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9、别想轻易绕开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469、别想轻易绕开我

    傅令元亦第一时间察觉他的到来,斜斜一勾唇:“显扬。”

    “三哥~好长时间没见你了~”唐显扬笑着落座,仔细打量他,“接到你的电话,我真的太意外了。怎么你也在江城?”

    “这几天有点事,来这里出差。”傅令元简单解释。

    唐显扬恍然,玩笑道:“我还以为你和舒一样,也来江城长住。”

    傅令元眸子略略一眯,小有感叹地说:“我倒是想在这里长住。”唐显扬一愣,默两秒,迟疑着问:“三哥,你和舒……”

    傅令元不多废话,顺势单刀直入:“今天找你出来,就是为了她。”

    …………

    中午,刚清净了一个上午的病房,又迎来了宋经理。

    荣一通报的时候,阮舒正在午餐时间,直接将宋经理晾在门外让他先等着。

    庄爻将刚洗干净的冬枣送到她面前。

    阮舒一句“谢谢”之后,冷不丁问:“庄家码头的事情知道了吧?”

    “姐是在说前两天有艘走私船被抄?还是在说恶性斗殴?”

    “两件事都有。”

    “怎么了?”庄爻不解,“不是已经顺利解决了?”

    “你没什么想法?”阮舒盯着他的神色如常,“你对庄家的了解,照理比我多。”

    庄爻看上去好像并不太明白她究竟想问什么的样子,往门口的方向瞟去一眼,再收回目光,挑着话说:“庄家的所有产业,也喜欢用家族继承的方式打理。宋经理从小接受培养,大概十年前,他父亲去世,他顺理成章接手庄家码头,是对庄家非常忠诚可靠的管理者。”

    这一点阮舒有所了解。想想庄家的风格,可是连庄宅里的厨子都是子承父业的。庄家的这种手段,能够猜到,多半是为了保证,如庄爻口中所形容的“忠诚可靠”。

    老派循旧的作风……

    会产生多少的问题?

    庄家成立公司,是从庄满仓起的,她可能感受得到,庄满仓是个矛盾的人,一方面希望跟随现在的主流,所有权和经营权剥离,可目前为止,依旧卡在最为传统的那种家族企业模式……

    掂着心思,阮舒一针见血地问:“忠诚的对象是谁?忠诚庄家?忠诚庄家的每一任家主?”

    “忠诚庄家,包括忠诚庄家的每一任家主。”庄爻回答。

    阮舒淡淡一哂:“那我这个家主的分量还真是太轻了。”

    “姐,”庄爻听出她的情绪,口吻坚信地安抚,“你迟早会坐得稳稳当当。这个位置是你的,也只会是你的,别人抢不走。”

    阮舒哂意愈浓:“你们也不会让别人抢走。除非你们找到比我更好的傀儡。”

    “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庄爻皱眉。

    阮舒打了个暂停的手势,没有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吩咐门外的荣一给宋经理放行。

    庄爻退到她的身后。

    很快宋经理入内,礼貌地躬身:“董事长。”

    阮舒吃着冬枣,半晌不曾搭理他,任凭他保持着姿势在那儿站着。

    宋经理有点尴尬,重新问候一次:“董事长……?”

    阮舒似这才听到他的声儿看到他的人似的,晃过神来:“噢,宋经理来了啊?这个季节枣子太好吃,我都没注意。”

    “来多久了?”她假装不知,扭头责备庄爻,“怎么也不提醒我?”

    “没事没事董事长。”宋经理笑着摆摆手,“我刚到没一会儿。”

    “不是说你去外地出差,下午才能回来么?”

    “董事长找我,我肯定要抓紧时间。所以没敢多逗留,改签了机票,尽早来见董事长。”宋经理紧接着关切,“路上才听秘书说董事长生病在住院。”

    “是啊,是生病到住院。被你们这些人气的,我能身体健康么?”阮舒抽着纸巾,悠哉悠哉地擦着手。

    宋经理的表情摆出些许紧张和惶恐:“不知道我哪里惹董事长生气了?”

    “呵,哪里?宋经理真是该去治一治健忘症了!”阮舒抓起手边的一份文件,丢到宋经理跟前,“庄家码头的事,你前两天是怎么说的?”

    “董事长息怒。”宋经理不慌不忙,把文件捡好,“我前两天答应过董事长,一定会给董事长一个交待。”

    “所以这就是你的交待?让这群流氓继续留在庄家码头?”阮舒冷笑,“把我的指示都当作耳旁风?”

    “董事长,三鑫集团已经专门就这次的事情诚恳地道过歉了。他们驻扎在我们码头上多年,这是头一回出问题,而且是个意外。我们没必要咄咄逼人。”

    宋经理解释,“当然,我们也没有放下我们的架子,虽然和他们重新签订了租赁合同,但不仅取消了原先给他们的所有优惠,而且各项收费全部翻倍。”

    “他们现在在我们面前是矮一截的,低声下气。我们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算是借他们来震慑其他人。也体现出我们庄家码头的地位。”

    “所以宋经理的意思是,人要羞辱,钱也要继续赚?”阮舒帮他一言概之。

    “董事长不觉得,这个方法比一味地将他们赶出庄家码头,更两全其美吗?”宋经理笑着反问,“我们生意人,要考虑,不就是利益最大化?”

    说得非常有道理,其实也符合她一般情况下的处事原则,因此阮舒有一瞬间是被他堵住的。

    但她现在的目的不是要利益最大化地和6家做生意!

    凤眸轻狭,她问:“他们塞给你多少红包,让你给他们当说客?”

    突兀而直白,令人猝不及防。

    宋经理稍稍愣了愣,肃色否认:“董事长,你误会了。我完全是出于公司的利益考虑来处理事情的。”

    “不用忙着澄清,他们有求于人,怎么可能没给你送好处?实属正常。你若是什么都没收,还同意他们继续留庄家码头,我反倒要觉得你傻。”阮舒斜眼。

    宋经理估计是被她最后那个“傻”字给怔到了。

    阮舒才不管他的反应,把自己话问完:“也就是说,你如今为了彰显庄家在江城有多大的门面和地位,都不管庄家往后是否会再受他们牵连,招惹麻烦?”

    “不是。董事长,他们——”

    “在我眼里就是这样的。”阮舒直接打断,“我们庄家的门面和地位需要借助教训他们来彰显么?你这样确定是在秉承我们庄家低调不招惹是非的原则?”

    “呵呵,其他人是否在背后干见不得人的勾当,我们看不到,也就暂时没办法,解决不了。但既然三鑫集团有黑背景,这回也出过事,不管是不是意外,终归就是牵连到我们庄家了!我们就得给绝了后患!”

    “我的位子还没坐稳几天,可不想节外生枝,更不想叫人以为我这个董事长形同虚设,只要讨好下面的人,上面的人自然好糊弄!”她最后强势而冷硬地撂话。

    宋经理直皱眉:“董事长——”

    “这件事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决定。”阮舒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我可没那么闲功夫管到细碎的码头上来来往往的都是什么人。但既然这件事恰好被我揪到了,就别想轻易绕开我。”

    她看向宋经理,委婉地下逐客令:“你辛苦了,刚出完差,快回家好好休息吧。庄家码头还得继续靠你们宋家。”

    宋经理嗫嚅着嘴唇,似并不愿意放弃。

    庄爻走上前来,伸开手臂:“宋经理,我送你出门。”

    宋经理看了一眼面色清冷又在挑着冬枣吃的女人,最终咽下话。

    庄爻重新回到病房里的时候,阮舒已经把一整盘的枣子吃了精光,她正好要他再去帮忙洗点。

    “姐,够了,不要贪嘴。喜欢的话明天再给你买。”庄爻拒绝,把水果盘收拾起来准备拿去洗,抬眸看她一眼,没忍住自己的欲言又止,“姐,你是不是故意针对青门?”

    阮舒不否认,反问:“难得有个机会,我为什么不故意针对?我来江城的目的,我和青门之间的仇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迟早要找他们报仇,这回是他们自己送上门来的。”

    说着,她修长的眉尾挑起,口吻极其不善且尖锐:“怎么?你想阻止我?”

    庄爻仿佛一瞬间看到她周身的刺全部都竖了起来。

    沉默两秒,他摇摇头,继续步子:“姐高兴就好。”

    阮舒凝定他的背影,片刻,钝钝转开,望向窗外的阳光,凤眸里的冷意才稍稍消退。

    …………

    马路边,唐显扬坐在车内的驾驶座上,通过车窗道别:“三哥,真不需要我送你?”

    “不用。谢了。”

    唐显扬未坚持:“那行,我先走了。之后你如果还有其他事,尽管再联系我~”

    “嗯嗯。”傅令元唇角微勾,挥挥手。

    目送着车子的驶离,他侧斜过肩膀,往旁边的柱子一靠,伸手摸出口袋里的打火机和烟。

    烟卷点燃,烟雾从他的嘴角升起,盘缠到他的脸上。

    脑海中不断回忆着不久前在咖啡店内唐显扬告知的一些事。

    额间的碎下,他的眉头拧成川字,瞳眸幽深,唇角抿成直线,硬朗的脸部轮廓在阳光下反渐渐蒙上沉沉阴气。

    顷刻,兜里的手机震响。

    傅令元恍若未察似的,眼睛依旧只紧盯着地上的某个点,眼神盛满森冷的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