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1、我会被灭口么?-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41、我会被灭口么?

    荣一显然也不明白现在是什么状况。┡Ωe┡小Δ说ww┡w 1xiaoshuo

    而陈家下属在这时才来得及给荣一打电话,汇报庄爻又从外面回来庄园了。

    阮舒心里预感并不太好。

    “姐。”庄爻的声音又一次传入。

    暂且也没时间多加探究,阮舒示意荣一先带梁道森和庄以柔从这里离开。

    待三人消失在帘幕后方,她理了理心绪,过去应门:“怎么了?这么着急?是找到梁道森了?”

    庄爻的视线越过她,往包间了瞟,然后看回她:“姐来这里做什么?”

    “来spa馆当然是做spa,”阮舒状似不解他的疑问,“按摩师还在准备,我刚选完精油,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你就过来敲门了。”

    “荣一在哪里?”庄爻又问。

    “荣一没有守在这外面?”阮舒探身出来,往过道两边左右探望两眼,猜测,“可能上洗手间去了。”

    庄爻安静一瞬,再问:“你和这座庄园的主人是什么关系?”

    阮舒心头轻轻一磕,半秒后,蹙起眉心:“有什么话直接说吧。”

    庄爻平平静静的:“姐,把梁道森和庄以柔交出来吧。”

    一语出,阮舒随之沉默。

    庄爻的眼神通透,就那么注视着她。

    她的预感没有错,他的突然出现不是巧合。他没有消除对她的怀疑,根本没有如荣一所说的那样出去找庄以柔了,而是在盯着她的行动。

    阮舒微微抿了抿唇,没有回应他的话,而问:“一灯大师在你们这里,是个怎样的存在?”

    庄爻眼里即刻划过一抹陡峭:“姐,你知道得太多了!”

    阮舒置若罔闻,又问:“真正的驼背老人,一年前就去世了。闻野假扮驼背老人之前,是一灯大师在做这件事。他也是个易装高手?或者说”

    拖着长音,她凤眸眯起,眯出清锐:“或者说,闻野高的易装本领就是向一灯大师学的?一灯大师就是闻野的干爹?是你的养父?甚至,有没有可能,连‘一灯大师’这个身份都是假的?他和你以及闻野一样,还有其他真正的身份?同为你们这个小团体的伙伴?抑或比你们两个地位更高一些的领导者?”

    “姐!”庄爻捉住阮舒的手,猛然将她拉到包间里,神情严肃,“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没有好处是指什么?”阮舒目光笔直,“我会被灭口么?”

    “姐!”庄爻因她的话而愠怒。

    阮舒轻轻叹息:“可我已经知道这些了。你也无法阻挡我继续探究。好奇是人的本能,何况这和我目前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我不可能让自己活得不明不白。”

    “你这样让我很难办。”庄爻眸光闪动,“既然你把话问完了,就把人还回来。我就当作什么都没生过。”

    “交回给你,他们会被怎么处理?”阮舒问。

    “姐,这不归你来担心。”庄爻皱眉。

    阮舒心思快兜转。

    梁道森有一个未婚夫的身份挂在那儿,闻野应该还需要用他来应对庄荒年。

    至于庄以柔

    她才想通,为什么庄以柔那般毅然决然地要跟梁道森私奔而丝毫不念及她与驼背老人的爷孙之情(第523章)。是的了啊,真正的驼背老人已经去世了,庄以柔还有什么可牵挂的?

    在江城,庄以柔恐怕是受到控制,梁道森也是个无能为力的主儿,庄以柔便只能让梁道森先照闻野他们的吩咐去办事,以换取完成任务之后的自由。

    但同时庄以柔必然长期处于不安之中,所以才会有梁道森所说的,庄以柔早有和他私奔的想法(第523章),她提出的帮助他们逃跑的诱惑,才正中庄以柔下怀。

    现在,如果被闻野知道庄以柔的逃跑和泄密,一方面,以庄以柔作为驼背老人亲孙女的身份,只要他们还需要借用驼背老人的作用,庄以柔就应该暂时不会有生命危险;另外一方面,为了制衡住梁道森,庄以柔也得安全。

    问题在于,这样一来,等他们失去了作用,多半得死路一条。

    甚至阮舒深深怀疑,就算没有生现在私奔的事,闻野他们最后真的会信守承诺放走梁道森和庄以柔么?

    敛了敛思绪,阮舒摇头:“我不知道梁道森和庄以柔的去向。”——她是绝对不可能将他们交还回去的

    庄爻攥紧拳头:“姐,不要让我为难。我已经帮你够多的了。”

    “我知道。”阮舒神色无波澜,“连累到你,让你失职,我非常抱歉。但没办法,我必须这样做,你接下来要怎么办,尽管怎么办。”

    “大小姐!”荣一从走道外面现了身,忙赶了进来。

    庄爻目光闪烁一下,忽地拔出刀,抵在阮舒的脖子上。

    荣一吓了一大跳:“强子少爷!”

    庄爻出言威胁:“把梁道森和庄以柔交出来。”

    “这”荣一焦虑地看向阮舒。

    阮舒丝毫不将脖子上的刀放在眼里,给了荣一一个安抚的眼神,旋即淡淡看着庄爻,没有说话。

    庄爻的表情非常地冷:“你以为我真的不敢对你动手么?是我对你太好了,你才一而再再而三地从我这里找突破口!”

    “对不起。”阮舒凤眸凝着,曼声,“可是,林璞,我们才是关系更为紧密的亲人,这段时间以来,明明我们是相互扶持的。”

    “强子少爷。”荣一再靠上前来——他其实和阮舒一样确信,确信庄爻根本不会伤害阮舒。

    庄爻眸光深深,眼里情绪翻滚。

    顷刻,他忿然一甩手,松开了她,却是转身头也不回地阔步离开。

    “大小姐,”荣一长松一口气,稍一踌躇,询问,“大小姐,这件事上可能我们真的太不考虑强子少爷的立场了。”

    “那能怎样”阮舒低低喃喃,“虽然不厚道,一直在利用他对我们的感情,但除了这样将他进一步b到我们这边来,我没有其他办法了”

    决定要和梁道森达成这笔交易时,她不仅仅考虑过她将面临的情况,也考虑过庄爻的处境。所以这是权衡完利弊得失之后的结果。

    “不知道强子少爷会不会因此受到什么责罚”荣一颇为忧悒,犹豫两秒,提议,“大小姐,要不然我们把梁道森和庄以柔交给强子少爷吧?我们和强子少爷都当作什么都没生过,只要闻野不知道就可以了。毕竟梁道森是个陌生人,强子少爷才是我们的亲人。”

    阮舒瞥了一眼荣一,问:“陈青洲会做这种背信弃义的事情么?”

    陈青洲当然不会。

    遂,荣一被噎住了,且有些窘迫,垂头道歉:“对不起,大小姐,是我失言了。”

    阮舒清浅的唇抿住。

    荣一觑着她的脸色,征询她的意思:“大小姐,现在是否要将梁道森和庄以柔再找来,继续谈话?”

    “先不要。”阮舒有所斟酌,“庄爻已经怀疑我们在这座庄园的行动过于便利了。他多半还在盯着我,把他们两个人藏好,不要出来。等看看后面庄爻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我们再对应行动。”

    虽然刚刚交谈被中断,但关键的一点她了解到了,其余的困惑倒并不急于这一时。

    忖着,她追加着叮嘱:“我们的人也注意点,别在庄园活动得过于频繁。”

    庄爻怀疑归怀疑,终归人手有限,无法公然在庄园里搜寻。阮舒担心的是,一旦闻野得知,以闻野的性格,多半会不管不顾地在庄园里闹翻天

    “我明白了,大小姐。”荣一应承。

    阮舒偏头,看了看包间里的按摩床,拢下心绪揉了揉眉心:“让按摩师准备一下吧。”

    既然来了,就顺便做个spa吧

    讲真,她确实需要舒展一下筋骨

    否则吃不消某匹饿狼的折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