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8、所思隔云端(3)-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18、所思隔云端(3)

    傅令元心下微顿。

    黄金荣的事原本自然不归他管,现在手下之所以汇报给他,是因为6振华尚在靖沣,他和6少骢离开之前,6振华交待过,假若有临时突事件,他先代为处理。

    虽然覆灭陈家的整个计划他并不知,但陈青洲已死,陈家现今的状况他差不多了解到了

    黄金荣在酒店里时约莫察觉了异常,调派了留在海城的所有陈家下属出前往靖沣打算支援陈青洲。然而6家早就派人密切盯住了,及时以长老会的命令加以拦截。

    毕竟彼时消息封锁,陈家下属暂无法得知陈青洲在靖沣的具体情况,都不太敢轻举妄动,怕给陈青洲惹麻烦。

    待他们渐渐骚动起来之际,为时已晚,陈青洲的死讯使得他们全部如同被骤降的秋霜打蔫的茄子。

    据闻也有一小部分人不相信这个消息,态度强硬试图反抗,被不留情面地以青门的规矩处置了。

    杀鸡儆猴的作用摆在那儿,且因他们是被分批看管的,等于力量被分散,商量不到一处,而主心骨陈青洲又没得确认生死。遂,留于海城市区的陈家下属,无形中变成一盘散沙。

    或许还残留有暗处的武力6振华尚未全部清理,但并无伤大雅。

    陈家……基本算是不复存在了……

    黄金荣则无力挣扎。

    青门至此,一门两派的格局结束,全在6家的掌控之内。

    十年前6振华没能顺利办成的事,相距十年之后,终如愿。

    收敛思绪,傅令元问:“黄金荣不是病昏迷了?”

    “刚刚醒过来,吵吵嚷嚷着要找他自己的手下。”

    傅令元听言心中又一顿。

    忠义堂的人也被监管起来了。并且其实,忠义堂的人和陈家下属的性质并不太一样:陈家下属要效忠的是陈家,其次才是青门而忠义堂至始至终都是青门的忠义堂,忠于黄金荣个人的,是黄金荣自己在忠义堂内培养起的那批手下,而非整个忠义堂。

    这就和他如今掌管四海堂其实一个道理。

    “让他安心养病。”傅令元语气没有什么情绪地说。

    6少骢虚虚地出声了:“怎么能让那个死老头安心养病?”

    ”对!不能让那个死老头安心养病!”汪裳裳哭啼着搭腔,怒声,“陈青洲把表哥害成这样,那个死老头是陈青洲的同伙,不是把陈青洲当作自己的亲儿子么?那就子债父还!必须要他不舒坦!”

    傅令元抿了一下唇,尚未说什么,先听余岚不悦地训斥:“先顾好你自己的身体。戾气又那么重。”

    已经让她担心了,6少骢并不想让她再惹她生气,暂且闭了嘴。

    余岚双手摩挲着他的手掌,紧接着提醒:“虽然黄金荣和陈青洲关系密切,但他是你爸唯一剩下的兄弟,是青门的老人,是忠义堂的堂主,还有多重身份摆在那儿,无论生什么事,都由不得你们不尊重。”

    6少骢忍不住嗫嚅:“陈青洲损害青门利益之事,他肯定也有参与,让长老会随便给他治个罪,他马上能完蛋。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

    “你也会说长老会?”余岚瞋他一眼,“就算他真有过错,那也是长老会来处罚,轮不到你指手划脚。”说着,她的表情便严肃起来,“不要忘记,你这次的受伤一点儿都不光彩。”

    还真是丢脸丢到家了。6少骢憋屈得厉害,这股子憋屈甚至蔓延出去,连手臂上的伤口都似乎愈疼。

    “黄金荣身患肺癌,最近病情又加重,而且陈青洲也死了,他没了依靠,如今不过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汪裳裳携着浓重的鼻音接话,帮着余岚一起安抚6少骢,倒显得比平日有脑子得多。

    傅令元状似波澜不惊地瞥她一眼她的流产事件对6少骢的名声危害太大,余岚为此痛下狠心给她订婚,也做了不少思想工作,看来有所成效。

    手下把医生和护士都叫来了,按照需求给6少骢打了一针止痛剂。余岚关切地向医生询问6少骢的伤情。

    当然,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烦,6少骢在医院所登记的就诊记录,并没有写枪伤。

    …………

    焦洋利用警察的身份偷偷要来了就诊记录,看到的就是普通的刀口划伤,也没有手术的记录,气得差点摔本子

    以他狼的敏锐和直觉,之前隐隐有所预感,陈青洲结婚的时候可能会出点什么事。不过这几日手头里正好在跟一件跨省的贩毒案,他去了几天的江城,分身乏术。

    原本赶今天的飞机要回来,奈何海城天气太差,航班从早上延误到晚上。下飞机后他即刻找关系特意打听,果然靖沣今天有案子。

    陈家的势力确实处于被压制的状态,陈青洲由此施展不开手脚。可他万万想不到陈青洲这么快就挂了,陈家竟彻底gameover了。

    当然,他真正关心的不是陈青洲本人,而是陈青洲的死因。

    被失踪了一个多月的龙霸天埋伏追杀?

    龙虎帮和青门之间不合的后续?

    他表示深深地质疑,继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半夜三更被送来医院的6少骢,结果看到这样得伤情记录。

    他可丁点儿不相信!

    …………

    送走医生和护士,余岚也不打扰6少骢养伤,把6少骢劝去休息,然后带汪裳裳打算先回6家6少骢必然要住好些天的医院,饮食方面得6家自行准备,还得让保姆过来帮忙一起看护,要忙活的事儿不少。

    手下在这时又硬着头皮来汇报,说黄金荣那儿快压不住,动静闹太大,都要影响其他病房的病人休息,让傅令元给拿个主意,是否要安排医生给黄金荣打镇定剂。

    傅令元默了一秒钟,说:“我去看一看。”

    余岚冷不防道:“阿元,我和你一起去。”

    傅令元不动声色地轻挑了一下眉尾,心下小有讶异。

    余岚的侧脸平静,并看不出什么。

    …………

    来到黄金荣的病房门口,倒并未听闻太大的动静,貌似是他折腾得最激烈时刻已过,花光了气力。

    进门后,里头传出来他明显喉咙含痰的浓稠嗓音:“6振华……叫6振华来见我……6振华!……咳咳咳……”

    稍一使劲,就紧随其后他不间断的咳嗽。

    傅令元偕同余岚走进去,停定在门口。

    6家的黑西保镖,从外到里一路延伸着都安排了驻守,此时此刻房间里头也有两个,就站在黄金荣的跟前伸展开手臂做出阻拦的手势,僵尸一般,面无表情地看着黄金荣独自坐在床边捂着嘴咳得腰背佝偻。

    地面上摔了不少的东西,不用猜也知是黄金荣的杰作。

    “快给他倒水。”余岚不悦地拧眉。

    其中一名手下得令动作起来,但热水壶和水杯悉数摔在了地,立刻出门去另外拿新的。

    余岚则走上前,要帮忙给黄金荣顺气。

    黄金荣早在她出声的第一时间便抬头,没等她碰上他,率先推开,用试图强行压抑咳嗽音调质问:“6振华人呢?他是做了亏心事当缩头乌龟躲起来不敢现身,派了你这个婆娘?”

    “老黄,先把气缓过来,我们再聊。”余岚诚恳关切似的,眉眼间亦难掩担忧。

    黄金荣暂且未再说话,然并非听从余岚的建议,而是他自己确实咳得难受。

    手下回来的度很快。

    傅令元接过水杯,递到黄金荣的嘴边。

    黄金荣的八字眉倒依旧竖得威风凛凛,浑浊的眼睛对他投射出的目光也透露着不喜,欲图自己拿水杯,抬起的手却分明颤颤巍巍。

    “老黄,你就不要逞强了。”余岚好言相劝。

    黄金荣却坚持。

    但傅令元也没有松手。

    结果还是傅令元喂他喝的,黄金荣的手没有太大作用地扶在杯侧。

    而那手……

    皮肤枯皱黯淡,手骨甚具嶙峋之感。

    傅令元盯着,眼前晃过一小段记忆绿水豪庭门口,他和阮舒在车里,裤子都脱了,却被黄金荣强行打断。待他们下车,黄金荣见她身上有被欺负过的痕迹,拳头直接就往他的面门抡过来。

    具体记不得黄金荣当日是否用的这只手,但印象深刻黄金荣的老当益壮和拳头生风。相隔不过数月,却连握水杯都艰难。

    思忖间,黄金荣已喝完水,傅令元帮他把水杯搁置病床柜。

    黄金荣零零星星地小咳,气似乎也通畅了不少,面容的涨红则未消,疲惫无力地就势往后靠上床头,对着傅令元旧话重提:“把6振华喊过来,我要向长老会投诉他。你们凭甚关押我?负责照顾我的人呢?你们”

    “阿元,”余岚忽然出声打断,望向傅令元,“我和你们荣叔单独聊会儿。”

    傅令元没有多问,略略点头,带着房间里的两名6家手下一并离开,顺手为他们带上了门,隔开了他们二人的身影和声音。

    两名6家手下出来后尽职尽责地守在门边。

    傅令元不易察觉地微眯一下眼,也没有走远,就势站到会客厅的窗户前,掏出烟盒和打火机,开始抽烟,时不时斜斜往门瞥过去视线,面露凝色,眉心深锁。

    …………

    房间里,黄金荣朝三人离开的背影伸出手臂:“你们别走,给我回来。”

    “老黄,”余岚捋下他的手,算是解释道,“自得知你生病,我这个做大嫂的还没亲自来探视过你。今天正好有机会,我们好好聊一聊,叙叙旧。”

    “我和你没啥可聊的。”黄金荣八字眉揪起,对她的到来其实也心存狐疑,并且表示出不欢迎。

    “可我觉得和你还有挺多要说的。”余岚轻轻笑了笑。

    她的笑意令黄金荣仿若瞬间错觉一股瘆然。顿一秒,他语气不善:“你想说什么?”

    余岚淡色道:“你看你现在,手下全都不见,替换成6家的保镖。

    “6振华派你这个婆娘过来对我冷嘲热讽的?”黄金荣看着她冷笑,“真当我一把老骨头没作用?他擅自圈禁我是要付出代价的!咳咳咳咳咳”

    因为撕扯着嗓子,试图拔高音量加重语气,又牵动起咳嗽,他收回手蜷成拳堵在唇上。

    余岚轻轻摇头:“老黄啊,其实你心里肯定已经猜到了,何必自欺欺人呢?哪里是擅自?怎么可能没有由头。”

    稍滞了滞,她如实相告:“是长老会授权让6家将你将病房里看管起来的。”

    黄金荣想要从咳嗽中抽出声说话,却没能。

    余岚惋惜地叹气,继续道:“你是青洲唯一亲近信赖的长辈,不仅没能帮陈玺管教好青洲,反叫青洲做出背叛青门的事。大家难免得怀疑你是否知而不告,甚至参与其中。”

    “背叛”二字深深刺痛黄金荣的耳膜,他八字眉倒竖,瞬时从床上坐直了身体,崩着一口气劲张嘴就骂:“放你老娘的狗屁!这种罪名栽赃到青洲头上,你们也不嫌脸红!”

    余岚因他粗俗的字眼极其轻微地蹙眉:“青洲都亲口承认了,哪里还存在什么栽赃?”

    “承咳咳咳咳承认?”黄金荣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嗓音如同被人掐住了脖子。

    “可不?”余岚皱眉,神色间满是失望,“被长老们处罚,在关公庙里接受了三十鞭的处罚,打得奄奄一息。”

    缓冲两秒之后,黄金荣双目圆睁:“一派胡言!休想扯谎蒙我!我不会上你们的当!你们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的!”

    “你给我滚!我要见6振华!你们给我把6振华叫来!”他扭头转向门的位置,冲外面喊。

    “老黄,别白费力气了。”余岚劝阻。

    黄金荣置若罔闻:“6振华!咳咳咳6咳咳6振华!”

    “老6现在不在海城,在靖沣,暂时回不来,你见不到的。”余岚告知。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黄金荣再次卷入无休止般的咳嗽之中。

    然而他的咳嗽并没有妨碍余岚讲话的,也没能遮盖模糊掉余岚的声音:“老6在靖沣忙着给青洲收拾遗体。”

    瞳孔应声骤缩,咳嗽卡在一半,连心跳都仿若一瞬间停滞住不动,黄金荣猛地抬头,看到余岚哀悯的神色早有预料一般准备在脸上。

    且她的话尚在继续,总结似的说:“青洲做出伤及青门利益之事被长老会处罚,最后在离开靖沣的途中意外遭遇龙霸天的伏击不幸车毁人亡。”

    黄金荣感觉自己彻底明白过来了,明白过来余岚是故意的,故意把事情一点点地还原给他听,诱他情绪循序渐进的波动,只等最终重重一击。

    而她给他的“最终重重一击”是

    “老黄啊老黄,其实大长老早就弃暗投明了。”余岚的神色进一步为同情,“是你把青洲带上死亡之路的。”

    空气安静了两秒,黄金荣保持在卡住咳嗽和呼吸的状态,身体则维持在前倾的姿势,原本是要朝余岚扑过去的。

    而或许是因为这一卡卡太久,转瞬黄金荣便双手抓住脖子倒在床上使劲地蹭使劲地蹬。

    余岚站在床边看着,面色难掩不忍,但并没有上前帮忙,嘴里默默念叨着两句经文,别开脸的时候,视线不经意扫见一条手帕。

    在黄金荣的床上,压在枕头底下,此时因为黄金荣的折腾而被一并蹭出来。

    微微怔一下,余岚盯着手帕,陷入一刹那的回忆似的,转眸看回黄金荣,“老黄啊,你也是可怜之人,为了死掉的老婆和儿子,心里的业障总消不掉吧?”

    她哀叹之意浓浓:“其实,你的业障比你所以为的还要重。我只是不忍心告诉你,增加你的痛苦。其实,当年事情生的时候,我就在现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