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另辟蹊径-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46、另辟蹊径

    傅令元却是坚持:“我迫不及待想到,等不到回去的时候。”

    “傅令元!”阮舒又发火。

    在傅令元眼中完全就是色厉内荏,他不惧反笑,故意轻描淡写地应:“嗯,我在。”

    阮舒:“……”

    傅令元凑近她,第三次重复:“阮阮,穿给我看……”

    沉磁的嗓子在刻意压低音量和拖出尾音之后,分外蛊惑人心,同时又包含有撒娇和恳求的意味儿在里头。

    阮舒瞪着他,不吭气。

    傅令元也含笑看着她,不说话,手掌则握住她的手,来回轻轻地摩挲。

    数秒后,终是阮舒结束了两人之间的僵持,不冷不热地说:“找个能给我换衣服的地方。”

    喜悦顿时跃上傅令元的眉梢。一刻也不耽误,他启动车子,熟门熟路地开至一条老街上。

    小老百姓生活气息特别浓重的一条老街。

    令人记起他在海城的那套小区套房。

    阮舒算是发现了,他貌似特别喜欢人间烟火味。

    老街两边什么店面都有,她拎着购物袋下车,就近走入一家服装店。

    傅令元在车上等她,顺手接起她的尚在不停震动的手机。

    “大小姐你在哪里?!”荣一焦虑的声音第一时间从听筒那头喊过来。

    傅令元菲薄的唇际一挑:“她现在和我在外面玩。晚上要回去的时候会联系你的。庄家家奴那边就当作她还在和褚警官在一起。具体怎么隐瞒,你和林璞商量着做,相信你们可以处理好。如果有需要的话,可以联系栗青邦忙。”

    “让我们大小姐接电话!我只听从我们大小姐的命令!”荣一怒极,“你是不是把我们大小姐拐跑了?!你把我们大小姐还回来!”

    傅令元笑了,笑得颇有些嘲弄:“我倒希望能把她拐跑,永远不要让她再和你们这群人呆在一起。”

    话落,不等荣一反应,傅令元收了线,关了机,再把手机一抛,准确无误地丢到后座里,这才心满意足地端坐回驾驶座里。

    阴冷了一个下午的天,开始飘洒开毛毛雨。

    也因为这份冬日的阴冷,四点多钟天色看起来就像六点多钟多一般黑沉,街边的灯火差不多都已经点上了。

    路两侧的小食摊沿边摆了半条街,每个摊前都挂有瓦数明亮的灯泡。

    附近是一所高中。

    临近年关,寒假早至,只有高三年级的高考预备生还在补习。

    此时差不多是他们下课休的时间,三三两两地全部从街道的一头涌出来,分散在各种小食摊前。

    几遍车窗紧闭,也能依稀听闻外面吵吵嚷嚷的。

    吵吵嚷嚷,格外热闹。

    亦格外青春,格外活力。

    傅令元支着胳膊,撑在方向盘上,有些倦懒。

    毛毛雨落在挡风玻璃上,渐渐模糊了视野,也将灯火模糊成光晕。

    须臾,他摁了雨刷器。

    雨刷器左右摇摆刮动两下,雨珠清理干净。

    重新清晰的视野范围里,一抹纤细清丽的身影穿着红黑相间的校服,立于路边的屋檐下。

    隔着毛毛细细的雨帘,她清清淡淡的目光投注过来。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微微一起,一瞬不眨地凝定她,恍然时光刹那间倒流。

    倒流至十多年前的那个六月一日。

    外面下着雨,他就是这样坐在车里,看着站在路边躲雨的她。

    旁边少了一个那个聒噪他的人。

    不过,也正因为少了那个聒噪的人,他不用再被困在车里。

    傅令元打开车门,下了车,双眸紧紧摄住她,迈着阔步,越过熙攘的来往的人,穿过十多年的时光,径直行向她。

    笔直的,坚定的。

    目光不离开她的。

    阮舒静静地,不动。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一段话。

    一段她还是学生的时候,曾看到过一位青春作家的一段繁琐辞藻堆积而成的矫情字句。

    他说,“你要相信世界上一定有你的爱人,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当时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无论是飘着小雪的清晨,还是被热浪炙烤的黄昏。他一定会穿越这个世界上汹涌着的人群,他一一地走过他们,走向你。他一定会怀着满腔的热,和目光里沉甸甸的爱,走到你的身边,抓紧你。”

    “他会迫不及待滴走到你的身边,如果他年轻,那他一定会像顽劣的孩童霸占着自己的玩具不肯与人分享般地拥抱你。如果他已经不再年轻,那他一定会像披荆斩棘归来的猎人,在你身旁燃起篝火,然后拥抱着你疲惫而放心地睡去。他一定会找到你。你要等。”

    她就这么看着傅令元。

    看着傅令元朝她走来,走到她的面前,停下来。

    她抬眼。

    他的眼睛非常地亮。

    宛若点燃的烛灯,带着火星,绽放光彩,是热的。

    他漆黑的瞳仁倒映出一个小小的她,是沉甸甸的。

    他抬起手臂,伸出手指,指尖轻轻触上的面颊,拨着她鬓边的一绺未能一同扎进马尾的头发,邦忙别到她的耳朵后面。

    而他的另外一只手,牵住了她的手,紧紧地握住,然后捉到他的微凉的嘴唇上,吻了吻。

    四目相对之中,身周的一切仿若都静止了,包括时间,也凝滞不动。

    整个世界,寂静无声,只余她和他。

    阮舒感觉,心里如同有一朵含苞的花骨朵,缓缓地舒展开花瓣,静默地开放。

    顷刻,傅令元的手从她的耳朵后面,沿着她的头发,摸上她的马尾,从头顺到发尾。

    再撩起,挑到他的鼻子下,深深地嗅了嗅,耳后斜斜勾起一边的唇角,轻笑:“很配合,很完美,连细节都没有忘记。”

    “谁配合你了?”阮舒未给表情,语调亦无波无澜,“看完了?看完了我就可以换回去了。”

    说罢扭头要再进去那家服装店。

    傅令元笑着将她拉回来,搂住她的腰:“好好好,你没有配合我。是我该感恩戴德,谢谢女王陛下愿意给我面子,我才得以一饱眼福得偿夙愿。”

    “谢谢,”他低头在她的唇上啄了啄,“谢谢你。”

    周围人来人往,他的举动醒目,难免吸引目光。

    阮舒也不知怎的,竟也没觉得不自在。

    不自在的只是她都快三十岁了,还穿十七八岁的校服,着实难为情。

    尤其旁侧还有不少真真切切的高中生。

    阮舒在他怀里掙了掙,又重新说一遍:“看完了,我进去换回自己的衣服。”

    “谁说看完了?”傅令元束缚住她,眼波在灯光的映照下流光溢彩,低醇下嗓音,“看不够的。永远的看不够的……”

    潜台词不就是只够,她就不能换回去。

    俨然耍赖皮。

    阮舒蹙眉:“别来再和我讨价还价。到此为止。该回庄园了。”

    “不着急。”傅令元噙笑,“荣一和庄爻他们知道我们在一起,会妥善处理的。我们难得单独出来,在外面多玩一会儿。”

    阮舒眉心蹙更紧:“有什么好玩的?”

    “把以前上学的时候想和你做的事补回来。”傅令元拿手指刮了一下她的嘴唇,显得有些高深莫测。

    以前上学的时候想和她做的事……?阮舒一阵狐疑:“什么?”

    傅令元的目光异常柔软平和,邦她把羽绒服外套的帽子戴好在头上,再理好她的围巾,才沉甸甸地吐出两个字:“早、恋。”

    阮舒:“……”

    傅令元笑了笑,迅速进入状况,邦她拎过她的包,旋即捉住她的一只手,带着一起塞进他的一侧外衣口袋里,牵着她大摇大摆地迈步走。

    张望着两侧的小食摊和店面,他问她的意见:“饿了没?先解决晚饭吧。想吃什么?”

    阮舒却是未再出言反对。

    她走慢在他身后小半步,盯着他的后脑勺,凤眸里波光粼粼,一时半会没作声。

    “嗯?”傅令元扭回头,将她拉近,贴到他的身侧,侧眸,用眼神询问她。

    被他抓在他口袋里的那只手轻轻蜷起,阮舒交扣住他的五根指头,曼声:“关东煮。”

    傅令元眉梢稍抬一下,眼里的笑意浓烈。

    …………

    很丰盛。

    傅令元几乎把所有的菜料都点一遍过去,煮成很大的一盒。

    当然,这是两个人的量。

    拎着关东煮,傅令元带着她在那群学生当中穿行,从一道侧门进去学校。

    旷大的操场挺热闹的,那些下课休的高三学生,除了一部分在方才外面看到的老街上吃吃喝喝嘻嘻笑笑,还有一部分趁隙在此透气散步,冒雨打球。

    找了个小亭子,两人在空着的石凳上落座,把关东煮放桌上。

    然傅令元在衣兜里抓着她的手并没有要松开的迹象。

    阮舒尝试掙了掙:“先放开。”

    “为什么要放?”傅令元不解。

    阮舒更不解:“我要吃东西。”

    “一只手就够了。”边说着,傅令元的指尖故意在她的手心里挠了挠。

    阮舒不悦:“不方便。”

    傅令元伸出他的另外一只手,夹起一颗豆泡,送到她的嘴边:“我可以邦你。”

    他甚至吹了吹,提醒:“小心烫。”

    阮舒:“……”

    可不想搞和他搞出这种肉麻的举动。

    她没去吃,而自己另外夹了花枝丸要吃。

    傅令元却是捉住她的手,同时倾身而去,把花枝丸叼走:“我也觉得一只手不方便,你不让我邦你,你就邦忙喂我。”

    阮舒:“……”

    傅令元边咀嚼着花枝丸,笑得眉目荡漾。

    阮舒翻了个白眼,重新给自己夹豆泡,夹起后特意侧开身避开了他,东西咬进嘴里后,才放下心。

    傅令元在她转回脸来后,却是捏住她的下巴,凑上她的嘴,舌头一伸再灵活地一卷,将她刚咬了两口的豆泡又给抢走了。

    这档口恰巧有一名男学生过来捡他们不小心飞到这边的球,直接将他们喂食的画面给瞧了去,人家抱着球临走前还道了歉:“对不起对不起,打扰了,你们继续。”

    阮舒赧着神色,推开傅令元就炸毛:“你注意点场合!这是学校好不好?你要污染环境带坏未成年么?!”

    “哪里需要我污染?”傅令元把嘴里的咽下口,为自己申辩,“现在的孩子,一个比一个早熟。尤其这些男孩子,毛、片早不知看得满天飞,我们最多算接个吻,在他们眼里根本不是尺度。”

    “噢?”阮舒修长的眉尾挑起,“那你是几岁开始看毛、片的?”

    他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这下傅令元不再乱说话了,又夹了东西,送到她的嘴边,颇有讨好的意思:“趁热多吃点,别一会儿凉了。”

    阮舒自然不是存心难为他,非要挖他青春叛逆期的那些底。这回也没再拒绝他的主动献殷勤,张嘴咬了吃。

    那颗篮球却是突然又飞了过来。

    不远处那几个正在打球的男同学冲他们这边高声喊:“嘿!那位泡我们女同学的大叔!麻烦邦忙把球打回来给我们!”

    “……”

    大叔……?

    反应过来被如此称呼的是傅令元,阮舒噗嗤笑出声,险些把嘴里尚未来得及下咽的东西一起笑出来。

    很显然,她的这身校服,确实成功邦她装了把嫩。以致于傅令元在那群学生眼中,成了老牛吃嫩草的猥、琐大叔。

    傅令元整张脸都黑下来了,却是长腿一伸,将球揽到脚下,便继续吃关东煮。

    “喂!大叔!”那边的学生又喊来了,语气倒是比第一遍礼貌,“麻烦邦我们把球打回来好不好?”

    傅令元不予理会。

    眼见几个学生全往这边过来,阮舒拧眉推了他一把:“别欺负小孩子,快把球还回去给他们。现在已经不是你霸凌校园的年代了。”

    傅令元掀了掀眼皮子:“我现在霸凌着整个道,当然比以前要威、风。”

    这语气,简直骄傲到不行。

    阮舒斜眼睨他,直接掐他的气焰:“那又怎样?你再威、风,还是拜在我的石榴裙、下,成了我的男人。”

    俨然未料想她会语出如此,傅令元微微一怔,转瞬,整个人愉悦地哈哈大笑开来:“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威风的事,就是当你的男人。”

    心情痛快了,他人也大方了,不再为难那几个学生,把球一脚踢飞了出去。

    但他还是故意用了大力和巧劲,踢得又高又远。

    那几个学生只得半路再折回,往反方向跑着去追球。

    不过找回球之后,那些学生也没能再打多久——学校晚自修的铃声响了。

    原本热闹的操场因为少了这些主力军,骤然安静不少,就像一场青春大戏谢了幕。

    两人也已经合力把满满的关东煮全都消灭干净。

    傅令元牵起她的手,饭后散步消食。

    夜幕彻底降临,路灯孤寂地挺立,昏黄的光线穿过寥寥的枝桠,投落下斑驳。

    阮舒靠在傅令元的肩侧,和他散着步,脚下始终踩着他的影子,让她更加地踏实。

    踏实的同时,又觉得奇奇怪怪的,因为在此之前从来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做出“逛校园”如此矫情的事情。尤其,这逛的还根本不是她以前的高中。

    不过,她以前的高中,永远也逛不了了——早在几年前,就搬到新的校址,原来的老校区被推翻改建成剧院了。

    人生或许总是要留点遗憾的……

    正忖着,便听傅令元颇为遗憾地出声:“冬天太冷,否则给你买冰淇凌吃。”

    阮舒斜挑着眼:“你以前和其他女同学早、恋,没少给她们冰淇凌?”

    冷不丁的发问并未使傅令元有任何的慌乱。

    相反,他非常镇定,毫无停顿地为他自己正名:“除了你,我没和其他女人早、恋过。”

    阮舒对他的睁眼说瞎话皮笑肉不笑。

    傅令元捉起她的手亲了亲,追加着甜言蜜语:“你是我唯一想早、恋的对象。可你那时有显扬了。”

    后半句,他的醋味儿完全就溢出来了。

    阮舒将其理解为,他要借此为他自己找补,掰回局面。

    傅令元的醋味儿还没完:“我不仅得眼睁睁看着你和我表弟谈恋爱,忍住不去撬墙角,还给我表弟支招,当他的爱情军师。”

    “一起上下学,骑车载你回家,和你去图书馆写作业,很多很多,那些显扬陪伴在你身边的日子,为你做的所有事情,我全都想做。”

    “我很嫉妒他。从没有这样嫉妒过一个人。”

    他的眼眸又深又黑,盛满遗憾。

    阮舒神思轻晃,心底升起一股淡淡的伤感。

    傅令元扣紧她的手指,语音却是又恢复轻笑:“弥补不回来,只能另辟蹊径,做你和显扬上学的时候没有做过的事。也是我当时最想和你做的事。”

    阮舒的好奇心立时被勾、起:“什么?”

    傅令元但笑不语,故作神秘,牵着她继续步伐,却是从林荫道,拐进了教学楼。

    就近选了间教室后,他掏出钱包,取出随身携带的万能钥匙,很快开了门。

    这架势,完全就是做贼。阮舒心头一紧:“你要干什么?”

    话的尾音尚未完全落下,她便被傅令元拉进教室里。

    他关上门,一转身,高大的身体贴住她,将她抵到墙上。

    阮舒仰起脸。

    教室里漆黑一片。

    她只能模糊看到他的轮廓。

    不过他的手掌捧着她的脸,挨得她特别近,灼、灼的呼吸在她的皮、肤上疗着。

    约莫两秒,她的眼睛适应黑暗,就看到他的眼瞳深幽明亮,隐隐簇着火星。

    “你……”阮舒差不多猜出他究竟要干什么。

    而她明明只说了一个字,傅令元却也能知道她懂了他的意思,验证她的猜测:“嗯,我想在教室里和你做……十几年前就想了……”

    “下、流。龌、蹉。”阮舒骂他,语调却根本没有起伏,没有骂这两个词真正该有的情绪。

    “嗯……”傅令元不否认,低低地笑,滚烫的鼻息全喷在她的脸上,“见你的第一眼,就想对你下、流,对你龌、蹉。”

    “不知廉耻。”阮舒又骂,还是没有情绪起伏。

    傅令元再次低低地笑:“在你面前,我从来不需要廉耻……”

    头一低,他吻她的额,吻她的眼,吻她的脸颊,吻她的耳朵,吻她的脖子,吻她的唇,手申进她的校服里。

    阮舒声息渐重,渐促,渐热,身子渐燙,渐软,渐湿。

    这下子倒是感谢褚翘,先前在店里买了一把“糖果”。

    的香气清清淡淡地弥漫,裹在两人情玉的气息中。

    她闭上眼睛,手臂环上他的脖子,紧紧地抱住他。

    “阮阮……”

    “嗯……?”

    “拜、倒在你的校服裙、下,我很幸福……”

    他托、高她,抬、起她的一条退,入她的溫、软里。

    “唔……”阮舒轻蹙眉,呼吸有瞬间的滞阻。

    傅令元控制着动作,温柔而缓慢。

    阮舒亲他的唇,亲他下巴上冒尖的胡茬,亲他的喉、结。

    她悬空的身体依附着他,在他的胸膛和墙壁的夹缝间颠簸。

    神思飘忽间,外面的走廊上却是蓦地传来男生和女生的讲话声。

    阮舒的神经一紧,脊背一绷。

    “嘶——”傅令元闷、哼一声,呼吸更是一滞,暗、哑的嗓音挟满无奈,“阮阮……你绞到我了……”

    “有人……”阮舒的心跳随着他们脚步和交谈的靠近而加速。

    “我知道。”傅令元轻咬着她的耳珠,安抚,“别紧张,没关系,他们只是路过而已。”

    他从容淡定得很,下面的动作未曾停歇。

    阮舒压抑住她原先的哼哼唧唧。

    傅令元贴着她的耳蜗,大有笑话她的意思。

    正如他所言,外面的人确实只是路过,动静很快便消失。

    傅令元抱着她,离开了墙壁,走到一张课桌前,将他的外套铺上桌,然后把她放上去。

    阮舒衣衫凌乱,心神迷离,根本无力拒绝他的第二波。

    而相较于墙壁,这里自然更好施展。

    他的动作不再温柔缓慢。

    漆黑安静的教室里,陈年旧木的课桌有节奏地晃动。

    她沉陷其中。

    …………

    往回走,路灯依旧孤寂,林荫道树影斑驳。

    教学楼的三层,高三的学生正晚自习间隔休息,笑声飘荡在空气中,安静的校园又是满满的鲜活。

    阮舒身体绵软无力地趴在傅令元的背上,心情随着这时不时的笑声而徜徉。

    校服自是重新穿好在身,外面的羽绒大衣也将她裹得紧紧的。

    冬夜的冷风一阵一阵徐徐地拂来。

    傅令元略略停下脚步,伸手再拉了拉她的外套,生怕她吹着一丁点儿——毕竟她刚出过不少的汗。

    然后才继续背着她走。

    阮舒的手臂搂紧他的脖子,轻哂着,恼他:“骗子……”

    她已后知后觉自己是又上了他的当。

    从她妥协换校服给他看,他开车来这儿附近,分明是场蓄谋……

    傅令元挑眉,无声地勾唇。敛了敛神色,故意反口问她:“你是在过河拆桥?我都陪你体验完新的地点,你又来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