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6、红心-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76、红心

    镜片后,马以的瞳仁是深邃的黑色。

    他的目光看似清淡无误,褚翘却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他、他、他这又是要干嘛?

    她不明白呀!

    那天上午他莫名其妙来医院堵她,要求她带他回家去见她父母,半途他讲出那样的话之后,她只想立即消失。

    接到求助电话时,她头一回觉得傅三那混小子再也不混了,简直是她的救星!

    她正巧就那么找着理由,半路撇下马以,自己匆匆忙忙去接直升机准备飞回江城。

    紧接着就是吧,昨天一个上午在警察局,琢磨要趁中午有空,再去趟庄宅找小阮子。结果一出办公室的门,就碰上自己的领导和领导身旁的……专家。

    真心跟撞鬼似的,她差点以为他从荣城跟她来了江城。

    幸好及时发现是她想太多,人家专家是受邀前来给大家讲课的,便是当下这堂课,关于犯罪心理测试技术的。

    而因为上一回专家前来时,负责接待的人就是她,这回领导又一次将此光荣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她……

    哪里还能如之前那般兴奋得跑去找小阮子陪她置办新衣裳?反倒是她自己,拒绝和专家单独相处,遂拉来另外一位同事作陪,相安无事地度过了昨天。

    而其实,她是有点小失落。因为专家又恢复成了那个冰山脸的专家,几乎没和她讲过话,态度比两人睡过一觉之前还要冷淡……

    不过愣了两秒钟,身周不知谁又推她,待反应过来时,褚翘发现自己已经被搡到众人之前。

    会议室里满满当当听课的警员们目光齐刷刷。

    比这更大的场面褚翘都见过,没什么可害怕的。

    她害怕的是,此时此刻站在台上的专家。

    然,切实凝睛之后,褚翘才发现,专家的视线早已从她身、上挪开,兀自和站于他身侧的疑似助手的人在摆弄同在台上的测谎仪,貌似压根没放注意力于她,她上台不上台都无所谓似的。

    同样在听课的领导也出声喊话呆站着的褚翘:“小褚啊,你平常不是最热心肠的,今天这是怎么了,磨磨唧唧的?大家都等着继续听课,你快上台~”

    褚翘定了定神,暗暗深呼吸两口气——她在自己瞎纠结什么?!工作是工作!私人感情是私人感情!

    迅速整理好自己的情绪,褚翘恢复落落大方,迈上演示台。

    测谎仪这东西她当然知道,比较标准的叫法其实应该是“多功能生理扫描记录仪”。它是以生物电子学和心理学相结合,借助计算机手段完成对人物心理的分析过程,测定的主要是血压、心律、呼吸和皮肤电阻四个方面的人体生理变化。

    当然,这种测试并非百分百准确率,在我国只是办案时的辅助工具,测谎结果也仅仅为参考,而不能作为直接证据。

    虽然目前为止她自己经手的案子还没有机会和测谎仪合作过,但早年刚毕业出来还是菜鸟警官时,跟着自己的师傅见识过一回犯罪嫌疑人如何在测谎仪之下无所遁形,最终协助警方更快速地抓获凶手。

    彼时阮双燕的尸骸案,她专门请了马以来江城,除了想对隋润芝做精神病司法鉴定之外,也曾有意向马以请教,是否能够借助测谎仪。因为马以曾经是鲜有的研修过心理学同时也受过严格培训的案件测试人员。

    这与他个人以前的职业经历有关。是褚翘从海城警察局的那位与马以有过案件合作的师兄那儿打听来的。

    据说马以在校期间就协助过警方的不少案件,原本可以留校当教授或者进入机关内的相关职务,最后却选择了自己悄无声息地开设私人的心理咨询室。也是最近两三年才渐渐又和警方有所接触。

    褚翘其实非常好奇。当然,这些都是题外话……

    言归正传。

    现在台上的这一台测谎仪,体积不大,长约二十厘米,宽约十厘米,一边连接着几个类似医院做心电图的感应器,另外一边则连接着一台笔记本电脑。

    褚翘到椅子里落座。

    助手前来将导线接上褚翘的手指、手腕和腹部,导线的另外一端连接测谎仪。

    褚翘突然错觉自己是待审的犯人,“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之感强烈。尤其当助手让开之后,她直接面对坐在笔记本电脑前的马以,心跳霎时加速。

    原本静坐着不知在做何cao作的马以在这时忽然掀眼皮,不明意味地觑她一下。

    未及她琢磨这“不明意味”究竟是什么意味儿,便听台下有认识她的同事狐疑出声:“小褚,测试还没开始,你怎么就紧张了?”

    褚翘这才发现,自己的四项生理变化数据此时通过墙上的画面展示出来给大家了。

    当然,那些数据不是以直接的数字显示,而是波谱。虽然非专业人士做不了整体的分析和判断,但起伏度就摆在那儿,长眼睛的人都能看得到。

    褚翘:“……”

    她、她、她、她、她!她为什么要落落大方地上台来?

    现在完全骑虎难下了!

    内心是极度崩溃的,面上是无比镇定的。她镇定自若地笑着回答台下的问题:“我这是紧张啊?那挺准的啊,我手里头的博物馆失火案可是连市长和省委书记都在关注的,完全焦虑状态。”

    “瞧瞧你们还欺负我,抓我来给你们当小白鼠。赶紧的哈,给你们演示完,我要回去继续做事了。一个个都不许开小差,瞪圆眼睛竖起耳朵认真听课了~”

    话落之后,她转回眸,却是冷不丁又撞上马以的瞳眸。

    其实他的眼神挺稀疏平常的。

    可褚翘自己知道自己撒谎,所以心虚啊~以往她便觉马以的眼睛似乎总能轻而易举看穿人心,现在她身、上连接着测谎仪,不得更似照妖镜一般令她现原形……?

    她不禁吞咽一口唾沫。

    马以扶了扶眼镜,问:“褚警官做好准备了?”

    “嗯。”

    “那我们先来做个热身。”

    哈,还得先热身……?

    助手拿着四张不同花色的扑克牌,避开马以的视线,只给褚翘看,让褚翘从中选取一张。

    褚翘在自己面前的白纸上写下选取的花色后,将白纸暂且倒翻掩盖起来,只有她一人知晓答案。

    旋即她抬头,面对马以。

    马以正低垂头颅,在他自己的笔记本上很认真地不知在圈圈画画些什么。他握笔的手指所屈起的线条感再度让她移不开眼了……

    同时,灯光打在他的睫毛上,于他眼睛下方呈现出扇形的阴影。

    可惜,被眼镜框遮挡住一部分他的面容。

    褚翘回忆起那晚在酒店房间的床上,他起伏在她的身、上时没有戴眼镜的模样,甚是怀念。

    正忖着,她看到马以放下笔,抬起头。

    褚翘面上从容地应对与他的四目交视。

    马以的视线稍稍一偏,瞟向电脑屏幕。

    褚翘:“……”

    完了!压回去压回去压回去!赶紧把满脑子那晚脸红心跳的所有画面全都压回去!

    马以的视线已转了回来。

    褚翘:“……”

    不知是否错觉,她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一丝……似笑非笑……

    马以倏尔发问:“姓名?”

    褚翘愣一下,反应过来这是开始热身了,忙不迭回:“褚翘。”

    “性别?”

    “女。”

    “职业?”

    “警察。”

    “是黑桃吗?”

    冷不防就转到扑克牌的问题上,褚翘的反应得还算敏捷:“不是。”

    “婚否?”

    竟是一下又问回去了……

    褚翘的反应依旧迅速:“否。”

    “单身?”

    哈……?褚翘不禁睁大双眼,并险些咬到自己的舌头。

    马以的黑眸淡如水,仍然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全然不觉他的问题有何问题似的。

    褚翘吞咽一口唾沫,回:“是。”

    出口后,不知是否又是她的错觉,她从他的眼神里瞧出一丝……冰冷……

    她想起他在车上说过提前使用男朋友权力的事。

    当然,转瞬便接着浮现出他的体验和数据言论。

    她垂了垂眼皮,避开他的视线,轻攥自己湿、濡的手心。

    而那一刹那他眼神里的冰冷可能真只是她的错觉。

    因为马以紧接着问话了,语调俨然如常的平平:“是红心吗?”

    “不是。”褚翘回。

    “是方块吗?马以再问。

    “是。”褚翘回。

    马以扶了扶眼镜脚:“有喜欢的对象吗?”

    越来越私人,亦越来越直白。褚翘停在那儿。

    马以清淡的目光不转,一动不动地凝注她。

    台下听课的人,已嗅到了不同寻常的意味儿,左右之间相互交换眼神,默契地谁也没有出声打断此番场面。

    褚翘的手指抠在椅子的扶手上,觉得他现在的行为比彼时的“体验和数据”言论还要过分且恶劣。

    但她没翻脸,选择继续完成这项测试,平缓着心绪,原本是想给出和方才单身与否那个问题一样的答案。

    开口时,从她喉咙里滑出去的却是相反的字眼:“有。”

    “在场否?”马以也继续着他的过分。

    褚翘倒是比先前冷静许多:“在。”

    马以又一次习惯性地扶了扶眼镜脚,再问:“是梅花吗?”

    “不是。”褚翘回。

    关于扑克牌花色的问题已全部问完。

    照说被测试者该做的到此为止,接下来就该是马以告知宣布测试结果。

    褚翘暗暗舒着气,神经有所懈怠,手心也送开了。

    结果却又听马以问:“我是否符合你挑选男朋友的标准?”

    褚翘蓦然怔忡,钝钝抬眼。

    马以朗眉,双眸漆亮,不知何时从电脑前起身了,此刻站定在她的跟前。

    这等同于他的当众告白。

    下面一群看热闹的人,此时再按捺不住也安静不了,骤然一阵起哄。

    褚翘怔怔的。只觉他近在咫尺的气息像是被放大了,萦绕于她的鼻间。

    渐渐的,周围吵嚷的人声犹如断了线,她耳边恢复静默。

    静默中,她的心脏的跳动也仿若被放大。

    她陷进他的眼睛里似的,思绪滞住,只记得自己现在被束缚在测谎仪上,不能撒谎,撒谎也没有用。

    她完全被他蛊惑住,无意识间,张了嘴,回道:“是。”

    镜片后,马以的眸底划过一抹精光。

    转过身去,他面向台下的众人,说:“是红心。”

    同时,他将她面前的那张写着答案的纸展示给众人。

    红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