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83、在即-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83、在即

    “个人意愿……?”阮舒怔怔重复。

    “是,我爸的个人意愿。”隋欣确认道,“日记本上写的那寥寥几句其实不是玩笑话,我爸是当真的,他生前就希望死后自己的尸体能制作成干尸,永远不腐不朽。”

    阮舒愣在那儿久久无法言语,震惊这世界上竟存在如隋父这般的人。

    他这算是以他一生之热爱作为他生命的结点……?

    生前研究文物,死后成为文物……?

    在她的生活经历和人生观念里,她对此难以理解,甚至认为有点奇葩。

    连带着,她认为隋欣和庄荒年也奇葩:前者明显认同了自己父亲的遗愿,后者则真的亲自动手将人的尸体做成了干尸。

    他们这些人……

    当然,这其中并不存在谁对谁错的问题。

    “阮小姐很吃惊?”隋欣猜到她许久不出声的原因。

    “嗯,是。”阮舒不否认,舔舔唇,“抱歉,我的吃惊并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

    “我知道。”隋欣淡淡嘲弄,“吃惊是理所当然的。毕竟这不是正常人能干出的事。”

    阮舒抿抿唇,不吭声,因为暂时不知该针对这件事说什么。

    隋欣倒还在喃喃:“我在警察那儿做的笔录,很大一部分是真的。一开始我确实以为我爸下葬了的,我也是亲眼看见装着他遗体的棺材入土的。直到几年前,我给我爸迁坟,才发现棺材里是空的,连骨头都没有。”

    “我当时想报警,庄荒年阻止了我,告诉我我爸的遗体当年被他带走了,并把我爸亲笔写过的一封遗体捐赠书拿给我看。别人是把遗体捐赠给医学,我爸是把遗体捐赠给了文物……”

    “我了解我爸,这确实非常像他能干出的事,而且当时我也已经在日记本里看到过这段‘腌咸鱼’的记录。才后知后觉恍然,原来根本不是玩笑之语。”

    “所以,这件事我没有追究庄荒年。终归我爸去世的时候,我年纪还小,他没有和我商量,就这么偷偷做了……”

    可既如此,为什么她之前的反应,貌似也并不知晓自己的父亲在博物馆?还请求去见……?阮舒狐疑。

    未及问出口,便听隋欣话锋一转:“只不过,庄荒年骗了我。”

    语音里也随之添了分冷意:“庄荒年骗我我爸的遗体做成干尸后送进了研究所里做研究,我才没探问我爸遗体的去向。如果不是这次的火灾,我也不知道原来被庄荒年私藏了。”

    阮舒霎时得到解惑,至此,也总算把事情基本捋顺了。

    但——

    “如果事情只是这样而已,你坦白告诉警察,也没有关系的。”阮舒质疑。

    “我不想牵扯出不必要的麻烦。”隋欣的言辞依稀有些闪烁,“这件事我只想到这为止。而且和庄荒年倒卖文物的案子没有任何关系,我不想说。”

    阮舒略略一顿,心下兜转些许心思,尝试先把话题转到一件事儿上:“隋欣,显扬曾经无意间和我提过,你父亲去世前的一阵,和庄荒年发生过争吵。似乎还吵得挺厉害的,关系僵到不往来的状态(第496章)?”

    “什么争吵?!没有的事!”不知被触及到什么痛点,隋欣的情绪陡然激动,不仅音量拔高,连音色都有些变调。

    反应强烈得阮舒一时怔忡。

    隋欣俨然也察觉自己的失态,迅速说了句“抱歉”。

    她安静下来,安静了两秒后,恢复如常道:“应该是显扬听错了。因为我大姑姑嫁进了庄家,我们隋家和庄家两家人的关系比以前更紧密。”

    “我爸和庄荒年依旧是很好的朋友,只是毕竟还有各自的生活要过,所以来往不如早些年两人一起盗墓时那般频繁了。这很正常。”

    阮舒听言凤眸轻狭,心中轻叹——她方才的一时失态太明显了,后面说得再多,也无法说服别人相信……

    “隋欣——”

    “阮小姐,”隋欣果决地截断她,“我还是那句话。我只答应你交出我爸的日记本作为指认庄荒年违法盗墓倒卖文物的罪名,也只想做这件事,其余的与我无关,我也不希望我爸再被牵扯进去。”

    “请你放过我吧,请你让警察把我爸的遗体还给我们,不要再做无意义的追查了。阮小姐,我只想早点有个了结,好无债一身轻地带着毛豆离开这里。”

    “你和显扬十多年的朋友,就算看在他的面子上,也请你不要再折磨我了。不要……”

    话至最后这一句,伤心事勾起,隋欣再度泣不成声。

    阮舒的脑子有点乱。

    她在犹豫。

    因为从某种程度上来讲,隋欣的话没有错,违法盗墓和倒卖文物,已经足够告倒庄荒年了。如果再逼隋欣,确实有些残忍。

    尤其,她越发认定她对庄荒年和隋父之关系的猜测是对的,就能解释,隋欣不愿意警方继续追查干尸案,是为了防止被人挖出隋父的这个**……

    隋欣在这时则是威胁:“阮小姐,如果你们再b我的话,我要反悔。我爸的日记本我宁可烧了也不会交出去!”

    阮舒没有说话。

    隋欣抹了抹眼泪,并没有意愿想再继续和她沟通下去:“先这样,我要进去陪毛豆了。”

    “好。”阮舒应,收了线后,身体往后靠上椅背,仰面看天花板,嘴唇抿得直直的。

    不知过了多久,她重新坐直,拿起桌面的手机。

    “褚警官,抱歉,我无法说服隋欣。干尸案,要不就这样吧……”

    …………

    天色已晚,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和庄荒年的学生已放下手里的活儿,陆续离开,打算等明天早上再来继续清点。

    消防员和痕检组收队了,褚翘所带领的小组里那些个原先在现场办案的猴崽子们,也让他们先都下班休息。

    褚翘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平视前方,专心地开着车,却是前所未有地紧张。

    因为……副驾驶座上坐着马以。

    这比在荣城时,她坐马以的车还要令她神经紧绷。

    神经紧绷的同时,她心里不断地在打鼓,准备问问他想吃什么、要去哪家餐厅。

    马以却是快于她打破车厢内的安静:“褚警官这次跑回来工作,是不打算再回荣城和父母过年了?”

    “还不确定。取决于手里的案子会不会跟着我跨年。”褚翘老实相告。

    马以仿若紧紧无聊之下的随口一问,未再有下文。

    褚翘却因此而被撩得心里发痒,反问:“马医生原先不是打算在荣城和老师、师兄一起过年?”

    “嗯,原先打算。”马以清清淡淡地揪出四个字眼来回答。

    “改变计划了?”褚翘好奇,“要回海城?”

    “不确定。”马以目光如水地滑过她的脸,“取决于褚警官手里的案子会不会跟着褚警官跨年。”

    褚翘:“……”

    天呐……救命呐……专家现在总一言不合地就让她心跳加速小鹿乱撞无言以对。

    她开始怀疑,专家以前真的没有交往过女朋友?没有过恋爱经验吗?

    手机适时地震响。

    褚翘找到借口可以暂时不回应他的话。

    拿起手机,点开消息的内容后,她紧急踩了刹车。

    …………

    “小阮子?!!!”

    即便只是文字,阮舒也能够想象到褚翘的神色应该是如何的。

    没有直接夺命连环call,已经出乎她的预料了。

    不过就算褚翘打过来,她能说的也只有归纳总结一边隋欣的话给她听。

    “你还是可以破大案的。明天我就把东西交给你。”阮舒回。

    间隔了约莫五分钟,褚翘才回过来一个字:“好。”

    阮舒抚额——也不晓得她有没有生气……

    …………

    压住失望,褚翘丢回手机,一偏头便见马以正注视她。

    想到自己方才的神情变化全入了他的眼,褚翘略微赧然。

    赧然之后,轻吁一口气:“抱歉,马医生,案子出了点状况,我没什么心情去餐厅吃饭了,打算直接回局里。你要到哪里?我先送你过去吧。”

    马以扶了扶眼镜。

    …………

    阮舒独自坐片刻,走出书房,想问问庄爻族里的会议结束没有,却没找着人。

    荣一告知:“刚看到强子少爷和闻野又偷偷溜出去了。”

    琢磨着他们俩应该又去忙活如何万无一失地扳倒庄荒年,阮舒略略颔首,也没再问,反正在她看来,庄荒年的罪,已然铁板钉钉。

    下到一楼,她站在展示柜前又看了一会儿古董。

    估计族里今晚是不会派人过来查看赃物,她便指挥荣一把它们再全部装箱回去,锁起来收好,以备明天只用。

    暂时也没其他事了,回到三楼后,阮舒洗漱,上床睡觉。

    一夜无梦。

    隔天上午阮舒起了个大早,洗漱化妆,穿戴好今日祭祖仪式的衣裙,打开房门走出卧室。

    荣一竟然没有守在门口。

    左右张望两眼不见他人,阮舒自行往楼下走。

    过道上的窗户玻璃全都结了冰渣子,待行至楼梯口的那扇窗,才看得比较清楚,一个晚上的雪将花园裹成白色。

    靠着窗户的一枝枝丫凝出的冰凌晶莹剔透,霎时漂亮。

    阮舒揣着愉悦的心情迈下阶梯。

    刚拐下来到一楼的时候,冷不丁传出一把熟悉的嗓音问候她:“姑姑,早安,昨晚睡得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