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3、警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43、警报

    所有人的心神顿时被提溜起来。

    “怎么回事儿?”

    “哪儿着火了这是吗?”

    “还是消防演习啊?”

    “消防演习个鬼!谁在酒店里消防演习?!”

    “不至于火灾吧?是不是谁不小心触了报警器?不用慌乱,这不都还没通知,等等消息。”

    “谁去问问酒店的服务生?”

    “问什么问?快看外面过道的窗户!烟雾都冒上来了!是下面一层楼着火了吧?!”

    “那还等什么?!不赶紧先下楼去!等着火烧上来啊?!”

    “……”

    众人七嘴八舌,场面开始有些闹哄哄。

    有人立刻带着自己的人麻溜地往外小跑。

    有人没忘记提醒阮舒:“姑奶奶!楼下起火了!咱们相亲大会赶紧先暂停!出去先避避!度啊!”

    荣一已第一时间联系盯梢在下面楼层下属询问情况。

    时间太短促,下属还没来得及搞清楚状况,只说酒店的工作人员也在查,不过下面的楼层烟雾确实非常浓。

    不管怎样都必须先保证阮舒的安全,荣一听言考虑不了太多,忙不迭要护送阮舒走人:“大小姐,走!我们快先离开这里!”

    阮舒原本正烦扰闻野的出现搅了她这场相亲宴的局,此时此刻突如其来的火灾报警,倒是能令她得以暂时缓一缓思绪,问清楚闻野的意思。

    没多犹豫,跟着荣一准备从这复式二楼下去,目光逡巡间却依旧未能寻到庄爻的踪迹。

    “庄爻呢?”貌似从他跟她进来之后不久就消失了。

    “忙事情去了吧。”

    荣一也不太清楚,毕竟他和庄爻并非上下级的从属关系,如果没有需要合作的事情,一般不会相互交待彼此的行动。

    阮舒心存疑虑地颦眉,到一楼的小宴厅时,试图搜寻闻野假扮成的那位小年轻和吕品二人,一样没有现。

    “庄小姐!”有人出声唤她。

    …………

    警报器的动静刺耳,纵使宴厅内的小舞台上正劲歌热舞,也阻挡不住。

    大家立刻停止觥筹交筹,一片怔然。

    “怎么回事儿?”两位堂主肃色。

    不瞬,外面的手下咳嗽着跑进来汇报:“大哥!着火了好像!”

    守在宴厅出入口的九思和二筒亦回来傅令元身边:“傅先生,外面的过道全是烟雾!起火点貌似就在我们这层楼。”

    扫兴归扫兴,但毕竟火灾是大事。两位堂主当机立断下达命令:“走走走!都先疏散了!”

    转身便率先关心傅令元的安危,安排道:“傅堂主!抱歉在接风宴遇到这种事!我们这边请!”

    傅令元略略点头,不耽搁,即刻起身。

    九思和二筒守在他身侧,两位堂朱与他同行,手边护有数名手下,其余小弟都在各自小头领的引导下断后撤离,还算井然有序。

    酒店楼梯的设计缘故,这层楼和上一层楼不使用同一个安全楼梯。

    傅令元单手掩着口鼻,另外一手在身侧握成的拳头紧得骨节突出,步子飞快,马不停蹄。

    幸而宴厅所在的楼层不高,很快便赶至一楼的酒店大堂。

    …………

    “庄小姐,”隋润东笑盈盈地凑上来,语出安抚,“庄小姐不要害怕,不会有事情的,就算真的生,我也会保护好你的。”

    “来来来我们从那边的楼梯下去。”

    边说着,他主动伸过手来要拉她。

    有荣一守在她身侧,如何能叫他得逞?早在第一时间挡在阮舒的前面,不留情面地打落他的咸猪手:“不敢劳烦隋先生,我们小姐有我护着。”

    荣一如今的身份,是和庄爻一样,跟随阮舒从海城林家过来的。先不论林家本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何况荣一还仅仅是个保镖,在隋润东的眼中,连林璞那种半吊子的弟弟都比不上,打心眼里是极其轻蔑的,加之他总是不离阮舒身周,愈令人讨厌。

    当然,这三个月也不是没察觉阮舒对这个保镖的信任,当着她的面,隋润东没有直接翻脸,不过表情也没有太好看:“你会不会过于激动了?”

    “庄小姐才刚在第二轮考验完我们作为男人是否能够保护好她,现在的突状况,你倒是瞧一瞧,哪个不是先顾及自己?除了我之外,还有谁在此逗留关心庄小姐?没看到我对你小姐才是真心实意的?”

    “而且,虽然相亲宴被中断,但前两轮的成绩还作数。我目前在前三名之选。”

    隋润东强调,只觉得荣一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没有,竟然来阻拦他这位未来姑爷。

    转而他看向阮舒,又道谢:“庄小姐今天设置的关卡实在精巧。承蒙庄小姐厚爱,我才能顺利通关。”

    他别有意味,话外音不外乎是暗指她因为早上拒绝了他所以现在拉不下脸面与他好就在相亲宴故意放水给他令他顺理成章地成为她的未婚夫。

    一番言语,他似乎忘记了此时的场景,同时也不耽误走路,和他的随行之人一起,始终跟在阮舒和荣一的身侧,自长廊穿行向安全楼梯。

    这一半的楼梯恰好只到这一层楼便截断,楼上没有人再往下涌,加之这层楼今日被包场,更不显拥挤。才提供给隋润东边行边搭讪的机会。

    长廊的窗户紧闭着,将白色的烟雾阻隔在玻璃外,但之前还是泄露了些许进来。阮舒捂着口鼻,顺便遮挡住自己嘴角忍不住的讥嘲很好,前两轮的胜出,令他产生错觉,自信心爆棚了。

    没有给予太明显的表情,脚下踩着楼梯,她维持着自己原本的人设,清清淡淡道:“预祝你之后在第三轮也能顺利通过测验。”

    “关于第三轮,庄小姐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阮舒听言侧眸。

    隋润东的脸上正挂有一丝暧昧的笑意。

    阮舒哂意更甚。

    “大小姐!”荣一在这时一手握住她的手臂,护得她愈紧,因为往下之后人流量骤然增加。

    也借此机会,荣一将烦人至极聒噪个不停的隋润东给甩掉,趁着人流的阻隔,带着阮舒继续往下行。

    置身于此,感受到空气中的紧张,阮舒的心绪片刻恍惚

    警报……

    烟雾……

    人群……

    似曾相识。

    只不过现在是火灾,彼时是爆炸……

    一只手忽然扣住她单边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