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0、饮食男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40、饮食男女

    沉默。e┡Ω  Ω1xiaoshuo

    安静。

    阮舒与他对视,同样无声。

    说是问,她其实并没有真的非得要到一句他的确认,毕竟她自己心里早已全然通透;且也没有任何责怪他的意思,她始终理解他所处的立场和阵营。

    但,她心中感到嘲讽的情绪依旧存在。

    只不过,她承认,她特意在这个档口插入这个话题,有她的私心

    “姐——”

    “快去处理梁道森失踪的事情吧。”阮舒打断了他,转回正题,轻轻拍了拍他的肩。

    庄爻注视着她,眼神是复杂的。

    掠过了就是掠过了,阮舒没有再绕回去,继而又询:“如果再找不到,是不是该通知闻野了?”

    庄爻略略一犹豫,点头:“嗯。”

    就势阮舒问及:“我离开的这两三天,庄家有生什么事么?江城什么情况?”

    她的潜台词自然是“闻野一个人是否在忙活什么”?

    “没得到消息。”庄爻如是回答。

    阮舒分辨不出,他真的不清楚,还是并不愿意告诉她。

    她没问,凝眉道:“我让荣一先邦你一块找着。我吃个早饭,再和你细聊详情。”

    庄爻未多言。

    阮舒兀自走回房间,关上门后,站于原地,片刻沉吟。

    她最牵挂的是隋家状况。唐显扬和隋欣应该差不多做好准备离开了吧?

    离开江城前,她和唐显扬互通过消息的,唐显扬答应,如果有事会及时联系她的。

    忖着,她拍了拍自己的额头——来了荣城,先是梁道森和陈家的事需要安排,昨天又被傅令元耽误了一天,倒是险些将隋家的后续事宜抛诸脑后。

    “一个人在这里懊恼什么?”洗完澡的傅令元悄无声息地出现,顺其自然地搂上她的腰将她揽入怀中,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的身、上散出和她一模一样的沐浴露香气。

    真的是好久没有如此了。

    阮舒往他怀里靠,深深嗅了嗅掩盖在沐浴露香气之下的他的清冽气息,淡淡道:“在懊恼我该收一收心,不能继续沉溺于男色。”

    傅令元愉悦地笑了,笑得胸腔轻轻地震颤,添着她的耳珠,含笑的嗓音沉磁:“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

    他的大掌抚上她的皮肤,边摸边问,“怎么把衣服穿上了?之后再脱多麻烦?”

    阮舒无语地捉住他的咸猪手从她身、上捋走,挣开他的怀抱:“饿了,该饮食了。”

    “好。”傅令元特别好说话,随她的心意,“先饮食,再男女。”

    阮舒:“”他怎么还惦记着真是喂不饱的饿狼

    傅令元已主动抓上旁边的餐车,往客厅里推,然后将餐车上的食物摆上桌。

    阮舒瞥一眼他故意**的胸膛,先拐去柜子,取了医药箱。

    见状,傅令元的语气的即刻又有点小兴奋:“要给我上药?”

    不等阮舒回应,他二话不说脱掉睡袍,重新光溜溜地躺到沙上,用眼神示意她:“来吧,快来。”

    阮舒:“”他用得着如此嘛

    拎着药箱来到他跟前,她居高临下地俯瞰他,故意挑刺:“动作这么麻溜,是不是你的小护士伺候过你好几次了?所以给练出来的?”

    “什么小护士?”傅令元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旋即牵住她的手指,笑得颇为暧昧,“伺候过我的小护士,不是只有你吗?”

    指的是她很早以前她假扮成护士去他的病房。

    阮舒偏不给他转移话题的机会:“那个小雅不就是学护理出身?”

    犹记得小雅在6家私岛上给九思打过针。彼时小雅着的是酒店的工作装,女仆款式的。

    如此一算,高中女学生校服,女仆装,护士服,三种制服,小雅也全占了个遍。

    阮舒的情绪又有些微妙了,那股可能是醋意的东西,涌上来,令得她的表情不是特别好看,甩手就将医药箱丢下:“也没见你疼,你皮糙肉厚的,我看不擦药也一点儿事都没有。”

    “疼!怎么不疼!疼死我了!”傅令元急急捉住她的手,将她的手按在他的鞭痕上,眉头深深地折着,“哪有什么其他小护士?以前不是说过?往后我的伤口全部交由傅太太处理,给傅太太练手(第184章)。”

    回忆牵扯,阮舒的神思一瞬间恍惚。

    傅令元趁此机会将她拉着坐下来。

    阮舒凝睛,语音不冷不热:“那是‘傅太太’,不是我。”

    傅令元垂眸,没有接腔,只是在手上带着她的手打开医药箱,拿出外伤药,打开口子挤出膏,用棉花棒沾取,然后带着她的手,涂抹到他的伤口上。

    室内一时静谧。

    傅令元的手一直都没有松开。糙糙的茧子似熊掌,在动作间轻轻摩挲她的手。

    阮舒一直以来都特别喜欢他的茧子或者他的胡茬于她的皮肤带起的摩擦之感,非常地舒适。正因为如此,她其实非常享受他摸她。

    无论是这种小动作的接触,还是他在她的全身撩时。

    傅令元自然也是知道的,所以小动作间含有他刻意的成分。

    同时,他涂抹伤口的过程非常地慢,非常地仔细。

    必然不会他心疼他自己,大半的原因肯定在他希望通过这样的慢动作和她再多加接触,连给伤口擦个药都弥漫开来一股子旖旎。

    另外一方面原因,阮舒觉得,他其实也是在用慢动作教学。

    教她如何处理伤口。

    “没有经验,就积累经验”,她却似乎就只有那一次的机会。

    彼时她也是不希望有太多次这种机会的。

    令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中了三枪受伤住院的那一回,他又是为了哄她,裂了伤口。出血量触目惊心。她什么都做不了,连给栗青搭把手,她都是颤抖的。

    眼下,他耐性细心地教,她便安静地看,认真地学。

    这么一仔细瞅,她现,她在他手臂上抽的第一鞭,没顾及轻重,留下了红痕。在他胸膛抽的第二鞭,力道比第一鞭小,但因为他的主动凑上前,鞭痕比第一道深。

    后面还有两鞭,是傅令元自己抽他自己的,两只小臂上分别一鞭,就更比她抽得还要红了。

    修眉一拧,阮舒不高兴地嚅喏:“苦肉计罢了,你用得着演得那么b真?演戏演习惯了是么?”

    “不b真怎么让你心疼?”傅令元勾唇,“女王陛下有着世界上最硬的嘴。”

    下一瞬,他倏尔倾身,快地啄一口她的唇,旋即压低嗓音:“和最软的身体。”

    阮舒:“”真是没讲两句话,就又往男女之事上带

    紧接着,傅令元的眸色又浓烈地深下来,神情沉冽:“如果可以,我倒希望你能抽我满身的鞭痕,永远留疤,不要消褪,好一辈子提醒我自己对你的亏欠。”

    “所以,”他紧紧盯着她,似能看进她心底里,“由我来记得,由我来记得你曾经受过怎样的伤就行。乖点,听我的话,你把后背的疤全部祛了,好不好?”

    最后三个字,每个音节的音皆绵长饱满,组成一个蕴着恳切的请求。

    阮舒垂下眼帘,遮住眸底的情绪,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掌心里抽出来,丢掉用过的棉花棒,拿过新的一支,挤出药膏,沾好,缄默着,不再由他带着,而独自给他的最后一道鞭痕擦药。

    就这样,彼此又恢复了安静。

    她感觉得到,他的目光几乎是黏在她的额头的。

    气氛从原本的静谧的温馨,变得略微沉闷。

    然而这份沉闷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

    别忘记傅令元刚刚又把睡袍给脱了

    现在她与他面对面,给他擦药,集中在他小臂的视线,被他某一逐渐膨起的器官夺去了注意力。

    阮舒:“”

    蹭地,她马上丢掉棉花棒沾站起身,附赠一句气咻咻的“变态!”

    傅令元的动作也相当快,没使多少劲儿就将她拽回来,反身便将她压在身下:“怎么就变态了?它饿了半年!半年!在江城匆匆一别,这回好不容易能在荣城多腻歪些时日,你却连该有的晨间运动都不给它。”

    说得好像昨天晚上憋了他一夜似的!

    阮舒张了张嘴,反驳之语未来得及出口,傅令元率先抢话:“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一日还三餐呢!哪有人会因为昨晚吃了晚饭,就不吃早饭的?睡一觉就消化了!”

    一而再再而三地闹她。这个“一日之计在于晨”他没满足,算是不罢休对么?

    阮舒又张了张嘴,依旧话未出口,被傅令元给抢了:“也别说什么够不够的,当然永远不够!我就是饥渴,就是爱吃你的肉,多肥多腻都吃,只吃你,吃定你,吃到死!”

    阮舒:“”

    不过须臾的功夫,她穿在身的衣服竟被他三下五除二给剥了。

    “你——”阮舒的话只吐出一个字,傅令元便堵住了她,死命地绞她的舌。

    顷刻,他的嘴从她的唇转战到她的胸,她总算才得以踹他一脚,把话讲完:“套!”

    一字出,傅令元整个人那个兴奋的劲儿,堪比馋嘴的小孩要到了大人给的糖。

    “”

    晨练结束之后,就真的日上三竿了,连早饭都凉了。

    阮舒累瘫在沙里一动不动,傅令元神清气爽地把食物拿到小厨房的微波炉里热,然后端到沙前来,准备喂给她吃。

    阮舒可没昏头,坚决不能再让自己被男色误了正事,夺回了自主行为能力。

    傅令元却不让:“我都偷偷听见了,你的未婚夫丢了吧?怎么?找他比和我呆在一起还要重要?”

    阮舒正在穿衣服,闻言扭过头来,没什么表情的说:“他当然比你重要。”

    傅令元脸一黑,手里地碗筷重重丢桌上:“你自己数数看你身边究竟有几个男人!连未婚夫都是双份的!”

    阮舒唇角挑起哂意,斜眼过来,问得轻飘飘:“怎么?你也想身边有双份小雅?”

    傅令元心脏抖得一个激灵,黑脸一秒钟不见,笑着过来将咸猪手伸向她的内一扣:“我来邦你!”

    阮舒给他机会,背对着他,朝外面灿烂的阳光眯起一下眸子:“你要不要一会儿也先去把小雅处理清楚?”

    “不用。”傅令元的手伸到她的胸口,邦她托胸的时候趁机捏了满手的软腻。

    这对她就是挑豆。阮舒生怕他再乱来,收回了他邦她穿衣服的权力,躲开他:“那你就暂时留在这里。外面都是庄家的家奴,你不要露面。”

    傅令元没有任何的不高兴,拥上来搂了她一下:“嗯,我很清楚我的定位,就是你的地下情人。”

    一句话轻飘飘落定,他眼底一片深谙,从他嘴里说出的任何字眼,哪怕本意是贬义,也仿若世上最动听的情话。

    阮舒眼波不动声色地轻晃——地下情人,这个她不愿意承担的身份,他拿过去承担了,并且确实如他自己所说的,他甘之如饴。

    当她的地下情人,他甘之如饴,不认为任何羞耻。

    而无论怎样,都丁点儿不削弱他作为男人的气概。

    相反,更给他添了硬气。

    他原本就有的,浑身、上下都透露着的,钢筋般的硬气。

    凝住他沉笃的面容,阮舒抬起手,抱住他的头,踮起脚主动吻了吻他:“嗯,我尽快处理完事情就回来。”

    傅令元箍住她的腰,抬高她的身体,加深了这个吻:“我会在床上摆好最帅气的姿势,等你回来继续宠幸我。”

    阮舒:“”

    从房间里出来时,荣一倒是在:“大小姐。”

    “庄爻呢?”阮舒左右张望两眼。

    “他应该是去找庄以柔了。”荣一低声汇报,“强子少爷怀疑归怀疑,我们既然没有认,他也就没有和我们挑明不仅梁道森失踪,庄以柔也失踪。按大小姐的吩咐,我们陈家的下属拨了几个,邦强子少爷一起找梁道森,强子少爷自己离开庄园了。”

    “我们的人昨晚是怎么把梁道森带出去的?”

    “昨晚大小姐要我提前行动之后,我就安排酒店的服务员,利用给梁道森送晚餐的餐车,把人带出去。”荣一告知。

    毕竟是保护安全,而不是看押犯人,所以庄家家奴的守卫工作的重点,自然是放在进来的检查上,出去就相对容易得多得多。是故给梁道森的逃跑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阮舒略略颔,往外走的步伐未停。

    庄家的家奴,庄爻是不可能公然调派去寻找梁道森的,所以此时还驻守在这一整层楼。

    不过倒也不影响她的进出。

    走去乘电梯的时候,那位庄家家奴的总奴头就迎上前来:“姑奶奶这是要上哪儿去?”

    “去做个spa。”阮舒的手捂在后颈,做着活动的脊椎的动作,“腰酸背痛的,难受得紧。”

    说着,她一扭头,交代道:“人不要全跟着我,留下来几个守着。阿森还在里面睡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你们别进去吵他。”

    总奴头应承下,即刻将人手分配妥当。

    阮舒便在荣一和庄家家奴的随行下,前往spa馆。

    预定好的房间,和上一回与陈家下属的主要骨干集会时是同一间。

    阮舒进去后,照常坐进沙里,悠闲地看杂志。

    没过多久,荣一从角落重重叠叠的帘幕后现身:“大小姐,人带来了。”

    阮舒放下杂志,抬头。

    房间里,傅令元在阮舒离开后没多久,拨通了栗青的电话:“昨天交代你去查的事情有结果没有?”

    “有的,老大。”栗青汇报,“这座庄园在去年差不多这个春节的时间段,有过一次产权变动。”

    “去年春节”傅令元于唇齿间琢磨着这几个字,眼神颇为玩味儿。

    虽然知道不能扫他的兴致,但栗青还是硬着头皮问:“老大,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处理小雅?”

    傅令元冷冷一笑:“多给她两天的时间冷静冷静,才能叫她弄明白她现在这条命是捡回来的。往后别再自己糟蹋没了!”

    阮舒放下杂志,抬头。

    荣一侧开身子,让开了道。

    梁道森紧紧牵着庄以柔的手走到她面前,深深地鞠躬:“谢谢阮小姐成全!”

    庄以柔依旧半掩着身体站在梁道森的后头,倒并没有如梁道森这般表现出过多的感激。

    阮舒这才算第一次打量到庄以柔的正面,是个长相温婉秀丽的女人。

    转眸,她看回梁道森:“闻野应该很快就会知道你们失踪。按照原先梁先生你的意愿,接下来几天就暂时躲在这个庄园里。他们找不到你们的。等风头过去了再说。正好你们可以好好想想你们接下来的去处。”

    “谢谢阮小姐,麻烦阮小姐了。”梁道森再次表达感激。

    阮舒兜了兜心思,说:“我已经信守承诺,邦你们逃出来了。你们应该知道,这样子做,我得承受很大的压力。当然,有压力无可厚非,毕竟这是一场交易。”

    梁道森听明白她的言外之意:“阮小姐想知道什么,尽管问。我们会尽全力告诉你我们所知道的。”

    庄以柔却在这时拉了拉梁道森的手。

    “怎么了?”梁道森转回身,压低声音相询。

    庄以柔看了看阮舒,回答他:“我们不要在这里久呆,趁着闻先生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赶紧离开。”

    因为原本的计划是今天才逃,所以少了昨晚和她沟通的环节,究竟是马上离开还是等风头过来,梁道森尚未来得及和她达成共识,只是昨天在和阮舒谈条件时他个人先做了决定而已。

    闻言,梁道森尝试说服她:“阿柔,我们现在没地方可以去。”

    “但”庄以柔又看了看阮舒,欲言又止。

    梁道森明白她的顾虑是什么。这在他和阮舒谈条件时,已经考虑过了的,彼此的信任,才是双方合作的基础。

    他也不避讳阮舒,当着阮舒的面,大大方方地劝服庄以柔:“阿柔,比起我们两个无依无靠地在外面东躲西藏,不如选择相信阮小姐。”

    “阮小姐在庄家,其实也和我们一样,有太多的身不由己。但她比我们两个有能耐,今天我们也看到了,她确实邦到了我们。”

    “她是真心实意与我们合作的,不会出尔反尔,过河拆桥。她也有她爱的人,她能够理解我们两人的感情的。”

    听到最后一句,阮舒应声挑了下眉——这梁道森,最近两天跟在她身边,没少察言观色偷偷探究她的**

    庄以柔第三次看了看阮舒,似在消化梁道森的话。

    当然,阮舒知道,庄以柔一定会听梁道森的——看得出来,梁道森和庄以柔的关系里,庄以柔主导着两人的感情,但梁道森主导着感情以外的所有事。

    给了庄以柔数十秒的时间后,阮舒淡淡一抿唇:“现在我可以问你们了解我想知道的事情了么?”

    “阿柔?”梁道森低头看庄以柔,轻声询问,带着鼓励的意味儿。

    庄以柔犹豫着点点头。

    阮舒便就不客气了,单刀直入,切中重点:“驼背老人,也就是你的爷爷,和闻野是怎样的合作关系?”

    庄以柔的表情呈现出一种古怪,在安静了约莫两秒之后,才出声:“我爷爷和那个闻先生,不存在直接的合作关系。和我爷爷有直接关系的,另有其人。”

    阮舒心头一动:“谁?”

    “你所见到的驼背老人。”

    庄以柔的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懵了一懵——驼背老人不就是她的爷爷么?

    阮舒最快反应过来她的意思,霍然从沙里站起:“谁?!除了闻野,还有谁假扮你爷爷?你爷爷人呢?”

    庄以柔先回答的是最后一个问题:“我爷爷在一年前就过世了”

    “阿柔?!”梁道森也终于反应过来,面露震惊,“那个人不是你爷爷?”

    “他不是他们都不是”庄以柔哽咽,埋在心里的话讲出来之后,连带着情绪一并起伏,靠进梁道森的怀里,“爷爷死了。都不能公开消息,连安葬都不行”

    阮舒现在没空心怀同情地陪庄以柔难过,着急着问:“那到底是谁?”

    她的心中其实是有猜测的,毕竟截止目前,她所知道的闻野的那个小团体的人,就那么几个而已。

    掂着心思,阮舒启唇:“是不是——”

    “姐。”

    庄爻的声音在这时猝不及防地从包间外传了进来,打断了他们的交谈。

    阮舒遽然怔忡。

    梁道森和庄以柔自然也听到了,神情皆瞬间紧张,尤其庄以柔,缩到梁道森的身后,惊恐不已。

    “别怕,阿柔,别怕。”梁道森竭力保持镇定,安抚着庄以柔,旋即,将目光投向阮舒,“阮小姐”

    阮舒颦眉瞥了眼荣一。

    “大小姐,这”荣一显然也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