”

    一群人的视线霎时被转移到汪裳裳身上。

    受到大家的关注,汪裳裳不太自在,否认道:“我没什么事。”

    说着走回到余岚的身边,有意无意地看向陆少骢。

    “真的没什么事吗?”王雪琴表现得非常关心她,“瞧你还捂着肚子,脸色不好看,嘴唇还那么白,明明看着像是生病,还病得不轻。”

    “我都说了我没事!”汪裳裳气咻咻,原本想将手从肚子上挪开,松开没两秒,却是又忍不住重新覆上去。

    动作落入了所有人眼中。

    余岚见状也皱眉:“裳裳你看起来确实病恹恹的。”

    “我没事姨母。”汪裳裳忙不迭解释,“我可能吃坏了肚子,所以今天上洗手间频繁了点。”

    王雪琴又接腔了:“吃坏肚子了啊?前些天看你在家里好像吃饭都没什么胃口。现在又吃坏肚子,可得注意点。”

    “我知道了!”汪裳裳瞪王雪琴,大有怪王雪琴多嘴的意味儿。

    王雪琴的嘴巴却无论如何都合不起来的似的:“裳裳你要是实在不舒服,今晚的宴会就别强撑着了。要不一会儿让沈医生给你瞧瞧?”

    “不用瞧!瞧什么瞧!我说没事就是没事!要你管!”汪裳裳发脾气。

    王雪琴笑笑:“哟,雪姨我只是关心你而已,犯得着冲我发这么大的火么?不瞧就不瞧喽,只不过少杰还是小孩子,免疫力可不如大人,而且他出疹子还没好利索,你要是不舒服,就别站少杰那么近,小心把什么病气过到他身上。”

    汪裳裳勃然,正欲反驳她,但听余岚抱紧陆少杰,稍偏离了身体,道:“嗯,雪琴说得有道理,裳裳你既然生病了,还是不要站少杰太近。”

    “姨母……”汪裳裳的眼圈即刻红了。

    孟欢在这时对余岚伸出双手:“把少杰先给我吧,到时间该喂奶了。”

    余岚没有意见,起身将孩子递交过去。

    王雪琴则招呼大家道:“既然小孟要给少杰喂奶,那我们就都先出去吧。一会儿外面该开席了,等少杰喝完了奶,差不多也能带出去见见人。”

    傅令元拉了拉陆少骢,陆少骢会意:“妈,那我和阿元哥出去找老陆了。”

    傅令元携小雅先离开房间,陆少骢紧随其后,没走出多远,汪裳裳便追出来:“表哥,你等等我!”

    “等什么等?上一边呆着去,跟着我做什么?想把病气也过给我?”小模特的事情还没消停,陆少骢连带着汪裳裳是一起烦的。

    “表哥……”汪裳裳秋瞳剪水,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

    傅令元冲陆少骢摆摆手:“我陪小雅出去吃点东西,一会儿再汇合。”

    “欸阿元哥,你嫌我当电灯泡啊!”陆少骢作势要跟,汪裳裳扯住了陆少骢的胳膊,“表哥,我——”

    “你什么你!”陆少骢用力甩开她,“还嫌我最近不够烦是么!”

    汪裳裳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幸而及时扶住墙,捂着肚子,眼睛里的水闸控制不住了:“我就是想和表哥说,我上午去把孩子打掉了。”

    陆少骢皱眉:“打掉就打掉了,有什么好特意和我说的。”

    汪裳裳抽抽噎噎:“我身体难受,表哥你就不能安慰我一下?”

    上下打量她两眼,陆少骢多少明白过来她这副鬼样子的原因,但还是不耐烦:“身体难受就在家里躺着,谁让你来参加酒宴的?我能安慰你什么?自己去找医生。别再给我出问题惹麻烦!否则以后连表哥都不要喊我了!”

    撂完话,陆少骢直接走人。

    汪裳裳靠着墙立于原地,咬着嘴唇默默流眼泪。

    …………

    傅令元的手虚虚揽在小雅的腰后,到宴厅的自助餐台前之后松开,拿起餐盘递给小雅:“想吃什么自己拿,先垫垫肚子。”

    “谢谢傅先生。”小雅接过,垂着眼帘挑选糕点,低低道,“孟秘书要我告诉傅先生,她的立场没有因为这个孩子而有所改变。她说她也被陆爷骗了,她不知道会是个男孩。”

    “这个孩子本就是陆爷为了彻底栓住她才逼她生的,现在必然成为陆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她为了孩子,更得为她自己筹谋。她的要求不高,只求最后保他们母子平安,她愿意助傅先生一臂之力,达成野心。”

    傅令元唇角一哂,不予回应。

    小雅抬头看他一眼:“孟秘书说,在陆爷面前,她没少帮傅先生你说过好话。如今孩子是她的软肋,傅先生也该一清二楚。如果傅先生还是不同意与她合作,她不敢保证,先前在阮小姐面前那般说漏嘴的事情,会不会也在陆爷面前重演一遍。”

    傅令元眼神冰冷。

    “孟秘书说,她看好傅先生的能力,也希望傅先生不要愚蠢地放弃她这么好的跳板。”小雅坚持着把话讲完,最后糯糯道,“傅先生不要这么看我,我只是代为转告孟秘书的意思。”

    傅令元讥嘲:“三面间谍,玩得真好。”

    小雅露一抹尴尬之色,柔柔道:“我已经把自己的底子全交到傅先生的手中,傅先生可以继续将信将疑地用我。如果我之于傅先生完全没了利用价值,傅先生也可以捏死一只蚂蚁似的轻易解决了我。”

    她端起盘子,递到他面前,眼波似水地直视他:“傅先生,我是你的人。”

    “老大。”栗青在这时走来傅令元身边,显然有事汇报。

    傅令元面色无恙地轻轻拍了拍小雅的肩,外人看来依旧亲昵:“我去给你拿饮料。”

    “谢谢傅先生。”小雅温柔地笑。

    傅令元走向酒水区。

    栗青紧随其后,道:“陈青洲把谈警官抓了。”

    傅令元脚步顿了顿,不仅因为栗青的话,更因为看到陈青洲就站在两三米外的距离,淡淡笑着对他摇摇举杯。

    眸子略一眯起,转瞬恢复如常,傅令元噙着笑意继续自己的步子,与陈青洲擦身而过时,听陈青洲道:“转告傅清辞,给她两天的时间考虑,如果两天后的中午十二点之前,她不把我儿子交出来还给我,谈笑的命就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