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2、所思隔云端(7)-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22、所思隔云端(7)

    一番话,又一次像被摁下了慢放键。只不过这一回,听至“洗澡”二字时便卡带似的停住。

    瞳孔一点点收缩,如同刺猬慢慢张开保护的盔甲。齿关紧紧地咬合,手指甲几乎要在掌心抠破皮,也无法克制住钻心的冷意。

    那冷意宛若一尾蛇,缠绕住她的全身,蜿蜒开,越来越紧。

    耳畔彻底安静下来,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黑洞,全死了。

    阮舒僵直地定着,有不明言状的一种情绪在血液里疯狂地流窜开来,渗入五脏六腑。

    恍恍惚惚的,她甚至感觉到些许天旋地转,喉咙也被什么哽着,心脏不负重荷地下沉,一沉到底。

    先前闻野让吕品转问那句“你的脸疼不疼”,她发现用着此时此刻才是最最合适的。

    她简直前所未有地可笑,竟可笑地想要向傅令元求证、给傅令元一个解释的机会。

    结果呢?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前脚刚杀了陈青洲逼了黄金荣,后脚就迫不及待地在医院和小雅你侬我侬。是在为铲平了他通往野心之路上的一颗巨大绊脚石而高兴地庆贺么?

    呵。

    呵呵。

    呵呵呵。

    原本在心理咨询室发现他去过她房间而像小石子一般朝她砸来的那些问题,分明统统不是问题。她的失踪,根本不曾对他产生任何影响,该做的事情,他一件都不落全做了,该怎么生活,他依旧怎么生活。

    只是她自己不见棺材不掉泪,不到黄河心不死

    真的

    这辈子最识人不清地一次!

    经历过那么的事情,都没有将她打倒,最后还是栽在了一个男人的感情陷阱里!

    她真该甩自己两个大耳光!

    一旁的大婶亦始料未及地懵住,旋即自行琢磨过来这是男方出轨被抓包个正着的戏码,神色顿时尴尬。

    约莫因为她们这边太长时间没有反应,小雅狐疑:“你好?”

    阮舒果决地掐断。

    大婶将她的面若死灰瞧得清清楚楚,义愤填膺地嚷嚷:“哎呀你怎么就这么挂了电话?怎么也得把那小三撕一顿啊!来来来,大婶给你撑腰!大婶现在就再打回去帮你把那对狗男女给骂个狗血淋头!”

    “大婶。”阮舒捉住她的手,勉强扯出笑意,“谢谢大婶的好意。”

    这就是不让她回打。大婶气得很:“对对对!咱儿不和那种人撕!低了咱儿的身份!”

    她反握住阮舒的手,帮忙拿主意:“回去赶紧把那渣男人给甩了!你还年轻,条件看起来也不差,及时认清楚他的真面目也好!世上男人千千万,总有一个是你的!”

    “再说了,谁规定现在女人就一定非有男人才能过活?咱儿不稀罕那些个臭男人!一个人潇潇洒洒图个轻松自在又逍遥!”

    “嗯,谢谢大婶”阮舒没有什么表情,简单地回应之后,抽出自己手,未再言语,失了魂魄一般往外走。

    大婶目送她冷寂的背影,再看回自己的手机,重重地叹一口气:“什么世道哟”

    吕品最终还是挪去了靠近男洗手间的位置,眼睛一瞬不眨地盯着女洗手间的门口。

    然而这样的行为,着实令人容易浮想联翩,进进出出的男人们已有好几个都拿古怪的眼神瞟他,像是将他当作偷窥女人的变态狂

    吕品浑身不自在,这会儿倒是庆幸阮舒把包包留给他了,他特意醒目地抱着怀里,以假装自己是在等女朋友。

    呃女朋友噢,不行的,虽然这位姑奶奶还没正式回江城,他也不能这般大不敬。

    呸呸呸!

    正自己打着嘴,便发现阮舒的身影从女洗手间里飄出来了。

    是的,就是“飄”。吕品自认为再没有比这个字眼更适合用来措辞形容眼前的画面。

    她的脸本就白皙,这会儿简直不能再没有血色。幽幽的双眸更是空洞地瞧不出人气。

    吕品迎上前:“阮小姐,你好了?”

    “嗯”阮舒没看他,乌乌的瞳仁仍旧平直地盯视前方,脚步亦不曾停下。

    只是在应完他之后,她的步子才比原先稳,比原先实,比原先快。

    走在吕品的前头,率先回了车上。

    吕品快步跟上,坐上驾驶座,将她寄放在他这儿的包包还给她。

    “谢谢。”阮舒接过,随后丢在旁侧的椅座里,脸撇向车窗的一侧,往后靠上椅背,倦意浓浓地闭阖双眸,嗓音清冽而没有起伏没有温度地说,“我们回卧佛寺。”

    我们。回。

    这次是由她嘴里讲出来的。

    车内没开灯,车外的光亮映进来,令得她上半身陷在昏沉中,下半身坐在这片光亮里,有股秋意来临的萧索清寒之感。

    吕品收入眼中,未打扰她,转回身坐正在驾驶座里,准备启动车子。

    右耳里传出闻野拿腔拿调地文绉绉吟诗:“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吕品偏头看一眼车窗外。

    这场酣畅淋漓的大雨之后,暑气确实消散了大半。

    秋天的脚步,近了

    黄金荣幽幽转醒,沉重的眼皮并无法完全睁开,感觉床边站有一道人影。

    意识尚不清醒,他只记得,青洲给他留了专门贴身守着他、照顾他的一名手下。

    他想问他青洲的去向。

    但发现,自己好像讲不出话不仅仅是没有力气,好像是喉咙,又好像是喉咙以下的其他部分,难受得厉害。

    口鼻间是氧气罩。

    黄金荣的呼吸沉重两分,勉力地偏头看床边的人。眼睛有点不好使,视线模模糊糊,房间里也只留了一盏光线柔和的小夜灯,令他瞧不分明他的具体样貌,仅仅一抹晕了边缘的人影轮廓。

    貌似个子高高的。

    貌似戴了顶帽子。

    黄金荣思绪混混沌沌,拎不清。

    因为发不了声,他试图朝人影轮廓伸出手去。

    奈何只抬高了一点点,不瞬,手便重新落回床上。

    那抹人影轮廓却是主动上前来一步,捉住了他的手。

    青洲青洲呢?黄金荣手指蜷缩,轻轻敲了敲他的手背,看着他,在心里默默地询问,希望他能懂他的意思。

    那抹人影轮廓很长一阵子都没有任何反应,仿佛就此定住了一般。

    不过黄金荣感觉得到,他的视线亦落在他的身上,似乎在打量他。

    青洲呢?青洲没死是不是黄金荣有些着急了,心里的声音更大,体现在手指头上愈发用力地勾了勾他的手指。

    那抹人影轮廓才又动弹了,稍稍捋开些黄金荣的手指,但并没有完全松掉黄金荣的手。

    旋即,人影轮廓抬起另外一只手,先缓缓地摊平黄金荣枯瘦粗糙的手掌,停顿数秒之后,往黄金荣的掌心放了一样东西,再帮黄金荣把手掌握起。

    黄金荣只觉手心的触感透露出一种久远的熟悉感。他蜷紧手指,用手指头轻轻地摩挲掌心的东西,思绪恍恍惚惚地飘散。

    须臾,岁月深处的记忆浮出。

    强子高高兴兴地接过他偷偷买给他的糖,将两只衣服口袋塞得满满的。

    全部塞好之后,强子又从口袋里特别稀罕地取出一颗,就像方才那样捉住他的手,放进他的掌心里:“谢谢爸爸!我最爱爸爸了!”

    瞳孔瞬间放大,黄金荣盯住人影轮廓。

    傅令元洗完澡,从浴室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