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8、回忆重重(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18、回忆重重(上)

    “问你什么样的?”闻野不耐。

    “你想干什么?”阮舒狭起凤眸。

    “要你管?”闻野怼。

    阮舒倒心平气和,与他详细描述一番。

    当然,也把证据一事告诉了他。

    随后闻野不知是不是在琢磨笔记本,一阵沉默。

    阮舒打了个呵欠:“没其他问题先挂了,我要早起的。”

    闻野冷嘲道:“迫不及待地要在蜜月旅程里勾搭梁道森和他假戏真做?”

    阮舒淡淡一哂:“勾搭他总比勾搭冒牌货来得有意思。”

    话落,不等他反应,她结束通话。

    闻野竟然重新拨了过来。

    不用猜也能料想他肯定是打算怼回她。

    阮舒直接关了机,然后清净地继续睡觉。

    …………

    荣城处于江城和海城之间的位置。

    从江城坐船到荣城,是一段南下的路途。

    开车的度其实要比乘船快。

    而之所以选择乘船,是庄荒年的主意,给她和梁道森增添旅途的乐趣,能够一路欣赏海景,最重要的是能制造所谓的浪漫气氛倒是难为他一把年纪了,还要帮梁道森玩年轻人的花样。

    阮舒自然不需要和梁道森浪漫,在庄荒年的恭送下上到私人游轮,就打梁道森自己爱干嘛干嘛去。

    她则兀自在卧室里补了个觉。

    不是因为昨晚没睡好,而是人在船上很舒服,令她昏昏欲睡。

    醒来后,阮舒趴在床上,摸了摸枕头、被子,尤其床垫床品很好。

    她不知道是不是有钱人的私人游轮床品都很好,但起码她的两次乘游轮经历,都如此感受。

    是啊,两次游轮经历。第一次的经历,就是和傅令元一同乘6家的私人游轮前往6家的私岛。

    当时的床品也很好,她睡得十分安稳当然,后来明白她嗜睡的缘由其实还有一部分在于怀孕,傅令元为此还专门去向6少骢打听来历,说要订制一批安在绿水豪庭的家里。

    可这件事后来不了了之……因为紧接着她就和傅令元决裂……

    抚着额头,阮舒静默地坐着,神思由于回忆而浮浮沉沉恍恍惚惚。

    顷刻,爬下床,她从包里掏出饰盒,打开,取出里面的项链。

    和科科一样,不管看多少遍,都是丑。

    在对刺猬的审美上,她实在非常难苟同傅令元。

    他送过给她的东西,貌似都不太值钱,比如项链之前的玉髓子,再比如很早以前在游乐场,给她买围巾、买泡泡枪、买ad钙奶,大熊都是打枪免费赢来的。

    最大手笔的,莫过于离婚时,他把绿水豪庭的房产证给了她。

    指腹轻轻摩挲吊坠上的触感糙糙的刺猬背。

    握紧项链,阮舒走去换衣服。

    …………

    见她出来,守在门外的荣一即刻问候:“大小姐,您睡好了?”

    “嗯。”阮舒带上门。

    荣一眼尖便看到她脖子上露出在衣领外的一截细链部分,不觉狐疑:“大小姐什么时候开始戴项链了?”

    她素来不是个喜欢佩戴饰的人。

    阮舒下意识抬手按在自己的脖子上。

    船舱内的保暖系统的效果很好,暖气充足,她穿得单薄,倒是没想到他的心这么细。

    不过被看到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今天刚开始戴的。”她平淡无奇的随口一句,举步便朝外走,“庄爻人呢?”

    “不清楚。”应着,荣一又猜测,“强子少爷应该也自行在游轮上哪里玩吧。”

    阮舒凝眉思索自己该如何打时间,经过玻璃墙前时,止步注视外头的海面:“这个季节甲板上有什么好看的么?”

    荣一赶忙提醒:“大小姐,海风又冷又大,会冻到的。”

    阮舒撇撇嘴。

    冬天坐游轮,娱乐项目还真是少了许多。

    那会儿乘6家的游轮,虽不若如今正值隆冬,但是春天,气温也不高。

    一晃神,她现自己这又不小心陷入回忆了。

    但听荣一也在回忆曾经的那次6家游轮:“二爷当时考虑了很久,也做足了准备,要趁机解决傅令元的,因为不愿意看到大小姐你继续受他的欺骗。可最后还是为了大小姐没有动手第229章。”

    阮舒抿唇,能予以回应的只有沉默。

    长久的沉默之后,淡淡地“嗯”了一个字。

    旋即结束被回忆带出来的压抑的话题,问他影剧厅的位置。

    荣一为她带路。

    乍一打开影剧厅的门,里头原来有人在用,正播放着影片。

    阮舒的第一反应以为是庄爻。

    结果猝不及防被惊扰的是两道身影,颇有些惊慌失措地从椅座里站起,其中比较矮的那道身影则似乎想跑。但又无处可跑,最后被比较高的那道身影拉着扯到身后护住。

    这架势明显古怪而不对劲,荣一立马厉声喝问:“谁?!”

    那道比较高的身影安静半秒后开口:“姑奶奶,是我。”

    梁道森的声音。

    阮舒颦眉。

    荣一前去把灯打开。

    光线昼亮。

    阮舒狭长的眸子微微眯起,盯住梁道森,和被梁道森护于身后的一个陌生女人。

    “你这是什么情况?”荣一帮她问,目露警惕,“你身后的女人是谁?”

    梁道森拍拍那个女人的手背,像是给了她什么暗示,然后带着那个女人行来阮舒面前,恳切地问:“抱歉,姑奶奶,能不能先让她离开这里。”

    “你不觉得你应该先给个解释?”阮舒轻飘飘扯嘴角,“你现在是在出轨,给我戴绿帽子。”

    “……”梁道森明显没料到她这个时候竟然有心情开玩笑。

    那个女人躲在梁道森后面,叫人看不清楚样貌。阮舒眸子一瞥,扫过二人紧紧交握的手,兀自猜测:“你女朋友?”

    或许因为已经被撞见,所以没觉得再有必要欲盖弥彰,梁道森坦诚:“是。”

    “假扮游轮上的工作人员?”那女人身上所着的制服已说明一切。

    梁道森点头:“是。”

    “就为了和你幽会?”阮舒再问。

    梁道森面露少许尴尬之色,没说话,算是默认。

    阮舒最后好奇:“她是什么人?”

    梁道森不作声。

    阮舒扭头,朝荣一稍抬下巴。

    荣一会意,高大魁梧的身材亘过去,便打算将那个女人从梁道森后面拉出。

    梁道森这才回答:“她是驼背老人的孙女第5o7章。”

    嗯……?阮舒瞳仁应声一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