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两方争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67、两方争夺

    闻言,阮舒的脑袋嗡嗡嗡。

    所以她的疑虑并没有出错,所谓隋欣两面三刀的这件事,果真另有内情。

    抢隋欣她爸爸的日记本?

    除了闻野,她想不到谁还能干出这种事!

    犹记得她出发去蜜月之前,闻野还专门询问过她隋欣她父亲那本日记本的模样!

    他还真能装!明明是他自己先去招惹隋欣,捅了篓子,导致庄荒年对她的怀疑,还假模假样地硬将罪名栽在她识人不清!

    所以连她遭受的来自总奴头的那一枪,罪魁祸首也是闻野!

    压下火气,阮舒向唐显扬道歉:“对不起,偷日记本虽然确实不是我做的,但和我脱不开关系,是我的错。你能帮我向隋欣解释清楚?”

    “舒,我刚刚告诉过你,我偷跑出来了,没和隋欣一起。”唐显扬苦笑,“她现在恐怕完全将我当作敌人,认为我背叛了她。”

    “究竟怎么回事儿?”阮舒眉心紧蹙,“庄荒年为什么到处找你。”

    “因为隋欣她父亲的日记本,我手里也有一份。”话出的时候,唐显扬放在桌面上的手,往她的手心里塞入一支盘,“能拍的我都拍下来了。想瞒着隋欣的,但还是被她发现了。所以我跑出来了。”

    “你……”阮舒震惊。

    唐显扬局促地端起桌上的柠檬水一饮而尽,神情复杂:“我不是故意背叛她的,我只是不想看她执迷不悟。”

    “隋欣她姑姑和叔叔全都不愿意放弃多年的努力,隋欣现在转投庄荒年,是要继续走她姑姑和叔叔的老路,要继续留在江城和庄荒年继续合作。”

    “我没有其他办法了,我只能断掉她和庄荒年合作的基础,把她父亲的日记本偷拍出来给你。我不能看她错下去。”

    唐显扬的样子颇为痛苦,双手撑在桌面上抱着脑袋。

    阮舒把她自己的那杯水推过去给了他。

    唐显扬抓起,又一饮而尽,情绪似乎才稍加平复,旋即继续开口:“庄荒年到处都在找我。你远在荣城,我没办法去找你,手机也不敢用,怕被庄荒年定位。也担心你那边是不是会不会也遭到庄荒年的监视,所以不敢给你打电话。只能先躲起来,只盼着能等到你回来。”

    阮舒面色动容,目光轻闪,异常内疚:“对不起。”

    真的,非常对不起。

    她很懊恼。

    彼时没打通唐显扬的电话,她料想过可能唐显扬可能被隋欣或者庄荒年控制住不让他与她联系。

    可她并未太上心,因为无论如何唐显扬都是隋欣的丈夫,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

    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有此番举动,致使他自己如此处境。

    她真的太不该了!

    这次蜜月,虽然她和荣一带着绝大部分的陈家下属一起离开江城,但也并非完全没剩自己的人,比如固定在庄家码头出没的几个,要调派,还是可以的。

    所以,她应该及时想到这一点,纵使身在荣城,也该第一时间遣手下去隋家查探唐显扬的下落!

    “没什么好对不起的。”唐显扬笑笑,尔后长长吁一口气,“我没想到你会回来得这么快这么及时。很庆幸。得知庄家家主回来的消息,我马上就去庄家宗祠。”

    “无法和你直接接触,你身边的人我也只觉得林璞可信,所以借用拿破伦酥给你传递信息。”

    阮舒的思绪停留在“得知庄家家主回来的消息”和“庄家宗祠”这两个关键词上,脑子里闪过一道光,霎时把事情串起来。

    她出门前对闻野的猜测是没错的!闻野要带她回来江城的目的确实在于唐显扬!但并非她所以为的希望借助她反水唐显扬!而是闻野已经知道唐显扬背叛隋欣!闻野是想借由她引出唐显扬!

    还有庄荒年!

    庄荒年特意亲自去荣城将她接回来江城的目的和闻野是一样的!

    什么去宗祠叩谢祖宗只是借口!难怪把族里的人全召来了!为了把家主回来的消息以最大程度散播出去让唐显扬知道!

    那么现在她之所以如此顺利地出来见到唐显扬,岂不是……!表情一边,阮舒蹭地整个人便从椅子里站起,拉住唐显扬的手:“跟我走!我们现在马上先离开这里!”

    虽不知发生何事,但从她的神色,唐显扬也能瞧出不妙,未耽搁,即刻照她所言起身。

    阮舒扭头便交待荣一:“给林璞打电话!”

    荣一急急掏手机。

    三人快速朝外走。

    一推开门,迎面一戴帽子的络腮胡子大叔一把拽住阮舒的手:“走这边。”

    正是易装之后的“梁道森”。

    “你要带我们去哪里?”阮舒条件反射地竖起警惕,喊上荣一一并护住唐显扬。

    唐显扬则也已认出“梁道森”的脸,讶然:“道森,你怎么……”

    “梁道森”应声瞟了瞟唐显扬,眼睛眯起一下,暂且没有理会他,看回阮舒冷笑:“别太作,除非你想把他交出去。你以为为什么你都坐下来喝咖啡了,庄荒年那边派来跟踪你们的人都还没出现?吕品制造的交通事故挡不住很久的。”

    阮舒应声凤眸轻狭。

    “姐!”林璞匆匆从车上下来,瞥“梁道森”一眼,快速与她说,“你们都先跟着他回去。”

    明显,他已经和闻野沟通过了。

    既如此,阮舒放心不少,这才携唐显扬一起上了“梁道森”的车。

    有荣一在,“梁道森”自然不可能还亲自当司机,与阮舒、唐显扬全在后座。

    几乎是一秒钟的功夫,他们的车刚驶离,便看到从反方向开过来的一辆车急急停在咖啡馆门口,四五个人从车上下来,迅速走进咖啡馆。

    阮舒从车窗外收回视线。

    “梁道森”已经将帽子和络腮胡子的简单装备取了下来。

    唐显扬仍是有点懵的:“道森,你不是投靠的庄二叔?现在这是……”

    虽然他清楚他的这位好朋友身不由己,但这种关键时刻,他不敢拿他自己和阮舒的安危去冒险,所以逃出来后不曾想过要联系梁道森的。

    眼下看来,梁道森明显是在帮阮舒的……?

    还有……

    唐显扬盯在他身、上的眼神变得有些古怪。

    阮舒正打算帮“梁道森”打个圆场。

    “梁道森”率先喊荣一靠边停。

    靠边停后,是有另外一辆车的,从车上下来的是稍稍变装加以掩护的吕品。

    “梁道森”打开车门,以正常的梁道森的口吻对唐显扬道:“显扬,你先下车,跟他走。你现在需要一个安全的藏身之所。”

    阮舒伸手拦住:“不行!我不放心!这事必须由我自己安排!”

    “这事你自己现在安排得了么?”“梁道森”嘲讽。

    阮舒连带先前的火气一并冒出来与他算账:“我现在之所以安排不了,不全是因为落了你的套!”

    情势再显而易见不过!今晚这一局,庄荒年在利用她找出唐显扬,闻野在荣城带走她的企图被阻拦了以后,反过来利用庄荒年的出现顺水推舟将计就计回来江城。

    双方抢夺唐显扬。

    只不过,闻野躲在暗处,且目前看来棋高一着。

    “安排不了就少废话。”“梁道森”嗤声,转眸看回唐显扬,“显扬,等之后我们再细聊,时间来不及了,你快些先去躲起来。”

    唐显扬狐疑地用眼神询问阮舒的意见——在搞不清楚两人关系的情况下,他自然更信任阮舒。

    阮舒冷着脸,也别无他法,怪只怪她自己明白过来得太晚,此时此刻只能任凭闻野的摆布,她根本反对无效。

    但她必须弄明白:“你要把显扬送到哪里藏身?”

    “我家。”“梁道森”说。

    他肯回答,已经算是退了一步。

    阮舒压下心绪,朝唐显扬点点头:“你去吧,我等会让荣一安排手下过去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