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7、放飞自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57、放飞自我

    傅令元对她的每一次主动,无论举动大小,总是在所难免微讶的,稍抬了眉梢注视她。

    阮舒在他的注视下,淡淡道:“已经戴过一次了。只是不习惯戴首饰,嫌麻烦,所以又摘掉了。”

    傅令元闻言重新凝聚起眸中的笑意:“骗子。”

    阮舒:“……”他学的分明是她的语气……

    “真可惜。”傅令元遗憾,捉着她的手摩挲着,轻叹,“这过年的档口,要是能戴上给我瞅瞅该多好。”

    阮舒撇着眼,不说话。

    手机里在这时进来一通电话。

    瞥见屏幕的来电显示,阮舒愣了一愣,划过接听键:“马以……?”

    “嗯。”马以语音浅淡,“听说你住院了?”

    “是。”阮舒应着,说,“没什么大事,谢谢关心。”

    “嗯。”马以依旧浅淡,却是问,“褚警官还在你那里?”

    阮舒又是一愣——他这是……主动打听褚翘……?

    敛着心绪,阮舒也不好意思去多嘴他和褚翘昨晚上的事,就问题回答问题,“她不在我这儿,不过她还在这个医院里。”

    “哪家医院?”马以简明扼要。

    “……”

    收了线,阮舒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方才完全是自作多情——马以打电话来哪里是为了关心她?分明只是为了褚翘的行踪而已……

    她算是真信了——热情的小火焰确实把冰山给睡了……

    …………

    褚翘在结束了和阮舒的通话之后,马上就拨给江城的同事,让同事帮忙调取资料。

    随后回到病房里和傅家二老继续唠嗑。

    不多时,同事发消息来告知,资料要准备传真了。

    恰巧打扰得也差不多,褚翘便向傅丞和傅夫人告辞。

    离开病房往外走,差不多要到医院大厅时,褚翘的手机又进来电话,来自马以的那位师兄:“翘妹子,你不厚道,这么快又有新的相亲对象了?”

    新的相亲对象,指的自然就是傅令元的二哥。褚翘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不用说,肯定是答应去傅宅拜年一事,被傅夫人告知她的父母了!

    她不过就是应付敷衍傅夫人的而已,怎么就真的成相亲了?

    而且,传到专家他师兄的耳朵里,也忒风火雷电的迅速了吧?!

    师兄的下一句话却令褚翘把先前那口咽下的老血又弄得喷出来了——“你不是才刚把师弟扑倒?扑倒后就了事?不负责任了?”

    浓浓的调侃意味儿。

    褚翘真想直接挂了电话——怎么他也知道她和专家睡了……?!专家告诉他的?!

    没直接电话的原因在于她是要问他答疑解惑的:“你快告诉我,昨晚的聚会上,我不是去上洗手间了?后来怎么就离开了?”

    “你怎么会问我?你自己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事?”

    “啊?我做过什么事?”

    “你真不记得了?”

    “……”一提断片儿这事儿,褚翘就有点犯怂。

    她没好意思承认,尤其她还自诩英明神武堂堂女警花,遂,她语焉不详地哼唧,“那个啥,不是完全不记得了,就是模模糊糊的,理不顺……”

    专家师兄洞若明悉地笑了笑,也不戳穿她的掩饰,只是打着哈哈道:“理不顺你就自己慢慢去理。我打这通电话的目的可不是为了帮你寻找记忆的,是想给你提个醒。你又准备相亲的事儿,我师弟已经知道了。”

    褚翘一时没能理解为什么要特意告诉她这件事。

    不经意一抬头,却发现马以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范围内。

    “……”怔忡在原地,褚翘眨了眨眼睛,试图确认是不是她自己给念叨出来的幻觉。

    马以在这两三秒的时间里,已然大步迈到她跟前。

    毫无防备之下,褚翘原本下意识里想要躲避他的念头都来不及实际行动。

    此时此刻穿上衣服戴回眼镜的专家,和凌晨在酒店房间里的那一个,判若两人,似乎又恢复成她之前认识的那座冰山。

    但,他的气场明显比之前要强烈。

    强撑着表面的镇定自若,褚翘笑着打招呼:“马医生,好巧,在这里遇到你。”

    “不巧。”马以没什么具体表情地驳回她,“我是专门来找褚警官的。”

    直白得把褚翘的小心脏吓得抖三抖——找她做什么?又为了昨晚的事儿?之前她想尽办法约他,他不是都爱理不理的,现在已经太阳打西边出来地第二次找她了……

    她还是没有做好直面他的心理准备啊……

    当然,内心再凌乱,她面上的表情也依旧是从容不迫的:“怎么了?马医生找我有急事?”

    呃……等等……同样的问话,貌似凌晨已经发生过在电话里了……

    “是有急事。”马以的回答也和之前一模一样,连平平的语调都是标准式的复制,“找褚警官报案。”

    褚翘条件反射便关切:“马医生你怎么了?”

    马以扶了扶眼镜脚:“遭人非礼。”

    天了噜!褚翘即刻一凛脸色:“谁敢非礼马医生?!什么时候的事情?!在哪里被非礼?!”

    “时间:昨天晚上23点36分45秒;地点:荣城娱乐会所,202包厢的洗手间里。”马以双手抱臂,后面的“人物”没再说,两只眼睛透过镜片,定在她身、上。

    哈……?!褚翘一脸懵。

    转瞬反应,那地点分明是昨晚聚会的场所……

    而所谓“洗手间”,还用得着猜?必然是她断片儿的截点……

    “非、非、非、非礼……?”褚翘不受控制地舌头打结,平生第一回如此结结巴巴。

    “褚警官看来是真的不记得了。”马以一副早料到如此的语气,分明是已经知道她的记忆断了片儿。

    而且他冷冰冰的表情透露出,他非常不高兴。

    不高兴?他为什么不高兴?

    不高兴她把昨晚的事情忘记了……?

    褚翘想问,但问不出口。

    犯怂,犯怂,还是犯怂。

    她就不明白了,她平时的艺高人胆大究竟飞到哪儿去……

    怎么在床上被他压,现在两人面对面说话,也被他压……

    “那个,马医生——”

    褚翘话未讲完,马以便打断她,问:“这个案子褚警官能接么?”

    “……”褚翘有点口干舌燥,心中直打鼓,觉得应付不来他。

    略略一停顿,干脆顺着他话,用秉公办案的态度给自己找回些许飒飒雄、风:“马医生做个笔录吧,详细说一说你被非礼的过程。”——假模假样得她自己都受不了她自己……

    镜片后,马以的眸底稍纵即逝一抹精光,淡淡道:“褚警官或许可以翻一翻自己手机。手机里有视频。嫌犯作案的过程,差不多都在里面。”

    哈……?作案过程的视频……?在她的手机里?!她自己怎么不知道……?!

    不过她倒是真的还没仔细查看过自己的手机。

    褚翘急急掏出,点开视频区域,首先第一眼就瞧见最新的一个命名为“专家嘘嘘”的文件。

    嘘嘘……

    什么鬼……

    褚翘的嘴角狠狠抽搐,飞快地抬眸觑马以。

    马以还是那副神情,架势像是静待着她自己观赏。

    褚翘垂回眼,颤抖着手指,点击开……

    画面弹出,是她自己对着镜头的一张硕大的脸,醉醺醺地播报彼时的状况:“现在是bj时间23点36分45秒,我在洗手间里成功捕获一只专家。”

    “他、在、嘘、嘘,嘿嘿嘿嘿嘿嘿……”不用怀疑,后面跟着的那一串是她银荡的笑……

    边银荡地笑着,她边把手机的镜头稍微偏移,照出的是门内马以站立的背影。

    像是生怕被他发现,迅速一瞥后,她就把镜头移回来她自己的脸,恍然大悟道:“原来专家也需要嘘嘘的……”

    她打了个酒嗝,压低着音量:“好奇不好奇?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欸,噢,对了,”她又突然想起来什么,不怀好意地再次银荡地笑:“嘿嘿嘿嘿嘿嘿……既然专家现在在……那我就不要浪费机会……”

    褚翘:“……”

    这是她?!

    她简直不敢相信的眼睛!

    她醉酒之后如此地放飞自我解放天性?!

    脑袋宕机一秒钟。

    一秒钟之后,仿佛有一个按钮被打开。

    她那部分暂时离家出走的记忆,霎时如洪水冲破闸门一般,汹涌奔腾涌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