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9、最接近圆满的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599、最接近圆满的年

    傅令元没有马上接,睇她一下,才表现得颇为勉为其难。

    然,在他的手指就快抓上筷子的时候,阮舒的手却是收了回去自己用。

    傅令元:“……”即刻脸沉眼睛冷,情绪和今日的天气变化一样阴转雪。

    原本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偏偏褚翘眼尖,又是个从小喜欢找傅令元的糗事怼他的主儿,见状故作夸张地哈哈大笑。

    她一笑,他俨然成了饭桌上的笑话。

    傅令元眼睛里的两道冰柱子嗖嗖投射向马以:“这种野婆娘你应该带回去吊起来打。”

    马以轻飘飘掀了掀眼皮子,复垂下,未置一语,八风不动的态度显得很是事不关己。

    或许可以理解他为对傅令元的懒得搭理。

    但褚翘怔怔盯着他的侧颜,神情间难掩黯淡。

    不过仅仅一瞬,她恢复如常,主动夹起一块红烧肉,送到马以的碗里,咧嘴笑。

    马以连头都没抬,只有一句极其浅淡的“谢谢”,浪费她专门咧开的一口白牙,更堵回了她原本想说的话。

    这边阮舒的腰都快被傅令元掐断了——他在报复她对他的戏弄。

    且,不用扭头看也能强烈地感觉到他的目光快把她戳出两个洞。

    唇角的弧度翘着,阮舒用那双筷子夹起一颗鹌鹑蛋,转身将其送至他的嘴边。

    万万没想到她会如此,傅令元愣了愣,旋即稍抬眉梢,饶有兴味儿地盯紧她。

    “不吃?”阮舒狭长的眼尾亦挑着,作势又要收回筷子。

    腰上立刻又被狠狠一掐。

    傅令元背着其他人,眼神里盛满警告,分明在说:“当着其他人的面喂我吃!”

    阮舒真是好气又好笑。

    要换作以前,她定然给他甩冷脸,甚至连现在这个给他夹菜的动作都不会有。

    可她如今就是做得出来,毫无心理障碍的、丁点儿不难为情的、非常顺其自然的。

    遂,看在他这两天做牛做马伺候她的份上,她也不吝回馈点礼物,便满足他的大男子主义心理,撑足他的面子,把鹌鹑蛋喂进他的嘴里。

    傅令元的虚荣心得到极大满足,嘚瑟得眉毛都要飞扬到天上去了,边嚼着,边评价道:“嗯,不错。”

    同时用手轻轻拍她的头发。

    阮舒忍不住了,猛翻白眼。

    然,傅令元这副被她伺候着的大爷模样,并没有如他所愿地得到桌上其余人的关注。

    原因无他——他为阮舒鞍前马后的男宠形象已深入人心,再也无法颠覆。

    林璞和荣一看穿而不戳穿,反正在他们眼里,不是阮舒伺候傅令元吃东西,是女王陛下今天高兴,赏赐男宠一颗蛋,而已。

    阮舒心里清楚得很,所以愿意给他面子,也有一部分这方面的考虑,任由他沉浸在如同偷了主人的钱出门到酒栈里去充大爷的自顾自的美梦里。

    陷入恋爱的男人,就算再胸怀大志谋略纵横,面对心爱的女人,也总还是容易单纯幼稚得似满腔热血的少年。

    正如像此刻,阮舒静静地看着他神色间展露出的志得意满,忽觉非常动心。

    于是一顿年夜饭下来,傅令元根本没有动过筷子。

    她有夹,他就吃。

    她没夹,他就掐掐她的腰捏捏她的手指,尽折腾她,直到她再记起来赏他饭。

    窗玻璃上贴了火红的窗花,桌上摆满了糖果、瓜子、花生和各类水果。

    面前是她的亲人、她的朋友,身旁是她的爱人。

    阮舒有点迷了眼——这是她二十九年来,过得最接近圆满的一个年……

    …………

    马以在年夜饭一结束就暂且起身告辞,因为要去探视这次爆炸事件中的几位重伤伤患,做相应的心理辅导工作。

    他一走,褚翘自然也跟着,不过说好了还会回来一起守岁跨年的。

    阮舒可不觉得她还回得来,左耳听右耳出,笑着挥挥手,头一偏,问傅令元:“翘翘喝了酒,马以又有准备,两人这回该解开心结彻底放开了。”

    “管他们……”傅令元并不关心,整个人斜斜倚靠在沙发里,一手手肘撑着,一条腿屈起,嘴里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卷,姿态颇为放荡不羁。

    而回她话的时候,他没有抬头,低头看手机,撑着那只手的指头在手机屏幕上点点摁摁。

    阮舒挑眉:“在和哪只小妖精聊得火热?”

    傅令元一勾唇,长臂一伸揽住她的腰,把她拉近他的怀抱,将在圈在他身前。

    阮舒依偎进他的胸膛,一眼瞧见微信的界面上显示着对话框,对方的头像上显示的照片,赫然为格格的笑脸。

    “怎样?这只小妖精还不赖?”傅令元问得故意,手指点开了最新一条语音。

    属于格格的经典的咯咯咯笑声即刻传出:“……傅叔叔!我和阿树阿上还有阿树阿上的宝宝们,给傅叔叔拜年了~”

    “傅叔叔新年快乐~越来越年轻~早日年轻成傅哥哥,才配得上阮姐姐~否则太老了~”

    阮舒忍俊不禁,幸灾乐祸地瞅傅令元黑沉沉的脸,拿过他的手机,给格格回复:“嗯,傅叔叔也觉得自己该注重保养了。”

    傅令元的手掌立刻掐到她的后颈上,沉磁的嗓音于她耳廓氤氲开热气:“我不年轻?”

    阮舒自然听出他另有深意,翻了翻白眼,才不和他瞎扯,正儿八经提起:“之前你说会回去问一问黄桑她的家里,有没有诸如老妪这样的亲人,结果怎样?”

    傅令元记得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办。等这次我回去,再找时间去她那儿一趟,再单面聊。”

    阮舒听言点点头:“老妪这边,我这两天让荣一派手下去偷偷看过她了。她的日子看起来照常,好像并没有因为庄荒年的死、闻野的失踪和驼背老人的故去有所影响。”

    “你觉得他们会遁去哪里?”傅令元勾唇,眸子微微眯起,饶有兴致。

    问的自然是后面那两位。

    其实根本不用太费脑筋猜。闻野的去向或许还多少有些不确定性,但驼背老人,无疑是死遁后变回一灯大师回到海城卧佛寺去当他的假和尚。

    算起来,这都是阮春华第二次死遁了。

    而至于一灯借此机会让驼背老人死掉的原因,阮舒又稍加琢磨了琢磨,认为恐怕和庄以柔的逃跑估计也存在一定的关系。

    说起来,庄以柔的逃跑,阮舒尚未仔细询问庄爻,彼时他在驼背老人那里,是如何过关的?驼背老人应该知道庄以柔不见了吧?不追究的吗?

    “你的坏毛病又发作了。”傅令元的手指猛地弹她的额头。

    所不爽的自然一如既往是她在他面前的独自出神不与他分享而忽视了他。

    阮舒抿唇,摸了摸额头,准备把手机还给他。

    手指一划,无意间点开他微信里的其中一个群。

    貌似他之前在群里下了好几场红包雨,此时栗青和二筒正在带头发表情,三伏九拜,叩谢……阮姐?

    阮舒以为自己看错了,凝睛之后发现,叩谢的对象确实是“阮姐”而非“老大”。

    “总是得托阮姐的福,才能从老大这只铁公鸡身、上拔出点毛。”二筒附带抠鼻的表情。

    “我不想要老大代发,我想要阮姐亲自发,红包一定会更大,我好攒老婆本……”赵十三明明是运气王,还满副委屈。

    栗青接在后面,故意艾特了九思:“你快和这守财奴说老婆本够了~”

    九思回应的是一串省略号。

    赵十三对准栗青就爆:“马勒戈壁!你爷爷我——”

    阮舒没来得及看到后面的内容,傅令元就把手机屏幕从她跟前挪开了,黑着张脸不知往群里打了什么字。

    目测应该是教训赵十三。

    不就一句脏话,小题大做。阮舒腹诽,要笑不笑的,记起来想问他这回来江城是不是没有带上栗青和赵十三。

    发完消息的傅令元率先扭头问:“吃饱了?”

    阮舒点头。

    傅令元却似不信她,手掌覆到她的小腹上摸一把,才面露满意的神色,笑得别具意味:“嗯,小肚子都出来了,看来确实有吃饱。”

    阮舒顿时额角黑线:“滚!”

    捋开他的手,她要从他怀里爬起。

    傅令元扣住她的肩,抵到她耳边低笑:“有小肚子好,说明长肉了。”

    阮舒清冷着脸色挣了挣他的手臂:“放开。我要去洗手间。”

    “又换卫生棉?”傅令元的低笑越发有意味儿。

    “既然知道那就别耽误我。”阮舒继续挣。

    “好。”傅令元没有再阻她,只是在松开手臂之前亲一口她的脸颊,“换完正好我们出门散步消食。”

    阮舒听言一顿——他有安排……?

    …………

    年夜饭的餐桌就放在那儿没有收拾,荣一在马以和褚翘离开后不久,便默默地退出了病房,因为他见不得阮舒和傅令元旁若无人的耳鬓厮磨。

    那是一种不令人讨厌的恩爱。并非他们俩刻意秀出来的,而是情不自禁他们情不自禁便自然而然流露的。

    荣一更见不得的,就是他竟然也不讨厌。

    站定在阳台上,他抬头望天,盯着低垂于夜幕之上的朔月,深觉自己对不起陈青洲。

    傅令元是杀人凶手!傅令元是陈家的仇人!他却任由陈家的当家人和仇人浓情蜜意!

    他……

    抬起手,荣一狠狠摔了自己两个耳光。

    “你干什么?”旁侧忽地传出问话。

    猝不及防,荣一吓一大跳。

    凝睛之后发现是庄爻,他松一口气:“强子少爷。”

    庄爻在他之前就离开病房了,荣一以为他去洗手间,却原来一个人跑到这儿了。

    “嗯……”庄爻应得淡淡,捏着啤酒罐,仰头喝了很大一口。

    之前的年夜饭,大家都只喝果汁。他这明显是买来给他自己独饮的酒。

    荣一关切叮咛:“强子少爷,别喝那么猛,慢点。”

    “没关系。我平时喝得少,今晚逢年过节,难得。”庄爻无所谓地笑笑,旋即重新问一次,“刚刚干什么打自己?”

    荣一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回答。

    “又想起你们二爷了?”庄爻猜测。

    荣一肃色纠正:“强子少爷,你应该喊我们二爷一声‘哥’。”

    庄爻的笑意滞住,沉默地撇开眼。

    荣一踌躇着问:“强子少爷,你现在不和闻野一起了,那接下来——”

    “你们不是要救黄金荣?”庄爻打断他,目光悠远地看着电线中间昏黄发光的灯盏,“我答应过姐会帮忙。如今姐在庄家也暂时没有危险。所以,做完这件事,我就离开。”

    “离开?!”荣一惊诧,“强子少爷你要离开去哪里?”

    “哪里都可以。到处走走吧。”庄爻掂着手中的啤酒罐。

    荣一颇有些着急:“既然到时候荣叔都救出来了,强子少爷你不是应该陪在荣叔身边,让荣叔安享晚年吗?”

    “那并与我无关。”庄爻冷漠,“我只是兑现我对姐的承诺。”

    “强——”

    “行了。”庄爻没再给他讲话的机会,把罐子里剩余的酒喝掉,然后恢复如常神情,“不该现在就把这件事告诉你的。”

    “荣一,你别擅自透露给姐。”他交待得慎重,“我自己会找机会和她说的。”

    说罢,庄爻兀自转身往里走,经过垃圾桶时把空啤酒罐扔了进去。

    回到病房,却已不见阮舒和傅令元。

    “大小姐?”跟在后面的荣一着急地就在屋里边唤边找,“怎么会这样?大小姐人呢?!”

    即刻他生出想法:“傅令元!一定是傅令元把大小姐掳走了!”

    相较之下庄爻平静得多,并且阻止了荣一要给阮舒打电话的举动:“不会有事的。别打扰他们了。”

    “可——”

    “你如果想打扰他们,先过我这一关。”

    “……”荣一愣住。

    庄爻的表情并不是在开玩笑:“姐现在的笑容特别多。你们谁都不许破坏。”

    …………

    被包裹得厚厚实实圆圆鼓鼓,就差被傅令元扛在肩上走了。

    虽没扛,但被驮在背上,其实也没差。

    阮舒拉了拉口罩,想让自己多呼吸两口新鲜空气。

    冰冰冻冻的,还真只呼吸了两口,她就嫌冷,把口罩捂回去。

    不过手套太厚太圆,她的动作笨拙至近乎艰难的地步。

    傅令元的后脑勺跟长了眼睛似的,停下脚步,偏侧头,抬起一只手,准确无误地伸到她的脸上,措置裕如地帮她把口罩抻好。

    阮舒唇边的笑意被遮挡在口罩之下。

    雪是下下歇歇的,这回正好又停了。积得不多,在地面很容易就化成脏水。

    她起码在这儿呆了几个月,对江城阴冷的气候有所了解,因此有点担心傅令元的鞋子可能太薄了,容易渗水冻脚。

    所幸要去的地方不远,从医院走出来后也就十分钟左右的路程。

    而目的地令阮舒颇为意外——一家儿童福利院。

    这家福利院不大,年味儿比医院要浓重得多,张灯结彩的装饰品全部童趣满满的,还没进去,就听见欢声笑语,大抵在玩游戏。

    事实证明她的猜测无误。

    后院里,“米老鼠”“唐老鸭”“海绵宝宝”和“白雪公主”正在陪孩子们玩。

    阮舒正狐疑。

    “白雪公主”转过身来向他们问好:“傅先生,阮总。”

    是九思。

    旋即,“米老鼠”“唐老鸭”和“海绵宝宝”异口同声:“老大,阮姐~”

    三个人的“脑袋”都没摘下来,但不用猜也知道是栗青、赵十三和二筒。

    原来这四只都跟来江城了。

    阮舒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福利院的院长在这时前来:“两位就是傅先生和傅太太吧?”

    “嗯,是,我们是。”傅令元点点头。

    阮舒站在傅令元的身边,更加一脸懵,接下来的五分钟就在听院长向他们夫妻二人表达感谢,感谢他们夫妻俩对福利院的爱心捐款。

    傅令元简单地回应几句,院长便去回归其他工作人员的队伍,照顾孩子们,和孩子们继续欢欢喜喜过新年。

    “怎么回事?”阮舒费解,“什么捐款?”

    傅令元摘掉手套的手握紧她的手,脸上的口罩遮住他大部分的表情,只能从他露出来的眼角的笑纹看出他在笑。

    笑而不语,像在故意卖关子。

    阮舒蹙眉,捏了捏他的掌心,厉色:“怎么回事?”

    傅令元牵起她的双手,帮忙摘掉她的手套,垂眸注视她无名指的戒指,指腹在上面轻轻摩挲。

    顷刻,他捉起她的手到他唇边吻了吻,才抬头看回她,噙着笑意解释道:“就是之前以为你怀孕,我许了诺,如果这趟来江城,能顺利将你和孩子带走,就给福利院的孩子捐赠一笔款项。”

    “虽然最后闹了个乌龙,但你是平安的。所以我还是要兑现诺言,恰好这两天都在江城,栗青找到了合适的福利院,终归比我回海城再办要方便,索性早点解决。”

    略略一顿,他最后补充:“另外,这也算当作给我们前两个没能出生的孩子积福。”

    阮舒定定看着他,抿着唇,安静不语,心底漾起柔软的情绪,于她心头蔓延开来。

    原本在做游戏的孩子倏尔跑了三四个过来,分别拉住傅令元和阮舒的手,邀请道:“叔叔阿姨!要放烟火啦!”

    两个裹得像粽子、在室内仍不摘口罩的怪叔叔和怪阿姨在他们的热情之下,压根没得拒绝,便被簇拥过去。

    栗青、赵十三和二筒倒是摘掉了各自的卡通脑袋,协同福利院的工作人员,手把手陪孩子们放烟火。

    城区里是禁止烟花爆竹的。所以这所谓的“放烟火”,其实只不过是细细的小烟花棒。

    阮舒不感兴趣,且平生鲜少和小孩子打交道,站在那儿颇为手足无措。

    有小朋友抱着她的大腿,问她帮忙点,她笨手笨脚地接过烟花棒,观望周边栗青等人的做法,打算跟着学。

    傅令元的低笑在她的头顶响出。

    俨然笑话她。

    阮舒瞋着瞪他,小女人的羞涩于她的眉眼间展露无遗,掩盖住她天生的清冷气质,风情更加,不经意中便将傅令元的魂勾走,一瞬悸动,只想搂着她亲。

    当然,目前的条件不允许。

    傅令元暂且压下念头,拿过她的烟花棒:“你身体不方便,不用帮忙,到旁边看着就好,小心衣服上沾了火药味儿。”

    话落,他牵起那孩子的手,汇聚到栗青几人的位置。

    他的小孩子缘貌似很好,一过去,原本围绕着栗青和赵十三的孩子们跑了大半到他的身边,拥住他。

    阮舒心里直犯嘀咕,这些孩子是看米老鼠和唐老鸭腻了吗?

    否则怎么会对一个身穿长款的军绿色大衣、头带雷锋帽、脸上挂着口罩只留一堆眼睛的怪蜀黍更感兴趣……

    傅令元倒是不嫌烦,半蹲到地上,拿着打火机,非常有耐性地一个个服务,而且细心地叮嘱他们要注意安全。

    也有年纪太小的孩子,工作人员照顾不过来,傅令元便亲自抱起孩子,手把手攥着小烟花棒,在半空中轻轻挥舞晃动,划开无数一闪一闪的“小星星”。

    又有淘气点的孩子蹿到他身后,双手拽住他的大衣衣摆,当作尾巴抓。

    傅令元原地转圈圈都他们玩,分明也很开心,俨然是他那副潜藏于身体里的小孩子幼稚心性被这些小朋友激发出来。

    嗯,他在这里面就是个巨婴。

    阮舒如是给他打上标签。

    满院子的“漫漫星光”映衬孩子们的笑脸,场面温馨欢乐。

    她站在一旁静默地欣赏,笑意亦是盎然。

    须臾,傅令元遥遥冲她示意,似要她陪他去洗手。

    阮舒跟随他的方向,离开人群走到廊上的拐弯处时,霍然被搂住腰压到墙上。

    傅令元的另外一只手绕到她的后颈抵住她的脑袋,吻上来的一刻,把他嘴里的糖果渡过来,顶入她的嘴里。

    甜甜的,浓郁的草莓味儿。

    “小朋友给我的,一起尝尝~”

    他轻轻地笑,松开不过这一瞬,唇瓣便重新覆上来,将他先前想亲她的念头付诸实际行动。

    他用了力将她的腰稍稍上提。

    她本能地抬起手臂圈住他的脖颈半挂在他的身、上。

    唇齿相依,呼吸急促,chuan息细碎。

    阮舒的手指在他的后颈寸寸摩挲,眼里悄然湿润。

    怎么办……?她爱这个男人,貌似已经爱到,不想再去在乎杀兄之仇的地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