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7、要上天,又有何不可?-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97、要上天,又有何不可?

    嗯。皱巴巴。

    代表了他拧巴的心情。

    就像此时他看向她的眼神,充满了被她长久冷落的不满。

    他背后的窗户,呈现的是江城的天气一贯的阴冷。

    但傅令元挺拔不羁的身躯站在那儿一挡,阮舒怎么都觉得少了好几分压抑。

    她含着笑意静默地与他对视,顷刻抬起手,冲他勾了勾食指,示意他过来。

    傅令元瞥开眼,当作没看见,然后瞄准垃圾桶,抬手掷出手中那根皱巴巴的烟卷。

    无误地空心落入。

    整个投掷过程的姿势非常刻意,刻意地潇洒,刻意地耍帅,刻意地假装随意,随意地不经意间就彰显出他的魅力。

    阮舒挑眉,心里好笑得不得了,能涌现无数的词对他的行为做出描述。

    也真是的,脾气闹得连事关陆家和庄家码头之间的货运合同都不感兴趣。

    阮舒随他的便,未再拿手指勾他,回过头来继续和荣一说事儿。

    荣一正因为见不得她和傅令元当着他的面公然调、情而眼观鼻鼻观心地垂下眼皮眼不见为净。

    好好一壮硕魁梧的大汉子,两只手的手指还在身前搅在一块儿,彰显他内心的纠结。

    阮舒瞧在眼里,更加觉得好笑。

    敛了敛心绪,她回归正题,吩咐荣一:“告诉宋经理,睁大眼睛认清楚,究竟谁才是家主。”

    “如果他提供的消息是有价值的,那我可以考虑不计较他过去为谁效力,保他在庄家码头现在的位置上长长久久。”

    “好的,大小姐!”荣一点头应承。

    正好庄爻送完二叔公和三叔公回来,阮舒把这件事一并交给庄爻,毕竟庄爻对庄家的各项事务比荣一要了解很多。

    庄爻听闻宋经理一事,倒是另有想法:“公司里的董事们在庄荒年死后也有几个躁动不安的,或许该看紧一点。”

    阮舒凤眸一狭:“我觉得我可能真是太久没在公司寻找存在感了……”

    庄爻笑笑:“明眼人也该将情势看清楚了。姐你的存在感不用去可以找,会自发突显的。庄家主脉的人这回真的死绝了,只剩姐你一个人,他们也别指望出现第二个庄荒年。”

    “还是那句话,姐你如今就是你自己,独掌权力的庄家家主。他们就算还有不服你年纪太轻的,也没有办法。”

    阮舒摸了摸下巴,恍然生出一个想法:她相当于年幼被扶持上皇位的小皇帝,庄荒年则是那位扶持她上位的摄政王。

    虽说这几个月来,他表面上连垂帘听政的太后都不如,根本不插手庄家的各项事务,独独守着他的博物馆,和cao心她肚子的动静。

    但实际上,作为最正统的主脉上唯剩的男丁,他的地位和影响力自无法小觑。

    终归,如今他已成过去式。正如庄爻所言,她现在才是庄家的唯一。补充的前提是,闻野永远隐没他作为庄满仓私生子的身份。

    阮舒颇为感叹。

    从理性层面来讲,将庄荒年交由警方才是最合理的。

    然,从私心来看,给庄荒年安上各种不可挽回的罪名不留给他洗脱的机会然后简单粗暴地送他上西天,确实于各方都是最有利的……

    当然,这并不代表她认为,闻野用炸弹伤及那么多的无辜是对的。

    庄家解决了。不知道他现在和吕品两个人去了哪里?

    行吧,最好是再也不要出现在她面前了。

    收回神思,阮舒接着问及庄家宗祠和庄宅的状况。

    这个荣一能插上话:“大小姐你是没有看到现场的样子,真的是被夷为夷为平地了。而且庄家宗祠和庄宅本就背靠背建造连接在一起的,炸弹的威力是相互波及的。幸好周围没有太多其他建筑,都是像平房那样的废弃屋。”

    阮舒眉心蹙起:“这么说,我房间里的东西,一样都找不回来了……”

    但听庄爻道:“姐,你的东西都还在。”

    “都还在?”阮舒讶然。

    庄爻眼波微动:“是。你房间里的东西,都在爆炸之前,被人提前整理出来了。”

    下意识地便想问是谁整理的。临出口时,阮舒咽回喉咙。

    除了放炸弹的人,还有谁能办到?

    可……

    她不解。

    以她对闻野的了解,难以想象他会好心到这种程度。

    想不通,阮舒便也不去想了,反正闻野这人的性格本就反复无常,或者某一刻他的脑子被驴踢了所以又大慈大悲地发善心。

    她甚至揣度,若非发生平房里的意外,闻野未被傅令元阻拦,顺利将她一起带走了,极大可能闻野又会来她面前嘚瑟地邀功他邦她挽救了她卧室里的所有行李。

    嘲弄一勾唇,阮舒捺下思绪,问:“现在行李都在哪里?”

    “我暂且邦姐保管在五洲酒店里。”庄爻问,“姐需要清点一下物件是否齐全吗?”

    “不用。”阮舒摇摇头,“我只想确认几样重要的东西。”

    “什么?我邦姐去翻翻看。”

    “一本金刚经,一串佛珠,首饰盒和首饰盒里的单颗佛珠,还有,”阮舒煞有介事地顿了顿,再道,“一条紫水晶小刺猬项链。”

    眼角余光,瞄不清楚某人的情绪是否有因为这句话而有所缓和。

    “好,我一会儿就去确认。”庄爻边听边记在心里。都是特征非常明显的东西,无需她再多描述细致。

    “嗯。谢谢。”阮舒致意,“辛苦你了,这两天跑东跑西地邦忙张罗。”

    “姐……”庄爻最无奈她总是和他客气,耸耸肩,“还可以,不辛苦,家主弟弟的身份太管用了,尤其我在和庄家族亲打交道,使唤庄家家奴时,都是依仗姐,才能狐假虎威。”

    阮舒莞尔。

    庄爻有意无意越过她的肩膀瞥了眼后方倚靠着窗户的表情并不太好的傅令元,转回后向阮舒告辞:“我去办事了,姐休息吧。”

    “好。”阮舒略略颔首。

    荣一自是跟着庄爻一起退出了房间。

    安静。

    阮舒的耳朵里捕捉不到傅令元的动静。

    他不动,她便也不动,甚至连看都没再去看他,当他不存在,自顾自下床,走去洗手间。

    今天的出血量状况已经比昨天好很多。

    故意磨磨蹭蹭地多呆了会儿,慢吞吞地洗手,慢吞吞地擦手,然后要出去。

    刚一打开门,她的手腕就被捉住,腰也被箍住。

    面前高大的阴影迅猛朝她笼罩下来。

    她的唇被咬住。

    她的舌被缠住。

    真疼。

    但,阮舒边疼边笑。

    吻啊吻,从洗手间门口吻到病床上。

    感觉到他某个地方极有可能会刹不住火,阮舒chuan息着,推了推埋在她胸口的脑袋:“差不多就行了。”

    尾音尚未完全落下,她左边的樱桃传来刺痛。

    阮舒蹙眉一声短促的嘤、咛,放在他后背的那只手狠狠地掐他,加以报复。

    隔着衣服,她根本没掐动,正暗忖自己傻,要转到他的脖子和脸颊之类的地方。

    傅令元却是率先捉住她的手带着伸到他的裆。

    他裤子上的拉链早就打开了,从里面探出来的火热之前一直戳她的腿。

    现在她的手掌直接握上。

    傅令元这才从她的两团柔软间抬头,眸底因浓重的玉望而显得有些赤红。

    他玉求不满地看着她,薄唇轻抿,口吻很大爷地要求道:“自己动。”

    阮舒修长的眉尾挑、起。

    瞳仁不着痕迹地微缩,她满足他的需求,如他所愿,自行动起她的手指。

    边动,她边欣赏傅令元的表情。

    毕竟无法真枪实弹,所以傅令元整个人是克制地稍微绷着的。

    他的表情便是呈现为一半克制的紧绷一半舒、服的放松。

    在他舒、服地闭着眼睛享受时,阮舒的另外一只手揪住他的耳朵,拉近到她的唇边。

    她缓缓地在他耳廓气吐幽兰:“喊得很熟练……以前没少让那些女人这么伺候你。嗯?”

    话出口的同时,她的手蓦然用力捏了一把。

    傅令元“嘶”声。

    终归正被她握着“把柄”,他的装大爷劲儿弱了大半,却还留着一口气和她怼:“小心点,再用力,你就亲手毁了你后半辈子的xing福。”

    阮舒冷冷一哼,偏和他对着干,用力用力再用力。

    傅令元钳住她的下巴,重新开启对她的强烈攻势,俨然要让她也不好受。

    而这招对她确实是管用的。

    阮舒被吻得七荤八素,倒没忘记手里的动作,不停歇地邦他套、弄。

    直到手心里突然一阵灼燙的粘稠。

    傅令元低低发出舒爽的闷哼,身体便彻底将重力压下来,脸覆在她的颈侧,呼吸粗、重:“你确定打算继续当庄家家主?”

    虽然没有明说,但她方才处理事情的态度,已充分展示出她的决定。

    “为什么不?”阮舒盯着天花板,“我在这里困了近半年,受了那么多委屈,好不容易把庄荒年解决了,一切都安稳下来了,我反而连劳动成果都不享受就离开,多划不来?”

    “划不来个p。”傅令元冷冷丢字。

    阮舒偏头,嘴唇若即若离地蹭到他的脖子,笑笑:“嗯。确实是个p,对于庄家家主这个位子本身,我们并不稀罕。但现在你我都要对付陆家,能利用的势力,自然应该利用起来。”

    “现在我在庄家的环境相较于先前来讲好太多,前几个月就当作我积蓄力量,如今该发功了。”

    傅令元没有说话。

    阮舒吻了吻他的脖子:“我本来就不是个依附于你的保护的女人,我也不需要你的保护。你能护到我,是你的本事;你护不了我,那也是正常的。你没有义务,所以无需愧疚。”

    “什么‘连自己的女人都护不住算什么男人’,完全就是p话。一个男人的能力根本不是非得有必要体现在能否护住一个女人,而在更强更大的格局观中。何况,一个女人得多卑微多没自我,才需要依靠男人的保护维持生存?可笑。”

    傅令元反问:“你想把自己撑得多强大?要走在我的能力之上?”

    “我就算要上天,又有何不可?”阮舒亦反问。

    “你敢?!”傅令元喝声,语气俨然大男子主义爆发。

    阮舒无声地笑着,蹭蹭他的脖子:“女王本来就是高高在上的。我在天上玩腻了,无聊的时候会召唤你上来陪我耍乐子的。或者我屈尊降贵,下凡去逗逗你。”

    傅令元:“……”

    不用看都知道他现在定然秉了张大黑脸,阮舒唇边的弧度越发明显。

    没再继续瞎扯,她搡了搡他:“可以起来了,去洗一洗。”

    傅令元伏起身体,深幽的眸子黑得能滴出水:“我的火还没泄完,再来一次。”

    阮舒翻了个白眼:“你自己也有五姑娘。”

    “我的五姑娘技巧不如你的。”

    说着,傅令元并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

    最后勉强尽兴。

    傅令元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算是彻底舒爽了。

    拿起手机的时候,屏幕上正巧进来一通电话。

    瞥着号码,傅令元饶有兴味儿地挑眉,眯着眸子接起。

    马以这样的人自然不会觉得难为情,开门见山:“有点事儿想请教你。”

    傅令元的兴味儿又添了两分。

    …………

    褚翘发愁。

    非常发愁。

    愁得连听猴崽子汇报案情进展都心不在焉。

    因为……

    马以自打昨天中午冷淡地离开之后,就没有再来找过她了。

    这若换作两人没睡过之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现在……

    她承认,她已经习惯马以在两人睡过之后总出现在她身边。

    她懊恼得不行,她为什么要犯怂?为什么要矫情?为什么要退缩?为什么要逃避?为什么甚至希望他少出现?为什么心里明明喜欢得要死却害怕他一反常态的对她的种种的好?

    这下子,他真的不出现了……

    结果难过的还是她自己……

    “……翘姐?翘姐……?”猴崽子一直唤她。

    褚翘回过神:“什么?”

    猴崽子颇为郁闷地重复:“我讲到,能从隋欣嘴里撬出来的,都已经撬了,她不想说的,我们实在没有办法了。而且目前来看和庄荒年倒卖文物的案子关系不大。”

    褚翘忖着,说:“那就不用再勉强了。”

    “好。”猴崽子点头,告知,“隋欣她昨天就提出要带着孩子从翘姐你家里离开。”

    “要回隋家?”褚翘问。

    “是啊。她要领隋润菡的尸体回去办丧礼。而且,隋润芝和隋润东还需要她的照顾。”猴崽子叹气,“她一个人还挺可怜的。”

    “隋家没了庄家为依靠,往后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尤其贩卖文物的案子如果判下来,隋家的财产很有可能要没收充公。”

    褚翘默了默,不予置评,只道:“送她一程,不要让她一个人。人手够的话,就再看看隋家的丧礼需不需要搭把手。”

    “这还用翘姐你提醒嘛。”猴崽子满副“我自然晓得”的表情。

    褚翘扯扯嘴角,没说什么,令人感觉她情绪恹恹。

    猴崽子瞧在眼里,误以为她是累着了,关切道:“翘姐,你要是身体吃不消,就不要勉强。大家都在说,来局里这么多年,除了前一阵你赶着回老家荣城,就从没见你主动休过假。”

    “这回都受伤了,你应该趁机好好养伤,这可是带薪休假的机会,你怎么也不珍惜?”他揶揄,“而且今天都除夕了,好好过个年呗。这个案子的只要脉络都理清了,没有破案的压力,剩下的慢慢来喽~反正注定要拖到年后。”

    “是啊,要拖到年后……年后……”褚翘喃喃着重复。

    “年后怎么了吗?”猴崽子狐疑。

    褚翘振回精神,拍拍他的肩,笑开:“年后还能怎样?这个案子很大,大家就都等着上头给咱们奖励~所以咱们还是得利索点,越快结案,奖励越快到手~”

    无他话,猴崽子便道别走人。

    到门口时,褚翘又将他叫住:“你今天去探望过马医生没有?”

    “没啊。”提及此,猴崽子看她的眼神多了分暧、昧,“话说,我以为来翘姐这儿,就一定能顺便见到马医生的。”

    他往病房四周张望:“这会儿怎么没见到?马医生上哪儿了?翘姐你今年是会和马医生一起过除夕吧?”

    “嘿嘿嘿,瞧我们几个多了解你,所以晚上没回老家的几个凑一块过年,都不打算来找翘姐你了。”

    褚翘:“……”早知道不问了……她只说了一句,他蹦出一连串……

    轰走人之后,褚翘又记起忘记了解马以住那间病房。

    拿起手机,翻到马以的号码页面。

    犹豫半晌,褚翘最终没有按下,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

    为什么看别人谈恋爱明明非常容易?!

    噌地起身,她往外走,打算再去所谓的谈恋爱非常容易的“别人”那儿串门。

    抵达阮舒的病房时,褚翘震惊了,因为荣一正在贴春联。

    “褚警官。”荣一向她打招呼,然后继续干活。

    褚翘继续往里走,发现里面也都贴了好几个“春”或者倒过来的“福”,包括茶几上还特意铺了红色的桌布。

    处处沾红,红通通的喜气,过年的气氛浓重非常。

    褚翘错愕地走进里间,看着床上盖着红色被子的阮舒,调侃:“你这儿接下来是要办喜事儿,拜天地然后送入洞房?”

    阮舒:“……”

    从床上坐起,她有点不好意思也有点无奈:“今天不是除夕?因为得在医院里度过,所以就琢磨着把过年的气氛搞得浓烈一点,否则住院已经够晦气的了,还到处都惨白兮兮的。”

    “是傅三的注意吧?”褚翘一语道破。

    阮舒耸耸肩,也不否认。

    褚翘边啧啧啧地摇头,在病房里四处兜看着:“那个傅三人呢?他不是恨不得二十四小时都黏在你身边?”

    “他出门去买东西了。”说着,阮舒下床来要给褚翘倒水。

    “你可别!”褚翘忙阻拦,“我可不敢要你伺候~你可是傅三的心尖尖的~我让他的心尖尖给我倒水,他那种心眼比针还小的男人,指不准要怎么报复我。”

    “而且,我们俩什么关系?你跟我玩什么客气?还给我倒水?”褚翘蹙眉,相当嫌弃地埋汰,附带翻了个无敌大白眼。

    阮舒笑笑,随她的意,坐回到床边,瞅着她外套里的病号服,问:“你今晚有约吗?”

    “怎么?”褚翘坐到阮舒身边,亲昵地挽上她的手臂,嘿嘿嘿地笑——难得傅三不在,她不得好好霸占会儿小阮子~怀念之前能随意揩小阮子油的日子。否则连来探视小阮子,都要看傅三的脸色。

    “你如果没约,我就约你。”阮舒眨眨眼。

    “哟~”褚翘的表情露出暧、昧之色,勾她的下巴,“你是要趁着傅三不在,红杏出墙勾搭我?”

    阮舒顺她的话:“是啊,是勾搭你,如果你晚上没有约,就来一起过年。”

    “欸?”褚翘犹豫,“这样好吗?傅三那货会乐意?他肯定是更想和你二人世界吧?我不要命啊,来当电灯泡,到时候不得被他直接踹到门外去?”

    “没二人世界。”阮舒说,“荣一、庄爻,都一起吃年夜饭的。”

    褚翘“噢”一声,正想满口答应。

    便听阮舒又补充:“还有马以。马以这回也住院,我一会儿也会打电话邀请他来的。过年嘛,当然要人多,热热闹闹的。”

    “专家啊……”褚翘卡了一瞬喉咙。

    阮舒留意着她的表情:“你和马以怎么了?昨天你们来我的病房,我就觉得你们两个人的气氛怪怪的。”

    褚翘前来的目的可不就是为了和她聊这件事,闻言,她的脸当即垮下来:“我……”

    话到嘴边,她却是又不知该怎么具体形容她和马以的问题。

    阮舒却是瞧出一两分,猜测着问:“你不会是还在因为那个第一次,没理清楚思绪,扭扭捏捏吧?”

    听到“没理清楚思绪”几个字,褚翘摇了摇头,可马上又听到“扭扭捏捏”一次,褚翘转而又点了点头。

    阮舒看着她纠结的样子,忍俊不禁:“喂,你变得太不像你自己了。热情的小火苗哪儿去了?”

    “热情的小火苗……”褚翘表示自己也非常想找回来。

    转悠着心思,她叹气:“其实,按照专家的说法,我和他现在是男女朋友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