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5、宽衣解带,贴身照顾-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055、宽衣解带,贴身照顾

    “阮姐!”栗青从小奔上下来,小跑到她面前。阮舒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傅清梨的第一句话:“伤?什么伤?”

    “三嫂你不知道?”傅清梨亦怔了怔。

    少顷,了解完情况,阮舒送走傅清梨,尝试着拨了傅令元的号码,果然处于关机状态。她坐在转椅里想了有一会儿,驱车前往那天晚上傅令元带她去过的那套小区。

    她并不确定他在那儿,但她对他住处的了解,也只有那儿,所以去碰碰运气。上去之前,阮舒先在楼下的所有停车位兜了一圈。

    这小区不大,在海城顶多算中等偏上的价位,第一次来的时候她其实有点意外,毕竟在她的认知里,傅令元不像是会住这种普通楼房的人。

    不过也亏得如此,阮舒很快找到了他的那辆黑色吉普。心中有数后,她才找上门去摁门铃。

    摁了很久,里面都没有人出来回应。久得阮舒怀疑他是不是没开车出去的时候,门上总算有了动静。

    见来人是她,傅令元的表情稍纵即逝一抹诧异,很快压下眼底,“你怎么来了?”

    “三哥不欢迎我?”阮舒璀然笑问。

    傅令元勾唇,当即侧身让道:“傅太太回自己的家,哪来的欢迎不欢迎。”

    阮舒走进门,在玄关换完鞋,然后抬头看一旁的傅令元。

    他的面色不如平时好,唇瓣干干的,两根眉毛也微微拧着。只在下半身穿一条灰色的抽绳运动裤,上半身**着。面对着她而站。是以她目前的视线范围内,展露的是他胸前毫无异样的小麦色皮肤。

    她打量他的几秒期间,两人不约而同陷入沉默,好像谁也没有要朝里走的意思。

    稍一顿,阮舒当先迈步,好奇询问:“三哥在干什么?手机怎么打不通?”

    “有急事?”傅令元跟在她身后,解释,“手机没电了,我在睡觉,没发现。”

    “唔……原来如此。”阮舒拖了个长音,状似恍然,倏地停住脚步。

    傅令元亦停住。

    阮舒抬着乌乌的眼瞳注视他,曼声道:“三哥,让我看看你的伤。”

    傅令元神色稍一收,又渐渐缓开来,笑了笑:“谁告诉你的?清梨?”

    “她找不到你人,以为我和你在一起。”阮舒解释,继而噙笑戏谑,“三哥不会是想默默地自己当英雄吧?”

    傅令元哧一声:“这算什么英雄?一个大男人挨揍可不是什么风光体面的事儿。尤其还被自己的女人给知道了。”

    阮舒轻轻浅浅地弯弯唇角,朝傅令元走近,重复了一遍:“三哥,让我看看你的伤。”

    “真要看?”傅令元问她确认。

    阮舒点头,垂眸瞥一眼他腹上的那抹枪伤留下的疤,戳了戳,复而抬眸,抿唇笑笑:“反正不会比这里更吓人。”

    然而待傅令元当真背过身来给她看,阮舒才发现自己错了。

    他的后背肿了一层,青一块紫一块的,还往外冒血丝。

    傅清梨说昨晚怎么抽傅令元都面不改色,不躲也不吭声,傅丞以为傅令元在和他较劲,越是下了狠手,直到把竹篾抽断了才停的手。如今亲眼看到伤口,阮舒才算对她的话有了清楚的认知。

    心头笼上来一股子怪异的感觉。阮舒也弄不清楚是歉意还是其他什么,下意识地就抬起手指轻轻地触上去。

    傅令元的后脑像长了眼睛,有所感应地及时避开,懒懒提醒:“我刚擦好的药,你可别给我蹭没了。”

    阮舒收回手指,微微歪着脑袋。

    有些淤血已经被揉开了,看着确实像是处理过。

    她心头微松。

    傅令元朝后偏过来头:“看够了没?”

    阮舒抿抿唇,盯着他硬朗的侧脸线条,略有迟疑:“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彼时傅令元提出要和她结婚,她便猜测,他大概是瞒着家里人自己做的主。但她并没有点破。一方面是因为她也和他一样,只想把这件事当做两人私下的交易,不欲牵扯两个家庭。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有自知之明,若非通过这种“偷偷摸摸”的方式,她哪里能如此顺利地迈进傅家的门楣?

    “什么怎么办?”傅令元转回身重新与她面对面,双手抱臂,似笑非笑:“担心你傅太太的地位不保?”

    他问得直白,她便也回得直白:“嗯。”

    傅令元轻笑:“我的事情向来是我自己做主,即便他们是我的家人,也无权干涉我的婚姻自由。现在难道还能逼着我们去扯离婚证?”

    边说,他边迈着步子朝沙发走:“你别把我挨揍这件事看得太严重,我爸本来就看我不顺眼,从小到大我挨揍的次数多着了。就算没有昨晚这件事,他之后也找得到其他理由揍我。”

    阮舒跟在他身后,见他在沙发上趴下了。

    一组的沙发,一个大的,摆中间,一个小的,放在侧面,傅令元稍稍缩了腿,拿了两个抱枕枕着,侧过头来,玩味地注视她,唇角微抿:“难道在你眼里,我是个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的男人?”

    阮舒的唇边弯出弧度:“当然不是。”

    傅令元笑意渐深,对她伸出手。

    阮舒抬手,放上他熨烫的掌心。

    傅令元握住她的手,顺势将她拉过来坐到沙发上他的身边。

    他的嘴唇在她的手背上印了两下。

    从手背皮肤传递来他唇瓣的干燥和他下巴青茬的刺刺。

    “傅先生受伤了,傅太太是不是该衣不解带地贴身照顾?”他掀起眼皮子,含笑瞅她。

    俨然是在暗示她同居一事。阮舒捋了捋头发,避重就轻地回答:“这几天我下班后会过来的。”

    傅令元听出意思,也不勉强,倒是又回到他的上一句话,自我纠正:“‘衣不解带’用错了,应该是‘宽衣解带’地贴身照顾。”

    阮舒:“……”

    “你饿么?”傅令元毫无征兆转了话题。

    阮舒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言外之意,摇头:“我来之前吃过晚饭。”

    “可是我饿了。”傅令元笑言。

    “……”阮舒露一丝抱歉,“我不会做饭。”

    “我知道。”傅令元轻笑,掂了掂她的手,“我也舍不得让你为我洗手做羹汤。”

    男人**的话,阮舒素来免疫。傅令元撩过她的话也不少,眼下这一句却令她的心轻轻绊了一下。闪闪目光,她抽回手,起身:“我出门给你买。”

    “好。”傅令元没反对,对她示意茶几上的钥匙,“你带上。”随即交代,“不用太远。小区后门临着的那条街就有餐馆。”

    “你想吃什么?”阮舒伸手去拿钥匙,不经意瞥见烟灰缸里长长短短的烟头——受伤了还抽这么多烟?

    傅令元似是十分疲倦,已枕着靠枕闭上眼睛,语焉不详地回答:“傅太太买什么,傅先生就吃什么。”

    ***

    阮舒本是按照傅令元的意思去小区后门临着的那条街。但那条街好像快要被拆迁了,大多数的店面都已停业。

    唯剩的几家,一瞅店里那油腻腻黑乎乎的环境,她的眉头不禁蹙成小山丘,最后还是回来小区,开车到稍远一些的商贸区,挑了家有品牌的餐厅,询问了类似傅令元这种情况的病人的忌口,才让他们专门煮了几道菜和一道汤。

    回去的路上却是堵了会儿车,导致多耽搁了半个小时。阮舒不禁有些焦虑他会不会等着急了。

    提着东西匆匆乘电梯上楼,抵达楼层时,电梯门打开。

    阮舒正要跨出去,恰和站在电梯外打算走进来的小花旦打了个照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