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9、鬼地方-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39、鬼地方

    傅令元做了个梦。

    是梦,也不算梦。

    他从汪裳裳的房间里出来,浑身燥热地在酒店的长廊里疾走。

    突然地,一副女人的身体跌跌撞撞开一扇门,毫无征兆地扑进他的怀里。

    他指尖之所及,柔软至极,散发着好闻的橙花香气。

    她的体温很高。

    她低低地喘息,茫然地抬头,喷薄的热气直灌进他的鼻腔。

    他盯紧她的面容,重重回忆纷至沓来。

    她的手臂搂上来,唇瓣碰到他的下巴。

    凉凉的,滑滑的,软软的。

    她紧紧贴着他,如同一条鲜活的鱼,不安分地蹭动。

    他的注意力悉数集中在她带他的所有感官刺激。

    燥热之势一波一波地凶猛袭击而来。

    他浑身绷紧,出汗得厉害,想推开她,却迟迟下不去决心。

    她神志不清,手摸进他的衣服里。

    他扣紧,顿在那儿,湛黑的眸子因隐忍而布出薄薄的猩红。

    她扒上来他的肩,湿润馨香的气息喷洒。

    微弱的嘤咛入耳,挠他的心,挠他的肺,挠他的五脏六腑。

    气血沸腾不止,他箍紧她的腰肢,抱起她进去房间。

    “……”

    固定好她。

    蒙住她的眼睛。

    “……”

    细致缠绵地吻她。

    他整个人仿若被橙花香包裹。

    一开始竭力克制。

    不多时,失控地肆意冲撞。

    “……”

    她怎么会那么软……

    他不知疲倦地索取。

    “……”

    他不顾一切地释放所有。

    “……”

    睁开眼。

    床上除了他,只有那只大熊。

    橙花的余香尚存。

    梦里的一切细节也清晰无比。

    然,那副温热柔软的身躯毫无踪迹。

    第一瞬间,傅令元是愣怔的。

    嚯地,他从床上坐起。

    床头灯的光亮清楚地照出床单上湿湿的一片。

    傅令元:“……”

    低垂眸子,盯一眼的裆处。

    表情难以形容……

    捏了捏眉骨,他下床,掀了床单一并带进浴室,丢洗衣机里。

    自己则脱光了衣服,走进淋浴间,打开冷水闸。

    …………

    靠在椅子里,不知时候就不小心睡着了。

    阮舒迷迷糊糊地醒来,是因为耳朵里不间断地传入“咔哒”“咔哒”的动响。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是趴在桌面上的,手臂又麻又僵硬,暂时无法动弹。

    头一歪,循向声源处。

    许久不曾现身的闻野坐在班桌正对的沙发里,大老爷们似的翘起二郎腿一抖一抖的,眼睛盯着她瞅,像是观赏了很久她的睡姿。

    手上则抓着一把瓜子,一口一磕,一口一吐瓜子壳。

    而且是非常没素质地到处乱喷。

    他所坐之处前面的一圈,已然遍地都是。

    阮舒:“……”

    毛病!

    “自己制造的垃圾自己清理!”

    她越说,闻野反而吐得越发起劲,嗤声:“庄家的佣人拿来吃闲饭的?”

    阮舒正欲怼他,便听他下一句又道:“他们不是喜欢打扫你的书房?那就体谅他们,多给他们找点活。”

    阮舒僵麻的手臂已缓过劲儿,挺直腰板坐正,轻轻揉着手臂,淡声讥嘲:“人不在,消息没落下。”

    闻野从沙发里起身,掂着瓜子边磕边吐径直行至她跟前,坐到桌子上,两只琥珀色的眼珠子盯着她打量。

    阮舒环视屋里一圈,确定窗户关得好好的,眼睛挪向门口:“你对荣一做了什么?”

    庄家虽没有如陆家那般里三层外三层的守护,可大半夜地要自由出入,也不是简单的事——宅中有古董,楼下有块区域设置了和博物馆内一样的红外线安保系统。

    暂且不论他如何进来庄宅的大门,只说她的书房外,照理荣一一定在守着,他不可能招呼都不打直接给闻野放行。

    “那个大块头不能老是不睡觉。他休息不好,精力不足,万一该护主的时候不给力?”闻野慢条斯理。

    “你能做点上道的事情么?”阮舒颦眉,走过去开门,看外面的情况。

    正见荣一纠缠住吕品的手脚,二人双双倒在地上,像睡过去了,又像晕过去了。

    旁边落着一记针管。

    阮舒:“……”这是……两败俱伤的节奏?

    “丢人。”闻野抛话。

    阮舒听出来了,他不是在说荣一,而是在说吕品。

    算是没在他手里完全吃瘪。心里头痛快不少。

    她重新关上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有什么目的?”

    “庄家家主的位子坐得还舒服么?”

    两人同时问话。

    闻野挑眉。

    阮舒站定他跟前,目光笔直地看进他的眼里,很认真地和他说:“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浪费。请你明确地告诉我,我该做些什么能够助你达到目的。”

    闻野扯着嘴角,轻飘飘:“我要重复一遍庄假脸的话么?”

    老老实实地稳固家主之位?阮舒攥紧拳头——话至此,多问肯定也徒劳,不浪费力气了!

    抓过庄荒年的那份文件夹,扔到他面前:“你解决。”

    “我解决不了。”

    “你必须解决。”阮舒冷眸冷声。

    “你必须去相亲。”闻野停止嗑瓜子,和她用一样的祈使句式。

    心头一动,阮舒狭长的眸子眯起,质疑:“你是为了说服我这件事才回来的?”

    闻野不予置评,只道:“你接受相亲,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往后也会省去很多麻烦。”

    “不可能。”阮舒断然拒绝,“我不清楚庄满仓的身体具体出了什么问题才无法生育。如果只是需要一个继承人,方法有无数种,我不是他们的生育机器。”

    “他们确实有无数种方法弄个继承人出来,但假的永远真不了。即便庄荒年有他自己的私心,家族的责任感依旧很重。”边说着,闻野边把手里的瓜子慢慢地撒进垃圾桶,“他亲手搞自己的哥哥,那也是庄家内部的事,而不会容许隋润芝这些外人偷龙转凤耍花招。”

    阮舒蹙蹙眉。

    闻野从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盒子,从盒子里倒出一颗薄荷糖,放进嘴里,掀眼皮子瞧她:“如果我不回来,你也应该是会先应承下来,然后应付着拖延住。”

    糖块在他的空腔里悠闲地活动着,不停地发出与牙齿撞击的细小声响,整副姿态俨然透露出一股子猜透她想法的优越感。

    阮舒冷漠脸:“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用我自己的方法解决。假若剧情走向与你所预估的有所偏差,到时别来找我补救。”

    “只要去相亲,过程你尽管自行发挥。”闻野耸耸肩,遵循他一贯的故弄玄虚、讲一半藏一半的原则。

    抿抿唇,阮舒主动赶人:“还有事?”——她并不指望能探寻到,他消失的这阵子,是不是真跑去忙生意了。

    闻野起身走人,行至一半又回头瞅她一眼,嘲弄:“遇到这种事,你才不会像个死人似的无所谓。”

    阮舒在整理桌面,不予理会。

    待察觉他离开并带上门之后,她停下双手,闭了闭眼,长长吐一口浊气。

    这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

    …………

    晨起,推开窗户。

    雨后的空气清爽,太阳鲜亮,仿若新生一般。

    院子里的石子路被雨水冲刷得格外干净整洁,小鸟成群地扑打着翅膀,穿梭在葱郁的树冠之间,羽毛扑扇间,带起一丝一缕泥土的芬芳。而隋润芝又已经开始忙活了,盯着家里的下人们在给花圃的地儿松土,不至于让积压的雨水泡烂了花草的根儿。

    定定地看片刻。

    单薄的睡衣有些挨不住冬日的寒意。

    阮舒关上窗户。

    梳洗完毕后,从卧室里出来。

    “大小姐。”荣一揉着疼痛的脖颈,愧疚浓重,“抱歉,是我能耐不够,以后会加强警惕的。还有,我打算多调些我们陈家的下属过来。庄宅在护卫这一块,着实太松懈了。”

    “算了,防不住闻野的。”阮舒淡声。

    荣一入耳,不仅感觉她有点破罐子破摔,而且有点陈家的下属很无能的意思,闷声闷气:“大小姐,我会加强对下属们某些技能的培训。”

    阮舒听出他的郁卒,说明道:“你不必如此,我们陈家的实力并非比闻野弱,只是目前的情势和所处的环境,对我们陈家不利罢了,所以有所掣肘。而且……”

    她略略顿了一下:“真正意义上来讲,强悍的不是闻野,而是闻野、吕品、庄爻他们三人所在的那个幕后团体。”

    荣一还是愧疚:“他们三人都不容易跟踪。我们派出去的下属还在尝试过各种方式向庄姓的族人打探‘闻野’这个名字,依旧没人认识。”

    “‘庄爻’这个名字的讯息,也只停留在某位边缘族亲老人的养子,老人死得早,‘庄爻’出狱之后的去向也无人关心,所以不了了之。”

    “还有,庄家确实有不少外姓家奴,吕品顶的就是这样的身份。闻野一开始把吕品留在大小姐你的身边,族人们都把吕品当作是大小姐您的母亲以前带出江城的,现在后代依旧来继续照顾大小姐您。”

    “以及,卧佛寺那儿也依照大小姐您的吩咐,关注一灯大师。一灯大师已经闭关出来。暂时没发现异常。”

    阮舒无波无澜——本就不是容易调查的事,她一开始就没抱特别大的希望,但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至于那位治病的老妪,”荣一最后汇报,“确实是庄姓人,但很早就外嫁出去了。几十年没回来过。如果不是因为她回来后住进她家以前的老宅,庄家的族人并忍不住她以前是谁家的闺女。暂时能打探到的就这些了。”

    阮舒眉心轻轻蹙起,思绪搅乱得不行,真是想直接冲到庄荒年面前问他到底在跟一只什么鬼合作?

    “行,我知道了,这些事都可以缓着慢慢来,先把我昨晚交待你的尽快办妥。”

    “大小姐放心,我昨晚第一时间就吩咐下去了。很快会出来动静的。”

    阮舒淡淡地“嗯”,步子尚在继续。

    纵使青天白日,并且已经让人凿了墙多加两个朝阳的窗户以便采光,幽长的走廊依旧幽长,逼仄的空间依旧逼仄。

    下到一楼,一路行过全是下人们“姑奶奶”的问候声。

    在客厅里,正遇上隋润东和隋润菡俩兄妹。

    两人在第一时间便听闻动静停止了交谈。

    隋润菡站在那儿没动,不如初初见面之时对她大不敬,但每次也都露一脸的不情不愿。

    不情不愿,但也不打招呼。

    隋润东则上前来,从旁接过下人手中的花束,转而递到她面前:“庄小姐,早。”

    嗯……?

    阮舒轻轻挑起修长的眉尾。

    或许是隋润芝说过什么,加之他在庄家的公司里有担任职务,所以隋润东还算识时务,至少明面上未曾再对她出言不逊。

    纵然如此,这般献殷勤却破天荒头一回。

    阮舒双手抱胸,微扬起下巴:“大侄子媳妇家弟弟,你这是干什么?”

    隋润东拉不下老脸,从不唤她姑奶奶。在公司称呼她“董事长”,在庄宅偶尔碰面称呼她为“庄小姐”,倒也没什么不合理。

    阮舒既然都天天喊庄荒年“二侄子”喊隋润芝“大侄子媳妇”,当然不会漏掉隋润东不膈应,遂,出来这么个绕口的称谓。

    隋润东明显已习惯,不气不恼,晃动手中的花束:“送给庄小姐的。希望庄小姐今天心情愉悦。”

    阮舒没接:“我讨厌什么,你送我什么,确定你这是希望我心情愉悦?”

    “庄小姐不喜欢玫瑰?”隋润东微皱一下眉,“那庄小姐喜欢什么花?”

    阮舒似笑非笑地睨他:“送花的人不对,什么花我都不喜欢。”

    毫不留情地拂他的脸面。

    隋润东的神色在所难免地露一丝难堪。

    阮舒未多加搭理,自顾自行向餐厅。

    隋润菡气结地要说什么,隋润东伸手拦住她,然后跟在阮舒身后,道:“餐厅我订好了,电影票也买好了,看完电影的时间刚刚好能过去吃晚饭。下午的时间我还没做安排,等庄小姐的意思。庄小姐喜欢去哪儿,都可以。”

    看电影……?吃晚饭……?

    多熟悉的活动,多熟悉的套路。

    阮舒顿住身形,扭回去看隋润东,直颦眉:“大侄子媳妇家弟弟,你这又是干什么?脑袋落家里忘记带出门了?”

    隋润菡没继续忍:“你有没有教养?有你这么和人讲话的么?”

    “大侄子媳妇家妹妹你很有教养?”阮舒音线平稳,眸光清锐地落她脸上,“所以你非常有教养地在我的家里吵吵嚷嚷。”

    未等隋润菡再说什么,隋润芝的声音先出来制止:“小菡。”

    隋润菡还是比较听自己这位姐姐的话,硬是忍气吞声走去隋润芝的身后。

    “对不起,姑姑。”隋润芝主动代替隋润菡道歉。

    阮舒却不给她息事宁人的机会,不依不饶道:“大侄子媳妇,庄宅是历任庄家的住处,我是看在两位侄子的面子上,才允许你继续住在这里。但请你不要把你自己当做女主人,随随便便让你的亲戚进门来。”

    口吻极其不客气。

    阮舒静待隋润芝的反应。

    隋润芝沉默一秒钟,没有生气,继续道歉:“对不起姑姑,我今天和我妹妹约好去看我刚生完儿子的外侄女他们一家人。我妹妹是来接我的。马上就出门。”

    指的自然是隋欣。

    那日在医院碰到她,后来得知生产顺利,是个儿子。

    噢,对了,扯句题外话——隋欣的父亲是隋润芝的另外一个弟弟,不过在隋欣很小的时候就过世,所以隋欣等同于是跟在隋润芝他们三人身边长大的。

    和唐显扬的一遇,当时也就匆匆,彼此未留联系方式,无后话。

    当然,隋欣知道她现在在庄家当女家主。

    收敛思绪,阮舒瞥向隋润东,提醒隋润芝:“还有你这个今天出门忘记带脑子的弟弟,烦请一并带走。”

    却听隋润芝道:“润东不是来找我的。是来找姑姑。”

    “是,庄小姐,我是来找你。”隋润东接腔,手中依旧捧着那束花。

    “难道二弟昨晚没有和姑姑说,族里推荐了几个相亲对象?”隋润芝狐疑。

    阮舒眸子眯起——她还真没看,嫌麻烦。

    不过此时此刻已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隋润东闹的是哪一出。

    果不其然便听隋润芝验证她的猜测:“姑姑别嫌我多嘴,我也不是自己夸自家人。但润东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首先,我弟弟的人品和外貌都不差,其次,隋家本就与庄家有过联姻,彼此熟悉,不用再像外人那样,花非常多的时间了解。”

    阮舒皮笑肉不笑:“大侄子媳妇儿是在王婆卖瓜么?”

    隋润芝欠欠身:“我没有干预姑姑选择对象的意思,只是我弟弟润东确实也在人选之列,所以多说了两句,最后当然还是要看我弟弟有没有那个福气。”

    听出来了,她实际上强调的是“人选之列”,用族里的意思来压她……阮舒的视线转向隋润东:“所以你是仗着你姐姐住在庄宅的便利,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开始约我了?”

    仔细一瞅,今天隋润东头上的发胶确实比偶尔在公司里见到时要抹得多。

    隋润东客客气气的:“庄小姐,大家的机会都是平等的。谁先谁后都没关系。我只是认为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该退缩,所以先主动出击。”

    “……”还没吃早饭,阮舒已觉反胃。

    定定心神,她面无表情地问:“你早上出门之前照过自己的镜子了么?”

    估摸预料到她又要讲羞辱之语,隋润东没有吭气。

    但无所谓,阮舒还是要继续说:“你的年龄,足够当我的爸爸,大伯。”

    隋润菡在这时插话:“我嫂子死了那么多年,我哥都没有再另娶他人,足以说明他不是个滥情的人,平时也洁身自好不在外头乱搞,专心在事业上。”

    “年龄那不叫大,那叫成熟稳重,是女人最需要的男人的特质。庄小姐,这年头像我哥这种好男人,打着灯笼都难找的。你要把握住。

    五十岁,鳏夫,大半辈子几乎都在仗着隋润芝这个姐姐的庄家大奶奶身份,靠庄家吃饭。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抱负,在庄家的公司里挂了个闲职。

    嗯,这就是好男人。

    阮舒唇边泛一抹哂意,也不浪费口舌与他们辩驳,看回隋润东:“不好意思,你的‘主动出击’要浪费了。因为我并不打算和相亲对象一个一个地处。”

    “既然你在,正好也少通知一个。现在直接告诉你吧,我组个局,你们几个在名单之列的,晚上一起出席。”

    “你们公平竞争,各凭本事,有什么能耐都亮出来,谁能让我看上眼,我再考虑和谁出去吃饭看电影进行下一步的发展。这样节省大家的时间。”

    说罢,她继续自己走向饭桌的脚步,几秒后记起来早就没有胃口了,于是调转方向,重新往楼上去。

    待她的身影完全消失,隋润菡最先咬牙:“姐,你听到她刚刚说什么了吗?要几个男人一起出席给她挑选?她还要不要脸?”

    隋润东冷笑:“她在海城,本来就是个放荡下贱的女人,隋欣不都证实过?当初显扬也曾被她勾搭过。臭名昭著的破鞋,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只是庄家的主脉如今缺人,庄荒年和族里几位老人都视而不见罢了。”

    “委屈二哥你了,要你去娶这样一个女人。”

    “就当作玩玩,没什么的。”

    “最好她的肚皮足够争气,否则庄荒年的如意算盘可得打烂了。”隋润菡的语气带了点酸味儿。

    “他庄荒年的算盘得先在我这里烂掉。”隋润东势在必得的样子。

    隋润芝瞥他一眼,泼冷水:“这个女人没那么容易对付。我最近怀疑庄荒年引狼入室了。”

    “狼?”隋润东觉得可笑,“就是一个稍微有点能耐的女人而已。但终究只是个女人,有的是手段能对付她。一旦到了男人身下,平时有没有能耐都一个样。”

    “二哥,你有把握搞定她?”隋润菡问。

    隋润东双眼放光:“我很期待,她脱光了衣服在床上,会怎么骚怎么浪。”

    …………

    海城飞江城,两个小时多一点,抵达的时候差不多傍晚。

    傅令元携栗青和赵十三下飞机,两个堂口的堂主早已提前来恭迎,寒暄几句之后,几人坐上车,直达所要下榻的五洲国际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