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7、你的晚饭-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37、你的晚饭

    炽热的大火。Ω   Δ e1xiaoshuo

    燃烧,蔓延。

    傅令元在她的身、上起伏。

    她与他交缠,在他的撞、击下剧烈颠簸。

    惊涛骇浪中,她看到陈青洲的身影出现在火光前。

    他的目光笔直地落向她。

    逆光,她看不分明他的神情。

    耳畔是荣一的忿然之语在邦她解读:“大小姐,你太令二爷失望了!”

    陈青洲朝她张开了嘴,好像在和她说什么。

    她侧耳凝听,听不见只言片语。

    傅令元在这时忽然举起抢,瞄准陈青洲。

    她十分着急,想要大喊出声阻止。

    傅令元快了一步,毫不犹豫地扣下扳机。

    “”

    不要!

    阮舒骤然睁开眼。

    睁眼的一瞬,面对的是一张她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五官的烙印于心的熟悉的沉笃面容。

    他安静地阖眼睡着,唇角噙有心满意足的轻弧。

    近在咫尺。

    他的鼻尖几乎抵着她的鼻尖。

    彼此呼吸相闻。

    他的气息灼然,和他此时与她紧密相贴的皮肤一般滚燙。

    阮舒沉默地看着,神思略微恍惚——差不多半年没有和他同床而眠了

    伸出手指,马上就要触碰上他时,脑海中一闪而过梦境里的画面。

    阮舒顿住,闭了闭眼,收起手。

    她准备起身。

    傅令元放在她腰间的手箍得特别紧,她刚一轻轻动弹,他就再收紧,嘴唇就近便碾压上她的唇。

    阮舒躲闪他的亲吻。

    傅令元衔住她的下边唇瓣连吸带扯,语音含含糊糊:“继续睡”

    阮舒呼吸急促两分,感觉到他的膨涨,她轻轻推了他一下:“我口渴,起来喝水。”

    “好”傅令元又啄了她两下,这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她。

    阮舒顺利捋开他的手臂,得以起身。

    空气里飘散着纵玉欢、爱后的气味。

    床上床下均狼藉不堪。床上的被子和床单一片褶皱。

    傅令元就陷在那片褶皱里,依旧溜溜地光着。

    想起他一次一次不知疲倦的生猛进攻,她的两条退就不自觉隐隐感觉软。

    从衣柜里翻出睡袍裹好自己,阮舒离开卧室。

    走出去外面打开门,原本想让荣一给她点个餐,没想到庄爻也在外面。

    空气莫名地安静一瞬。

    一瞬之后,庄爻先出声:“姐。”

    “嗯”阮舒觉得眼下的情况有点令她不自在,毕竟非常明显他该知道她在里面和傅令元在做什么。而且,该死的傅令元说过的那句“男人看女人的眼神”于她脑中稍纵即逝

    “姐是不是饿了?”庄爻微笑。

    阮舒已收敛那点不自在:“嗯,是想吃东西了。”

    “时间确实差不多到饭点了。我还琢磨着你什么时候能出来。所以过来看看。来得倒是正巧。”庄爻笑笑,旋即问,“姐想吃点什么?”

    阮舒没什么讲究:“都可以。”

    “好,那我邦你看着办。”说罢庄爻就要走。

    阮舒叫住他,提醒:“记得是两个人的份量。”

    庄爻眸光轻轻闪烁一下,点点头:“嗯,我知道。”

    添添唇,阮舒走回房间里,关上门,稍微站了两三秒。

    旋即想到什么,又打开门,把荣一叫到跟前。

    “大小姐。”

    “梁道森现在在哪儿?”

    “和大小姐您隔了两三个房间。”

    这一整层的酒店都被庄家包下来了。庄家的家奴分布在进出口,没有靠近酒店房间打扰她的休息。素来庄家的习惯和规矩便是如此,安全防护必然有,但一般没事不会靠近,以免打扰家主的休息。

    阮舒沉吟片刻,问:“如果更改计划,今晚就把庄以柔带出来,能行么?”

    今天是临时提出要在庄园里过夜的,庄以柔还在原先的酒店里,庄爻现在人在这边,恰好省了她调虎离山转移注意力的功夫。

    而且,庄园是陈家自己的地盘,梁道森逃脱得也方便。

    其实她原本的计划,就是打算明天找个理由和梁道森出门玩再给他找机会。

    眼下的情况,已然挺合适的,梁道森直接在这儿等着和庄以柔汇合,反正这对鸳鸯接下来一阵子都得暂时躲在庄园里。

    荣一很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大小姐,可以的。我们的人早就准备妥当,随时听候调遣的。”

    阮舒提醒:“机会只有一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否则打草惊蛇,庄爻恐怕真就下定决心送庄以柔走人了。

    “我明白的,大小姐。”荣一慎重地点点头。

    “那行,抓紧时间去安排。”阮舒挥挥手。

    荣一没有马上走,视线有意无意地朝房间里瞟,闷声闷气地问:“大小姐,你真的和傅令元谈晏西小少爷的事儿了么?”

    “嗯,有谈。”阮舒抿唇,告知,“晏西给我打过电话了。”

    “打电话了?!”荣一惊喜,即刻联想到,“是早上大小姐您接的那一通么?怎么说的?他现在在哪里?过得好吗?我们是不是很快可以把他接回来?”

    阮舒打了个暂停的手势:“等我和傅令元进一步谈清楚,再和你细说。”

    荣一又往房间里瞟了一眼,然后栽了栽脑袋,没再说什么。

    阮舒兀自回房间里,去厨房倒水。

    不仅饿,而且她确实也口渴了。

    做,爱需要体力,流的汗都掉了她身体的水,再加上间或的申吟。

    喉咙真是干得快要冒烟了

    端着水杯,她走回客厅,随手拿起遥控器,摁下开关。

    落地窗的窗帘从中间往两侧徐徐拉开,为她展现的是冬日夜色降临前的最后一抹余晖。

    还真是差不多到饭点了。

    下午的光阴就这样流逝掉了。

    阮舒慢步走上前。

    夕阳降到地平线下,看不到脸,而天际边漫漫通红,如火在烧。

    如火在烧

    就像无数次梦里的画面

    陈青洲

    双眸失焦,阮舒的心脏有点钝钝地疼

    察觉到身后人的气息时,她已经被揽入怀中。

    “喝个水喝这么久?我以为你又上完我就走。”傅令元双臂圈在她的腰上,脸颊贴上她的脸颊,口吻间全是极度紧张之后的放松。

    阮舒淡淡一抿唇:“我是那么不负责任的人么?”

    “不是。”傅令元在她的脖子上蹭啊蹭,轻笑,“所以你会一辈子对我负责的。”

    他的呼吸让她痒痒的。阮舒歪着头躲闪,心里头翻来覆去“一辈子”这三个字,不做回应,只是抬起手中的水杯,呡着水。

    傅令元倏然捉住她的下巴,掰侧过来她的脸,二话不说贴上她的唇,把她含在嘴里尚未来得及咽下喉咙的水全部吮了去。

    吮完水还继续吸她的舌头。

    阮舒:“”

    傅令元松开她,意犹未尽地添了添嘴唇:“还想喝。”

    “要喝水你不会自己倒!”阮舒眉心紧蹙。

    傅令元的下巴抵在她的肩窝处:“从你嘴里喝到的比较甜。”

    “你不嫌脏我嫌脏!”阮舒拿手肘往后顶他的复部。

    傅令元故作疼痛地闷哼一声,然后轻轻地笑:“又不是第一次。以前不是给我喂过红酒?哪次接吻不是在交换口水?怎么没听你嫌脏?”

    “噢,还有,”他凑到她的耳廓边,笑意变得暧昧,缓缓吹气,“体、液也交换过”

    阮舒:“”

    这不是耍流氓了,这往开黄腔的调调上走了。

    看来刚刚给他吃上肉,他太得意了。

    微抿一下唇,她继续喝自己的水,不作声。

    既不生气,也不怼他。这样的反应实属反常。傅令元不禁稍抬眉梢。

    头一低,他凑到她的脖子上,滑开她的睡袍,在她的香肩继续撩她。

    阮舒在数秒的沉默之后,问:“为什么没有告诉我傅清辞怀孕了?”

    傅令元笑了笑:“不由我来说,你现在也一样知道了。”

    “那不一样。”阮舒嗓音微冷,“如果我不提出要和晏西通电话,你是没打算告诉我的吧?”

    读出她有话外音,傅令元的吻停住,抬头,顿了顿,解释道:“我的想法是,怀孕的事,是傅清辞的私事,就算要说,也不该由我说,而应该当事人自己告诉你。”

    “是简单的这样么还有,存在另外一种可能”阮舒喃喃。

    傅令元折眉,又一次摸住她的下巴,掰侧她的脸:“什么另外一种可能?”

    阮舒的手在杯子上握紧,淡淡道:“晏西回到我的身边,你也还可以有傅清辞肚子里的那一个可以掌握在手里,以防将来不时之需。”

    最后半句出口之后,傅令元摸在她下巴上的力道明显收紧,钳得她有点疼,全然彰显出他的火气。

    火什么?

    火的自然是她对他充满恶意的臆想。

    阮舒没什么可说的。

    还是那句话,她不能将她个人对傅令元的信任,套用在涉及陈家的事情上,尤其关乎晏西,现在还多了一个尚未出生的小妹妹。

    冰冷着神色,她正要拂开傅令元的手。

    傅令元却是率先松开,将她的后背往他的胸膛搂得更紧密。

    他嘴唇贴在她脸颊,心平气和地说:“我的错。我会在后面继续好好表现。就像当初你也怀疑我和小雅之间不干不净,如今我已经成功向你洗刷干净我的冤屈,博得了你的信任。同样的,我也能让你慢慢相信,我对晏西和晏西的小妹妹绝对不会有恶意。”

    好好表现阮舒的神色泛出嘲弄——他会不会想得太容易太简单了?他再怎么好好表现,也不可能让陈青洲起死回生。

    陈青洲被他杀了,这件事就是个死结。永远解不了的。

    解不了的死结,现在暂且被搁置在一旁,要的目标是6家,6家解决了,晏西的安全才算无后顾之忧,她才能彻底放心傅令元确实不会对晏西怎样。

    她有点烦躁,因为他的趋向乐观而烦躁。就像他一会儿说“老头子、老太婆”,一会儿说“一辈子”,类似的字眼她丁点儿不愿意听到。

    他究竟是对他自己太过自信,自信他只要“好好表现”就能抹灭陈青洲的死;还是他在掩耳盗铃?以为捂住自己的耳朵,铃声就不存在?

    无情无绪的,阮舒语调无澜地提醒:“你只是个我用来解决生理需求的男人而已,不用给自己加戏,讲那么多有用没用的话。”

    傅令元非但没生气,反而荡漾地笑开来:“好,我少和你说,多和你做。”

    阮舒:“”

    不过气氛因此而重新恢复轻松。

    傅令元身体力行“多做”,嘴唇又低下去在她赤果的肩头啃啃添添亲亲吻吻,圈在她腰间的手掌摸索着探到她的睡袍里,带起她皮肤的轻颤。

    及时行乐。

    阮舒的脑子里浮现出这四个。

    也对,先上够他吧。没准儿哪天就真对他腻味儿了。

    她转过身,想回应他的。

    看到他光着身体没有穿衣服,她顿时“”住。

    傅令元读懂她的心思,摊摊手:“穿上再托掉多麻烦?而且你喜欢看,我要随时随地给你展示。”

    俨然非常自觉地定位他的男、宠身份。

    简直凑不要脸!

    阮舒猛翻白眼。

    傅令元重新靠近她,手一捋,她的睡袍便顺着她光、滑的皮肤落到地上。

    他高大紧实的身体抵上来,与她紧紧相贴,用他的关键部位撞了撞她。

    阮舒仰起头,对视上他湛黑的眸子,挑了挑细长的眼尾。

    门铃在这时被人从外面摁响。

    应该是她问庄爻邦忙点的晚餐送到了。

    “先吃晚饭。”阮舒提醒他。

    “我就是你的晚饭。”傅令元低下头,鼻息滚滚,夹在给她的深吻里。

    “”

    没有回卧室,直接在敞开窗帘的落地窗旁的地毯上。

    早在这一战开始之初,天就完全黑下来了。

    外面是平静的一块大草地,点缀着几盏路灯,再无其他。

    平静反衬着室内的火热。

    她喜欢自己的身体为他翻江倒海。

    她喜欢他在她的身体里横冲直撞。

    她享受被他仿若一下捅到心肝的那种心神俱裂之感。

    她并不如以前羞耻自己被他伺候得玉生玉死时出的哼哼呜呜声。

    情至深处,她张着嘴拱起腰往后仰头,迷朦的视线里,是皎洁的弯月高高挂在低垂的夜幕之上。

    “”

    冬日的阳光穿越过落地窗玻璃照入室内,慢慢地投移。

    打在眼皮上的第一时间,傅令元便睁开眼。

    阮舒枕在他的胳膊上,睡得极其平静安宁。

    素净的面容白皙,隐隐能看到皮肤下的分布的血管。

    那颗泪痣依旧清晰。

    他记不清,究竟有多久,未曾早上醒来的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她。

    勾了勾唇角,傅令元凑上她的脸,吻她的泪痣,她的眼皮,她清浅的唇。

    阮舒痒痒的,知道又是某只小狗在四处亲亲嗅嗅。

    她一动不动,不想搭理,随便他爱怎么的就怎么的。

    直到察觉他又要往她身体里塞,阮舒一脚踹开他,表达了自己的不愿意。

    傅令元卷土重来,锲而不舍地又压上来,委屈吧唧的:“一日之计在于晨”

    阮舒拧眉推开他:“我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鬼晓得昨晚究竟折腾到什么时候,酣战结束之后她根本连眼皮都懒得睁,直接睡过去,哪里还管吃没吃饭的问题。

    早知道后面吃不上,她就不特意出个门让庄爻邦他点餐了,送餐来之后他们里头没给反应,多半也猜到他们又在如火如荼地做。

    傅令元拱着她的胸,笑得颇为邪性儿:“哪里贴后背了?我来给你摸,摸,大。”

    “”

    摸他个大头鬼!

    阮舒一巴掌拍到他的脸上。

    见她确实没有意愿,傅令元自然不会勉强,尤其是,他也觉得确实该让她吃个饭补充一下体力。他没忘记,昨晚没让她吃成

    笑笑,他狠狠亲了她一口,捡过睡袍给她穿上,然后把她从客厅的地毯上打横抱起,抱进卧室里去。

    阮舒任由他伺候着。

    短短的一小截路,他也抓紧机会揩了她两把油。

    阮舒就着他的胸膛咬了一口。

    傅令元放她到床上时,要压住她报仇。

    阮舒早提防着,滚着就把被子裹自己身、上,一扭头就看见他赤,条,条地站在床边。

    是的,从昨晚让他去洗澡之后,他就不着、寸、缕维持到现在。

    现在香、艳的是,她躺着的这个角度,不用怎么费劲就能将他晨间的勃勃生机瞧得一清二楚

    傅令元分明察觉,竟还流氓地往她这个方向再凑近:“你确实该看清楚它被你拒绝之后有多委屈。”

    阮舒懒得理会他。正好他搁在床头柜的手机振了振,她顺手就抓过给他递到面前去。

    是消息,倒不是电话。

    她无意间扫过视线,瞥见是栗青——想来是体贴入微地顾虑到傅令元这个时候估计不适合接电话,所以只消息。

    不过,这么早,赶着消息,估计是要紧事。

    傅令元约莫和她想到一处,所以暂停了和她的“闺房之乐”,接过手机,划开屏幕。

    阮舒躺在床上,清楚地看见他的眉峰微微耸起。

    下一瞬,傅令元抬眼,便直接告诉她:“小雅自杀了。”

    阮舒眉尾挑起:“死成没?”

    “没有。”傅令元不喜欢高高在上看着她说话,干脆坐到床边,“现得及时。手上割了个口子,也不用送医院,栗青就能处理的程度。”

    “她是故意的吧。”阮舒一语道破——根据他描述的情况,还挺容易能够判断。

    而且,他的措辞和语气的倾向性,足以说明他也认为她是故意的。

    傅令元笑笑,勾了勾她的鼻子,一如既往地不吝夸赞:“真聪明。”

    阮舒斜眼睨他:“你还不快回去酒店看看。她苦巴巴地等着见你吧?”

    小雅这一割,怎么着都得算在傅令元头上,是为了傅令元而割的。

    傅令元将她连同她裹在身、上的棉被一起拖过来抱进怀里,嘿嘿嘿地急忙表忠心:“她就算真死了,栗青和十三也都能处理,不需要我回去。我的唯一要紧事是给你暖床。”

    既然又提起小雅,阮舒自然顺便把昨天被他扯断的残留问题重新拎出来问他:“你既然没有碰过她,她是怎么‘差点被废的’?”

    虽说身、上的暧昧痕迹可以用画的,以假乱真,偶尔在人前骗一骗没大问题,但去年小雅的那种被虐状况,如果是用画的,能够应付得来么?

    傅令元低着头,捉着她的手把玩,并没有直接回答,而问:“一定要知道?”

    阮舒的眼皮轻轻跳了一下——他这意思是,又涉及她不能触碰的他的事情?

    看他的神情,貌似不太像

    且,如果一定不能触碰,他只会讳莫如深,而不会反问她。反问她,就说明,如果她坚持,他可能会选择告诉她。

    她的脑子里倒是由此蹦出一件她困惑已久但之前不曾好奇过的问题。

    她突然觉得,小雅的开、苞,可能就是那个问题的一个裂口

    阮舒在他的怀里抬头,双手捧住他的脸,令他与她四目相对。

    “关于你x虐的传闻,你是怎么放的烟雾弹?瞒得过6家父子?你以前可是没少和6少骢在外头混得玩吧?不可能一次都没有一起玩过女人吧?你也不可能做到随随便便出来一个人,你就能收买吧?”

    6少骢并不是个好糊弄的主儿,何况傅令元和6少骢的关系,并非一开始就如此称兄道弟。傅令元自己不也说过,他和6少骢之间是“dirty-makes-friends”,才慢慢变得亲密无间的

    凤眸轻狭,她最后以玩笑的口吻道:“还是说,你确实会x虐女人,只是我比较幸运,是个例外?”

    傅令元的唇边挂着一贯闲散的笑意,不过相比面对外人时而言,在她这里,他的任何表情都是自内心的。

    自内心,但也不一定就代表他此时此刻真实的心境。

    阮舒一瞬不眨地凝定他湛黑的眸子。

    傅令元又问了一遍:“一定要知道?”

    他在犹豫。阮舒感觉到了。心头微微一动,她勾了一下他的脖子:“不想说也没关系。”

    傅令元给她的回答是低下头来深深吻住了她。

    阮舒本来想直接推开他的。

    然,她现,这个吻,有点不太一样

    具体哪儿不一样?就是,他不是为了撩她而吻的。

    很干净,很纯粹,而,又有点沉重?

    阮舒心里隐隐有所猜测。

    对她所问的问题的答案,有所猜测

    顷刻,傅令元松开她的唇,抵着她的额头,开口验证了她的猜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