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0、所思隔云端(5)-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20、所思隔云端(5)

    即便隔了挺长一段时间,她也记得非常清楚,那日她临时决定要去参加傅令元的生日会,从新公司匆匆赶回来捯饬自己,不少东西来不及收拾全部随手搁置的,比如好几件衣服被她拎出衣柜。

    现在,好像都被收拾起来了

    包括她丢在地上的那袋脏衣服,貌似也不见了。

    而床上那只大熊,此时此刻摆得正正的,坐在枕头上方,脸的方向朝着房门口,就像在迎接她的归来。

    她回来了,所以是迎接。

    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她不在期间,它在静静地等待?

    真的如此,或者她想多了?

    阮舒定定立于原地,可能好几十秒未曾动弹。

    除了傅令元,她想不到第二个人会来她这里。

    他什么时候来的?他来这里干什么?因为她失踪了他找不到么?他担心她的安危了么?他来这里尝试找寻她下落的线索么?他知道她在谭飞手中遭遇过怎样的折磨么?正常情况下,她差不多该被认定凶多吉少了吧?他可曾后悔他没来救她导致她去向不明生死未卜?

    无数个问题如一颗颗小石子似的砸入她脑中,纷纷繁繁,乱七八糟,应接不暇。

    缓缓地,她迈步走向床边,伸出手。

    手指即将触碰上大熊的脸时,她心神猛地一震,急急收回手,后退好几步

    她在干什么?!不就是发现他来过!不就是发现他帮她收拾了房间!不就是他给大熊凹了个造型!有什么了不起的?!

    这种蛊惑人心的小举动,他一向随手拈来!

    他就是这样有心机的男人!任何时候都不放过机会以细节来表现他所谓真心!

    她见识得多了!她领教够了!她应该理性对待!

    理性对待!

    沉下脸,她闷声闷气地扭头,快速奔向书桌

    傅令元不会只单纯地为了给她收拾房间才来的!肯定还有其他不良目的!而首先令她记起的便是庄佩妤的遗物!

    底下的最后一层抽屉拉开,乍一看,佛珠、金刚经、首饰盒全都在。她又打开首饰盒,确认单独拆下的那颗也在,才放下心来。

    她不再耽误时间,拿上这些东西,去衣柜里翻出一只包,往里放的时候,她颦着眉头考虑,还是觉得,傅令元这一趟肯定不会白来。

    她房间里于他而言有价值的东西全在这儿。她不相信他没有翻动查看过。既然翻动查看过,肯定已经发现多了这只首饰盒,发现奇怪的单颗佛珠。

    另外包括闻野送她的这枚虬角扳指。他肯定也看到了。

    看到她莫名多出两件古董,不仅可能与他试图要找的两亿挂钩,加之她尚处于古怪的失踪状态,他必然会着手查探的吧?

    而若他已着手查探,是否察觉到她在与庄家的人接触?

    思绪飘散着,她手里的忙活没停,紧接着把身份证、银行卡之类的相关重要证件带上。

    全部装好后,她再次环视一圈所有的家具和摆设,垂眸瞥一眼手里的拎包,突然觉得些许可笑就好像来世间走遭,离开时需要带走的不过尔尔。

    不过,尔尔。

    轻吁一口气,她走进浴室,打开水头,双手掬起冷水给自己洗了把脸这一天一夜,可真是漫长漫长而令人有种身处梦境之中的不实在之感。

    可她倒希望,真的仅仅为一场梦境

    该多好

    她重新站直身体,揪过毛巾擦脸上的水渍。

    凝睛时,蓦然留意到,原本他用过的那支牙刷,不在他的漱口杯里,而在她的漱口杯里。两支牙刷紧紧地挨在一起,宛若一对亲密的恋人。

    她的视线再扫过,留意到架子上挂着件男士的浴袍那是她为他准备的,但照理应该未拆封地在衣柜里才对。

    所以也就是说他不仅来过这里,他还在这里睡过?

    她眼睫垂着,漾出一小片的光影落于她的眼睑,她齿关咬合得紧紧的,她手指蜷缩着攥紧这里有什么好睡的?!他不是有小雅?!一想到他那在小雅的温柔乡里呆过的身体躺在她的床上,她就觉得犯呕恶心!

    恶心!

    骗子!欺骗她的感情!

    他根本没有他口口声声说的那般爱她!他难道没想过她落在谭飞手中完全是死路一条?!他无情地杀死陈青洲又落井下石逼得黄金荣吐血发病一丁点儿都不顾及她的感受!

    她和那个小雅根本没有区别!于他而言仅仅是利用顺便玩弄!

    她手臂狠狠一挥,台面上的全部洗漱用具立时被掀翻掉在地!

    她走过去一把扯落那件浴袍丢进垃圾桶!

    没丢准,掉在了地上。

    她一股子戾气地上前,狠狠地踩用力地踩,脑子里充斥着咕噜咕噜沸腾的血气,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踩着踩着,她登时蹲身到地上,埋着脸双手抱住自己。

    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故意的!故意留下他来过的痕迹等着她回来能察觉!

    她不会再放在心上了!她不要再放在心上了!

    从室外吸烟区重新进住院部大楼里,傅令元走向陆少骢的病房,在病房门口,冷不丁看到小雅的身影。

    小雅显然是来找他的,即刻迎上前,柔柔地唤:“傅先生。”

    “你怎么来了?”傅令元眉心一折。

    小雅仰着脸仔细地端详他,眼波似水:“听说今天靖沣出了事,连小爷都受伤了,我很担心傅先生。”

    眼风扫视过病房门口的黑西保镖,傅令元看回小雅,轻轻拍拍她的肩:“抱歉,应该先向你报个平安。我没事。这个时间点了,你不该跑来,直接给我打个电话问一问就行。”

    小雅则示意手中所提的服装袋:“傅先生今晚也是要住在医院里陪小爷的吧?我顺便来给傅先生送换洗衣服。”

    傅令元不动声色地暗了两分眸色确实,从靖沣到回来市区,身上淋过不少雨,穿的一直都还是那件伴郎的长袍,一直没时间拾掇自己。

    小雅蹙着眉,拉了拉他发皱的衣服,道:“傅先生快进去洗洗吧。我还带了姜茶过来。傅先生洗完澡出来就可以喝了。”

    抿着唇,傅令元未拒绝,带着她进去陆少骢的病房所在的套房。

    拎上包,关上门,阮舒往下走。

    马以站在一楼的楼梯口,明显是猜到她很快又要下来,所以干脆没上楼,在等她。

    阮舒略略一滞,不瞬继续步子,行至他跟前,示意自己手上的拎包:“回来拿点东西。”

    马以安静地打量她两秒。

    “去哪儿?”

    “出趟远门,旅游散心。”

    “多久?”

    阮舒稍忖了忖,答:“这里的房租到期之前。”

    她微弯唇角:“我付了一整年的租金,虽然我暂时不住这里了,但我依旧是房客,你不能让别人搬进来,赚两份的钱。”

    话落,她看到马以简直一副要翻白眼的表情,不过最后他明显强行忍下了。

    她追加着补充:“你是房东,有看管我财务安全的责任,更要帮我防备外人擅自进我的房间。”

    假若前面还是有玩笑的意味,这一句,首先语气上她便肃了不少,其次内容上分明也有所影射。

    马以自然知道她所指为何,不过没有直接应承,只是道:“我会帮你报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