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9、超出认知范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59、超出认知范畴

    庄爻误解了她的意思,澄清道:“姐放心,这是你的东西,未经你的允许,我的好奇心再重,都不会随意翻看的。”

    阮舒淡淡一抿唇,却是直接告知:“文件袋里面是阮双燕的丈夫的资料。”

    “他?”庄爻微诧地皱眉,“姐为什么突然对他感兴趣了?是又要继续调查阮双燕?”

    嗯……?阮舒盯紧他的表情,凤眸轻轻一狭——他这是假装的,还是真不知道一灯大师就是阮双燕的丈夫……?

    不等她试探,打完电话的傅令元在这时从过道尽头的晒台外面走了回来,伸手便接过她的轮椅:“检查完了?”

    “嗯。”阮舒点点头。

    “那我们进去吧。”傅令元瞥了眼庄爻,推动阮舒的轮椅。

    目送他们的背影,庄爻琢磨着阮舒方才的问话和反应,若有所思。

    病房里,门一关上,傅令元便问:“在和你弟弟聊什么?”

    语气非常像是一个疑神疑鬼的丈夫。

    阮舒翻了个白眼,不和他瞎扯,将她方才的发现告知:“庄爻好像不清楚,一灯大师和傻子表舅的身份是重合的。”

    傅令元推着她停在床边,绕到她的正面来,避开她肩膀的伤口,将她从轮椅里抱起,低眸看她:“你查过庄爻的‘养父’在庄家族亲里是个什么身份没有?”

    “嗯。”阮舒点点头,“以前刚到江城的时候,让荣一打探过(第439章)。身份很普通,只是个庄姓的边缘族亲,老光棍,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所以以前查了等于没查,什么都挖不到。”

    她颦眉:“现在看来,这个‘边缘族亲老人’,应该就是傻子表舅死遁之后继续生活在江城的身份,多半是真正的驼背老人邦他弄的假身份,所以背景简单干净又无从探询。”

    庄姓家族庞大,旁支又细,随随便便多一个边缘族亲,是根本不起眼,也不会有人去特别留意的。

    傅令元将她放回床上,认同她的猜测,唇边勾出一抹哂意:“都是些见不得光的人,才总一而再再而三地换身份。”

    阮舒不予置评,也无可置评。

    她听得出,他在嘲讽的不仅有一灯大师,还有闻野。

    闻野的易装技能,估计深得他这位干爹的真传,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毕竟“s”混的是国际。

    至于庄爻的换脸,就更面目全非了。

    思及此,她倒突然生出一个困惑:为什么一灯大师和闻野都是易装,庄爻却干脆彻底地直接整容……?因为庄爻不擅长易装么?

    “又在自己瞎琢磨什么?”傅令元拿手指轻轻一弹她的额头。

    阮舒拉回思绪,把回来的路上遇到傅清梨的事儿和他说了。

    “希望她不会有好奇心,去医院里查我的住院记录。”

    这是她比较担心的。即便她不是普通病人,褚翘也已邦她隐藏了身份,可,既然傅家和这个医院的院长是世交,傅清梨若有心,必然轻而易举能了解到她的状况。

    傅令元微凝一下眉,抬眸看她,建议道:“等检查结果出来,如果没有大问题,就出院养伤。”

    稍顿一下,他别具深意:“我看庄园的环境就挺好的。在庄园里,你也能有办法让我的行动更为自由,更好地陪你。”

    阮舒心头微微一动——他这分明已经坦诚,他非常确定,庄园是陈家的地盘。

    不过她其实也并没有非常意外。她预料过,以他的敏锐,只要她在他跟前动作了,就面临被他发现蛛丝马迹的危险。

    庄园……暴露就暴露了吧,终归这个庄园没有牵扯陈家的什么机密,更多的是陈青洲保留的和傅清辞的回忆……

    忖着,阮舒点点头:“嗯,看看明天早上,我也不是很想呆在这里。”

    一方面,和他的感觉一样,在医院里太拘束。

    另外一方面……要他明知家人近在咫尺而见不得,不如让他离得远一点,眼不见为净……

    傅令元掂了掂她的手,笑得懒懒:“很满足,今年又能和你在一起过年。”

    阮舒倒没想到这儿,听言心头微微一顿,故意煞风景:“你不是应该回海城和陆家一起过年,增进感情?”

    “舅舅说了,这次的假,我想放到什么时候都可以。”像在讲一件了不得的事,傅令元颇有些自豪。

    阮舒又泼冷水:“我这里原先定的是春节前三天回江城祭祖。”

    “庄爻不是已经以你受伤为由推迟了?”傅令元一副“我都打听清楚了,你骗不到我”的表情。

    阮舒抿了抿唇——最近给庄爻的压力实在有点多,而且都很大……

    暂且敛回思绪,她抬了抬下巴,示意放在轮椅背上的那份文件袋:“褚翘送来的,傻子表舅的资料。”

    “效率挺高的。”傅令元挑着眉梢,拿过文件袋,坐到床边,挨着她,绕开文件袋上的棉线,把东西从里面取出来。

    薄薄的两页纸,非常简单。

    阮春华,据说四岁时高烧诱发脑炎,到七八岁学龄时,确认留下后遗症,智力发育障碍。

    阮双燕差不多就是隔年被从孤儿院领养回来的。

    那个时候阮家的家底还算殷实,之后因为阮春华的父亲嗜赌成性,才渐渐入不敷出家徒四壁,以致于后来阮双燕被迫外出打工邦忙还债,最后去了庄家当女仆。

    而阮双燕怀孕期间,阮春华的死因据说是再次脑炎,享年25岁。

    之所以两次脑炎都记录为“据说”,是因为早年看病基本都是私人大夫,或者去小诊所,即便病情严重去到大医院,时至今日,连警察都无从查证其病历。

    再者,阮春华不是个重要人物,所以褚翘当初调查阮双燕的尸骸案时,也未曾深入过阮春华的消息。

    是故,这份资料和阮舒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并没有太大的价值,仅供了解阮春华的基本背景之用。

    并且,从资料来看,阮春华的“傻”,确实有可能作假。

    资料里,甚至连阮春华的照片都没有。

    就和当时阮双燕的尸骸案时一样,时间过得太久了,什么都非常难找。

    阮舒无奈地从资料里抬头,看傅令元。

    傅令元丁点儿伤脑筋的样子都没有,气定神闲地给她削着苹果,说:“让褚翘邦忙重新调查看看。手头的东西,是阮双燕尸骸案的附属品。现在如果把阮春华当作重点人物,肯定多少能找出被遗漏的。”

    也只能再麻烦褚翘……阮舒自己是想不出更好的办法。

    …………

    病房里的气氛不太好,褚翘稍稍坐了一会儿,是不打算久呆的。

    傅夫人却已经迅速调整回情绪和状态,无视方才不愉快的小插曲,续上先前提及的明天傅松魁要从bj回来的事儿,邀请褚翘明天就上傅家老宅坐坐。

    最后着重补充一句:“老二也赶在明天他爷爷回来之前就回来。”

    褚翘如今是真后悔先前敷衍得太没心没肺了,组织了一下语言,笑道:“真赶在一天回来呀,其他叔叔伯伯婶婶阿姨明天也都差不多都该到齐了是么?那明天还真是热闹了。”

    “我去,我明天一定带上新年礼去坐坐,推了和我男朋友的约会也会先去问候傅爷爷。”

    傅清梨是第一个对她话语中关键词惊乍而起的人:“褚翘姐你有男朋友了?!”

    傅夫人自然也是惊讶的。

    连傅丞都不禁向褚翘投注去目光。

    一下子因为这种事成为三人的焦点,褚翘有点不好意思,解释道:“也不能完全算是男朋友,就是对彼此的感觉都还不错,在接触中。”

    傅清梨像小猴子似的,一下子窜到褚翘身边:“昨天怎么没说?今天就突然冒出来男朋友了?褚翘姐你该不会是为了推托家里人给你介绍的对象,撒谎的吧?”

    后面自然是熟人之间的玩笑话,说完傅清梨便自顾自乐呵呵地笑,朝傅夫人揶揄:“妈,我就说褚翘有的人是人追,只不过眼界高,所以一直没看上。咱们二哥是注定光棍命了。”

    吃完早饭的傅丞秉着张一贯不苟言笑的脸,哼哧着插了话:“‘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褚翘这么好的姑娘,白白被不识货的东西耽误十多年。老二常年呆部队,女人就没见过几个,怎么懂得照顾老婆?别再把褚翘给继续耽误。”

    “确实是我们傅家没有福气。”傅夫人终归是为褚翘感到高兴的,语重心长道,“看傅爷爷不着急,年前没空,年后来也行。你的终身大事要紧,既然好不容易看对眼,就趁着假期,抓紧时间好好相处、磨合,三观和性格匹配,是最重要的。”

    “嗯嗯,我明白的傅伯母。”褚翘的眉眼笑得弯弯的。

    傅清梨从旁掩嘴轻笑,侧着手在嘴边,假意和她讲悄悄话:“褚翘姐,你可是我妈的半个女儿。她没机会对我和我大姐唠叨的,都在你这儿絮絮啦。”

    话一顺嘴出口,傅清梨立马意识到自己又不小心提及了傅清辞,急急闭了嘴,去瞄傅丞的表情。

    傅丞能有什么表情?不苟言笑的脸越发不苟言笑,只不过没有再像方才提及傅令元时那般直接出声发脾气。

    病房内的气氛一下子又不太好。

    傅夫人这回倒没有再拿事怼傅丞,微察觉傅丞的脸色似的,无恙地继续叮咛褚翘:“知道你们年轻人现在的主意都特别大,喜欢自己做主,但其实我们这些长辈也并非完全迂腐不通人情,如果真觉得不错,早点和家里人通气,参考参考他们的意见。否则两方消息不对接,很容易产生误会的。”

    站在傅夫人身后的傅清梨偷偷冲褚翘挤眉弄眼——两人都听出,傅夫人的这番话,总结的都是傅清辞和傅令元两个人婚姻之事的经验。

    告别之后,依旧是由傅清梨送褚翘出病房。

    当然,其实完全没有送的必要的。傅清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有话要单独询问。

    “褚翘姐,你和我三嫂是不是有接触?”

    猝不及防,褚翘怔忡,不瞬狐疑:“什么和什么?”

    “你不用隐瞒我了。”傅清梨明晰道,“你来这里邦的朋友,就是我三嫂吧?我刚都遇到我三嫂了。她受伤了,就住在这个医院里。”

    她用这一小阵子功夫都在心里理顺了,后知后觉为什么阮舒要特意强调“即便你认为对方口风非常紧也不行”,后知后觉阮舒碰到她时为什么一点不惊讶,也不像上回在陵园里那般客套地问一问她为何出现在医院里。

    当然,在想通之前,可以理解为阮舒清冷疏离的性格所致。但如果褚翘作为中间人,一切就更解释得合乎情理了。

    褚翘不作声。

    傅清梨做了个缝嘴的手势,表示自己知道不会多嘴。随后甜甜地笑了笑:“不过,你们真的是要憋死我,我真的超级好奇我三嫂失踪这几个月究竟怎么回事儿,褚翘姐你又是怎么和我三嫂接触起来的?难道我三嫂去过江城了么?”

    褚翘眼皮一跳——这丫头平常看起来迷迷糊糊的,敏锐起来的时候还是特别敏锐的……

    “清梨啊,有什么话我们等之后时机对了再聊。不是我们自己的事,少好奇比较好。”

    傅清梨本也没指望真能从褚翘嘴里撬到话,闻言瘪瘪嘴:“你们的秘密可真多。”

    褚翘离开后,傅清梨走回病房里。

    傅夫人正从里间收拾了餐具出来,把她叫到了跟前:“和你褚翘姐嘀咕什么了?”

    “八卦褚翘姐的男朋友啊。”傅清梨不以为意地随口一诌,走过去拿起一颗苹果,咬一大口清脆的声响。

    一抬眸,发现自己的母亲在一声不吭地盯着她看,眼神洞若明火。

    傅清梨:“……”

    隔了两秒,才把嘴里的苹果咽下喉咙:“妈……”

    完了,她忘记了,从小到大,但凡被自家妈咪察觉嗅到丁点儿的猫腻,她貌似就没能成功撒谎过……

    …………

    褚翘到病房里来时,发现只有阮舒一个人靠在床头看电影,十分惊讶:“傅三竟然没有二十四小时都粘着你……?”

    阮舒合上电脑:“他出去晒台接电话了。”

    这貌似已经是他今天早上来来回回的第三通电话了,不知是有什么事,她未主动探询罢了。

    “那太棒了~我正好有事想像你求教~”褚翘贼贼地把病房门从里面给落了锁,奔着就到她的病床边来。

    未等她开口,阮舒率先问:“求教你和马以的问题?”

    褚翘:“……”

    “之前在江城,我留给他的我的新号码,他难得主动拨过来一次,找的却不是我。”阮舒笑笑。

    褚翘登时恍然:“原来是你告诉他我在这个医院里!小阮子,你太不道义了,居然出卖朋友!”

    阮舒本想做个耸肩的动作,臂膀微微疼了一下,记起自己有伤在身,便作罢。

    褚翘已一秒钟将对她的埋怨抛诸脑后,搬了椅子凑近着她坐,进入愁眉苦脸模式:“小阮子,你比我有恋爱经验,你快教教我,我现在该怎么办?”

    阮舒:“……”她的所谓恋爱经验,也只是和傅令元的而已……她自己都稀里糊涂的,基本站在原地不动,全是傅令元主动朝她走,她能怎么教她?

    而且,褚翘犯傻了吧——“我都还不知道你和马以如今具体什么情况,怎么知道你‘该怎么办’……”

    “专家……专家他……”褚翘支支吾吾,脸上全是犯难,“不知道为什么,和他睡了那一觉之后,他好像变得……变得……超出我对他的认知范畴了。”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褚翘已简洁明了而又不囫囵的语言,将昨天的事讲述了一遍。

    “……”阮舒眨眨眼,半是关心半是好奇地问,“你最后怎么回答他的?”

    “这哪儿能回答啊!”褚翘赧然——她在马以问完之后,就落荒而逃了。

    真的。就是落荒而逃,她再没有比昨天那个时候更好地身体力行地诠释这个成语。

    “喂喂喂,小阮子!”褚翘双手叉腰撇嘴,“现在是关注这个的时候么?现在的重点是,我接下来该怎么面对专家。”

    阮舒尚未来得及讲话,褚翘的手机忽地震响。

    瞥着屏幕的来电显示是老妈,褚翘狐疑地接起。

    病房内足够安静,于是听筒的漏音清清楚楚地传入阮舒的耳朵里,是把女人的声音在下达命令:“把你男朋友带回家里来让我和你爸都见见!全世界都知道你谈恋爱了,就我和你爸不知道!”

    阮舒:“……”

    褚翘作为当事人,自然是最震惊的——为什么她妈他爸就给知道了?!傅夫人不会如此好事吧?!

    急匆匆地,褚翘给阮舒打了个手势,就往往病房外面跑。

    阮舒目送着她,微抿起唇浅浅一笑。

    下一瞬,却见病房门口出现了“梁道森”。

    站在那儿,双手抱臂,微微扬着下巴,半眯起眸子盯着她。

    外表是梁道森,神情神态全是闻野的范儿。

    阮舒唇边的那抹浅笑如潮水般缓缓退去,不过倒没有把表情收得太过冰冷,先下意识地看向门外。

    没看到庄爻,只看到荣一。荣一站在后方正因没拦住闻野而忿然。

    阮舒转眸看回闻野。

    闻野已迈步走进来,第一句话就贱得不行:“怎样?这两天和你前夫腻歪在这里面,爽得乐不思蜀了吧?”

    阮舒的态度还算可以,平静地反问:“你昨天离开这里之后,去哪儿了?”

    其实她有点明知故问——不都已经听荣一汇报过,闻野去搜寻梁道森和庄以柔了。

    闻野停定在她的床边,居高临下地睨她,亦反问:“你觉得我去哪儿了?”

    阮舒未作声。

    闻野眸色阴鸷:“要不要和我说一说,你都从梁道森和庄以柔的嘴巴里,挖到了什么新的料?”

    阮舒依旧不吭声。

    荣一是跟在闻野身后进来病房的,可这种状况,除了守在病床边,他并无法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嘴上倒也无济于事地不太客气:“不要打扰我们大小姐养病,请你出去。”

    闻野嗤笑:“我是她的未婚夫,你还请我出去?然后呢?把那个和她隔着杀兄之仇的前夫请进屋里来和她苟且偷欢?”

    荣一生生把脸憋了个又红又青,无言反驳。

    阮舒颦眉,亲口轰人:“我想休息了,抱歉。如果你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梁道森,必须要留在这里守床,以表达对我的关心,我也不阻止你,你自便吧。”

    闻野弯腰,稍稍凑近她,嗓音阴仄仄:“给你守床?你在羞辱我?”

    “不是。”阮舒否认得清淡。

    闻野冷笑着,重新站直身体,却是对荣一道:“给你尊贵的大小姐收拾东西,一会儿她就出院。”

    一会儿就出院?

    阮舒不明白他这是要玩哪一出?

    荣一邦她嚷嚷着拒绝:“医生没说我们大小姐可以出院!我们大小姐现在的伤势也不方便就出院!”

    “我说可以出院,就可以出院。”闻野一哂,“她现在又没有要死要活的。”

    说着,他拿手指挑开盖着阮舒半身的被子:“受伤的是肩膀,又不是双腿残疾不能走路,装什么可怜?那颗子弹就真该打穿你,看看你还没有那个时间想其他。”

    阮舒深蹙眉头。

    “自己下来。”闻野踹了一脚病床腿,“等着我抱你么?”

    “你别太过分了!”荣一怒目而视。

    闻野怎么可能放在眼里?

    代替庄家家奴被安排在病房外面负责守卫的一名陈家下属则在这时急慌慌跑进来汇报:“荣一哥,有两个女人找来了,已经下电梯了,正朝这个方向过来。”

    这个方向,只有阮舒所住的一间病房,目标非常明确,分明是来找她的。

    可阮舒一时半会儿没能琢磨过来,“两个女人”应该是谁。

    “我出去看看!”荣一忙不迭往外走,刚行到病房外面,就见过道上,不远不近的距离,确实站着两个女人。

    只不过两人此时此刻均背对着这边的方向而驻足,不知在看什么。

    荣一一凝睛,很快记起来,她们驻足的那个位置,貌似分岔口通往的是晒台……?

    …………

    挂下电话从晒台走进来的傅令元,在看到傅夫人和傅清梨时,定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