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1、一触即发(5)-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81、一触即发(5)

    稍加停顿,阮舒紧接着道:“中午你决定抓紧时间在明天的祭祖仪式上动手,是为了让庄荒年措手不及,无法防备。现在他照样是没有什么防备的,不是么?”

    闻野的双眸谙上鸷色:“嗯,无法防备,那你就等着看,你把他b到现在这个地步,他是不是会无力回天束手就擒。”

    话落,他甩手扭头就汹汹走人。

    阮舒修眉蹙着目送他的身影后,转眸看庄爻。

    庄爻安抚:“下午我和他一直在安排明天祭祖仪式上的计划,他可能觉得在这件事上你没有及时告诉他案件的进展,没有及时向他传递最新消息。所以发比较大的火。”

    “他的控制欲比较强,也习惯了一切由他主导。现在突然被你……”庄爻耸耸肩,后面没说完,就让她自己意会。

    阮舒意会到了,却是既无奈又无语——还真没错,闻野那种狂妄自大专断独行的人,怎么能忍受得了她“越权”和未经他同意擅作主张?

    庄爻随即补充:“都是为了这次能够成功制服庄荒年,毕竟庄荒年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也是担心功亏一篑。”

    阮舒抿了抿唇:“任何一个计划,都无法做到百分百的周全,在所难免会有漏洞。我也承认,现在还是有很多不确定因素。比如……”

    阮舒叹息着,将褚翘方才在电话中告知的最新情况转述给庄爻。

    “隋欣心里可能有什么坎,让她对她父亲的事讳莫如深。”

    这是阮舒的判断。

    至于那个“坎”……

    目前也仅仅为她的个人猜测。她也还没想清楚,是不是该不礼貌地去向隋欣确认……

    虽说在现代社会已经不是稀奇古怪的事儿了,但从传统观念上来讲,终归有些令人难以启齿。

    阮舒敛了敛思绪:“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不是我个人意愿要如此的。是事情一件一件地出来,推动我和褚翘根据情况做出决定,才如此。难道明知干尸是隋欣她爸爸,我们还不让隋欣去认尸?任由庄荒年以文物为名,为他自己洗脱罪行……?”

    “姐,我对你的做法没有任何反对意见。我都支持。”庄爻笑笑,话语和笑容皆似宠溺般的纵容。

    阮舒突然想起了陈青洲。

    林璞是她的弟弟,陈青洲是她的哥哥,她在两人身、上投注的感情是同一种类型……

    “谢谢。”她微弯唇角。

    “我先去找闻野。”庄爻笑意不改,“既然现在情况有变,我和他必须再另行商议。”

    阮舒抿了抿唇,将手边打印的那些违法文物的清单拿起给庄爻:“连夜将庄荒年的罪证递到族里去吧。庄荒年被警察扣押的消息,族里很快就会知道的。如果有需要,就将他们请到宅里来,亲眼看一看楼下的那些文物。他们没有异议的话,明天就送去警察局。”

    庄爻接过:“这事儿交给我和闻野。”

    阮舒心头动着,若有深意问:“明天的祭祖仪式,驼背老人必然得在场吧?”

    庄爻滞了一滞,轻皱眉,肃起神色,旧话重提:“姐,知道太多,对你没有好处。”

    阮舒摊摊手,没有再问,但阻止不了她自行思考。

    这回庄荒年突然前往荣城“逮”她回来江城,闻野和庄爻皆被暂时性封锁消息的缘由,尚未得到解答。

    一灯总不至于是在帮庄荒年吧?

    如果不是在帮庄荒年,就是在利用庄荒年,达成相同的希望她回到荣城来的目的。但这目的和闻野的目的也一致,有什么可不告诉闻野的必要?闻野最后不还是顺水推舟促成了?

    另外,现在他们和庄荒年之间一触即发的情势,一灯应该是一清二楚的吧?有驼背老人这个重要人物在族里起到作用,庄荒年此次罪行遭到披露,就更不可能往庄家里求助了。

    所以从这一点来讲,胜算又大了。

    想想明天能够再见到一灯大师假扮的驼背老人,阮舒便不自觉兴奋。或许一灯大师早就已经来江城了……?

    …………

    晚饭的时候,依旧三人同桌。

    不知道他们的两人小会具体开了什么内容,“梁道森”的表情与负气离开书房时相比较,依旧没好到哪里去。

    饭桌上的气氛比较沉闷,没说什么话,毕竟如果不是为了应付仆人的眼睛,他们连下来餐厅同聚一张饭桌都是嫌麻烦的。

    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阮舒才问庄爻:“什么决定?通知族里没有?”

    “族里已经知道庄荒年在警察局。不过只是私藏干尸的案子,还没有杀人藏尸。赃物清单吕品已经以你的家主名义递过去了,你的意思也送到了。现在他们在召开紧急会议。有结果的话,吕品会再传回来的。”

    庄爻的话音刚落,紧随其后的便是招牌式的闻野冷哧。

    阮舒应声瞥他一眼。

    “梁道森”双眸冷冷的:“你是不是该去关心关心‘杀人藏尸’的罪名进展到哪一步了?”

    阮舒抿唇,不予理会。

    巧的是,褚翘这个时候给她打进来电话了。

    一接起就是褚翘的炸毛声:“啊啊啊啊啊啊,小阮子,我要被隋欣气死了!”

    阮舒心头轻轻一磕:“什么情况?”

    褚翘心绪难平:“她咬死她父亲当年就是死于心肌梗塞(第496章),其他的一概不知。庄荒年的口供简直就是和她事先套好的一样,听说干尸的身份是隋欣的父亲,他表现得吃惊不已。”

    “也澄清他自己完全不明白状况,后面就还是和之前一样的说辞,说他只是无意间在僻壤的山村挖到干尸就带回来私藏。”

    “我们根据他给出的时间和地点去向他所在的研究所求证过,去年他的的确确外出考察。因为干尸是他私藏的,其他人都不知道干尸这码子事实属正常,所以完全就是庄荒年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没人能证明他撒谎。”

    阮舒听言皱眉:“那隋欣怎么一听说干尸就能想到是她父亲的非要来看?”

    “我当然也问过了。她说她几年前打算给她父亲迁坟的时候就发现她父亲的尸体不见了,她猜测是被专门卖尸体的人给偷了。她还鬼扯是父女之间的心灵感应所以知道干尸是她爸爸!简直可笑至极!分明是她临时编造出来的谎言!”褚翘怒气冲冲。

    “不是还有验尸么?”阮舒疑虑。

    褚翘更加憋屈了:“这干尸和一般的尸体不一样,五脏六腑早被掏空了。现在只能根据骨骼判断死者去世时的年龄大概在三十到四十岁之间,dna比对倒是也可以做。法医还在想办法,反正一时半会儿是出不来有价值的东西的。”

    阮舒哑然。

    这么看来,确实相当棘手,完全没有褚翘所判断的乐观,难怪褚翘要炸毛……

    “隋欣她……”阮舒迟疑,“她现在在哪儿?我一会人和她再聊一聊吧。”

    褚翘稍稍压了压心情:“我难道还能把她抓进局子里关着不成?她现在是头号重要证人。笔录暂时没法继续做了。毛豆在家里哭着等她喂奶,只能先送她回公寓去。你赶紧和她聊!做好她的思想工作!”

    “我尽力而为。”阮舒只能这么说。

    褚翘提醒道:“庄荒年的律师在准备先保他出来。”

    继而是她的担忧:“你们庄家里头的人是什么想法?会不会很快进来插一脚?”

    “这点你放心,应该不会的。”阮舒用的是确信的口吻,却无意识地用了透露出稍微不确定之意的“应该”二字。

    结束通话,阮舒静默地接收来自庄爻和“梁道森”的目光。

    庄爻是充满关怀的。

    “梁道森”微微抬着下巴,眼神轻蔑,脸上的表情俨然写着:“我早就知道事情不会那么顺利,现在知道你自己有多愚蠢了么?”

    阮舒撇开眼,置若罔见。就算杀人藏尸的罪名一时半会儿被庄荒年狡辩掉,不还有倒卖文物还没告发?反正原本要揭穿的就是他倒卖文物,杀人藏尸是意外获得的附属品。

    “吃得差不多了,我先上楼打电话。”

    阮舒兀自起身离席。

    庄爻自然也没有再继续吃的必要,也跟着起身。

    “梁道森”站起的速度却是比他快,还故意把椅子弄出不小的动静,像生怕他们不知道他的心情特别不爽似的。

    而站起后,“梁道森”便自然而然地走在阮舒的身旁与她一起往楼梯的方向去。

    落在仆人们眼中,就是夫妻俩关系和睦,同吃同住,几乎形影不离。

    阮舒瞍他一下,随他的便。

    两厢无言气氛沉郁地回到三楼。

    走道上恰有一扇原本开来通风换气的窗户未关。

    经过的时候,阮舒看到白色的碎末从外面飘进来,才发现,酝酿了一个下午的雪,开始下了。

    她不禁稍稍驻足,落视线于窗外。

    后方传出闻野的嗤之以鼻:“乡巴佬。这点雪有什么好看。”

    阮舒不予理会。

    窗户口,风吹得其实挺冷的,因为在室内,她又穿得薄,就多站了这两秒,便受不了,下意识地伸手要顺便把窗户阖上再走,否则飘进来的雪沫也落到地板上化成水,万一不注意踩着容易打滑摔跤。

    却忘记她肩膀上的枪伤未愈,只能抬一只手。

    木质的外开窗,两扇都敞着。

    阮舒只能先带上其中的一扇。

    有男人的手臂从她的后方伸过来,绕在她的身侧,帮她一起拉上另外那一扇。

    阮舒偏头,不无意外,对视上“梁道森”的脸。

    “梁道森”的脸,搭配着闻野的表情,在冲她轻哂:“手脚不方便就安分点,没事找事还是闲着无聊?尽给人添麻烦。”

    阮舒亦回敬他一抹哂意:“我麻烦你了吗?难道不是你自己硬要凑上来帮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