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9、把聚少离多补偿回来-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39、把聚少离多补偿回来

    傅令元眼疾手快伸出手挡。eΩΔ┡  小Δ说ん1xiaoshuo

    但一鞭子还是快了一步,抽了个半结实在他的左边手臂上。

    赫然一条红色的鞭痕显露。

    阮舒倒也才现,她气血一上脑门,下手的力道丁点儿不轻。

    不过傅令元貌似并不觉得疼,甚至连看也不看自己手臂一眼。

    他从床上坐了起来,握住她的双手,同时更夹紧她的两条腿桎梏住她的行动,目光不移她的脸:“怎么了?我又哪里做错了?气到你亲自动手教训我?”

    阮舒挣开他的手,勾起他的下巴,弯腰靠近他的脸,唇角一哂:“你特别喜欢看女人穿高中女学生的校服?”

    傅令元眉峰微微一耸,反应足够迅捷,完全没有掉进她的语言陷阱里:“我为什么要‘特别喜欢’看其他女人穿高中女学生的校服?其他女人穿不穿,和我没有关系。”

    他的小手指勾上她另外那只手的小指头,荡漾笑开来:“你明明知道的,我为什么会说想看你再穿。”

    阮舒默了一默,并未多加费劲,脑子里自行浮现出,他曾经告诉过她的,他初次见到她时的场景(第232章)。

    也浮现出,他特意剪出来的那张高考倒计时一百天当日她和他的合影,照片上的她尚是青春的女高中生。

    当然,最最重要的是,她和他相识在那段干净的时光里,他“偷偷地觊觎她”,对她的感情之初,是纯粹的暗恋。

    记得归记得,阮舒心里头依旧不舒、服,唇角的哂意不改:“那又怎样?”

    手中的鞭子在他的下巴上戳得愈用力,一针见血:“你之所以会出这种感叹,不就是因为去年小雅的着装?也就是说,穿着高中女学生校服的小雅,之于彼时的你而言,必然引了你的联想,等同于你对小雅是有情感波动的,并非你完全漠然对待的无关紧要的小姐。”

    “甚至可能因为你的联想,你当时多半多看了她几眼,并且看她的眼神多半都和看普普通通的小姐不一样。”

    略略停顿半秒钟,她将沸腾般翻滚的念头一股脑兜出:“尤其那个时候你才刚和我不欢而散。看到一只穿着高中女学生校服的鸡,然后想起了我,心里自然而然对那只鸡有些别样。嗯?”

    傅令元又是一愣。一方面是因为她剖析他的心理至如此深入的地步,另外一方面更因为,有些东西,他还真是无力反驳。

    他的神情,阮舒可始终紧密关注着,眼下全瞧了个通透,冷呵呵一笑,抬腿便狠狠踹一脚他的膝盖,扭头就走。

    傅令元急匆匆追上她,态度特别诚恳:“怪我!全都怪我!怪我怎么可以全心全意都只有你!每天走到哪里,都摆脱不了你的影子!哪怕是一丁点东西都会诱我对你的思念!”

    又是认错也不忘讲情话。

    当然,他更也在话里暗暗重申:小雅根本不重要,只是他每天看到的甲乙丙丁等等的其中一个,小雅的着装对他造成的联想,也只是他每天各种五花八门联想的其中一个而已。

    阮舒斜眼回应给他嘲讽:“你对其他女人也有对小雅的怜悯和愧疚?”

    “”傅令元哭笑不得。敢情他去年希望她因为现他出去找其他女人而该打翻的醋坛子和该生的气,隔了一年,就着开、苞问题的解决,给一并作了。

    一作就是非常了不得的架势。

    大步一跨,他便绕到她跟前,抬出两根手指做誓状:“我保证以后不会再因为其他人而联想到你!要想你也只单纯地直接想你!”

    边说着,他嘿嘿嘿一笑,向她张开手臂:“所以你再多给我抱两下也多给我亲两口。好好把我们的聚少离多补偿回来!”

    其实她知道自己有点无理取闹。他言语间有意无意的对他自己的辩解,也全部没有错。人在多数情况下都是触景才生情的。

    她在江城期间,对傅令元的所有念想,不也几乎由于碰巧遇到什么事、听到什么话或者看见什么东西而产生的?

    但阮舒的火气就是没有消——哪怕一瞬间,一秒钟,他曾经因为小雅而想到她,将小雅和她联系到一起,都令她感到恶心。

    抬起手,她就又是重重一鞭子。

    这回傅令元非但连挡都不挡,反而昂挺胸主动凑到鞭子上。

    鞭子清脆地抽在他胸膛的皮肉,留下比手臂上还要深的鞭痕。

    明知他是故技重施苦肉计,阮舒仍旧不着痕迹地跳一下眼皮,感觉自己的掌心隐隐麻。

    冷着脸,她站在那儿,看着傅令元在继续苦肉计,自己抓起鞭子又往他自己的身、上抽了两下:“我也觉得自己该抽你尽管抽怎么解气怎么抽”

    阮舒一副无动于衷的表情,没有理会他的戏码,松开鞭子,兀自走去浴室。

    傅令元屁颠屁颠地跟在她后面:“要洗漱是么?我邦你挤牙膏!”

    阮舒给他的回应是嘭地一下关上浴室的门,并落了锁。

    傅令元摸了摸鼻子。听到里面传来花洒的落水声,他低头看一眼自己光溜溜的身体,冲里面喊:“我也还没洗,要不你开个门让我进去给你搓搓背?”

    门板上重重地“咚”一下,分明是阮舒随手抓了什么东西丢出来。

    傅令元笑了笑,没忘记这个小插曲之前他原本要做的事儿:“我去给你叫早餐!”

    走去衣柜翻出睡袍套上之后,他往外走。

    他知道荣一必定在外面守着。

    出去之前,他想到了什么,故意把睡袍松掉,扯开领口,袒露自己的大半片胸膛。

    这次满意地打开门。

    “大——”见是傅令元,而非阮舒,荣一的问候之语戛然而止。

    并且,眼睛也第一时间瞅见傅令元胸膛的鞭痕。

    太明显了,想看不到都难

    傅令元斜斜勾唇,吩咐道:“快去给你家大小姐准备早餐。她的运动量很大。体力消耗光了。”

    荣一:“”

    眼珠子兜了一圈,倒是没瞧见庄爻的身影。傅令元那么一点点小遗憾,带着遗憾转回眼回荣一脸上,又追加着补充道:“记得准备两人份。我也得吃饱,好继续伺候你家大小姐。”

    荣一:“”

    瞪圆了眼睛看傅令元颇为“趾高气扬”地重新关上门。

    回屋里后,傅令元便又走回浴室,听着浴室的水声,愉悦地去捡她昨天被他剥掉丢在地上的衣服。

    然后再走去衣柜,再翻了翻。

    阮舒从浴室里出来。

    傅令元第一时间迎上前,手里拿着酒店准备给客人的一次性内库,送到她面前:“一会儿吃饭,你先穿上,别空着,小心着凉,吃完早饭再脱、掉。这里备得还挺多的,不怕你之后没的穿。”

    阮舒:“”

    安静了一瞬,她羞恼地抬手就打他的手:“谁要吃完早饭再脱、掉?!”——谁要吃完饭再继续和他做!

    傅令元圈住她的腰,嗅她洗完澡之后的清新气味儿:“行你想怎样都行我在荣城的时间全部属于你都听你的安排”

    阮舒推开他的脸,挑着眉尾:“你不是应该先回去处理一下小雅?”

    “她又不着急?有栗青和十三看着。”傅令元啄了啄她的唇,“别再提她了,煞风景。”

    阮舒轻蹙了一下眉,犹豫半秒,提醒:“你尽快挥她的余下作用吧。庄爻那边我确实能够暂时搞定,但究竟能瞒闻野多久,我有点不好把握。”

    其实她一直觉得有点古怪。

    闻野知道她进过杂物间,即便他拿捏不准她是否见过那张照片、拿捏不准她猜测到多少东西,怀疑也应该是有的。尤其她上回在江城直接当着闻野的面跟进去傅令元的房间。

    照说他应该和孟欢那边互通过消息,孟欢对小雅在傅令元身边的地位和受宠程度,没有重新考量过么?

    忖着,她问:“你从江城回到海城之后,孟欢没有试探过你和小雅现在的关系?”

    傅令元眸子一眯:“她没试探过我,我试探过她,但她没有太大的反应(第515章)。”

    嗯?阮舒蹙起的眉心再深一分。

    如果是这样,貌似哪里有点不对劲。

    在江城,她受到刺激之后,虽未明言,但讲的有些话其实暗示性已极其强,她认为以闻野的聪明程度,可能该现,她已经把全部的线都串在一起,知晓当初她和傅令元之间的裂缝几乎全是他们几个人在从中火上浇油地越燃越旺。

    至少庄爻

    傅令元读懂她的心理,并且明显也早就和她考虑过相同的问题,伸出两根手指头,分析道:“两种可能。第一,因为我们没有挑破,他们揣着预备方案,和我们玩心理战。”

    阮舒点头,认同,而且觉得这种可能性极大,尤其“预备方案”这一点。

    有怀疑,但不确定的情况下,多数人都会开始准备起“万一真的已经败露”的补救方法,不太可能毫无动作。

    除非闻野已经盲目自信到目中无人了

    “第二,”傅令元接着说,“这一伙人内部可能存在某些我们所不知道的问题。”

    嗯?阮舒的凤眸轻轻狭起,觉得这个猜测有点意思。

    因为她想到了庄爻。

    庄爻是个她非常清楚的例子,虽然从大局上来讲,庄爻和闻野依旧是同一伙人,但也可以看到,庄爻已经在一点一点地越来越往她这边倾斜。甚至在某些事情上,愿意为她暂且瞒着问题。

    那么是不是也有可能,闻野和孟欢之间的消息互通,也并非完全透明的?

    仔细琢磨琢磨,可能性还是挺大的

    就像她和傅令元,从以前到现在,一直都是能够做着最亲密无间的事,却未曾真正彼此透明。

    “什么想法?”傅令元掰过她的脸,眼神笔直地看她。

    阮舒拉回思绪,道:“第二种可能需要再进一步探究。”

    傅令元微一噙笑:“我总觉得,孟欢给6振华生了儿子这件事,是个重要的突破口。”

    阮舒目露询问。

    傅令元的指腹刮了刮她的嘴唇:“孟欢拉拢我,要和我合作,加上她产后复出在公司的积极表现,可能不仅仅是他们这几人所在的小团体的授意,孟欢也有她自己的私心。”

    阮舒微抿唇:“这份私心,是为了她的儿子吧”

    这个倒不怎么难猜。

    难猜的是,孟欢为6振华生孩子的这一整件事,究竟存在怎样的内情?

    得由傅令元去探究了。毕竟在她这里,“孟欢”暂且还是个无法和庄爻、闻野直接摊到台面上来讲清楚的一个人物。

    “孟欢的儿子,现在看来更像是余岚亲生的。”傅令元似笑非笑。

    虽然不清楚6家目前的状况,但阮舒还是能从他的这话里绕出弯来,猜测得出大致的情况。

    不过,讲到余岚,同时他先前提及过致幻剂,阮舒倒是有一件事问他:“你有调查过我被谭飞绑架的事情么?”

    这算是她和他之间一个无法愈合的小伤口。

    因为她此刻的重点不在他不顾她的生命安危不来救她,所以语气还算云淡风轻。

    傅令元的神色仍旧暗了一暗,然后回答:“我也还没问你确认,你被谭飞绑架,背后是不是还有6家给他当助力?”

    “嗯。”阮舒点点头,“是余岚。”

    “她”傅令元的眸底凝上冰霜——彼时他的判断没有错,以6少骢对他的信任程度,做出这种事的可能性非常小。

    看来确实是当初他为了邦阮舒洗脱杀人的罪名前往谭飞家的别墅,所碰上的那个被他打了一枪的黑影,留下了隐患。

    “余岚她有没有对你做什么?”傅令元双手按在她的两肩上,问得十分小心翼翼。

    “给我喂了致幻剂,问了我几句话。”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阮舒的心口有点闷,因为至今为止,她都分辨不清楚,留在脑子里的那些他和小雅缠绵的画面,究竟是梦境还是现实。

    其实被绑架期间的记忆,除了被注射不明液体之前她的恐惧,和醒来以后被谭飞抽皮带的痛苦,剩余的就是傅令元和小雅如何秀恩爱而她如何遭遇欺骗遭遇抛弃。

    她也模模糊糊记得,傅令元和小雅秀恩爱的时候,背景里有道遥远的声音在和她说话。但她不记得对话内容,更分辨不出来对方的声音了。

    还是在卧佛寺休养期间,她才从庄爻的嘴里得知,给她注射的不是毒,品,是致幻剂;得知了余岚也参与其中,她是因为傅令元,间接承受了这些苦难

    捺了捺心绪,阮舒抬眸,对着傅令元泛出一抹略微嘲弄的表情:“多亏了你和小雅的戏演得逼真,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也得感谢小雅给我的刺激和闻野的挑拨,否则我多半得成为千古罪人,破坏到你在6家的苦心经营。”

    “这种感谢不需要!”傅令元按在她肩膀上的两只手因为愤慨而掐疼了她,“是我自己做事不谨慎,我该落个什么下场,我自己可以为我自己负责!那群人的别有用心你还想要我感激?”

    阮舒蹙着眉,不吭声,只是尝试着挣了挣他的手。

    傅令元掐得她越紧:“你该知道的,那一次的交易是什么交易?是‘s’和青门的軍火交易。”

    “是‘s’强行要求改变交易方式,让青门派出代表出海。虽然他们没有硬性点明我去,但是这种场合,既不需要舅舅降低身份亲自前往,又得体现出青门和‘s’次交易的诚意,最好的人选当然是我。”

    “结果呢?在海上,是‘s’的亲信冒充他出席,就是在江城,出面与东西两位堂主谈话的那一个。”

    吕品阮舒默默地反应。

    傅令元神情凛冽,冷笑:“那个时候我只当作‘s’和传闻中一样,不轻易露脸。”

    后半句他没再说下去,阮舒也能自行补出来——实际上是早算计好这一切,故意用交易绊住傅令元的脚步,闻野自己没有去海上,而留在了海城,和庄爻以恩人的形象出现,把她从谭飞的刀下救了出去。

    谭飞的刀下

    阮舒恍恍惚惚地又回忆起某些细节。

    确实是谭飞的刀下

    谭飞原本拿刀要割她的舌头的

    然后好像掐准了点似的,外头闹出了动静

    貌似,又串成了一件事

    晃回神,阮舒凝回视线的焦聚,展现在她面前的是傅令元如同淬了寒冰的黑沉双眸。

    “嗯,确实,这也是闻野他们的离间计之一。我心里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清楚。”她淡淡一抿唇,下一句却是转了话锋,“但,还是那句话,即便大部分事情都有他们刻意挑拨的痕迹,也抹灭不了你对我的伤害。”

    她眼神古井无波:“闻野设计调你出海,你也确实在交易和我之间,选择了交易。无可厚非。”

    “是。”傅令元的眸底幽幽暗暗。

    见他依稀又有愧疚之色要浮现,阮舒忙不迭打住:“你去洗澡吧。”

    这个问题讨论过好几次了,没有结果的。今天只是又多挖掘出一条来证明而已。她也已经捋清楚了,认了,她比不过他的野心。

    所以不用多费口舌。

    和他维持目前的关系,就这样

    推开他,阮舒往客厅去:“我去看看早餐送来没有。”

    明早见

    两天的时间一晃而过。周五,傍晚时分,阮舒早早地去美容会所。

    她向来更喜欢男人一般笔挺的西裤,没有褶皱,简洁锐利,就算是平时出席商务晚宴,也都是选择裤装,鲜少穿裙子。而傅令元这回送的礼服,是件西式改良的旗袍。

    旗袍最大限度的保留了老上海旗袍的修身轮廓,天鹅绒面料,刺绣图案,小立领。突破性的设计在于胸前一大块挖空。以她的罩杯,倒是撑得刚刚好。正应验了栗青所转述的,非常合身。

    化了妆,梳了髻,又戴了对流苏耳环,一切差不多就绪,阮舒前往慈善晚宴所举办的地点。

    门口设了登记处,阮舒递出傅令元放在礼服盒内一并给她的邀请函,以及她自己准备的拍卖品。接过电子拍卖牌后,她往里走。

    会场里,多数是海城有头有脸的名媛阔太和**一流,阮舒与前者素来少有交集根本说不上话,后者里头倒是有好几个她曾经有过“交情”的少爷。出于今天的目的考虑,她没有上前打招呼,转去另外一拨人——海城商界的几位老总那边。

    机会难得,林承志本正与人寒暄套近乎,见到阮舒的身影,诧异非常:“你怎么进来的?”

    “大伯父这么大反应,可失态了。”阮舒微弯唇角,“能进来这里,当然是有邀请函。”

    “你怎么会有邀请函?”问出口后,林承志立马想到了某种可能,视线匆匆地往阮舒周边扫视一圈,却没有看到人,皱眉问:“你和谁一起来的?”

    “大伯父觉得呢?”阮舒故作神秘地眨眨眼,而后掠过他,以林氏总裁的身份同几位总打招呼。

    在男女职能分工泾渭分明的会场里,她就像一个异类。名媛阔太们向她投来的目光几乎是不屑与轻蔑。

    阮舒并未太在意,稍稍转一圈后,看了下时间。马上拍卖会就要开始了,傅令元还不出现?

    正思忖着,耳畔响起一道女声:“林二小姐?”

    阮舒应声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陌生女人的脸。

    “还是说该叫你阮总?”对方笑眯眯地补问了一句。

    俨然嘲讽

    阮舒瞥一眼不远处几个正朝这边张望的女人,心里大概猜到眼前这位是作为代表前来找她麻烦的。维持着微笑,她淡淡道:“林二小姐或者阮总都可以。”

    “这样啊”对方拖着长音像在思考,最后两种称呼都没选:“我还是叫你阮小姐吧。”

    阮舒微微颔:“随意。”

    “久仰阮小姐大名,海城女人的‘典范’,竟能在这里遇到你,可不得特意过来看看你。”对方说着,顺手从一旁的餐台上取过两杯酒,递一杯到阮舒面前,“很高兴认识你,赏脸交个朋友?”

    注视对方握着杯子的手,阮舒轻轻眯了眯眼,笑一下,缓缓抬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