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8、人生在世,及时行乐-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58、人生在世,及时行乐

    …………

    隔着扇屏风,包厢一分为二。

    里间暗沉而安静。

    傅令元由栗青陪同,独自坐在沙发里,手中握着手机,界面停留在和褚翘的对话框。

    刚收到这条消息时,他正在和东西两位堂主商量事情。

    见发件人是她,以为她又是在追问梁道森和“s”之类的问题,所以他没有点开。

    现在,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字,他折了一下眉。

    这问题明显是在问他今晚有没有空。意外之意差不多就是要约他。

    褚翘约他,总不至于是闲聊。

    不外乎两件事,一件是“s”,另外一件事就是……

    会是因为她么?

    傅令元眉心一跳。

    可,褚翘不是说,已经和她闹掰了?

    捺着性子,他发过去:“有事?”

    可能手机不在身侧,褚翘并没有马上有所回应。

    外间在一阵推杯换盏之后,又传来声音。

    傅令元暂且收拢注意力,侧耳凝听。

    “宋经理,往后我们兄弟二人在江城,也就更加依仗宋经理您的照顾了。”

    “依仗?两位堂主不要这么说,你们是谁?你们可是大名鼎鼎的三鑫集团,宋某不过是个给人打工的,何德何能可以给两位堂主依仗?反过来是我该依仗两位堂主才对吧?请你们高抬贵手,去别处做生意,宋某一个人进去吃牢饭没什么。但上有老下有小,一家子等我养活,我万万不能出事。”

    西堂主故作轻松地哈哈:“宋经理真会开玩笑,宋经理怎么可能吃牢饭?这一回的事情我们青门不已经全权承担下来顺利解决了吗?”

    “虚惊一场~虚惊一场~一切都很清楚,是底下的人手脚不干净。就当长一次经验,让我们得以自省自查~”

    “虚惊一场?”这回出声的是那位码头负责人,“在警局里被条子二十四小时打着亮光问供的是老子我,你他妈跟我说虚惊一场?你他妈进去虚惊一场试试?”

    西堂主忙不迭道:“哟喂,老弟啊,你根本不知道我在外面着急的,真的是恨不得代替你进去蹲局子唷~”

    东堂主端起一杯酒,敬向码头负责人,笑眯眯地说:“老弟,我们因为这一次的小意外,也算共患难一场,情谊更加深厚,你说是不是?”

    码头负责人自鼻子里哼哼,没有应。

    东堂主的手滞在半空,颇为尴尬,使了个眼色给西堂主。

    西堂主则拍了拍手掌。

    一名手下即刻送上来一只黑色小皮箱,放到桌面上,当着宋经理和码头负责人的面打开。

    全是钞票。

    码头负责人的眼睛有瞬间的放光。

    宋经理的表情倒是无波无澜。

    西堂主笑笑:“我们兄弟俩想送二位赔罪的礼物,琢磨来琢磨去,感觉任何一样东西都无法传达我们的歉意。”

    “没办法了,只能略表心意,最希望的就是二位平安康健。”

    说着,西堂主伸手示意皮箱:“这一点只是今晚带来给二位垫垫脚的。真正的厚礼,大概一分钟前刚转账到二位的账户,二位要不要查查看?”

    码头负责人看向宋经理。

    宋经理皱眉:“两位堂主,无功不受禄。”

    “宋经理千万不要放在心上!千万不要有负担!”西堂主在两个“千万”上都加了重音,“就是普通的礼物~朋友之间互赠礼物,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东堂主适时接话:“是的,朋友之间的礼物。我们青门,自陈玺陈老大开始,就已经和你们的码头有渊源。”

    “十一年前,我们陆爷接手青门之后,内部规整改革,紧随时代的脚步,很快就和你们签正式的合同。那会儿还是我们陆爷亲自前来江城,和你们的庄董事长把酒言欢。可不是多年的老朋友嘛?”

    西堂主紧随其后续上腔:“宋经理,咱们其他都不说,多年的情谊总不能抛开吧?”

    “现在先抛弃多年情谊的,好像是两位堂主吧?”宋经理手一伸,将皮箱子直接合上,不再假装客气地哂笑,“所签的合同,条款上清清楚楚地列明,你们两个堂口必须把每一次特殊货物的运输提前交待与我们,我们码头能够事先做好防备工作。”

    “这样的目的是为什么?难道不是为了保护你们的利益?合着你们是以为庄家码头贪图你们的那点钱所以才和你们分利的?”

    “不是不是!自然不是!”终归不可避免要提及这个最核心的问题,西堂主冷汗涔涔,弯着腰背道,“庄家百年家族,哪里稀罕我们这点小钱?我们当初的想法其实是,庄家码头越来越大,宋经理你们每天合作的客户也越来越多。我们双方既然是老朋友,就不用事事都麻烦宋经理操心。”

    “所以最近新增的一条货运日期,还没来得及告知。原本想等宋经理空下来,再按照合同的约定把这些数额补上给宋经理您的。结果这不就……突然出问题了。”

    “还没来得及告知……?会补……?只最近新增一条……?”宋经理玩味儿。

    “是的是的!”西堂主捣蒜似的点头,“绝无欺瞒!下次也不敢再怕叨扰宋经理了!这次的惊险已经够刺激了!”

    宋经理没有那么不识相地去追究他话里的真伪,突然感慨起来:“两位堂主说得确实都没错。我们交情颇深,让你们撤迁码头,其实也挺舍不得的。只是这一次真的差点就……唉……”

    松口了!有戏了!西堂主和东堂主无声地交换一记眼神,眼底均爆出欣喜。

    “是是是!这次全是我们的过错!”西堂主立刻接腔,故作愁眉道,“宋经理,我们离不开庄家码头。您要我们撤迁码头,等于摔了我们兄弟俩的饭碗。生活艰难,我们兄弟俩自己也不能做主,也是为了讨口饭吃。”

    宋经理闻言拍了拍西堂主的肩:“不管怎样,之前的合同已经作废了。”

    “自然作废!”西堂主由衷道,“肯定要重新签!我们明白!”

    宋经理说:“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我们码头相应要拨去照看你们的人手也越来越多。原先的分利比例——”

    “重新设置!没问题的!”来之前已有料想,依照对方的贪婪必定会在这方面开条件,所以西堂主第一时间主动把后面的话接上,然后问,“不知宋经理觉得如今要开成怎样的比例,才比较合适?”

    宋经理先作思索状,两三秒后,先伸出三根手指:“私货方面,我们要这个数。”

    继而换成四根手指:“另外那个玩意儿,我们要这个数。”

    四成,等于要去了一半!狮子大开口!栗青为这位宋经理的天方夜谭大大地吃惊,认为他一定是疯了!

    他看向傅令元。

    傅令元眯着眸子,亦在冷笑——庄家真是好大的胃口,什么都没做,就敢提四成?空手套白狼?

    数额完全超过原先所预想。外间里西堂主在心中把眼前的人艹了一万遍,神色则未曾透露半点不痛快。

    他维持着恭敬,样子颇为为难,尝试着问:“这个……宋经理……没有办法再商量商量吗?我们——”

    “不同意是吗?”宋经理没有给他讲完的机会,直接打断,“经过这一次的事故之后,警察肯定盯你们更死。我们码头遭遇你们连累,怕是从此也会受到警察的特别关注。如今的风险比先前大了多少,西堂主,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我们晓得我们晓得!”西堂主紧张地擦着额头的汗,“只是宋经理,您提的这个数……”

    他顿了顿,问:“这样好不好,我先回去请示我的上头。”

    “随意。反正我定死这个数了。看来今晚的酒没必要再继续喝下去了。”宋经理冷哼,偕同码头负责人站起身。

    “这这这……宋经理……”西堂主和东堂主随之起身,均有些着急上火。

    宋经理看着他们二人:“实话告诉你们,码头的恶性斗殴事件已经传到我们那位新任的女董事长的耳朵里。”

    “她对此非常地不满,特意把我叫去,严厉地骂了我一顿,也下了指令,要我驱赶你们两个堂口离开庄家码头。这种情况下要帮你们挽回,我的困难有多大,你们仔细想想。”

    “庄家的新家主?”两位堂主均一愣。

    里间,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应声闪过精光。

    同时,他手中握着的手机轻轻震了震。

    …………

    正常女人……?

    褚翘自然敏感地留意到她的微妙措辞,轻蹙眉,目露狐疑。

    阮舒未再言语,神色淡静地将自己的手从她的手里抽回来。

    褚翘眼珠子一转,她没有用上“不正常女人”等字眼,而故意曲解意思:“难道有人质疑庄小姐不像女人?”

    阮舒:“……”

    褚翘漾开的笑容颇有些不怀好意,伸出手指,痞里痞气地钳住她的下巴,细细地盯住她的脸:“小娘子你长得如花似玉。莫不是男人假扮的?”

    阮舒:“……”

    褚翘的目光下移到她的心口,手指也随之下移,戳了戳:“莫不是这两团是馒头塞成的?”

    阮舒:“……”

    褚翘的目光再下移,手臂绕住她一半的腰搂了搂:“这细韧的腰肢又如何做的假?”

    阮舒:“……”

    褚翘的掌心从她的腰下滑,至她的臀上,轻轻捏了捏:“难道垫的吗?那效果真不赖,又高又翘。”

    阮舒:“……”感觉被她吃尽了豆腐。

    褚翘放开她,跪坐回自己的位置,双手托在腮边,一皱眉,非常不高兴:“太过分了,如果连你都不是女人,那我在其他人眼里岂不更加不是女人?难怪我身边一个追求者都没有。”

    阮舒:“……”眨眨眼睛。

    “褚警官很希望有对象?”她低垂视线,把剩余的酒喝光。

    这是她今晚第一次主动交流,褚翘不禁弯出笑眼:“也不是。其实一个人过最轻松。与其说是找对象,不如说……”

    她故意拖长尾音,以此达到卖关子的效果。

    然后她倾身凑近阮舒,似分享小秘密一般:“我刚不是说我这把年纪还没有过性、生活嘛,所以想挑个好点的男人来帮我破……处……”

    最后俩字的语音格外轻。

    阮舒:“……”

    抬眸,正对视上褚翘狡黠的眼神。

    真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姑娘……阮舒想,自己可能有点羡慕她。羡慕她的开朗,羡慕她的恣肆,羡慕她的爽快。

    或许这也是为什么,自己潜意识里控制不住接受她的主动亲近的原因。

    自己没有什么,便想追求什么。人的本性如此。

    阮舒注视她,抬手,示意空罐子。

    不等她开口,褚翘就主动把所有的啤酒挪到两人之间:“随便喝。我管够。人生在世,及时行乐~没必要委屈自己。”

    阮舒拆出新的一听,淡声道:“如果只想破、处,没经验,最好不要尝试摇椅。”

    褚翘怔半秒,反应过来她是在回答前面的问题,荡漾的笑容携上一丝暧昧:“原来你玩过啊……”

    阮舒稍显不自在地撇开脸。

    本打算趁势进一步交流,手指碰到被她丢在一旁的手机,褚翘顺手抓起来一瞧,发现傅令元不久之前有消息。

    她滑开屏幕查看。

    傅令元:“有事?”

    褚翘犹豫着顿住。

    之所以一开始没有直接告诉傅令元她今晚约了阮舒,是担心,如果傅令元没能一次通过地与阮舒重修旧好,她和阮舒的关系恐怕也将彻底完蛋。

    是冒险,是赌注。

    而老实说,通过她对阮舒的观察,她对傅令元并不抱太大的信心。

    且,她之所以向阮舒求和,追根究底,也不是为了帮傅令元。

    现在她和阮舒,好不容易往越来越融洽的方向发展……

    或许同为女人的缘故,从私人感情来讲,相较于傅令元,她更心疼阮舒。

    虽然仅仅相处三个月不到,加起来的时间用小时就能计算出来,但丝毫不妨碍她感受到她的孤独,她的自闭,她的敏感脆弱,最重要的是她的自主和坚强。

    从海城要来的关于她的那些资料啊……

    一想起来,褚翘的心便梗得无以复加。

    可……

    既然傅令元能成为她的雷区,也代表着……

    褚翘纠结,不动声色地瞄向阮舒。

    阮舒正在沉默地喝酒,耳根子红红的,脸颊上也模模糊糊氤氲出一抹淡淡的红晕。

    醺意上来了?她的酒量应该不错才对,今天这不是才两听啤的?

    褚翘疑虑地轻拧眉心。

    收回视线,她暗暗吁一口气,掂着的心思尘埃落定,最终还是有了决定。

    …………

    手机轻轻震了震。

    傅令元第一时间点开消息。

    果不其然,跳出的是褚翘的对话框。

    她没有直接他的问题。

    而是有点莫名其妙地说:“我在我的私人场馆里。”

    眉峰一凛,傅令元即刻起身。

    旁边的栗青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到:“怎么了老大?”

    …………

    “前董事长过世之事,我们深表哀悼。非庄家族亲,没能有机会出席董事长的葬礼,我们兄弟俩非常遗憾。”

    西堂主面露戚色。

    “也有耳闻新就任的是位女家主。庄家严谨自持低调,我们兄弟俩也没有身份和地位得以一睹真容。”

    西堂主恭维阮舒的话,宋经理明显不以为然,但也不予置评,只是告知:“庄家这位新家主,可不是好伺候的主儿。反正很麻烦。”

    “我和两位堂主终归是老朋友了。两位堂主自行考虑清楚,如果不愿意在我这位老朋友手里顺当地解决,那我只能遵照我们新董事长的指示办事。”

    “到时再发生什么状况,你们拿再多的钱给我垫脚,开再高的分成比例给我,我也爱莫能助。”

    一番话,既是重点强调,又隐隐透露出一股威胁之意。

    西堂主和东堂主面面相觑。

    不等两人答话,栗青在这时率先从里间走了出来。

    “两位堂主,既然宋经理已经告知得如此明确,我们没什么好考虑的,就依照宋经理所提的分成比例。”

    东西堂主均愣怔。

    栗青的话,俨然是在传达傅令元的意思。

    可,这样的分成比,明显青门吃大亏,怎么可能不争取就……

    东西堂主无声地交换一个眼神,从对方的眼睛里达成共识——

    如今,傅令元代表的是陆爷,傅令元出面要做主,就算往后出了问题,责任也在傅令元,与他们二人无关,那么也就没什么可迟疑的。

    想通之后,西堂主转回脸便对宋经理拱手,落下定音:“宋经理,就按你开的价!”

    栗青礼貌地鞠躬,补充着说:“希望宋经理能够尽快拟定合同交给我们。我们青门在江城的生意也好尽快恢复正常运输。拜托宋经理帮我们在你们的新董事长面前周旋了。”

    “是的是的!一切有劳宋经理了!”两位堂主也深鞠躬。

    宋经理的视线正狐疑地落在遮挡住里间的屏风上,闻言转了回来,未出言相询,但心中顿时有数——看来青门今天出席的不止这两位堂主,还有更高级别的人物……

    两位堂主亲自将宋经理和码头负责人送出门。

    回来包厢后,本准备找傅令元问清楚方才的决定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然而里间早已空无一人,哪里还有傅令元和栗青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