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0、当家人(上)-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20、当家人(上)

    庄爻微微一笑:“姐,你不要再打他们的主意了。”

    他的劝告,之于阮舒而言自然是没什么效果的:“那个女朋友是偷偷跟来的,你事先不知情吧?”

    从彼时庄爻匆匆赶来的各种反应来看,他应该是担心被梁道森透露事情的,所以总不至于是他故意放任梁道森带这么大一个把柄上游轮来。

    如果要约会,他们在江城不能见么?闻野借用梁道森的身份期间,梁道森躲在家里,不就可以让自己的女朋友从隐秘的进出口来陪他?有必要特意冒险跟来蜜月旅程?

    由此来看,更判断庄爻预先不知情。

    而庄爻似打定了主意在这件事上缄默其口,并不做回应。

    阮舒也不想破坏自己此时心情的愉悦,未再追问,拽起缰绳,骑着马在道上恣意飞奔起来。

    跑完几圈,心里痛快了,人也累了。

    阮舒从更衣间里出来后,荣一刚结束一通电话,行来她身边低声询问:“大小姐,庄园里有spa馆,需不需要去放松一下?已经提前备下了。”

    他这话儿,和这眼神,分明另有深意。

    阮舒轻轻挑起修长的眉尾,眼珠子一转,心领神会地点点头:“行,那就去做spa。”

    给她安排的是单人包间。

    庄爻等人自然不能跟进去,只是排检了房间里的安全性,便退到门外。

    阮舒让他和梁道森也不要闲着:“你们也可以去蒸蒸桑拿什么的,不需要等在这里浪费时间。”

    “好的姐,”庄爻笑笑,“你不用操心我和姐夫,我和姐夫会自行安排。”

    他在两天在外人面前表现出的,就是个和梁道森相处得极其融洽的小舅子的形象。

    阮舒略略颔,便撇下他们。

    包间又大又豪华,内部装修走的异域贵族风格,潺潺的流水交织着热带植物,空气清爽怡人,空灵的音乐飘荡在重重帘幕之间。

    里面只有一个按摩师在做准备工作,除了一开始和她打招呼之外,并不催促她换衣服。

    阮舒坐在沙里,随手从架子拿起一本杂志,翻阅浏览,静默地等待。

    约莫五分钟后,荣一的叫唤声传出:“大小姐。”

    阮舒从杂志页面上抬眸。

    荣一自然不是从正门进来,方向来自帘幕后方。

    不用多想,肯定是另有一扇门……

    瞥一眼,她收回目光,放下杂志,落回荣一脸上:“别告诉我这里是陈家的其中一处家业?”

    荣一解释道:“二爷确实是这里最大的股东。就是去年我们在荣城遇到,差不多那期间刚买的。”

    阮舒轻蹙眉:“买这里是为了那匹大白马?”

    有和傅清辞的共同回忆吧?

    荣一说:“二爷在感情方面考虑的原因自然在此。但也是出于投资的目的。就像海城当时收购华兴。手里的钱不能攥着不用。”

    手里的钱……阮舒心中有个最大的疑虑:“那十年,陈青洲究竟去哪里了?”

    因为回忆起旧事,荣一的眸光里挟一丝怅惘之色:“缅、甸。”

    以前认为陈家与她无关,她未曾关心过。答应荣一挑起陈家的担子后,在江城忙的几乎全是庄家的事,她也没有契机去认真追究过。反正都荣一和底下的人在管理,只是诸如华兴之类的公司,偶尔有事需要她亲自处理第438章。

    如今他话一出来,阮舒便了然,陈玺死后,陈青洲外逃,重新家的钱,多半是陈青洲在缅、甸做独品生意奠定的底子,用作回国后重振陈家的资金。

    “国内的资产是断断续续配置的?”阮舒猜测着问。

    “是的。”荣一点头,“几年间66续续将资产转移回国的。”

    所谓转移资产,阮舒自知是好听的,其实就是将陈青洲在外得来的钱洗干净,合法化。

    而除了这些转移,还有一些,是在国内延展独品生意吧?那会儿荣一可是说过的,陈家下面的此类生意,偶尔也要从庄家码头走货第438章。

    可以想象,陈青洲是心中有宏图,在慢慢布大局,企图复原一个拥有足够实力能与青门、与三鑫集团对抗的陈家。

    然,他的局尚未完全,尚未稳固,却在去年,因为得知陈玺另外一个女人和私生女的下落,匆匆回来了海城……

    荣一的话尚在继续:“海城是青门的地盘,二爷不敢有太大动作,怕引起三鑫集团的注意,所以当时只用华兴来对付三鑫玉图收购的林氏。”

    嗯。这个早已明确。从林氏着手探查6振华的路子。阮舒没有任何疑问。

    “荣城是好几个軍政要员的老家,二爷不方便在这种地方多活动,因此也只投资了这个庄园。”荣一又道。

    阮舒勾唇:“那我提议要跑马,岂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

    “大小姐,这个比喻不妥当。”荣一轻笑,乐乐呵呵的,“不过,大小姐确实无意中省了我们的事儿。”

    “原本的打算是,等大小姐去给梁道森的父母上完坟后,再暗示大小姐向庄家提出来这个庄园的要求。”

    “既然今天过来了,我在路上就给大家了通知,过来准备见大小姐您。大家从不同的地方聚来荣城,专门空着时间,立刻全到齐。”

    “所以,人呢?”阮舒瞟着目光,“要见就抓紧时间吧。”

    荣一点点头,走向帘幕后。

    很快的,一行人,约莫十个,罗贯而入,全是荣一所说的帮忙打理各处产业的要员骨干。

    自然,除了华兴的曹旺德,其余没有一个人阮舒是认识的。

    “大小姐。”众人齐齐问候。

    …………

    另外一边,庄爻刚得知庄以柔以死相逼不愿意被遣送回江城的消息。

    梁道森乞求:“阿柔她没有别的意思,她只是没安全感,一直担忧我和姑奶奶每天呆在一起,日久生情,或者生其他意外。所以偷偷跟上游轮来。”

    庄爻皱眉,铁面无情:“昨天还不够给你教训?庄以柔若继续留着,就是要我们承担她泄密的危险。”

    “她现在回去的话,老叔公和闻先生知道这件事,以后我和阿柔会更难见到面的。”梁道森只差跪到地上,“我和阿柔想要的很简单,就是离开江城,到外面去,好好地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