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4、要看看我的腹肌-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64、要看看我的腹肌

    绝对载着满满一卡车的醋。

    迈着大步,他便进来了,垂眸瞥她一眼,再掀眼帘问庄爻:“不去办出院手续?”

    嗓音无疑没有温度。

    庄爻未应,只继续和阮舒说话:“姐,那我先出去了。”

    “嗯。好。”阮舒颔首。

    庄爻离开,带上病房的门。

    傅令元的身体亘过来她的跟前,挡住她的视线:“他没什么好看的,我的腹肌。”

    阮舒:“……”

    他的站姿有些故意,使得他的胸膛和腹部撑平。

    于是以她坐在轮椅里的平视的角度,他敞开的外套所露出的衬衣显得紧绷。

    “有没有忘记我的腹肌长什么样?需不需得更直接些?”

    话自头顶落下来的同时,傅令元的手指摸在衬衣的扣子上,做出要解开的架势。

    幼稚。

    阮舒默默评价,无语仰面,忽略他此刻的满面冰霜,反问:“不好奇傅夫人找我聊了些什么?”

    傅令元却不给她转移重点的机会:“我更好奇你和你弟弟在聊什么,需要到动手动脚的地步。”

    幽黑的双眸依然盯在她的那只手。

    那只攥着庄爻给的糖果的手。

    阮舒抬起没有受伤的手臂,伸出食指,朝他勾了勾:“凑过来,我告诉你。”

    傅令元稍抬眉梢,顿半秒,照她所言,弯下腰。

    阮舒的手臂勾住他的后颈,拉近他,吻住。

    突如其来的惊喜。

    傅令元的眉梢挑不禁挑更高,只觉她的这个吻并非为了安抚他的醋意,而充满……心疼?

    她吻得很专注,闭上的狭长凤眸勾出两条上扬的眼廓,彰显着她此刻是愉悦并享受的。

    傅令元暂且不去探究其中缘由,手掌按到她的后脑上,加深了吻。

    顷刻,他避开她肩膀的伤,将她从轮椅里抱起,指腹擦了擦她的嘴角,轻笑:“一直仰着头,你的脖子不嫌酸?”

    阮舒添了添唇,但笑不语。

    傅令元坐入沙发,拢她于他的膝上,捏住她的下巴,反守为攻。

    病房内静谧,唯余他们之间的唇舌纠缠。

    半晌之后,阮舒偎在他滚烫的怀抱,问他确认:“真的不想知道傅夫人和我聊了什么?”

    傅令元手掌缓缓顺着她的发丝,戏谑:“肯定不是拿钱给你,让你离开我。”

    这来源她首次和傅夫人见完面后讲与他的玩笑话,他倒是记得清楚。阮舒抵在他的胸膛,轻喃:“你能遇上傅夫人这样的母亲,真好。”

    虽然她不明白傅夫人是如何能够原谅傅丞的出轨,亦不明白傅夫人作为原配对小三之子如何能够做到如此。

    但,傅夫人能教养出现在她所爱的这个傅令元,她便无法客观地用看待宽恕出轨丈夫的其他女人那样的态度去鄙夷傅夫人在感情上如圣母般的大度。

    傅令元垂眸,凝着她乌黑的发顶,沉默片刻,认同地点点头:“嗯,她是一个称职的好母亲。”

    语音谙着疑似克制的淡然无波和稀疏平常。

    且,没有想要多谈的意思。

    阮舒从他的怀里抬起头。

    傅令元的眼底漆黑幽深。

    阮舒的嘴唇碰了碰他的下巴:“你自找的,众叛亲离。”

    “嗯,我自找的。”傅令元的嘴唇碰了碰她的眼皮,“只要你永远在我身边,就够了。”

    粗糙的指腹摩在她的脸颊上,带来的细腻触感令她从皮肤到心里都有些痒痒的。

    阮舒不着痕迹地避开他的目光,享受地蹭了蹭他厚实的掌心,复抬眼,转口问:“你刚刚那一阵子是去哪儿了?”

    傅令元:“处理小雅。”

    “她又玩自杀?”阮舒调侃。

    割腕这种事,她当初也干过,用来对付陈青洲的,确实达到见陈青洲的目的。小雅这最终还是让傅令元过去了。

    傅令元捏捏她的脸:“已经解决好了。等这次荣城度假结束,带她回海城,事情一结,就没她的价值了。”

    阮舒听出点意味儿——之前的某次谈话,她便隐隐察觉傅令元貌似最近又有所筹谋。

    当然,考虑到两人某种程度上的不同立场,她没有好奇探究。

    傅令元则又一次探究她:“你还没告诉我,你和你的那个冒牌弟弟在聊什么?”

    亚洲醋王。

    阮舒白他一眼,实诚道:“跟他说我在计划救荣叔。荣一已经在联络海城的陈家下属。”

    傅令元闻言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如先前在美发店的包间里商量过的那般,道:“有需要我邦忙配合的和我说。”

    阮舒盯他一眼。

    彼时这句话的前半句为:“你可以自行制定计划,不用向我透露,。”

    是她在防着他对陈家不利时,他妥协退了一步。

    涉及敏感区域,气氛变得有点不太融洽。

    安静一瞬之后,傅令元貌似又记起什么,加问:“已经有决定大概什么时候动手没有?”

    “尽快吧。”阮舒凝眉。还是那句话,有陆少骢在,黄金荣等不了太久。

    “再尽快也是年后。”傅令元预判,“离过年没几天了。”

    确实如此。阮舒认同。琢磨着也多亏了这春节,算在一定程度上也多给予黄金荣些许缓冲的时间。

    但就算安排在年后,也依旧紧张。

    傅令元则又出声:“如果相信我的话,等年后我捣璨星之后,你再动手。”

    捣璨星……?阮舒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她所隐约察觉的他近期可能在做的筹谋,是这件……?

    继捣皇廷的大动作之后,他紧接着要向璨星动刀了?

    璨星是陆少骢直属管理的公司,他这等同于要折陆少骢的翼,伤害陆少骢在三鑫集团的事业根本?

    傅令元捉住她的手,润了润:“我们好好过个年,过完年我马上就动手。正好分散陆振华的一部分心思,更有利于你们的行动。”

    阮舒没多加考虑就点头:“嗯,确实是好时机,我一会儿就和荣一说,让他再尝试抓紧点。”

    傅令元看着她,眉峰明显地轻锁,也明显还有细节不放心想问,但最终并没有出口,而亲了亲她的额头:“小心点。能和我商量的,尽量和我商量。”

    “尽量”二字听入耳,阮舒心头微微有点犯梗,抿一下唇,压下去了——在陈家的相关事务上,她的态度不曾改变。

    忽地她察觉自己的掌心一空。

    她反应过来时,庄爻给她的糖果,已经到了傅令元手里。

    傅令元用两根手指的指尖捏着,持于眼前,先是面无表情地盯着,一秒之后,直接丢向垃圾桶。

    扔得准准的,正中目标,于半空中划出的弧度甚至有点优美。

    阮舒颦眉,不满,心里自己偷偷合计,垃圾桶挺干净的,她一会儿去把糖果捡起来。

    傅令元读懂她的心思,手指捏住她的下巴,稍抬起她的脸,令得她与他对视。

    “他为什么要给你糖?有什么特殊的意义?他第几次给你糖了?每次给你你都收?收到都怎么处理的?吃掉?还是珍藏起来当纪念品?”

    质问得阴阳怪气的。

    阮舒心平气和解释:“他是从小养成的兜里揣糖的习惯。和他父母有关系。所以意义也在他的父母。他把我当亲人。”

    “狗屁亲人。”傅令元薄唇一挑。

    多辩无意。阮舒自知和他讲不通,直接揭过不提,蹭着要从他的腿上下去:“收拾东西,准备出院。”

    病房的门恰巧也在这时被从外面叩了两下,传入庄爻的声音:“姐。”

    傅令元掰回她的脸,扣住她的后颈,嘴唇碾压上她的嘴唇。

    下一瞬,阮舒便捕捉到庄爻推门而入的动静。

    很快他又默默地关上门出去。

    阮舒瞪傅令元。

    傅令元用力地绞她的舌头,吸得更狠了些。

    最后放开她的时候,他没什么好气地又提及:“我给你的房卡,你还是没用。”

    阮舒歇着自己发麻的嘴,瞅着他的满面阴郁,听着他口吻间的哀怨,忖了忖,觉得重温旧地这事儿就和他想看她穿校服一样,是他的执念。

    既是执念,还是趁早满足他吧,否则她真要被絮絮叨叨地一直纠缠下去。

    当下她便道:“那就今天吧。反正提前出院了,就先不去庄园了。”——闻野现在不在,想拦也拦不住她。

    傅令元的眸子应声眯出笑意。

    …………

    医生是首肯能够出院的。

    之前搪塞闻野时的那些理由,霎时全都不是理由了。

    阮舒自然是无法和傅令元同车同行的,两人暂且各自分开,傅令元照例先去酒店等她。

    这两日傅令元之所以比较方便地在病房进出,有个重要的原因在于,守卫的工作由庄爻的手下和荣一所带领的陈家下属挑大梁——出了庄家总奴头一事后,其余的庄家家奴被分批控制起来进行彻查,人数变少了,且调遣起来也比之前要更容易。

    一方面是借口,另外一方面,庄爻也确实担心其中是否还有总奴头的同谋,抑或其余包藏祸心之人,试图隔离开。

    毕竟家主遭遇总奴头枪击险些丧命,理由正当合理,同时消息传回江城,族中的几位老人递来相同的意思,希望彻查。庄家家奴们也是羞愧没有保护好家主的安全,心甘情愿接受。

    虽然事情已过去两天,但阮舒现在没了傅令元在身边吃飞醋,才真正有机会和庄爻好好细聊:“照闻野的意思,就是我太疏忽大意了,错信了隋欣,所以得此结果,完全自作自受?”

    庄爻皱眉:“姐,闻野讲话难听,你别放在心上。”

    阮舒还真没放在心上,反正闻野讲话难听又不是一次两次了,比这难听的她又不是没见识过?

    她重点疑虑的是:“我不敢保证自己是不是错信隋欣,但我相信唐显扬。除非唐显扬对自己的老婆也判断失误,被隋欣坑了。”

    庄爻听明白她的言外之意:“姐是觉得隋欣扭头投靠庄荒年,可能还另有内情?”

    阮舒不直接回答,而问他:“江城的消息是闻野带过来的,你不清楚,是吧?”

    庄爻抱赧地点点头。

    “那么也就是说,闻野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阮舒指出。

    “闻野有所隐瞒?”庄爻解读她的意思。

    “这就要问他了。”阮舒眉心蹙起,“昨晚上我尝试给显扬打过电话,都没通。了解不到情况。”

    这也令她担心唐显扬的处境,不知是否出了什么事。

    庄爻道歉:“对不起,姐,我现在人不在江城,权力又越来越被闻野剥夺,没办法邦你的忙。”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你邦我那么多,闻野如今肯定愈发不信任你。”阮舒由衷地愧疚。

    这愧疚从她下定决心要将庄爻拉拢到自己这边来时,就注定会有的了。她坦承面对。

    但她不后悔,即便可能会给他造成伤害,即便总是在利用他对她的感情强他所难,重来一次她也要做——庄爻不该继续跟着闻野那一伙人,他应该回到黄金荣的身边。

    顿了顿,阮舒又道:“谢谢你。”

    谢谢他为她的一再动摇,谢谢他一再地邦他。

    更谢谢他对她的那份感情,纯粹的亲情也好,掺杂了一丝男女之情也罢,她都非常感谢。

    庄爻撇开眼,没有接腔。

    他的手机正巧也在这时进来电话。

    来电的是闻野,张嘴便问他:“你们现在在哪?还在医院?”

    “嗯。是。”庄爻顿了顿,告知,“去停车场。姐决定出院了。”

    不久之前闻野来接阮舒出院,全部的人都阻止,这下子又自己出院。

    庄爻早料到闻野不会有好话,果然便听闻野嘲讽满满:“好,很好,非常好。”

    话落闻野便挂了电话,庄爻都没来得及问他这通电话的意图,明明才刚分开没多久,为什么又要确认他们的方位?

    电梯直达负二楼的地下停车场。

    荣一推着阮舒出去轿厢,往他们车子的方向去。

    阮舒坐在轮椅里,心里正悄然琢磨着,到了酒店去和傅令元汇合之前,得先回她和梁道森的总统套房。

    因为彼时住庄园的酒店,完全是临时起意,她的大部分行李都还在原来酒店的总统套房里。而行李里,有傅令元送她的那只紫水晶小刺猬项链……

    这时,忽地,荣一停下了脚步:“大小姐,你看,那是……”

    阮舒应声敛回思绪,抬眼。

    便见一行人从刚抵达停车场的车上下来,径直朝他们的方向行来。

    为首的那人头发梳得齐整,尤其两鬓边的两抹白头发,微微往后斜起。

    盯着她,对方的叫唤声便出来了:“姑姑!”

    阮舒凤眸顿时一狭,放在轮椅扶手上的不禁抓紧——庄荒年怎么来了……?总奴头当场毙命,庄爻又邦她拒绝了现在回江城的要求,所以庄荒年亲自跑来逮她了?

    庄爻原本正在尝试回拨闻野的号码,听到空旷的停车场内回荡开庄荒年的嗓音,整个人也是惊了一惊,哪里还顾得上打电话?

    庄荒年那声叫唤之后加快脚速,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而来。

    难为他了,跑得气喘吁吁。

    而更令阮舒没有想到的是,到她跟前的刹那,庄荒年双腿一屈,竟是跪倒在地。

    跪倒在地?!

    阮舒目瞪口呆。

    庄荒年老泪众横地仔细打量她,喉头哽咽:“姑姑……亲眼看到姑姑你还安好,荒年吊着的心,总算可以落下了。幸好,幸好姑姑没有大碍,否则荒年死都无法谢罪啊!”

    一番话下来语调抑扬顿挫,言语间饱含情感,尾音亦落得十分用力,而他丰富真实的表情,更给他的表演大大提高一个层次。

    阮舒冷眼看完戏,讥诮启唇:“我都还没死,你就着急着给我下跪哭丧了?二侄子这么大的礼,我可一点儿都收不起,担心折寿。”

    庄荒年没有生气:“怎么会?姑姑,你完全受得起,姑姑受得起任何人的大礼。”

    说着,他从口袋里取出手帕,抹了抹他自己的眼角,长叹道:“望姑姑见谅,荒年确实是没停止过对姑姑的担心,这乍一见到姑姑好好的在自己面前,荒年积压多日的情绪控制不住想要宣泄。”

    在此期间,他的随从已一左一右地邦忙将庄荒年从地上扶起来。

    阮舒依旧冷漠脸:“你来干什么?”

    庄荒年稳住身形,站定,腰背又大幅度地弯下,对着她双手作揖:“荒年是来接姑姑回家的。”

    虽然从他出现起,阮舒便料想到,方才也仅仅明知故问罢了。但眼下亲耳听他确认,她的瞳仁还是禁不住微微收缩了一下。

    庄爻已回到她的身边。

    阮舒侧眸瞍他。

    庄爻摇摇头,表示自己全然不知,并且和她一样心中不太有底。

    荣一的眼珠子在不停地转动着,默默计算现在跟在庄荒年身边的人,对比此时此刻潜伏在附近的陈家下属的人数,琢磨着万一庄荒年要石更来,守护住大小姐的胜算有多高的几率。

    而下一瞬,阮舒偏转的视线越过庄爻的身侧,看到了姗姗来迟的“梁道森”。

    他的出现是姗姗来迟的,脚步倒是急急匆匆的,手中拎着一只标记着医院名称的袋子,袋子是半透明的,能够勉强看到里面装的是各类药品。

    待他赶到几人面前来时,阮舒才近距离地与他的眼睛有一瞬间的交视。

    却没有交视出任何讯息。

    阮舒不禁眼神冷冰冰。

    庄爻亦悄摸看了眼“梁道森”,愤怒地直皱眉,已然自行明白过来方才闻野那通电话的由头,原来在此。

    可闻野还故意卖关子不直截了当地告知!哪怕只提前一分钟!

    “梁道森”似全然不清楚两人的心思,已自然而然地站到阮舒的身边,向庄荒年行礼问候:“庄二叔,你真的亲自来了?我去办出院手续和拿药,所以晚了几分钟才下来,都还没来得及通知大家庄二叔你来了。刚在电话里,我还有点不敢相信,你居然大老远的奔波。”

    “为了姑姑,这点奔波根本不算什么。”庄荒年又是摇头又是摆手,神情十分心甘情愿。

    阮舒已将全副精力都从“梁道森”身、上收回来,对付眼前这个老妖怪。

    “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们,我的伤尚未痊愈,不适合长途跋涉,所以先留在荣城多养几天。”

    阮舒的声音沉而厉,一副在上位者的威严满满的气魄。

    “正因为如此,让荒年更加担心姑姑的伤势。”庄荒年双手作揖的姿势不变,抬头看着阮舒,满面忧悒,“姑姑,你是庄家家主,你的安危牵动着所有族亲的心。姑姑不在,大家全部忧心忡忡。”

    “尤其姑姑如今带伤,更该马上回江城。在江城才能提供给姑姑最好的治疗和最安稳的养伤环境。”

    边说着,庄荒年稍微侧了侧身形,让开点位置,指了指跟在后面的一排人:“荒年也已经把医护团队和几个可靠的宅中佣人一并带来,以备路上照顾姑姑之需。”

    “姑姑,房车已在外面等候,全部准备得妥妥当当。姑姑如果觉得哪里还有不周到的地方,荒年马上按姑姑的要求去为姑姑办到!”

    一切都展现得尽善尽美,明显有备而来。

    阮舒无情无绪地扫视一圈,心底在琢磨的是庄荒年方才提及了族亲。

    闻野和一灯就等同于驼背老人,驼背老人在某种程度上是有比较大的话语权的,如果族内的决定就是让她先在荣城养伤,庄荒年不一定会就这样全然不顾族里的意思跑来荣城。

    而就闻野原本也打算带她走的态度来看,恐怕此时他乐见其成,不会利用驼背老人的身份,让族里给庄荒年压力。

    所以,没了后盾,阮舒能够成功强行拒绝的可能性小之又小。

    当然,她感到奇怪的地方在于,至少在不久之前闻野前来医院打算带她走的时候,闻野貌似并不清楚庄荒年来荣城了……?

    庄荒年从江城来荣城,中间是需要一定时间的。闻野自己来了荣城,留在江城的手下必然时刻关注着庄荒年的一举一动,怎么会没有给闻野及时传信……?

    她之前的第一反应以为是闻野故意隐瞒消息,给她来个措手不及。

    现在冷静下来,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儿。

    那么眼下究竟是什么情况……?

    闻野没斗过庄荒年……?所以消息完全失灵……?

    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