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4、你阮姐&嗯-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04、你阮姐&嗯

    “是,除了必要性的互通消息之外,我从来不私下和她有沟通。”庄爻点头确认一遍他自己的话。

    他多少能猜到阮舒的想法,解释道:“姐,这很正常,我们私下里也没什么可沟通的,而且各自选择了不同的路,有各自不同的事情要做,没有多余的时间和闲情去管其他人。”

    “如果不是当时我在监狱里遇到林翰,被派遣了潜入林家的任务,我和她连工作上的这点互通消息都不会有。”

    “我和闻野其实也一样。如果不是闻野从美国回来,需要一起完成在庄家的任务,我和闻野也不会再见面的。”

    “所以,从这个层面来讲,庄荒年死后,我和闻野失联,算是这个阶段的任务结束后的正常情况。我无需刻意寻找闻野。闻野也无需告诉我他的行踪。”

    阮舒边听边颦眉,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脉络:阮春华是个组织头目,闻野、庄爻、孟欢全在他的管理之中,没任务的时候三人是毫无关系的散养状态,有任务的时候根据三人不同的特征和能力各自分配,阮春华作为中心统筹之人,掌控着他们三人之间相互的讯息流通。

    所以才会发生先前的两次闻野和庄爻都被切断消息的状况。

    她觉得有点怪怪的,狐疑:“除了你们三个,他没再收养其他孩子?”

    “没有。”庄爻摇头。

    阮舒沉吟不语。

    那这个脉络就确实只有这么小格局了……

    可她目前为止依旧摸不着头脑,阮春华和庄家、陆家具体什么仇什么怨?

    “阮春华想干什么?”阮舒抱着希望看庄爻。

    “姐,你问错人了。”庄爻苦笑,“我连他和阮春华是同一个人,也是不久前才从闻野口中刚得知的。”

    阮舒听出言外之意:“闻野知道得比你多?”

    庄爻抿一下唇:“他一向不甘心容忍自己完全受制于人,偶尔私自有小动作。”

    只是“偶尔”吗?阮舒也是奇了怪了:“但他还是一直受制于人。”——阮春华是有多厉害,才能让闻野摆脱不了他?

    另外还有——“他能容忍有闻野这样不乖的干儿子?”

    看在阮双燕的份上?考虑到闻野作为“s”的赚钱能力?抑或闻野还存在其他可利用的价值?

    闻野对待一灯大师的态度,她可是印象深刻。

    “姐,很多事情说不清楚。”庄爻又是一抹淡淡苦笑,“寄居在一棵能挡风遮雨又能提供养分的大树下成长之后,自己的根已经和大树的根缠绕一起,不是轻而易举能脱离的。”

    “那你呢?”阮舒关切,“你是否有什么把柄被阮春华握在手里?你可以离开他的吧?”

    “没有把柄。”庄爻平静回答,“我也不知我这个不合格的杀手是否还有价值。或许根本不存在脱离不脱离的问题,至少没让我做事的时候,我确实很自由。”

    “但我很清楚,如果他想让我死,是随时随地悄无声息就能办到的。”他的神情在这一瞬间是让人探不透的。

    阮舒却是眼皮一跳,心绪复杂而沉重,再一次萌生困惑——阮春华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

    庄爻已收敛神情,恢复笑意:“姐,不要被我最后的话吓到。我没做过分的事,不会怎样的。”

    然后他这才回答她前头的问题:“我知之甚少。无论他和陆振华之间,还是孟欢和陆振华之间,我全部不清楚。”

    阮舒微抿一下唇:“孟欢是什么背景的来历?”

    “不知道。”庄爻的答案依旧,但吐露得比方才多,告知道,“她是我们三个中,最晚被带来的。也是最寡言孤僻的人,从来没和我们谈论她的过去。”

    “她也是我们三个中,留在阮春华身边最久的。我坐牢、闻野出国的时候,她在接受最完整的教育,身份托在孤儿院里,上高中、考大学,毕业后成为社会的精英人才,再之后进入三鑫集团,直到现在还呆在陆振华身边。”

    稍加一顿,他补充:“就像我选择当杀手,成为陆振华的女人,也是她自主选择的。没有人强迫她。”

    话至此,阮舒又从他的神情和口吻间察觉到那丝冷漠。

    盯着庄爻,联系之前的疑虑,她心思兜转,还是问出口了,而且没拐弯,问得直白:“林璞,你对孟欢的态度好像不在平常心的状态上?”

    庄爻静默住,隔两秒,轻喟:“不是什么特殊原因。只是好歹曾经一起生活过几个年头,觉得她是个女人,没必要糟蹋她自己。后来我也没纠结,不管怎样都是她自己的人生。或许在她眼中,成为陆振华的女人,和我成为杀手、闻野成为軍火商是一样的。”

    阮舒莞尔——不合格的杀手果然是不合格的,做不到完全的冷血无情,是他内心柔软的部分作祟,才会对理应事不关己的孟欢的个人选择生出想法。

    但听庄爻紧接着道:“她和我们的沟通虽不多,但以前的接触过程中,我感觉得到,她是个心很大的女人。”

    心很大的女人……阮舒修长的眉稍挑起:“她给陆振华生孩子,是你们这边默许的么?”

    “姐,这个问题又超出我能解答的范围了。”庄爻无奈而抱歉。

    阮舒便也回归到她打探孟欢相关讯息的原因:“如果之前陆振华不探究庄家新家主的原因在于大家心知肚明女家主是个傀儡,位置坐不长久,可现在庄荒年死了,女家主不仅依旧是家主,还拥有了实权,陆振华还能不关心?”

    “一旦陆振华关心了,知道女家主原来是我阮舒,就发现孟欢刻意隐瞒,难道不会对孟欢在陆振华身边的地位产生影响?”

    庄爻却并不担心:“既然当初做出隐瞒的决定,他们一定考虑过为之后任何可能性的后果,会准备好相应的解决办法的。”

    阮舒勾唇:“看来你对阮春华的实力很有信心。”

    庄爻肃色:“姐,我没和你开玩笑。如果没必要,你还是别尝试探究他的底子。”

    阮舒唇角微翘,偏偏开了玩笑:“我怎么觉得,目前为止阮春华对我挺好的?帮我隐瞒身份,护我的安全,庄家家主之位也丢给我不管了。因为我和他的亲戚关系吗?”

    她摸摸下巴:“说起来还真是,闻野和阮家是没有血缘的。我和阮春华才是阮家唯剩的两个人。”

    庄爻:“……”

    阮舒一笑而过,敛回神色,问:“这次救荣叔,你做好准备没?”

    话题转得猝不及防,庄爻眼波轻轻闪烁,随后稍加一垂,遮盖眸底的情绪,点点头:“嗯。也没什么可准备的。”

    她指的是他做好心理准备没有。抿唇,阮舒未再探究,拜托正事:“详细的计划,荣一会告诉你的。荣一主要负责陈家下属,你主要带领庄家的家奴。”

    “好。”庄爻道别,“那我先去收拾一下,和荣一一起去海城。”

    “嗯。”阮舒略略颔首。

    “大小姐,我也去准备。”荣一由内而外显露出满满的摩拳擦掌。

    毕竟等待了好几个月,而且是自陈青洲死后,第一次和陆家的正面交锋,他难免激动。

    阮舒叮咛道:“把庄家家奴编排进陈家下属里,不要暴露。你还是像现在这样易装,别让陆家的人发现你和林璞。”

    “我明白,大小姐。”

    阮舒默了默。其实她很想亲自坐镇海城的。不过,她貌似帮不上忙,就不去给自己增加暴露身份的几率了,荣一和庄爻也肯定不会让她去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有另外一件事要办——“陈家那两处生意……”

    这件事当时是她利用假怀孕,哄骗了荣一的同意,现在提及,终究过意不去。

    好在荣一虽有些闷闷不乐,但没有反悔。

    此时他的摩拳擦掌应声消退了些许,低垂着脑袋回道:“嗯,两处生意的负责人都做好准备了,随时都可以交出去……”

    “那让张护士把消息透给荣叔,荣叔就可以和陆振华谈判了。拖不起了。”阮舒忧心璨星的负面新闻一出来,陆少骢心情不好,会不会又想去拿黄金荣出气……

    荣一应承下,离开病房去安排。

    庄爻在这时又折回来,神情古怪地道:“姐,你是不是忘记给傅令元发短信了?”

    阮舒愣了一愣。完了,还真是,忙着忙着就把答应傅令元的事给抛到脑后了。可,林璞怎么……

    庄爻正示意自己的手机,尴尬解释道:“他信息发到我这里,让我提醒你。”

    “……”阮舒无语地直扶额。

    马上她拿出手机,点开新短信页面,熟练地在收信人一栏快速输出一串数字——没有存在电话薄,但牢记于心的傅令元的手机号码。

    输完后,她心思兜转一圈,又改变主意,删掉号码,重新输出另外一串数字——是曾经有一阵子,用于她和他联系的栗青的号码。

    然后她又思考该发什么内容。毕竟发这条短信的意义只在于亲自告诉傅令元她的新号码而已。

    转念再一想,号码是栗青的,她顾及傅令元做什么?

    最后便打了三个字过去。

    …………

    高速公路上,车子急奔而稳健地在江城通往临城的方向。

    赵十三依旧是司机。

    栗青今天为了方便随时随地向傅令元汇报新闻的最新发展,而随同傅令元坐在了后座。

    上车起,他便察觉自家老大紧密关注手机明显在等电话。

    而期间自家老大是接过电话,除了陆少骢打来的,还有陆振华打来的,却依旧焦躁。

    栗青屏息静气,专心致志地一边在网上推波助澜能令人产生遐想的璨星旗下女星以往的一些边角料绯闻,一边帮协助璨星的公关花钱雇佣的网络公司一起删帖,并快速追查出了发帖人的地址,交给陆少骢自己去处理。

    不多时,他的手机震动。

    打开短信的内容,他吓了一跳——赫然三个字:你阮姐。

    可不像赵十三。他的脑筋向来转得快,像接到烫手山芋似的,第一时间把手机递给傅令元:“老大,阮姐找你。”

    傅令元拿过手机瞥一眼,旋即斜眼睨栗青,似笑非笑:“不错,你们阮姐会背你的手机号码。”

    栗青只觉后脊背森森发凉。

    …………

    阮舒收拾好随身携带的行李,再去查看手机时,发现栗青的号码回过来的内容是颇为云淡风轻的一个“嗯”。

    连标点符号都没有。

    她却能从中读出傅令元浓浓的傲娇之意,不禁无声一笑。

    “姐,可以走了。”庄爻叩门通知,进来拎起她的行李包。

    “好。”阮舒颔首。

    庄爻和荣一马上要离开江城去海城,她便也不再独自一人留在医院的病房。

    不过庄宅被炸毁了,所以她暂时住到五洲国际酒店。

    庄家自家产业下的酒店,安排的是顶层一整层的那套最高级别的总统套房,由层层叠叠的庄家家奴负责守卫工作,荣一还在其中安插了陈家下属。

    即便如此,荣一仍然不放心。毕竟从陈青洲去世之后,他就不曾长时间地离开过阮舒身边。可救黄金荣出医院的事,又确实需要他前往。

    婆妈的劲儿又犯了。

    最后阮舒给褚翘打电话喊她来和她一起住,荣一才安稳多了,和庄爻启程去海城。

    而给褚翘打电话,其实是尴尬的,因为接电话的人又是马以——“她还在睡觉。”

    阮舒预料到昨晚这对冰与火之歌肯定在一起,但不曾想已经中午了,褚翘还没起床,想来他们两人昨晚的除夕之夜大概过得有点激烈。

    早知如此,发消息才是最稳妥的……

    阮舒很识相,简单几句让马以转告褚翘之后,便挂了电话,忙自己的事儿——庄爻临走前交给她的,庄家码头的宋经理私下里和青门的这两个堂口签署的货运合同。

    早前荣一的猜测还真是准准的,宋经理果真从中和青门分了利。

    当然,这是次要。

    重点在,青门经由庄家码头的所有运毒线路、每月具体的日期和船次,全部都有。

    一看就明白,庄家码头美其名曰为保护青门的生意,实际上是要把控住所有青门的可分之利,以防青门暗度陈仓。

    上回被她举报给警方的那次运输,就是青门为了逃避被庄家码头分利而没有如实报给庄家码头的暗度陈仓,宋经理得以借机为难东西两位堂主(第458章)。

    最后的结果是提供给了她和傅令元见面谈判的机会。

    宋经理是个精明人,掌管庄家码头期间,青门每一次的特殊货物运输都叫手底下的人记录得非常详细,包括实际的靠船时间、卸货时间、货物数量、实际分利数额等等。

    这样的东西,别说了解到了青门的好几条运毒线路,假若往警察那里一交……

    阮舒确实很想就这样简单粗暴。但现在没办法。

    因为东西堂主也不傻,这些记录表上面有每次双方负责人的签字,也是双方各留一份的,青门那里也有。

    要真的直接交给警察,会把庄家码头一起赔进去,庄家家主都得承担责任。

    阮舒庆幸的是,以前的合同都不由她接手,而前阵子最新的那份合同,由于宋经理认为她是坐不长久的傀儡家主,没将此事与她交底,她盖章签字的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用于明面的合法合同。

    她接下来该做的是让她和庄家彻底撇清关系……

    而这个宋经理……

    阮舒狭着凤眸,手指在桌面上轻叩。

    她其实并不喜欢这种类型的员工……

    这事得从长计议。现在她先把青门的两个堂口在庄家码头这儿的运毒路线整理一遍,拍了一部分照片,发送给傅令元。

    傅令元估计正在飞机上,所以没有回复。

    阮舒疲倦地揉了揉后颈,从书桌前起身。

    从庄宅被拯救出来的她卧室里的所有行李都还堆在客厅。

    其中她让庄爻帮她确认的那几样重要物品单独被取出来放于醒目的位置。

    阮舒走上前,再亲自确认。

    却是在一堆物品中,发现了闻野送给她的那只扳指。

    竟然也还在……?

    阮舒颇有些意外,拿起在手中掂了掂,很努力地回忆,才不确定地勉强记起,上一次见它,貌似是她和梁道森的订婚宴……?

    可闻野强塞给她之后,她收起来了么……?

    没印象。

    反正,她交托庄爻时,绝对没把这枚扳指算计重要物品里。

    手机在这时进来一通电话。

    阮舒笑着接起:“显扬。”

    “舒……”唐显扬亦是笑着的,“新年快乐。”

    “新年同乐。”阮舒其实有点不好意思,“本来昨天我应该给你打电话的。不过让你被死亡,诈隋欣——”

    “我应该感激你。”唐显扬打断她,“除了接受我的‘谢谢,’其他的什么都无需多说了。”

    “好。”阮舒会心一笑,关心,“隋欣和毛豆怎样了?”

    “他们很好。昨晚一家人一起过年。刚刚给隋欣她小姑姑下葬回来,现在隋欣在给毛豆喂奶。我也总算忙活完了,所以给你打电话。”

    经他一提,阮舒才重新记起隋润菡的葬礼。

    那日隋润菡在她面前被杀死的画面倏尔闪回眼前。

    阮舒不禁蹙眉,心口有点闷。

    在那件事上,隋润菡其实是无辜的……从头到尾都被闻野利用了而已……

    阮舒安静一瞬,能说的只有:“让隋欣节哀吧……”

    “隋欣她看得开。就是她大姑姑昨天刚听说死讯的时候,又受了点刺激,情绪不太稳定。隋欣安抚了她很久,暂时看来,整体没大问题。”

    在此之前唐显扬的语气都还是比较轻松的,下一句才挟裹了欷歔的意味儿:“如今隋欣希望也能尽快把她父亲的遗体要回来,入土为安……”

    阮舒一时未接腔。

    她在想的是,庄家接下来要把盗墓和倒卖文物的大锅都甩给隋教授。也不知隋欣到时会不会再对她生怨怼……

    暗暗轻吁气,阮舒觉得还是聊点高兴的比较好,换了话题,戏谑道:“我给毛豆准备了新年礼物,就等着你什么时候原谅我了,我就给送过去。看来一会儿我就可以遣人去了。你等着收~”

    唐显扬闻言重拾轻松,没和她客气:“好,我代我们家毛豆谢谢你了。”

    他也没忘记关心她的伤势,再聊了几分钟。

    临末了他笑笑:“我以为你不会再当庄家家主了。”

    “暂时继续挂名。”阮舒莞尔,“等把庄家的好处都榨取光了,我就拍拍p股走人。”

    这话她讲得半真半假。

    唐显扬也一半当玩笑,一半认真:“之后会回海城吧?三哥他——”

    “嗯。”没等他问完,阮舒就应了,坦诚相告,“他在海城,我当然要回去找他的。”

    唐显扬笑了,笑得竟似有点欣慰,欣慰地说“那就好”,听得阮舒怪郁闷的,感觉被一个平辈占了便宜。

    不过她没和唐显扬计较,因为她从这三个字听出了祝福。

    祝福的话,她一定要收。

    唐显扬那边的背景里传出隋欣的声音:“你是在和阮小姐的通话?”

    下一瞬,唐显扬的手机被隋欣拿过去了。

    阮舒以为隋欣要责怪她唐显扬被死亡一事。

    却听隋欣道:“阮小姐,你什么时候有空,来和我大姑姑见一面吧。”

    “为什么?”阮舒颦眉。隋润芝见到她,不就该更受刺激,不利于病情才对……

    “是我大姑姑主要想见你的,”隋欣解释,“阮小姐放心,不会有事,我大姑姑是想和你聊一聊你的母亲。”

    庄佩妤……阮舒眼皮一跳。

    结束通话后,不到两秒钟,手机又进来电话。

    这回是褚翘。

    声音激动而兴冲冲:“小阮子!你刚和谁煲电话粥?那么久?一直占线我都打不通~有急事找你啊!”

    “怎么了?什么急事?”

    “你看手机!我给你发了图的!是我同事在搜集阮春华的资料时找到的一张老照片!上面有阮春华!”

    “阮春华?”

    “是的啊!”褚翘咽了一下口水,顺便chuan气,继续道,“我已经来找你了!在车上!马上就到酒店!你快先看看!一会儿咱们再细谈!”

    电话挂断。

    阮舒点开屏幕,果然见几分钟前有来自褚翘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