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2、把后背的疤全部去掉-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52、把后背的疤全部去掉

    这种时间点,这种地方,和傅清梨碰上,褚翘着实是惊讶的。zi幽阁o下一瞬,她忽地意识地什么,朝方才“梁道森”离开的方向望去。

    “梁道森”头也不回,背影已消失在门外。

    褚翘转回脸来,却看到傅清梨也在盯着“梁道森”,满面狐疑:“咦,褚翘姐,刚和你在这里讲话的那个男人是谁呀?”

    “一个朋友。”褚翘扯谎。

    傅清梨歪着脑袋:“我怎么觉得他好像有点眼熟,在哪儿见过他?”

    “你见过?”褚翘一愣,“在哪儿?什么时候?”

    傅清梨在数秒的苦思冥想之后放弃了,摇摇头:“记不起来了。大概认错人了吧。”

    褚翘皱皱眉,见状未探究,问回正题:“你在这里做什么?家里有人生病了么?”

    “嗯。是我爸。”傅清梨的眼睑处难掩淡淡的青黑,明显是没有睡好。

    “傅伯伯怎么了?”

    “胃溃疡。半夜突然呕血,紧急送来的。”

    “傅伯伯的胃好像一直都有毛病吧?”褚翘对傅家一些情况是了解的,以前春节的时候两家人聚在一起,最经常给傅家送的礼就是些护胃养肝的营养品。

    “褚翘姐不用担心,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你知道的,胃病都是需要慢慢养的,一时之间无法好起来。我爸的性格,又是个爱动肝火的人。”讲到最后,傅清梨是有些无奈的。

    “只有你一个人?”褚翘关心。

    “还有我妈在呢。”傅清梨回答。

    褚翘略略一忖:“现在方便去探望么?”

    “可以的。”傅清梨马上带路,然后记起来,“褚翘姐,你还没说,你怎么也会在这里?”

    “我朋友生病,我来邦点忙。”褚翘继续扯谎。

    傅清梨“噢”了一声,没有多问。

    褚翘自己心里则有点打鼓----她用的是她外公的人情资源。和傅家是有交集的

    不知道为什么,阮舒觉得自己嗅到了傅令元的气息。

    夹杂在陌生环境空气里的,属于傅令元的清冽气息。

    那气息非常地近,近到好像她一睁眼,就能看到他。

    脑子却有另外一把声音,在笑话她,笑话她想傅令元想疯了,才会做梦。同时更在提醒她,以往哪一次,在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出现过在她的身边?

    一阵挣扎之后,心里的期盼还是敌过了脑子里那把笑话的声音,她睁开了眼睛。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床边的一道人影。

    模模糊糊的,瞧得不甚分明。

    而人影第一时间就发现她的苏醒,即刻倾身凑近她。

    “阮阮?”

    熟悉的嗓音轻轻地唤,更有熟悉的指腹的粗粝感在她的脸颊上摩挲。

    视野在缓了数秒之后渐渐清晰。

    清晰地展现出,和熟悉的嗓音、熟悉的指腹粗粝感相匹配的那张熟悉的沉笃面容。

    阮舒定定地,一眼不眨地,没有动。

    傅令元与她四目相对,陪着她安静。

    顷刻,他捉起她的手,放在他的唇上吻着,轻轻地笑:“怎么了?呆呆的,不认识我了?”

    阮舒这才眨了一下眼睛。然后用被他捉着的那只手,摸了摸他的下巴,再摸了摸他的脸颊,最后摸到他的嘴上。

    停两秒,她清浅的唇启开:“三哥。”

    “嗯,是我。”傅令元重新捉住她的手,紧紧地握住,紧紧地,“我在这儿。”

    “好”阮舒的神情间泛出一抹安心,简单地一个字应完后,阖上了眼睛,像要继续睡。

    不过两秒,她又睁开,盯着他不放。

    “怎么了?”傅令元摸摸她的额头----其实她还在低烧,但庄爻告知,医生说目前没发现伤口感染,低烧是药物在起作用,毋需担心。

    “没什么。”阮舒的嗓音轻轻的,低低的,平平静静地,“就是想确认,你会不会消失。”

    傅令元黑眸深深,眸底是浓烈的情绪在翻滚。

    他斜斜扬起一边的唇角,就势轻轻咬一下她的手指:“不会消失。你赶我,我都不消失。”

    “嗯”阮舒缓缓舒一口气,眉心蓦然微微蹙起。

    “疼?”傅令元盯向她的右边肩膀。

    “嗯。”阮舒点头的幅度特别小----一直在疼,虽然她在被闻野带上车后没多久,意识就不太清醒,但萦绕在这不清醒的意识里的,全都是疼痛,也只有疼痛。

    绵长的,不间断的。细细碎碎的,钻进骨子里的。从肩膀蔓延到身体。

    “抱歉。”傅令元的神情和语气全是浓浓的愧疚,“对不起对不起”

    没具体说“抱歉”什么,“对不起”什么。

    这两个词,已成为他的习惯。

    即便今日她中枪,与他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也将责任揽到他的身、上。

    即便他讲过的次数那么多,甚至一度和他的关系最冷漠最僵持的时候。她也没有真的认为从他口中出来的这两个词不值钱。

    因为她听得出来,无论他说多少次,都和他第一次说时一样发自内心,挟裹着她真实的感情。

    阮舒默一瞬,眼神平静而平定:“我很害怕。害怕自己会死。”

    “嗯,我知道。”傅令元讲她的手贴在他的唇上,“我记得,你说过。你怕死。”

    阮舒怔怔的----她发现,在这次枪伤之前,她对枪的恐惧,都太虚了,毕竟看到的全是它对别人造成的伤害。亲身经历之后,完全另外一番感受。

    “阮阮,”傅令元在这时唤她,“离开庄家吧。”

    阮舒钝钝转眸看他。

    傅令元严肃而认真:“不用靠庄家。我们会有另外的办法藏住你作为陈玺私生女的身份。不用靠庄家,你用陈家的下属和我里应外合,我尽力邦你救出黄金荣。陆家终有一天我会解决的,你不用为了陈青洲强出头。”

    他伏低身子,更近距离看进她的瞳仁深处:“我不想再看到你和那样的一群危险人物呆在一起,不想再看到你受到任何伤害。你完全可以带着荣一,到一个地方,安安静静地等我,等我把陆家解决了。我就去找你。”

    阮舒不作声,眼神有数秒的蒙蒙,仿若在认真思考,基于他的这个美好的提议的思考。

    须臾,她眼神里的焦聚拢回,恢复清明,却是喃喃:“你为什么要杀陈青洲你手下留情了多好”

    乍听之下,牛头不对马嘴,但实际上,她在说的是一切问题的根源症结所在。

    傅令元眸色一深。

    阮舒在这种情况下,仍旧理智非常:“现在我已经没有办法说离开庄家就离开庄家了,唯一的办法就是解决掉,然后无债一身轻。”

    “我也不是为了陈青洲强出头,我是要为陈青洲报仇。你灭你的陆家,我报我的仇,我们在这件事上可以合作。但不可能让我放下,更不可能让我什么都不做,只等你来找我。”

    “等你来找我做什么?如果陆家解决,你不是该进一步开拓你‘海上霸主’的雄心?我也该拿你,去给陈青洲偿命。”

    一条条,全是针对他方才的话的反驳,条理清晰。

    只不过,她不再是眉眼凌厉的。而是温和地提醒他,提醒他面对现实,不要再讲那些没有意义的话。

    大概因为她的平和,或许因为看在她此时有伤在身,抑或,他已接受陈青洲的死亘在他们之间,傅令元听言并未有太大的情绪波动,平静而认真地回答她的最后一个问题:“就是让你等,等我去找你,然后你拿走我的命,偿给陈青洲。”

    阮舒眼波微微闪动,沉默片刻,揭过沉重不再提,反手捏住他的手掌:“在这里陪我,不要走”

    她其实根本使不上力。

    傅令元邦她使力,亦故作轻松地勾唇:“嗯。我巴不得时时刻刻陪着你。”

    阮舒添了添干干的唇。使唤他:“我想喝水。”

    “马上来。”傅令元转头便朝病床柜的保温杯伸手。

    本都已经打开盖了,却是突然记起了什么,又作罢不给她直接喝。

    “等一等,水凉了,我给你重新倒。”说着他起身,p颠p颠去饮水机重新装。

    阮舒疲倦地闭阖双眸。

    没多久听到傅令元走回来的动静:“可以喝了!”

    “好。”阮舒重新睁眼。

    却睁眼便是傅令元凑上来的脸。

    未及阮舒反应,他的唇已率先贴上她的唇,迅速地把他嘴里的水渡过去给她,还强迫她咽下去,离开她的唇之前,不忘绞了一下她的舌。

    阮舒:“”

    傅令元的大拇指沿着她的唇边轻轻擦拭残留的水渍:“这样喝水的效率最高。”

    “还要喝么?”他眉眼含笑着问。

    阮舒唇角微微牵起:“嗯。”

    傅令元即刻又含了水,低头贴上她的唇。

    喂完水是五分钟之后的事情了。

    傅令元也从床边的椅子,换到狭窄的病床上,侧着身体,占据一小块的位置,搂着她,掌心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抚她的头发。

    随着麻醉剂的彻底消褪,肩膀疼得比先前要厉害。阮舒靠在他的怀里,闭着眼睛,蹙着眉心,冒着汗,思绪于肩上的疼痛和耳中他的心跳的交杂间浮浮沉沉。

    “三哥”

    “嗯?”

    “肩膀是不是又要留疤了”

    “没关系。黄桑一定会有办法的。”傅令元笑着,摸向她的手腕,“要不也弄个漂亮的纹身图案?”

    阮舒安静半秒。说:“我想把后背的疤全部去掉”

    傅令元顿了顿,低头吻她的发顶:“好”

    傅丞自然是在休息的。

    褚翘主要和傅夫人聊了会儿家常。

    一聊家常,在所难免要牵扯上婚嫁的话题。

    而谈论起婚嫁,傅夫人格外地感慨:“清辞以前如果没有和陈家的人有牵绊,早早和谈笑看对眼,现在一定孩子都能小学了,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样,和家里断了关系”

    “还有老三”话到一半。傅夫人欲言又止。

    傅清梨却是接了腔:“三哥和三嫂如果没离婚,现在孩子也该生了,我也能当姑姑了!”

    傅夫人看了她一眼。

    傅清梨明白她这记眼神的意思,吐了吐舌头,嘀咕:“爸在里面睡觉又听不见”

    褚翘笑着缓和气氛:“清梨,你该谈个男朋友让你妈妈有个盼头。”

    “褚翘姐,不带你这样的。”傅清梨苦巴下脸,“我还只是个孩子。”

    傅夫人嗔了她一眼:“你年纪也不小了。正事没干几件,每天只会在我面前撒娇卖乖。”

    “妈”傅清梨挽上傅夫人的臂弯。

    傅夫人未理会她的撒娇,扭头看回褚翘,略微踌躇:“翘翘,听说你家里前两天才刚给你安排过一门相亲,情况怎样?”

    “没怎样。就是当朋友随便聊聊。”褚翘说。

    傅夫人松了一口气,马上就说:“今年我们家老二被我们强行命令要从部队里回家来过年,翘翘你看看。过两天抽个空,上我们家坐坐?小时候你和我们家老二也见过面的,你应该有印象。”

    这摆明了就是想给他们牵红线褚翘干干地咳了两声,只当作自己没听出她的言外之意,也不去拂她的面子,笑着暂且应承下:“我本来每年都要去你们家拜年的。”

    道别的时候,外面的天蒙蒙亮。

    褚翘是由傅清梨送出门的。

    原本都要走了,傅清梨却是不知受到了什么启发,突然一惊一乍地拉住她的袖子:“褚翘姐,我记起来了,那个男人!”

    “什么?”褚翘一时没反应过来。

    “就是你刚在电梯门口讲话的那个男人。”傅清梨歪着脑袋,目露疑虑,问她确认,“褚翘姐,你说他是你的朋友?”

    褚翘不承认也不否认:“怎么了?”

    “我记起来了,前两天在陵园里见到过他的。”傅清梨的眉心蹙成小疙瘩。犹豫着,最终压低音量,“那个男人,和我三嫂是认识的才对。我在陵园里碰到我三嫂了,那个男人和我三嫂是一起的。我三嫂最近好像也在荣城。”

    褚翘眼皮一跳。

    傅清梨马上追加道:“褚翘姐,因为你是会保密的人,所以我才告诉你的。我三嫂不让我对别人透露我见过她的事情。但她的情况让我有点担心身边跟着一批奇奇怪怪的人。褚翘姐你怎么认识那个男人的?”

    褚翘卡在那儿,回应不过来了----难道要告诉她。她心心念念记挂的三嫂,现在也在这家医院。

    不知她三嫂,还有她的三哥

    回到阮舒的病房所在的楼层,褚翘在外面的过道上看到林璞一人独立的身影,有所猜测地瞥了眼病房门口,然后走上前,准备拍林璞的肩膀。

    未及碰上,林璞却是率先转回身。

    褚翘的手停在半空。眼睛极轻地眯一下,状似玩笑地调侃:“林家小弟,我以为你只是个拿你老爸的钱在外面胡吃海喝混日子的二世祖,原来警敏度也这么高?”

    先前有点愣神,察觉身后有人靠近时,他纯属条件反射,身体快于脑子的反应。转身的时候其实已意识到自己这样确实过于警敏。不过林璞倒也应对得从容:“褚警官,下次要在背后吓我,记得脚步放轻些。我的耳朵很灵的。”

    说着,林璞把用完的充电宝递回去给她:“谢谢褚警官。”

    “小意思。”褚翘语气特豪爽,收回充电宝,旋即朝病房的方向抬抬下巴,笑着问:“你前姐夫还在里面?”

    林璞不说话,默认。

    “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会儿?”褚翘盯着他眉宇间的倦色,好心好意建议,“我邦你在这里守一会儿吧。你貌似一整夜都没合过眼吧?”

    “谢谢褚警官。”林璞客客气气的,不过婉拒了,“我不困,无所谓的。以前在rb上学时,连续三天通宵打游戏都精神抖擞。”

    褚翘听言羡慕地撇撇嘴:“年轻人的精力就是好。我这把年纪偶尔熬夜办案,灌好几杯的咖啡都不一定能缓过来劲儿。”

    “褚警官哪里就‘这把年纪’了?”林璞笑笑,尚未再说什么,兜里的手机震动。瞥了眼来电显示,他抬头拜托褚翘道,“得麻烦褚警官了一会儿了,我去接个电话,马上回来。”

    “林小弟客气了。”褚翘挥挥手。

    林璞带着手机,走离好几步后,划过接听键:“怎么了?”

    打来电话的其实就是闻野。

    听筒里他的声音也阴阳怪调的:“那个女人和她前夫还在愉快地偷、情?”

    庄爻皱眉,微抿一下唇。

    “都能偷、情,枪伤还有什么可严重的?”闻野的阴阳怪调在继续,“你每回给她当看门狗的时候,会想象她在里头和她前夫干什么么?”

    庄爻面色冰冷:“没什么要紧事我挂电话了。”

    “那个姓褚的女警察原来和傅令元早就认识。”闻野质问,“难怪那个女人在江城明明每天一副鬼样子对谁都爱答不理,唯独和那个女警察亲近,还迅速变成朋友。”

    庄爻顿了顿----要不是今天打电话给傅令元,傅令元说会找褚翘邦忙安排,他也是被蒙在鼓里的。

    他只能进一步叹息,阮舒在最恨傅令元最行尸走肉的那段时间,内心的潜意识也还是在企图亲近和傅令元相关的人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庄爻问。

    本站访问地址//o 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紫幽阁 即可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