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7、大家都是成年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57、大家都是成年人

    阮舒:“……”

    呃……最后四个字……

    她就不能好好说话……

    阮舒微微一抿唇:“我说过,我没什么丰胸的经验可以给你。”

    呵,不过就是理由和借口罢了。

    褚翘却似乎根本没听出她其中的讽意:“喂喂喂,你用得着这样吗?不接我递给你的和解的台阶就不接,没必要拆穿吧?一点面子都不给我留。”

    口吻还颇有些委屈,像她把她欺负了去。

    阮舒:“……”

    褚翘蓦地又硬气上两分:“庄小姐,咱们都是成年人了,就事论事。你扪心自问,难道那天晚上你就没有做错的地方吗?你是不是也该向我道歉?”

    “就算真要绝交,那也不能以上一次的不欢而散为终止吧?也太小孩子气了。大大方方地好聚好散不成么?”

    言语间也隐约携有熟人之间的那种既无奈又教训的口吻。

    阮舒依旧抿唇不语。

    褚翘顿了顿,最后道:“反正你就利索点吧。我准备好小酒小菜,在场馆等你。……你爱来不来。”

    通话结束。

    阮舒握紧手机,长久沉默。

    庄家大宅近在咫尺。

    她的夜晚向来没有其他活动,从公司回来,便是找点事情在书房磨蹭,到点之后回卧室睡觉。

    漫漫长夜,一日又一日……

    “荣一,调头。”阮舒出声吩咐,“去褚翘的运动场馆。”

    “欸?”荣一微微一怔,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她的清淡神色,没有多问。

    …………

    警察局。

    挂断和阮舒的通话,褚翘把界面又翻到与傅令元的对话框。

    之前给他的消息,他依旧没有回复。

    嘁,拽屁哟

    褚翘撇撇嘴。

    旋即面露犹豫。

    忖片刻,她手指在屏幕上啪嗒啪嗒地摁键。

    “你今晚有没有上哪儿潇洒?”

    送完毕。

    她收起手机,整理东西,下班!

    …………

    车子抵达。

    阮舒拒绝了荣一的陪同,还是按照以往的老规矩,自己进去。

    场馆里,褚翘已经到了,正戴着拳套打沙袋。

    两个多月以来,见过她使用场馆里的好多运动器材,打拳倒是头一回。

    同时,也是阮舒头一回在生活中看到女人打拳。

    看起来她的劲儿挺狠的,有种暴力美。

    暴力,但与柔性并存。

    阮舒安安静静地观赏,并不打扰她。

    五分钟后,褚翘自行停下来,转过身来,微扬着下巴,爽朗地笑问:“怎样?我是不是很帅气?”

    阮舒:“……”

    褚翘摘掉拳套,朝她走过来,拿过椅子上的毛巾,喘着气,擦着汗,目光狡黠地瞅她:“我是不是该特别荣幸,庄小姐愿意给我脸赴我的约?”

    这话若是换作其他人来说,多半有点嘲讽她耍大牌的意味。

    阮舒倒没从褚翘的语气里听出。

    褚翘在这时突然凑近她,两只眼睛近在咫尺地盯着她的双眸,洞悉道:“你想学拳?”

    阮舒微微一怔看拳的过程中,有一瞬间,她确实闪过好奇的念头。

    褚翘笑了笑:“所以我刚刚问你有没有觉得我很帅气嘛。你的表情透露了你的内心想法。喜欢的话我可以教你。”

    阮舒没有正面回答,神色淡淡:“褚警官会得真多。”

    “读警校的时候杂七杂八瞎学的。”褚翘不以为意地挥挥手,然后说,“庄小姐先去换衣服吧,我热身好了。”

    阮舒未动弹:“不了,我今天过来不是为了练散打。”

    褚翘笑意不变:“那就是专门冲我的小酒小菜来的?”

    阮舒:“……”

    “行啊不练就不练呗你在我这里想干什么都行”

    褚翘颇为自来熟且亲昵地揽上她的肩,携着她便离开运动区域,来到休息区域,按着她在小桌子前的软垫上盘腿落座。

    褚翘自己也跪坐到旁侧,边拆解着打包盒,边热情地招待道:“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我就按照我自己的习惯买了。都是我平常和我同事在外面大排档上鉴定过的,特别适合下酒,保管好吃”

    花生米,糖藕片,松花蛋,炒豆芽,卤水猪耳,鸭脖鸡爪,夫妻肺片,一盘子的撸串,还备有橘子、菠萝等水果。

    各式各样,没少买。

    阮舒视线兜转一圈,最终落在两打的啤酒上,舔了舔嘴唇。

    收回目光,她没有主动去拿,只安安静静地把外套脱掉。

    见她这分明是有要留下来的意思,褚翘总算定了心,伸手将碗筷搁到她跟前,问:“你老实告诉我,庄家是不是在伙食上亏待你了?是我错觉吗?怎么好像几天不见,你好像又瘦了?”

    阮舒抬眸。

    褚翘正蹙眉,盯着她的心口,一脸羡慕:“瘦哪里,都不见你的胸缩水。”

    阮舒:“……”

    十句话里,总有那么一句不离胸……

    她不予回应,抓起筷子,避开了本应该口感最好的夫妻肺片,夹了卤水猪耳。

    褚翘拆出一听啤酒,拉开环后放到她的手边。

    阮舒这才浅淡地出了声:“谢谢。”

    褚翘却还没有忙活完,又蹦跶着跑去电视机前。

    老式的电视机,配套着有些年代的dd。

    她埋头在机柜下方的抽屉里翻找碟片。

    阮舒原本并不在意,自顾自开始酌啤酒。

    不消片刻,安寂的空间里蓦然传出某种暧昧的动静。

    她掀起眼皮子,望向声源处。

    褚翘刚从电视机前让开身体。

    屏幕上,呈现的正是与暧昧动静相匹配的男女那个啥。

    阮舒:“……”

    “别误会,这是爱情文艺片”褚翘摆摆手解释,走回来重新落座,笑了笑,“再说了,大家都是成年人,看看小黄、片又怎样?”

    阮舒不作声,自顾自继续吃菜喝酒,相较于中午和闻野的那一餐,觉得轻松很多。

    旁侧,褚翘在不停地评价影片中男女主角的身材,偶尔问一两句她的意见。

    阮舒挑着题,或者“嗯”或者“还行”,表简短的个人观点。

    至于这个爱情文艺片……

    确实……文艺……

    画面拍得很唯美。

    褚翘貌似很喜欢,杵着下巴,看得认真,冷不丁扯住她的手臂:“喂喂喂,快看快看原来在摇椅上也能做啊?”

    阮舒瞥一眼,眸光轻轻闪烁。

    褚翘尚在继续困惑:“这样的姿势,能舒、服么?”

    阮舒垂下眼帘,不冷不热道:“不知道。你去问他们。”

    或许察觉她的些许异样,褚翘低下身子,趴在桌面上,去看她的表情,十分照顾她的情绪:“怎么了?你是不是不喜欢?那要不我们换个片?”

    “随意。”阮舒淡声吐字。她只是来蹭酒的而已。这里是褚翘的地盘,褚翘想干什么,她没有权利提意见。

    褚翘盯了她好一会儿,耸耸肩:“好吧,那就是我话太多了问得问题太蠢了。”

    说着,她主动靠近她,挽上她的手臂:“喂,你别笑话我啊,我活到这把年纪还没有过性、生活,难免有些好奇。”

    “褚警官多虑了。”阮舒盯一下她的手,默两秒,最终没有拂开她,抬眸,平静地说,“我没有笑话你。”

    “那我放心了。”褚翘笑,倏尔压低音量,虚心请教,“喂,那是不是,有过经验的人都没有兴趣再来看这些的?”

    “我不清楚。”阮舒别开脸,另外一只手握着啤酒罐,“我没法回答你。这些问题你问其他正常女人的经验可能比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