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拿好户口本和身份证出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052、拿好户口本和身份证出来

    “欸欸欸,干什么呢?松手!”栗青飞快地奔过来,及时阻止了大块头男人对阮舒的桎梏,“这是元嫂!你们活腻了是不是?我不过去抽根烟的功夫,你们就给我乱来!”

    “对不起,栗青哥。”大块头男人低垂脑袋。

    “跟我对不起什么?”栗青用下巴冲阮舒的方向抬了抬,对他以示意。

    大块头男人转向阮舒:“对不起,元嫂。”

    又多了一个新称呼……阮舒蹙蹙眉,轻轻晃了晃手臂。虽然只一下,但大块头钳上来的力道还真有点大。

    栗青将阮舒的小动作收进眼里,朝房车的方向打了个眼色。

    房车的车门忽然拉开,从里头下来两个同样大块头的男人,把面前的这个拽到了一边。

    阮舒都还没反应究竟是发生了什么,那个大块头便被另外两个大块头一左一右地各扇了两记耳光。

    那个大块头闷哼了两声,被打得分明身形不稳,却硬是站住没有倒。两颊立即肿得高高的,嘴角亦溢了血丝。

    “阮姐,对不住。他们只懂使蛮力,伤到阮姐你了。”栗青道着歉。

    阮舒懵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是因为自己才受的处罚。见耳光还在扇,问规矩:“你们这是要打几下?”

    栗青笑笑:“打到阮姐高兴为止。”

    阮舒:“……”随即眉头拧得更紧了些,“那停了吧。我根本没什么事,又不是纸人糊的,一捏就碎。”

    “好的阮姐。”栗青朝那边打了个眼色。

    他们果然立刻停了手。然后三人默默地爬上房车。

    栗青则指向房车后面的一辆小奔:“阮姐,我们也上车。”

    “去哪?”阮舒才想起来问,“你们老大让你们来的?他人呢?”

    “不是老大,是小爷。”

    答案始料未及,阮舒不解:“陆少找我干什么?”

    她扫一眼房车。

    还用的这样的阵势。若非栗青在,她真要以为自己是得罪了什么人对方前来绑票。

    栗青打马虎眼:“我也不清楚。他们其实才是陆少派来接阮姐你的。老大担心你吓到,所以让我跟过来。这也幸亏跟过来了。”

    阮舒抿抿唇,略一顿,迈步朝小奔走。

    二十分钟后,c’blue酒吧。

    栗青在前头带路,领着阮舒沿包厢区域的长廊一直朝里走,以为到了尽头,然而一拐弯,还有一道门。

    门边守着两个和先前差不多体型的大块头。见到栗青,两人微微颔首齐声喊了“栗青哥”,然后帮忙打开门,侧身让开道。

    是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阮舒犹豫了一秒——她现在什么情况都不了解……

    “阮姐?”栗青在两三级的阶梯下仰头询问她。

    暗暗呼吸两口气,她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栗青。

    不多时,走到阶梯是两个房间。栗青带着阮舒进入右手边的那个。

    推开门不过就是一间和楼上房型差不多的包厢,但装修各方面显然更豪华。沙发上坐着两个男人,便是傅令元和陆少骢。

    “小爷,老大,阮姐来了。”栗青汇报完,自动退出去了。

    两人原本正盯着前方不知在看什么,听闻动静皆朝她望过来,不过傅令元没说话,反倒是陆少骢自沙发上起身,招呼阮舒道:“阮小姐,别拘谨,过来坐。”

    记起栗青说过找她来的是陆少骢,阮舒不动声色地和傅令元对了个眼神,看不出什么,然后才展开笑容朝陆少骢走过去:“陆少。收到你的邀请,我受宠若惊。”

    “噢?”陆少骢故意朝傅令元瞅了一眼,玩笑似的揪了阮舒的字眼,道,“我可不敢跟阿元哥抢着宠你。”

    阮舒捋了捋头发,抿唇笑着不接茬,转口询问正题:“不知陆少特意找我来是有什么事?”

    总不可能是找她来玩的吧?可如果是这样,也该由傅令元找,而非方才那种邀请客人的阵势。除了三鑫集团对林氏的投资案,她想不到任何可能了。

    然而陆少骢的下一句话出来,却原来连投资案都不是——

    “阮小姐还记得,慈善晚宴上,我欠你一个交待吗?”

    阮舒稍怔了怔,明白过来他指的是“艳照事件”。

    陆少骢笑笑,抬手一指,对阮舒示意沙发正对的那面墙。

    阮舒凝睛看过去,这才发现,这面墙镶了一面单向玻璃。

    透过玻璃,可见隔壁房间里,一个男人双手被绳子反绑着固定在椅子上,浑身都是血,低垂着脑袋,像是晕过去了。

    “他是……”阮舒皱眉。

    视线范围内,赵十三的身影出现,走到了那个被绑的男人面前,捏住他的下巴迫使他抬起头来。

    辨认出是谭飞,阮舒有点意外,但意外之余,又似乎在合理的解释之中。

    “看阮小姐的表情,确实是和谭飞有过节。”

    阮舒闻言点点头,略一顿,提出自己的疑虑:“可是慈善晚宴的艳照,应该与他无关才对。”

    “阮小姐凭什么判断的?”陆少骢好奇。

    阮舒其实也没有百分百有把握。她后来确认过,那天晚上谭飞的奶奶去世,所以谭飞被临时召去英国的说法是真的。不可能返回来拍她的照片。

    但也不排除另外一种可能:那个局确实是谭飞设的,他没有亲自坐镇罢了。

    那件事之于阮舒而言,至今是个难解的谜团。她能完全确认的是两件事:第一,林承志事先对她的艳照毫不知情;第二,谭飞不是那晚趁她之危的男人。

    陆少骢从阮舒的沉默中嗅出迟疑,笑了笑,道:“谭飞自己都承认了,照片是他动的手脚。是他把林承志的拍卖品换掉的。”

    真的是谭飞?阮舒蹙起眉头。如果是谭飞,那是谭飞拍的照片,还是谭飞从其他渠道得到照片?

    她重新望向隔壁,赵十三不知在和谭飞说什么,谭飞像吓破了胆,浑身颤抖着拼命摇头。

    “阮小姐最近公司的杂事正各种烦吧?”

    陆少骢不会无缘无故突然提及。

    果然便听他紧接着道:“谭飞也已经承认了,网络上针对阮小姐的那个匿名帖,是他的杰作。包括那对三番两次找阮小姐闹事的夫妻,也是他从中挑唆。”

    阮舒抿直唇线,眸光霎冷:“陆少,一会儿能否让我过去问他几句话。”

    谭飞在她背后使绊子下黑手的原因,她很清楚已无需多问。她想挖的是关于那天晚上她被强奸的事情。原本该是继续由赵十三出面会更好,但此事涉及她的**,她不愿意让他们知晓。

    陆少骢却是拒绝了阮舒:“这恐怕不太方便。”

    “而且,其实阮小姐也问不了他什么。”陆少骢稍一滞,告知,“他的半条舌头被绞掉了。”

    阮舒愣怔。

    “这可不关我的事。”陆少骢耸耸肩,朝沙发的方向扬扬下巴。

    始终未曾言语的傅令元淡定如山地坐在那儿,阮舒和他的视线对视上时,他的手里握着酒杯,缓缓地晃动里头的冰块,嘴角却是对她噙着闲散如常的笑意,好像被提及的人根本不是他。

    心里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好像今晚的她终于触及到了傅令元的另外一面。闪闪目光,阮舒垂了垂眼眸,收回了与傅令元的对视。

    她本来想问陆少骢,谭飞家在海城也是有头有脸的,这样逮了他暴打还绞掉他的半条舌头,不会出问题么。

    转念她便及时止住口——陆家脱胎于青帮,青帮的人做事,何曾惧过对方的来历和背景?恐怕连谭飞自己事后也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吞”。

    “绞舌头是阿元哥的命令。至于他破坏慈善晚宴,我的怒气还没消呢……”陆少骢忽而又开口。

    阮舒心头一磕,再度望向隔壁房间。

    正见赵十三已给谭飞松了绑,由两个手下负责将谭飞压到桌上。

    那张桌子就挨着这面反向玻璃,虽然听不到那边的声音,但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赵十三抓起谭飞的左手按在桌面上,摊开谭飞的大拇指。

    谭飞惊恐地极力扭动挣扎。

    赵十三的另外一只手里握着一把锋刃明晃晃的刀。

    谭飞面如死灰地盯住那把刀。

    赵十三对准谭飞的手指落下刀。

    阮舒的呼吸猛地一滞。

    最后一幕来临之际,她的眼睛忽然被人蒙住了。

    宽厚干燥的手掌弥漫着烟草的气息。掌心虚虚地覆在她的眼皮上,糙糙的茧子若即若离。

    下一瞬耳畔传入的是傅令元与陆少骢的对话:“你对她的承诺完成了,现在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陆少骢哈哈哈地笑了几声:“阿元哥随意。不过十三得继续借我用一用。”说完又忍不住补充,“十三和栗青真是两个能顶我这的好几十个。”

    “十三最近也没什么事可做,你爱用几天用几天。”傅令元懒懒地笑笑,原本覆在阮舒眼前的手转而搭在她的肩上,揽着她就往外走。

    转身的一瞬间,阮舒只来得及瞥见桌面上留下的一滩殷红的血。

    出了酒吧,坐进他的黑色吉普里,傅令元的手指冷不丁在她的额头上弹了弹:“你是害怕得忘记闭眼,还是本来就喜欢看血腥画面?”

    阮舒忖两秒,道:“我其实挺好奇的。”

    这个答案傅令元始料未及:“好奇什么?”

    “好奇生活中砍人手指的画面,是不是和电影里所演的一个样儿。”

    “这么说我刚刚妨碍到你了?”

    “是。”阮舒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注视着她认真的表情,傅令元饶有趣味地挑挑眉峰,倏地扣住她的左手手腕,抬起她包扎着纱布的左手,嗤笑:“你今天只要再用力一点,就可以率先验证到自己的手掌段成两半的画面是不是和电影里所演的一个样。”

    “三哥看到网上传的视频了?看出我是故意的了?”阮舒蹙眉嘀咕,“很明显么?难道大家都看穿了?”

    傅令元拿斜眼睨她的故意转移重点。

    阮舒默不作声地抽回自己的手。

    傅令元往嘴里塞了根烟:“打电话找我什么事?”

    “代调查小组的组长问你好。”阮舒清清冷冷的。

    点烟的动作应声滞了滞,傅令元偏头看阮舒的侧脸,默了一默,问:“事情解决了?”

    阮舒的目光停留在前方:“有三哥出马,怎么可能解决不了。”

    傅令元捏住她的下巴,迫使她与他面对面:“怎么?不乐意我帮你?”

    “怎么会?”阮舒展开抹笑容,缓声道:“我只是在想,我还有很大的空间需要提升。否则总得麻烦三哥出手相助。”

    她的笑意根本没怎么达眼底。傅令元看得分明,却也不和她计较,兀自又问:“既然解决了,就没那么忙了吧?”

    “三哥想干嘛?”阮舒反问。

    傅令元松开捏在她下巴上的手,握住方向盘,启动车子,只是道:“先去送你回家。”

    “噢。谢谢三哥。”阮舒偏回自己脸,望向车窗外,看外面的风景。

    傅令元亦专心致志地开车。

    两人一路无话。

    直到抵达住宅区的门口,阮舒解下安全带,准备推开车门下车,傅令元出声交待道:“我在这等你。拿好户口本和身份证出来。快去快回。”

    阮舒闻言懵了一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