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5、嗯,就是你-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75、嗯,就是你

    提及陈年往事,两人之间的气氛在所难免陷入一时的冰凌。

    庄荒年眉头再一皱:“小欣,我体谅你现在是因为显扬的死,一时之间心绪难平,越是这种情况,越不能胡思乱想,否则很容易做出错误的判断。”

    “认完显扬的尸体,你就先从警察局出来,回去好好呆着,继续陪你姑姑和叔叔,照顾毛豆。其余的事情交给我,显扬的死究竟怎么回事儿,我会想办法搞清楚。你全部不要管。”

    “呵……”隋欣却是轻哂,“‘全部不要管’?任凭你糊弄我,是吗?”

    下一瞬,她几近崩溃地嚎啕大哭:“显扬死了!他已经死了!搞清楚又有什么用?!他能死而复生吗?!能吗?!”

    “小欣,你先——”

    “是我不对……我都已经答应他要离开江城了,为什么又反悔……我为什么要反悔……我为什么要回头来找你?为什么……”顿了顿,隋欣的嗓音陡然再高,“我不该再来找你的!庄荒年,你赔我显扬!你赔给我!”

    自知此时安慰任何话,她大概都听不进去。庄荒年暂且未再徒劳解释,任凭她发泄。

    顷刻,待察觉她的啜泣弱下去,庄荒年才又出声,颇为语重心长:“小欣,从你一出生,我便将你视作亲生女儿一般。我待你如何,你该清楚。”

    “这些年我对你的姑姑和叔叔的所作所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对隋家能帮的尽量帮,真的单单因为我当年和你父亲一起做的事被你们当作威胁我的把柄攥在手里吗?”

    庄荒年笑了一笑:“他们三个不懂,所以变本加厉,越来越肆无忌惮。但你一直置身事外,不就因为,你是心里最明白、最通透的那一个?”

    “我明白什么……我通透什么……”隋欣丢了灵魂似的,喃喃。

    沉湎一瞬往事,庄荒年轻轻喟叹,慈声:“小欣,不要让我担心,不要让你姑姑和叔叔担心,更不要让你爸在天上也不安生,再想想毛豆还在家里等你。”

    最后一句,令隋欣倏尔意识到什么,立时从恍恍惚惚中回神,身体微微一僵。

    庄荒年的话在继续:“照我刚刚说的,别在警察局呆太久,认完尸体就回去。我下午抽空去找你。我们当面再聊一聊。”

    隋欣安静一秒,眸底翻滚着情绪,双拳紧握着,应下:“好。我回去……”

    即便如此,庄荒年依旧不放心。

    眉头凝着,他转回身朝餐厅的方向看,愠怒地咬紧齿关,两侧的面颊因此而往里凹陷出两个浅窝。

    …………

    餐桌上,阮舒挂断褚翘的电话,抬眸便看庄爻:“博物馆里的那具焦尸……”

    她终归还是逃避不了。必须要正视自己的负罪感……

    庄爻瞥了一眼“梁道森”。

    “梁道森”依旧专心致志地吃着东西,没有要开金口的意思。

    庄爻便看回阮舒,自行解答:“嗯,是吕品弄来的人。”

    他多少能猜到她的心理,安抚:“姐,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弱点,利益给得准,即便是命,也有人会卖。你情我愿的交易,姐你不必太放在心上。”

    随即,也算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他稍微解释几句昨夜纵火案的成功实施。

    “博物馆并不好潜入。所以我们的人是白天的时候作为参观者进去的,身上带着摄像仪,勘察了馆内各个摄像头的位置,由我在外面尝试cao控画面。晚上闭馆时,我们的人没出来,直接藏在馆内,时间一到,就动手了。”

    阮舒略略颔首。

    庄荒年在这时回来了。

    回来后也没坐下继续进食,躬着腰背双手作揖,便向阮舒道别:“抱歉,姑姑,荒年还是没有办法陪姑姑吃午餐了。”

    “怎么了?”阮舒就着情境客套一问。

    “是博物馆那边琐碎的事情太多,荒年还是过去陪大家一起吃盒饭,还能边做事,节省时间。”庄荒年一阵感喟。

    “噢,那就辛苦二侄子了。”阮舒没什么阻拦他的理由,也并不想阻拦。

    庄荒年道歉:“荒年昨天在宅里没办完的事,只能改天继续了。姑姑一定要记得自己现在是孕妇,凡事不能任性。”

    “还有明天姑姑第一回主持祭祖事宜,很多规矩可能不懂,下午族里会派人来帮姑姑的。”

    “行了,我晓得了。”阮舒有点受不了他假惺惺的啰嗦,挥挥手,“二侄子赶紧去忙吧。”

    最后庄荒年点了梁道森的名:“阿森,照看好姑姑。”

    “梁道森”从座位里站起来应:“我知道的,庄二叔。”

    目送庄荒年的身影,阮舒修眉微锁:“不知道隋欣去了警察局之后,有没有联系过他……”

    思绪一敛,她正琢磨着问问闻野的意见,接下来是不是该主动出击找隋欣。

    她搁在桌面上的手机于此时倏尔震动。

    进来的是一条短信。

    点开内容后,阮舒立时轻狭凤眸。

    …………

    结束和阮舒的通话后,褚翘准备回自己小组所在的办公室。

    途径某一会议室时,里头正挨挨挤挤的全是人,并因为空间不足,外头的这过道上,也站了好几个警员同事。

    尤其女警员,不断地问男警员借过,统一战线皆在努力地将男同事往后方推,她们自己则竭尽所能地往会议室里头探身探头。

    由此引发了不少人的不满。

    几个女警员低声道歉,未再挪动,保持住目前的良好秩序。

    然后小有兴奋地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怎么这么突然?没两天就要过年了,却给我们找来心理学专家上课?而且是这么年轻的帅哥?”

    “是啊是啊。”另外一人附和着,语气惋惜的玩笑,“早几个月来不行么?我现在都结婚了。”

    “结婚不还能离么?哈哈哈~”

    “去去去~专心听课~头儿是提供给我们学习的机会,不是让我们来看男人犯花痴的~”

    “欸,不过,这上面展示的是什么机器?”

    “你来之前没看通知吗?测谎仪,新研究出的测谎仪~”

    “……”

    褚翘撇撇嘴,加快了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慢了下来的脚步。

    她发誓,如果可以选择,她一定不愿意走这条道!

    她也发誓,她已经在心里和自己说好,绝对目不斜视!

    然,会议室靠近走道的那面墙偏偏是玻璃,在她视线的宽度之内,且,偏偏,卷帘窗全是收起的,她想看不到都难。

    遂,站在演示台上那道挺拔身影,强行进入了她的眼角余光。

    她边走着,眼珠子便不自觉地飞快瞄过去一下。

    又走着,眼珠子在飞快地瞄过去一下。

    旁观的人太多,一颗颗人头七挡八挡的,将某专家的身影切割掉,并看不齐全……

    终于,行至会议室的前门时,总算留有一道细长的缝出来。

    褚翘停住脚步,偏头往里瞧。

    某专家的背脊挺得笔直,鼻骨亦挺直,鼻梁上一如既往架着黑边眼镜。

    瞧得她……嗯……赏心悦目。

    她再发誓,她其实很想捂住自己的耳朵的,但……

    她舍不得……

    舍不得屏蔽某专家的嗓音,在通过话筒的扩散,相较平日,变得愈发低醇,如同悠扬的提琴演奏。

    凝了凝神,她仔细听他讲话的内容。

    飄进她鼓膜里的,正是一句:“那就麻烦门口的那位女警官,上台来帮忙做个演示。”

    欸?门口?女同事?做演示?

    谁啊?被专家亲口点名,会不会忒幸运了些?

    褚翘继凝神之后再凝睛,左右张望着试图寻找那位幸运儿。

    却发现,身周人的目光皆汇集到她,尤其几个犯过花痴的女同事们,充满了惊羡。

    褚翘懵懵的——都瞅她做什么?

    还是旁边不知道谁推了她一把:“褚警官,愣着干什么?喊你上台帮忙呢~还不快去~大家都等着~”

    “我……?”褚翘指着自己,不可思议。

    她视线一转,看回前方。

    发现原本站在门口的几个人全都侧开身,让开道。

    那条细长的缝,已然完全敞开,令她的视线畅通无阻。

    而台上,马以正朝向她所在的位置,清清淡淡道:“嗯,是的,就是你。”

    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他礼貌地微微颔首致意:“麻烦这位警官了,请上台来,帮个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