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一个谎言-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05、一个谎言

    消息里躺着那张老照片。

    老照片的确很“老”,像素略渣,不过照片是过塑的,有被保养,所以没有发黄破旧。

    仔细一瞅,照片拍摄地点在一家供销社门口,十来号人的大合影,老老少少皆有,衣着亦不正式,似是临时凑在一起拍。

    阮舒自然不知上面哪一位才是阮春华。

    但排除掉女性和年龄偏大明显超出阮春华死亡当年的岁数之后,只剩一个被母亲牵在手里的**岁的小男孩和一个正当年轻的男人。

    于是,关注点就这么集中在了年轻男人身、上。

    那个年代应有的着装和发型,没啥特别,手里拎着一瓶酱油。

    阮舒盯着那么一小块的模模糊糊的他的脸,没有半分和一灯大师类似,更别提原本就是冒充的驼背老人了。

    褚翘没多久就赶来了,张嘴就问:“怎样?看到那个人没有?”

    她手指所指的也正是那个男人。

    “是很难得的一张照片。据说拍这张照片的当天傍晚供销社附近有外地来的有钱人拿着相机到处采风,采到了供销社门口,就组织大家拍照片。阮春华恰巧来供销社打酱油,就被招呼着一起拍。照片刚拿到手,我们警方的技术部门正在处理,要把阮春华单独截取出来,再把图像加清。”

    阮舒沉默一秒,蹙眉,不着痕迹地提醒:“三十多年了,阮春华就算不刻意伪装,也该变了不少模样吧……”

    “变了模样也得尝试把他找出来。”褚翘神情凝重,“一般人,谁会无缘无故诈死?所以这个阮春华很可疑。而且庄荒年不是说?阮双燕的儿子闻野当年是被阮春华带走的?怎么回事?好好一个孩子到他手里就成了国际通缉犯‘s’?他是个无辜的人,还是参与了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全部都是问题。”

    “嗯,确实全是问题。”阮舒点头认同。

    褚翘的两眼直勾勾盯着她:“小阮子你没有其他要分享的想法?”

    阮舒抿唇。

    很多事情她还没斟酌清楚。

    一方面其中牵涉庄爻,她得考虑随着阶段性的进展再考虑哪些信息能够透露给褚翘,否则万一褚翘太能干,平白给庄爻招惹麻烦就糟糕了。

    另外一方面,重点还是在一灯大师,在卧佛寺,在海城,而褚翘的执念在于追查“s”,褚翘的大部分职能所在也在江城,所以有些东西她或许再需要一个海城的警察帮忙,能更方便些。

    再者而言,假如真如庄爻所言,阮春华有手段能杀人于无形,外人知道得越多越危险,那么还是暂时先别将褚翘牵涉进来比较好。

    忖着,阮舒摇摇头:“没什么想法。等你这边照片的加清版出来后,发到全国的警局去,看看到时是否有新的线索。”

    褚翘送她一记白眼。

    阮舒却是清浅一笑,别具深意问:“昨晚没休息好么?今天褚警官睡得很迟。”

    褚翘一瞬脸红,马上伸出左手舒展开五指在阮舒面前,颇为嘚瑟:“今时不同往日。”

    无名指上的戒指赫然。

    阮舒挑眉——马以的速度还真是堪比火箭。

    “所以我以后不能再喊你‘褚警官’,要改称你为‘马太太’?”阮舒打趣。

    褚翘百看不厌地欣赏着戒指,轻轻撞一下阮舒的肩膀,低低地哼哼唧唧。

    她可早瞧见了阮舒手指的戒指,捉起阮舒的左手,对比两人的戒指,炫耀:“啧啧,你家傅三也太小气了,赚的钱都花其他女人身、上了吧?到你这儿连颗像样的钻石都不肯给。”

    阮舒一向不太在意这些外在的东西,闻言笑笑,顺应褚翘此时的心理,夸道:“嗯,是,你家马以确实非常大方。”

    “可不是嘛……”褚翘整个人沉浸在“马以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的世界里。

    不过褚翘没久呆,还有其他事,很快便回警察局。

    阮舒把类似庄家码头的重要文件收好,待瞅着时间差不多,带上庄家家奴和几个陈家下属,前往隋润芝所住的疗养院。

    原本过年这两天,隋润芝是被接回隋家的,但因为隋润菡的死,情绪又一次受到刺激,所以又送回疗养院。

    阮舒抵达隋润芝的房间时,保姆在服侍隋润芝吃饭。

    保姆见杵在门口的人浑身捂得比较严实,十分可疑,不免大生警惕:“你是什么人?”

    阮舒没吭声。

    倒是隋润芝自己抬头看她。

    这是那晚隋润芝在庄宅被她和褚翘设计的装神弄鬼吓到之后,阮舒头一回与她碰到面。

    她不知在此期间隋润芝的身心究竟受到多大的折磨,但再也不见过去庄家大奶奶靡颜腻理的形象。

    着装上,隋润芝如一惯那般的清素秀禾服,只是以往更多地衬托出端庄大气,如今反加重衰老之色和死气沉沉之感。

    隋润芝静静注视她,情绪未见波动,两三秒后出声唤的是一句:“姑奶奶来了……”

    明显又把她当成庄佩妤……阮舒将错就错,没有纠正,轻轻点头:“嗯,我来了。”

    很奇怪的一种感觉,这一刻阮舒好像真成了庄佩妤,作为老熟人与隋润芝久别重逢相互打招呼。

    “阮小姐。”隋欣在这时回来,从过道上加快脚步,邀请她进门。

    保姆在隋欣的示意下收拾了隋润芝的餐具离开病房,留出了床边的位置。

    阮舒没坐那儿,而兀自落座在窗边斜对着病床的沙发里。

    隋欣随她的意,给她倒了杯水。

    “谢谢。”阮舒颔首致意,摘下了口罩和围巾,礼貌寒暄两句,“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隋欣回敬,旋即道谢,“阮小姐破费了,给毛豆送了那么多礼物。”

    是她在电话里和唐显扬提过的,阮舒淡淡抿唇:“一点小意思,毛豆开心最重要。”

    旋即眸光一转,阮舒看回隋润芝。

    隋润芝的视线从方才她在病房门口,跟随着她的身形挪动倒到此时的沙发这里,定定的,一瞬不眨,不知道究竟在看她什么。

    隋欣走回病床侧,温声:“大姑姑,你不是要见阮小姐?她来了,你有什么事,尽管和她聊。”

    隋润芝似才晃回神:“是姑姑啊……不是姑奶奶……也对,姑奶奶已经死了……在大火里烧死了……”

    阮舒应声蹙眉。

    大火烧死?还能是什么大火?不就是当年城中村让她和庄佩妤得以逃离酒鬼养父的魔掌进入林家的那场大火。

    隋润芝这是还在记忆错乱中……

    隋欣提醒她:“大姑姑,不是那场大火。没有烧死,是回来复命的人骗了大姑丈。”

    隋润芝像是终于彻底清醒过来:“嗯,被骗了。他派人去折磨了姑奶奶那么多年,还是白费功夫,没有得到他想要的……”

    阮舒听得明白,她所指的是庄佩妤的首饰盒,那个庄满仓临终前都想见到的东西。

    “我母亲的那个首饰盒,有什么意义?”

    在庄满仓死后最后一次问闻野时,闻野的说法是现在首饰盒已经没有用了,她便未再探询,现在倒是又被隋润芝重新拎出来。而且貌似隋润芝知道内情……?

    “被骗了……我们全都被骗了……被耍得团团转……满仓到死不知道……”隋润芝兀自语焉不详地喃喃,似是而非的。

    骗?骗什么……?她丈二和尚一般,眉心蹙起。

    未及她问,隋润芝这回才好像真的在回答她的问题,讥嘲:“你和那个小野种不是一伙的?他没有告诉你?”

    小野种……

    叫得貌似还十分顺口。

    阮舒心里呵呵,遗憾闻野此时不在场,真应该让他亲耳听一听。

    奇怪的是,隋润芝现在怎么知道她和闻野有关联……?

    当时在平房里的人,除了他们几个,其余的全是警察,情况等于封锁,所以庄荒年临死前喊的话,外人照理是不知道的。

    隋润芝猜到她的疑虑,冷笑:“庄荒年绑架你期间,警察不是向庄家族亲打听‘闻野’是谁?”

    阮舒轻敛瞳仁。

    原来隋润芝知道“闻野”这个名字,知道“闻野”就是当年那个孩子……?

    她此前揣度,以隋家和庄荒年的勾利关系,不难了解庄荒年和族里的驼背老人交好。

    而看来如今隋润芝已明白,庄荒年和闻野背地里也存在交易和合作关系。

    不过,估计也仅到这个层面,毕竟再深入些,就牵扯到阮春华了。隋家这种级别,不太可能了解到阮春华的程度。

    微抿一下唇,阮舒说:“我和他不是一伙的。你应该想得到,我只是他和庄荒年共同的一颗棋子而已。你觉得他会和一颗棋子解释一大堆事情?”

    “你这么精明有心计的女人,会甘心当别人的棋子?”隋润芝反诘,“庄荒年之所以会一败涂地,就是因为小看了你……”

    阮舒轻笑:“谢谢大侄子媳妇儿看得起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自己的作用这么大这么重要。”

    隋润芝的目光和语音皆幽幽:“现在,你们得到庄家了,接下来想干什么?”

    既然她是闻野和庄荒年共同的棋子,庄荒年死后,在隋润芝眼中,她自然而然只是闻野的人了。

    阮舒顺着隋润芝的思路回答:“我不知道。这个问题你得去问他。”

    “他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联系不到他?”

    “只有他联系我。”阮舒扯谎,心里悄然琢磨着,隋润芝喊她来,莫非是为了打听闻野的下落……?

    隋润芝却冷不丁换了个话题:“你和你母亲在城中村的遭遇,罪魁祸首根本不是满仓,庄荒年和大叔公。”

    阮舒愣怔。

    最早以为是陈青洲的母亲为了报复庄佩妤这个插足别人婚姻的小三而做的。后来证实酒鬼是庄满仓为了得到庄佩妤手中的首饰盒而派去折磨庄佩妤的。现在是要来第三次翻转……?

    “你刚刚不是问,你母亲的首饰盒有什么意义?”隋润芝转回至前头,“据说,首饰盒是非常重要的信物。只要你们那一脉的人拿着它去族里,交给时任的大叔公,九位长者就会不管主脉的人,联手无条件支持你们坐上家主的位置。”

    阮舒修长的眉尾应声挑起。首饰盒的作用这么大?还能横刀夺家主之位的?

    隋润芝的话尚在继续:“你应该知道,你们那一脉当年是从主脉上过继出去,才成为边缘血亲的?”

    “嗯。”阮舒点头。从太姥爷开始的,时任家主最小的一个儿子(第430章)。

    “你就没有奇怪过,为什么要过继?”

    “不是说因为当时尤为堂兄弟没有子嗣?”主脉人多,就助人为乐。

    “可为什么偏偏过继你的太姥爷?”

    单单就问题本身,阮舒还真丁点不觉得有可奇怪的。

    过继就过继,随便过继谁,当时的家主高兴送哪个儿子就是哪个儿子。

    但,既然隋润芝如此大费周章地一步步诱导性地提问,那必然另有内情。阮舒便稍微提起兴趣:“我太姥爷正好不受宠?”

    “不是。”隋润芝告知,“恰恰相反,你太姥爷是最受宠的。”

    “噢?”阮舒意外。

    隋润芝解释:“你太姥爷是时任家主最喜欢的姨太太所生的儿子,天资聪颖,伶俐可爱,非常招人喜欢。却也因此非常招另外一拨人的恨。”

    “时任的庄家大奶奶?”阮舒的心思转得快,且,这也确实不难猜,女人多儿子多的家庭都有的嫡庶争位戏码。面前的这位上任大奶奶,不刚喊过“小野种”?

    “是。”隋润芝证实她的揣测,接着道,“为了稳住家庭的和睦,稳住时任大奶奶的心,也为了保护小儿子,时任家主将你的太姥爷过继出去了。那个首饰盒原本是送给你太姥爷的生母的,当时随着你太姥爷的过继,一并带走了。”

    “所以首饰盒成为时任家主对我太姥爷的偏爱?我们作为太姥爷的后人承了福荫?”阮舒接腔。

    “对,”隋润芝的脸上若隐若现一抹古怪的笑意,“庄荒年当初差不多就是这样告诉他的哥哥的……”

    嗯……?分明另有深意……阮舒心里留神,听隋润芝讲述:“首饰盒的秘密,是知道满仓当上家主的时候,才得知的。庄荒年和大叔公的关系一直都比较好,是大叔公透露给庄荒年,庄荒年转而告诉满仓的。”

    阮舒凤眸轻狭。

    后续剧情完全不用太费脑子猜:庄满仓为了保住家主之位的长久和稳固,就出手清理威胁到他的所有潜伏炸弹,也就是庄佩妤和首饰盒。

    “……你母亲的骨头太硬,不知把首饰盒藏到哪里去,我们怎么都追查不出来。我劝过满仓干脆杀了你们母女俩一了百了,可只要没找到首饰盒,隐患就永远存在。所以就这么折磨了你们八年,直到那把大火。”

    隋润芝嘲弄:“你们母女俩逃了,躲起来。我们以为你们死了,满仓却因为首饰盒的下落不明更加不安稳,最经常做的梦就是有人拿首饰盒来夺了他的家主之位。为了斩草除根,甚至把从你们那一脉从你太姥爷往后再分出来的旁支也全部暗中解决。”

    阮舒眸光冰冷。死绝,指的大概就是他们家这样的。边缘血亲再过去的边缘血亲都不放过,勿怪庄佩妤在江城半个亲人都不剩。

    陷入往事的隋润芝眼里涌现恶毒:“……那个贱人和那个小野种,正好就在那期间被我发现。满仓当时刚得知首饰盒的存在和作用,很焦虑,在计划要怎么从你母亲那里拿走首饰盒。”

    “那个贱人可是阮家的童养媳,和你母亲的母家也是亲戚,满仓就更不可能留下那个小野种了,哈哈,哈哈哈……老天爷也不帮那个贱人!”

    没料到还有这一出,阮舒怔忡。

    这么说,当年庄满仓执意不认小闻野,甚至要乱棍打死他们母子俩,除了维护他自己的颜面、顾虑隋润芝这位新婚妻子之外,原因还在于阮双燕和庄佩妤是名义上的表姐妹?

    或许因为情绪的转变比较大,隋润芝的精神忽然又开始恍惚,恍惚地笑:“可,全部都是谎言……被耍得团团转……”

    俨然回到一开始她那句不明意味的喃喃。

    阮舒竖起耳朵等着她继续说。

    一旁隋欣有些担忧隋润芝的状况,想中断这场交谈。

    阮舒如今已完全起了兴趣,怎么可能愿意中断?当即阻止隋欣,从沙发里起身,走到病床边,抓紧时间问隋润芝:“什么谎言?”

    “首饰盒的秘密,是谎言。”隋润芝轻呵,“那个首饰盒,根本什么都不是。它的确是当年的家主送给你太姥爷的母亲的,但只是普通的首饰盒,不是信物,根本威胁不到满仓的家主之位。是庄荒年骗了我们。”

    听至此,阮舒突然明白隋润芝先前提及是庄荒年告诉庄满仓时,为何露出古怪的笑意。

    更是明白过来,为什么闻野说现在首饰盒已经没有用了。

    “是庄荒年给满仓的心理下的蛊。将近三十年都活在有可能被首饰盒夺走家主之位的不安之中,惶惶不可终日。”隋润芝尚在哂笑,“他是在觊觎他哥哥的家主之位,我明白得太迟了……”

    不,不对,不是庄荒年。

    阮舒并没有忘记方才隋润芝提过,庄荒年是从驼背老人那里听说首饰盒的秘密。

    在她看来,或许不是庄荒年个人编造的,而是驼背老人。

    再准确点,是彼时已经诈死、躲在暗处的阮春华!

    那么也就是说,罪魁祸首并非隋润芝所以为的庄荒年和驼背老人,是阮春华!

    阮舒震惊。

    阮春华居然参与了这么多事?把庄佩妤都给害了?而他摇身一变成为慈眉善目的一灯大师时,却还引导庄佩妤修习佛法,为庄佩妤主持在家居士的仪式……?

    一个首饰盒的谎言,吊了庄满仓的心,让庄佩妤莫名其妙遭受折磨,连累阮双燕和小闻野。

    阮春华究竟是个什么人?为什么要做这些事?

    隋润芝也在问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小野种要再回来?”

    “是那个小野种对不对?你把我们隋家害成这样,是那个小野种授意你做的?对不对?”

    她后知后觉的猜疑,情绪开始偏离控制,骤然倾身抓住阮舒与她要死要活:“你们应该找庄荒年报仇!是庄荒年在捣鬼!不是找我们隋家!”

    “大姑姑!”隋欣抱住隋润芝。

    “……”

    …………

    从疗养院出来时,天色已黑,纷纷扬扬的雪花又开始下起来。

    阮舒的脑子还在消化和整理从隋润芝那里得来的信息。

    查看手机的时候,发现傅令元很早之前就给她回复了。没有表达任何感受,是个问题:“还有一部分?”

    指的是她并没有把青门在庄家码头的所有货运路线拍给他。

    阮舒反问:“你想吞了吗?”

    黑吃黑,再正常不过。是故,在发那一部分路子给他时,她便顺其自然地考虑到这个问题。

    傅令元估计在忙,所以又是很长一阵子没有动静。

    阮舒瞥着时间。

    这个点,他肯定已经回到海城,去见陆振华和陆少骢了……

    …………

    海城。

    傅令元刚从陆宅与陆振华碰过面,回来别墅,明显感觉到整栋别墅的气氛笼罩在浓重的阴霾之下。

    “小爷在哪儿?”

    问是这么问,但傅令元脚下的步子其实径直朝后面的屠宰场快速阔开来迈。

    被问的手下也果不其然回答:“在屠宰场。”

    傅令元略略颔首,快到屠宰场门口时,看到原本应该守卫在门口的两名手下躲得远远的,根本不敢靠近。

    灯光的照耀下,从里头延伸往外面的路上,可见滴落的血迹斑斑。

    傅令元折眉。

    跟在后面的栗青将两名守卫揪到跟前询问:“里面什么情况?”

    “小、小爷好像疯了……”守卫战战兢兢,哀求傅令元,“已经从里面抬出来好几个人了,前一批还在负责抬人出来的,等下一批就变成被抬的了。老大,我们害怕,不敢再在这里呆着了,请老大今晚放我们的假吧!”

    傅令元薄唇紧抿,点点头。

    “谢谢老大!”两名守卫感激涕零,飞一般跑走。

    傅令元则带着栗青继续步伐。

    突然就从里头晃出来一道身影,冲外面吼叫:“人呢?!怎么一个都没有了?!给本小爷再带几个人进来!小爷我今天的手术刀还没喝够血!”

    他阴鸷的双眸充了血般赤红,脸颊上沾染着飞溅的血,手中的利刃在空中胡乱挥舞。

    整个一嗜血的杀人狂魔形象。

    眼看利刃划向傅令元,虽猝不及防,但要挡还是来得及的。栗青第一时间准备上前替傅令元挨。

    傅令元却是不动声色地抵回栗青,亲自抬手去捉陆少骢。

    “少骢。”

    叫唤出口的同时,毫无悬念地,傅令元的手背狠狠被戳出一道口子。

    癫狂状态的陆少骢瞬间愣住:“阿元哥?”

    下一秒,愣怔变喜悦:“你终于回来了!我等你一天了!”

    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孩子,苦等到会疼他会爱他的亲人,就差掬一把辛酸泪。

    “老大!你的手受伤了!”栗青出声。

    原本打算上前抱住傅令元的陆少骢滞住,看到傅令元的伤口,反应过来是自己刚刚刺到他,有点慌神:“对不起阿元哥!我没看清楚!我不知道是你!”

    神色一厉,他抬脚便暴戾地踹向栗青:“你为什么不走在前面先通报阿元哥来了?!其他人呢?其他人也全部都死了是么?!”

    栗青正正被踢中膝盖,屈腿跪倒在地:“抱歉,小爷。”

    傅令元极轻地折眉:“行了,我没事,一点小伤。”

    “走!阿元哥!快去处理伤口!”陆少骢仍旧紧张,即刻拉傅令元要回前头。

    临走前,傅令元有意无意回头瞥一眼屠宰场的大门,感觉夜晚的胧胧雾气悉数被血腥浸染。

    十五分钟后,客厅。

    栗青合上医药箱,离开去扔刚刚用掉的染血的棉花,陆少骢顺便交待他找人清理屠宰场。

    扭回头时,陆少骢朝楼上瞟去一眼:“小雅嫂子人呢?”

    “一路奔波,太累了,让她去休息,为了看雪去了比较北边的城市,结果她被冻感冒了。”傅令元言简意赅解释。

    陆少骢再次诚恳道歉:“对不住阿元哥,因为我,影响你度假了。”

    “那都不是事儿。”傅令元严肃脸,沉声问,“为什么要躲在我这里不回家?”

    陆少骢定在沙发里没动。

    傅令元也不说话,看上去就像非要等到他的亲口回答不可。

    双方大有僵持对峙的架势。

    须臾,傅令元喊仆人拧一把湿毛巾过来,递给陆少骢:“把脸上和手上的血都先擦擦。”

    这会儿陆少骢倒是听话的,默默地接过,自己默默地擦拭。

    傅令元紧接着吩咐手下:“备好车,一会儿送小爷回去。”

    “我不回去!”陆少骢霎时狂暴站起,毛巾从手中用力朝那名手下甩去,瞬间打肿那名手下的半张脸。

    傅令元坐在对座里没动,平静注视他,示意手下先离开,才开口:“不敢见舅舅?”

    “不是不敢见!是不想见!”陆少骢暴跳如雷地纠正。

    傅令元沉默两秒,倏尔不合时宜地笑笑:“年轻人火气很旺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