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3、有一个人-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93、有一个人

    她笑着,走进他的伞下。

    他丁点儿不在乎同在屋檐下躲雨的大电灯泡们,捏住她的下巴,低头吻她,高调地秀恩爱。

    她亦将周边的人视作空气,仰起脸,迎上他的吻,手臂圈住他的脖颈。

    校服裙摆下,她的其中一只脚屈着,往后微微翘起,充分彰显出她心情的愉悦。

    顷刻,他松开她的唇,搂住她的肩,炫耀似的,大摇大摆带她离开,将众人羡慕的目光留在身后。

    她依偎在他的肩膀,笑得越发灿灿——

    她有人来接,不再是独自默默地站在角落里看着身边与她一起躲雨的人换了一拨又一拨,不再是独自愣神等雨停。

    而且接她的人是个超级帅气的警察叔叔,会保护她,她不用再害怕回林宅面对觊觎她的林平生。

    所以,可不就是太美好了……?

    美好得她即便身处梦境,也知是个梦。

    梦到这个场景,约莫因为傅令元告诉她的,那一年的那一天,是他第一次见到她。在她不知情的状况下。

    梦到傅令元身穿警察制服,约莫因为傅令元的专门为她准备的制服诱惑惊艳到她了。也因为,警察制服代表一种能力,一种能将彼时的她解救出困境的能力。

    或许还因为,潜意识里,她希望傅令元的身份能够普通一点。

    当然,不指望如梦境里这般美好他争气地当了个狐假虎威的小片警,只要不是类似如今青门里的不被社会法律所容纳的角色就好。即便路边摆地摊的小贩,也好过成天行走在刀尖上。

    至于梦到他带伞来接她……

    以前从来不认为自己独来独往是孤单的,也不曾认为自己没有人接是可怜巴巴的……

    可在这个梦境的呈现里,分明不是那样的……

    她想要,她非常想要,她想要很多东西,过去没人会给,她怕失望,不敢奢求,强迫自己不去在意,日子久了,才真的以为自己不稀罕,以为自己不需要。

    还好,这世界上有一个人能满足她的全部需要……

    阮舒唇角微微翘着,睁开眼。

    乍然之下,天花板上的亮着的白炽灯有些刺目。

    阮舒下意识地半眯起眼睛偏开头。

    这一偏,她看到床边趴着的那颗脑袋。

    就算只是头发,也透露着和他浑身一样的属于他的钢筋般的硬气。发丝,密而黑而粗,头顶隐隐约约可见有个旋。

    阮舒脑海中浮现曾经看到过一句俗语:一旋儿横,二旋儿拧,三旋儿打架不要命,四旋儿敢和火车拼。

    傅令元这样的,光按照上高中那会儿她见过他打架负伤的次数来算,他也该有三个旋儿,遑论如今他在道上混得有模有样。

    她唇角翘着的弧度于不自觉中更甚。

    傅令元在这时抬起脸,正正见她的笑容收入眼中。

    他看到就看到,终归阮舒本也不遮掩,大大方方地展露,然后启唇:“到沙发上去睡。”

    趴在床边多累……

    傅令元薄唇紧紧抿着,湛黑的眸子定定盯着她,没有太具体的表情,也没有给她回应。

    他原本牢牢握着她的手松开了。

    他一声不吭地站起身,看了看吊瓶,然后摁了病床的呼叫铃。

    紧接着,他沉默地拿起床头柜的保温杯,打开盖,掌心虚放在杯口上方,感受飄出来的气体的温度,再拿起备于旁侧的吸管。

    转过身来后,他弯下身来,将吸管地一头凑近她的唇边。

    阮舒确实口干。

    她没有拒绝,张开嘴,含住吸管。

    白开水,水温兑过,特别地舒适。

    她小口小口地吸啜,觑着他的脸——还不够明显么?他的情绪不对劲儿。

    病房内安寂无声。

    她静默地与他对视。

    直至医生和护士叩门前来。

    阮舒停止喝水,嘴唇松掉吸管。

    傅令元拿开保温杯,把床边的位置让出来给医生和护士。

    他则带着保温杯兀自行往沙发处。

    医生和护士在忙活。

    阮舒的眼睛始终不离傅令元。

    他背对着她,站在饮水机前,先将保温杯里她喝剩的水倒掉,然后稍微冲了冲保温杯,才重新盛水。

    先盛热水,再兑凉水。

    他好似对比例了然在心。当然,她也怀疑保温杯上或许有刻度线,所以他兑得很快,中途只掐着点一般换过那一次热水和凉水的出水头,最后依旧用掌心虚虚覆在杯口上方感受了气体的温度,便盖上盖子,拧紧。

    做完这一切,他就那么站在那儿了。

    他的那身警察制服已经脱掉了,换回他自己的深黑色外套。

    盯着他脊背笔直站姿利索的挺括背影,阮舒心下转过无数思绪。

    不多时,医生和护士为她检查完毕,吊瓶也收走,没再继续挂。

    傅令元跟着医生和护士一并出去,估计是去聊她目前的状况。

    阮舒一个人呆着没一分钟,病房的门又从外面小心翼翼地叩响。

    叩了三下示意完毕后,门打开得也是小心翼翼。

    然后荣一的身影更是出现得小心翼翼,旁边是林璞。

    未叫唤,荣一这个糙汉子的眼眶先红了:“大小姐……”

    “嗯。”阮舒抿出淡淡的笑意。

    “姐。”林璞率先进来,径直行至她的床边。

    荣一有些别别扭扭地跟在后面。

    阮舒一眼就瞧见他头上包着纱布,不用猜也知道,多半是在爆炸时受的伤。

    “严重吗?”她眉心蹙起。那种状况,或许能活着就已经算命大了。

    “不严重。”荣一摇摇头。

    “还有哪里伤到?”头最明显,想遮也遮不了,所以任谁都看得见。其他部位呢?阮舒边问边打量他。

    荣一又摇摇头:“大小姐放心,我皮糙肉厚,没有事的。医生都已经为我检查过了。”

    阮舒略略一颔首,转眸向林璞。

    未及她开口,林璞率先道:“我什么事情都没有。”

    说着,他还自发舒展开双手,原地慢慢转了一圈给阮舒端详。

    嗯,至少看不到有外伤。总不能扒开他的衣服……阮舒微微一抿唇,从她躺在床上的角度,却是掠过一眼从他宽松的袖口露出来的一小截白色绷带,应该是缠在手臂上的。

    在转完圈站定后,林璞笑笑:“姐,放心了吗?我们全都没事。”

    阮舒极其轻微地闪烁眼波,没有吭声。

    林璞则将笑容敛起,换成了愧疚:“对不起,姐,闻野给你吃的药,让你遭罪了。”

    经提醒,阮舒倒是记起来问:“药出什么问题了?”

    一开始的难受,她确实不敢肯定是否因为挨了隋润菡和庄荒年的打所导致的。

    后来强烈的恶心干呕,怎么都像加剧版的早孕反应。她隐隐猜测,是不是和闻野的药有关。

    林璞告知:“医院的诊断结果就是说姐你内分泌严重失调,有询问姐你最近是不是乱吃了什么东西。”

    “那药我也不懂闻野是怎么弄来的、含什么成分,唯一能向医生解释的就是药物的药效。被医生训斥了一顿,说极大可能就是这些黑市上买来的药的副作用,姐你才这样的。”

    阮舒面容泛一抹淡淡嘲弄。果真有副作用。她之前还问过吕品来着……

    “姐需要好好调理。”林璞接着把话讲完,最后一句稍压低了音量,“在庄家族亲那里,姐你现在是被庄荒年害得流产,坐小月子。”

    这是借机把假怀孕的事情处理掉了……阮舒抿了抿唇:“院方和医生都收买了?”

    她刚刚看到这家医院的标识了,恰好不在庄家的产业范围内。

    不在庄家的产业范围内有个好处,是消息不会第一时间传到庄家族亲里去。但不是自己人,也存在难处和风险。

    “姐不必cao心这些琐碎,我全都帮忙办得妥妥帖帖的。他们不敢泄露消息。”林璞说得信誓旦旦。

    阮舒未再追问他具体是怎么做的。

    “庄家族亲是想把姐你接回庄家自己的医院。不过以你现在不方便转来转去的为理由,拒绝了。”林璞再道。

    不拒绝的话,回到庄家产业下的医院,也是很容易露馅的……忖着,阮舒安静两秒,问:“闻野现在人在哪儿?”

    她当时被抱在怀里,虽然处于被难受和疼痛折磨得浑浑噩噩的状态,但双方对峙的过程她似有若无地听了个大概。

    林璞默了默,然后低垂眼帘:“我现在和他联系不上。”

    阮舒记得,林璞那个时候和闻野的呛声。

    此前林璞已多次因为她而和闻野冲突、违背他们小团体的利益。次数越来越多,性质貌似也越来越严重。

    今次,他是不是算,彻底和闻野决裂了……?

    收着他的表情,阮舒没问——等等看接下来的情况,就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脱离那伙人了……

    眼角余光里,病房门口站着道黑色的人影。

    阮舒转眸。

    是傅令元从外面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