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黯淡-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399、黯淡

    “妈……”陆少骢对自己惹怒余岚十分愧疚,致歉,“好了好了,我保证,以后真的真的不再碰裳裳了。”

    转瞬他便补充:“不过你不能光教育我,你首先得做好裳裳的思想工作!让她不许再纠缠我!总不能她自己来勾引的我,出了事却只要我负责吧?”

    见余岚还是阖着眼睛不说话,陆少骢挠了挠后脑勺,落寞道:“自从那个小兔崽子出生,妈你的精力和时间也都被他剥夺了。现在又因为裳裳冲我生这么大的气,什么时候开始,我在你这儿都成排最末位的了……”

    余岚终于睁开了眼睛,刚平息下的火气似又被他挑起:“我做这些都是为了什么!我为什么恼你还是不明白是么!”

    “妈你别气!别气!别气!”陆少骢双手做压势状,旋即揽住余岚的肩,“我知道,你作为当家主母,要对那个小兔崽子视如己出般关怀,不能被人有所诟病,在老陆面前怎样都得表现出宽容大度。至于裳裳,妈你其实真正关心的是我,担心我因此惹出事端,我也知道。”

    “你倒是清楚你自己总是处置不好女人!”余岚斥,口吻严厉,“先是出了蓝沁这个叛徒,然后又心血来潮去追阮舒,在外面召女人也不挑仔细,家里的裳裳还被你搞到大出血!”

    一条条被列举出来,陆少骢略微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无法反驳,只能咕哝:“总有些事情没法在我的掌控之中……”

    余岚沉默片刻,道:“你就先盼着裳裳能够没事!还有一会儿怎么给你爸一个交代!”

    “老陆自己玩过的女人不也很多?我最多就算是上梁不正下梁歪。”陆少骢撇撇嘴,小有感叹似的,“其实蓝沁还在的时候挺好的,能够分享给老陆,老陆那阵子对我的态度可比最近温和不少。”

    转眸,见余岚表情难看,陆少骢止住话头,提议道:“我们先回去等裳裳。”

    手术室门口,王雪琴领着三个女儿还在守着,不知在讨论什么,声儿有点响。

    见着他们母子俩的身影,王雪琴冲陆少骢晃了晃手机,提醒道:“少骢哟,老爷现在陪着小孟,估计没时间理会,你看看你要不要处理一下?”

    “这裳裳啊,在哪儿倒不是倒,偏偏倒在酒店的公用洗手间里,还被其他宾客们撞见,这下好了,又被大家瞧热闹了。璨星还没来得及把她捧成大明星,她自己倒挺能折腾,一阵一阵的,都能为自己找话题。”

    最初游轮前的红毯秀礼服走光一事,从某种程度上算是给汪裳裳打出了一定的“名气”。虽然有审丑的嫌疑,但璨星还是利用起话题度,趁势经营起汪裳裳,说不上大红大紫,关注的人还是不少的,算是奇葩。

    陆少骢闻言掏出手机查看,不禁脸色发沉。因为除了汪裳裳大出血这一遭在酒店被素人拍到,还冒出汪裳裳遮遮掩掩去小诊所的照片——人家狗仔原本是蹲点在逮一个出轨的男明星陪小三做人流,结果汪裳裳意外入镜。

    本来谁也没注意汪裳裳,大出血的消息一出来,才被网友专门圈出来加以联系,就这样,汪裳裳恰好噌了人家男明星出轨的热度。闲着无聊的网友便在猜测汪裳裳孩子的父亲。

    纵使目前为止没什么太大的风波,毕竟还是曝光在了媒体遭人议论。

    陆少骢即刻给自己的助理打电话:“一个个都死的吗!我没吩咐你们,你们都不懂得及时做公关工作?”

    “小爷,已经在做了,只是还没来得及发布,马上就好!”助理赶忙解释。

    陆少骢摔挂了电话,转身正见傅令元从另外一边走来。

    “怎么了?又着急上火沉不住气?”

    “反正就是些窝囊废!”陆少骢头上阴云密布,缓着表情关心,“小雅怎样?”

    “只是抽个血而已,在休息。”

    “哦哦哦,好,谢谢小雅了。”

    傅令元薄唇抿着,默了默,道:“小模特的事情还没完全消停,裳裳又闹出意外。”

    “哎……”陆少骢叹气,“我妈教训过我。阿元哥你就别再戳我的痛脚。早知道裳裳自己办不利索,我应该像第一次那样亲自操刀动手。”

    两人一块走回手术室外面,王雪琴正在和余岚说她刚刚去探听的陆少杰的情况。

    “少杰身上大片发红,摸着跟砂纸似的,还有点脱皮。原本沈医生不说了只是湿疹?现在医院医生也没说是特别严重的问题,貌似是对母乳过敏,在建议小孟先暂停母乳喂养,之后看看具体情况。”

    余岚闻言蹙眉:“小孟的饮食方面不是让你负责的?”

    “是啊,是我负责的。一日三餐吃的什么,那都是按照菜谱来的,大姐你不也知道?而且没少提点过小孟要注意忌口的。”王雪琴坦荡荡,“但我又没能二十四小时盯住她,哪里知道是不是小孟自己禁不住嘴馋,吃过什么东西。”

    顿了顿,她扭着腰肢闲话似的扯道:“要我说,没准儿是她怀孕期间辣椒吃太多。那每天,饭没见她吃几口,辣椒倒是不停往嘴里送。结果给生了个儿子……”

    最后一句的语气有点酸溜溜。

    余岚瞟她一眼:“等医生的定论。什么都不懂就别瞎猜。”

    “这少杰也是可怜见的,才出生四十多天,马上连亲妈的奶水都喝不了了。”王雪琴轻喟,旋即习惯性地用兰花指扶着鬓发,别有意味地笑了笑,“不过幸好还有大姐你在。这要是连母乳都不喂了,小孟还真就什么事都不用为少杰操心了,反而劳烦大姐你更加辛苦地照料。”

    “你去陪舅妈,我去买点水。”傅令元止了步子。

    陆少骢点点头。

    拐了方向,傅令元行至自动贩卖机跟前,问身后的栗青要硬币。

    栗青直接帮忙投了。

    “干得不错。”傅令元摁了几瓶水。

    “这就干得不错,老大你也太看不起我了。”栗青嘿嘿嘿地笑,“其实也不怎么关乎我能力的问题。要感谢现在社交媒体实在太发达,大家的八卦嗅觉灵敏,只要抛出个引子,自然有的是‘名侦探’刨根问底一探究竟。”

    傅令元弯腰捡起水,唇边噙上淡淡的笑意。

    不过笑意并没有维持几秒,便黯淡。

    栗青瞧得分明,也知他心中所想,忙不迭汇报另外一件事:“老大,晚上蹲守在卧佛寺的兄弟发现一辆可疑的车,刻意停在寺庙的侧门,有个男人从车上抱下来一个人匆匆地进门去了。那附近是寺里和尚的僧寮,我们的人已经在想办法探究了。”——不知道会不会和阮舒有关,不过现在是哪怕丁点儿的蛛丝马迹也不愿意放过。

    傅令元没什么特殊表情,只湛黑的眸子添了许暗沉。

    …………

    急救得及时,汪裳裳的情况终是稳定下来,暂且无碍。

    人送回病房后已是凌晨,留下了陆家的两个佣人负责看护。

    另外一边,孟欢和陆少杰早半个小时随着陆振华先回了陆宅。

    余岚几人也准备打道回府。

    傅令元与他们分道扬镳,带着小雅回别墅时,网络上,关于陆少骢和汪裳裳的传言已沸沸扬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