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耀武扬威是么……-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10、耀武扬威是么……

    三、四名身着警察制服的男人正在和大门口的守卫交涉。

    其中,站得比较边缘、靠在车身的一位率先看到他们二人,站直身体,挥手打招呼:“好久不见,陆小爷,傅三。”

    正是久违的老熟人,焦洋。

    当然,是焦洋的自来熟。

    所谓“好久”其实并没有太久,此前傅令元携带小雅去卧佛寺会一灯大师,不刚碰到过焦洋和饶娆(第505章)?当时焦洋已经向他“好久不见”过了。

    傅令元深知焦洋所处的职务并非蓝沁自杀案的负责人,目光淡淡掠过他,没有说话。

    他在面对焦洋时的态度绝大多数如此,焦洋见怪不怪。

    陆少骢倒是客套了一下:“焦警官,你怎么也来了?”

    焦洋双手抱臂走上前来,冠冕堂皇解释:“网络上疯传的那段视频里,男主角明显磕了药,打击毒品、抓捕吸毒人员在我的职务范围内。这个案子是我们局里几个不同部门联合执法。”

    “辛苦焦警官了,”陆少骢似若恍然地点头,“焦警官是能者多劳。”

    焦洋若有深意:“陆小爷先前以璨星为首,组织娱乐圈艺人抵制毒品的宣言活动我印象深刻,我也不太相信最近网络上璨星和陆小爷的新闻和视频。”

    陆少骢理直气壮地冷哼:“本来就是有心人p图出来的。”

    刑侦大队二组的组长礼貌地将情况大致讲述一遍,要求陆少骢去一趟警察局。

    陆少骢在傅令元方才的安抚下没表现出任何反抗的负面情绪,十分好说话地答应:“配合警方执行公务,是我们身为良好公民应尽的义务。这件事无论对三鑫集团、璨星还是我个人的声誉都造成非常大的影响,我也希望能够尽快平复。”

    “谢谢陆小爷的体谅。”组长表示感激。

    傅令元和陆少骢没有坐警车,由手下开车,跟随警车一同开往警局。

    到了警局门口,刚下车,陆少骢原本关机了两天于今早才恢复使用的手机进来电话,被告知有警察去璨星找职员问话。

    傅令元当然也收到消息。

    碍于警察的在场,陆少骢没有在表面上显露出异常,只是背对着一众警察阴沉下脸,低着阴仄的嗓音:“这些条子还真的全面展开调查了。”

    “别太担心。”傅令元宽慰,“你就按我刚刚提醒你的,律师来之前什么都不要说。我先过去了解情况。”

    陆少骢微有不安:“阿元哥你不在这里陪我了?”

    “璨星那里需要有人邦你看着。年前璨星的一部分高管不是被调派去协助‘新皇廷’计划里的艺术观赏演绎厅之类的项目(第511章)?”傅令元折眉,“我这两天邦你处理新闻时,发现你都没有缩调对艺人和员工的管理。这会儿警察来,我还是觉得我亲自去会一会比较好。”

    被抽走人手的事,打从一开始陆少骢就不高兴,后来经傅令元提醒,考虑到可以反过来借由协助项目之便安插他自己的人,再考虑到不能惹陆振华生气,并且这也是理所应当的事,不能落公司董事的话柄和底下员工嚼舌根的机会,他才勉为其难地同意将璨星在娱乐圈的资源分享给孟欢。

    现在,璨星和他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孟欢和“新皇廷”计划风风火火大面积铺展开来眼瞧着就要超越先前的皇廷所打下的休闲娱乐的江山,尤其眼下这档口傅令元的话,令陆少骢的心口如同梗了块石头般。

    他脸色再阴沉一分,没说话。

    “没关系的,”傅令元拍一下他的肩膀,“我去一下,很快再过来警察局接你。到时你这边估计也结束了。”

    陆少骢安静两秒,终归是点头。

    两人暂且分道扬镳。

    傅令元从警局转去璨星,路上亲自打了一通电话给陆振华。

    “舅舅,警察请了少骢,又去了璨星。”

    “嗯,我知道。”

    “少骢现在在警局,等下律师会到。我在赶往璨星的路上。”

    “你也要过去璨星?”陆振华似乎有点微词,“璨星那里我已经派了人过去。你手里不是还有其他事情要管?”

    “嗯,是,是还有部分‘新皇廷’的项目内容在我手里,舅舅该清楚我的,我做事有轻重的,已经妥当地安排好时间,就只是邦少骢过去看一下情况。他现在分身乏术。毕竟璨星是唯一一个由他单独管理的子公司,他之前费了很多心力。”

    “分身乏术?”陆振华的口吻间不难听出一丝可笑,“他很难得有分身乏术的时候。璨星确实是唯一一个他单独管理的子公司,他却也没管好,只顾着在公司里玩女人了。”——不免就上来些许火气。

    傅令元略微无奈地苦笑:“舅舅,少骢确实很努力,也有在进步。他的心情已经恢复了,今天本来打算先去见你再去公司,结果警察先来了。”

    陆振华不予置评,默了默,只说:“行吧,要邦着去看一下璨星你就去。他一个人闯的祸,要公司大半的人围绕着他转、给他擦p股。”

    收了线,傅令元掂着手机,沉吟不语。

    少顷,栗青汇报:“老大,已成功将律师拦截在半路,他们一时半会儿赶不到警局的。”

    傅令元轻勾唇:“好。”

    “还有,”栗青瞟着后视镜,“后面有辆车从警局门口就一直跟着我们。”

    傅令元不甚在意:“随便他。”

    …………

    陆宅。

    海叔把刚得到的消息禀告给陆振华:“陆爷,我们的人昨晚连夜去确认,黄金荣没有撒谎。”

    陆振华不惊也不喜:“货源?”

    “没查上。”海叔当然清楚,这不是简单地吞并而已。

    闻言,陆振华正在穿外套的手滞一秒。

    “好像陈青洲以前将他们训练得很好,防范意识很强。非常利落地就放弃了。”

    陆振华鹰隼般的眸子眯起。

    海叔将他的神情收入眼里:“陆爷,您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陆振华缄默半秒,摇摇头,继续把外套的剩余一只袖子穿好。

    海叔上前邦他系扣子。

    “只是这么多年风风雨雨走过来,已经习惯了每件事多想一层。过度的思虑,有时候就成疑神疑鬼了。”陆振华轻声喟叹。

    “陆爷您这是谨慎。”海叔笑笑,心里明白,他这其实还是觉得可能存在问题,遂,说,“那等第二条线到手后,接着查。”

    “嗯。”陆振华颔首,吩咐,“黄金荣要办的事,可以给他准备上。”

    “是,陆爷。”

    …………

    抵达璨星,傅令元下车。

    跟在后面的那辆车在旁侧也停下,焦洋迅速从车上下来,主动走到傅令元跟前:“巧啊傅三,早知道你也要来璨星,我就搭你的顺风车,我们在车上还能聊会儿。”

    “焦警官的业务拓宽到璨星来了?”

    “这倒没有。”焦洋笑着和他一起往大厦里走,解释道,“不是有警察来这里办案?有个是我朋友,我们约了中午吃饭聊案件,我提前来等他。”

    傅令元讥讽:“现在九点半还不到,焦警官的‘提前’提得很前。”

    “他记性不好。我得到他跟前晃悠。”

    “看来缉毒大队最近很闲。”

    焦洋的手肘横过去轻轻捅他一下:“要不傅三你看在我们以前一个圈子里玩的,给提供几个场子的线索,让我立立功?”

    傅令元没有说话,置若罔闻。

    焦洋今日明显就是故意来找他唠嗑的,未得到理睬也不嫌尴尬,自顾自又道:“林二小姐很快就要失踪满五个月了。”

    “所以呢?”傅令元斜勾唇,嘲弄,“这件事什么时候也归你管了?”

    “虽然不直接归我管,但我一直有在关心。”焦洋意味深重,“好歹我和林二小姐曾经也是有过交情的。傅三你呢?”

    他接着问:“你有林二小姐的消息没?你是她的前夫。是曾经和她最亲密的人,你应该不会那么无情,丁点儿都不关心她现在是死是活吧?你们三鑫集团和陆家有比警察更广的人脉资源,没有半点线索?早前那一阵陆小爷也试图找过林二小姐的,不是吗?”

    傅令元眉梢稍抬,睇他一眼,沉默地一步跨入电梯里。

    焦洋紧随其后要跟进去。

    栗青率先伸手拦住:“抱歉,焦警官,这是我们小爷的专业电梯,只分享给我们老大同乘,麻烦焦警官那边的电梯请。”

    焦洋:“……”

    站在那儿看着傅令元的身影消失在闭合上的电梯门后面。

    脑海中记着先前饶娆的猜测。

    焦洋双手抱臂,无所谓地走去其他电梯,追上楼。

    …………

    专门负责每次为陆少骢保驾护航的两位律师因为交通事故被卡在半路,对方司机难缠,一时无法脱身。

    “傅先生正在找我们三鑫集团专门合作的律师团里的其他律师去警察局救场。”

    海叔禀告给陆振华的时候,陆振华刚和孟欢商议完关于“新皇廷”计划里参与国家公园和博物馆建设等社会公益方面的最终决策。

    听言,陆振华皱眉:“警察不是只是请他去问几句话而已?他难道自己不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非到律师到场才行?”

    一旁的孟欢整理着文件,随口插话道:“璨星这两天事关紧要,傅先生和小爷应该也是为了谨慎起见。警察问话往往句句带陷阱,一不留神,容易被套话。确实有律师在场比较稳妥。”

    陆振华自然是认同凡事稳妥,不过也对陆少骢颇有微词:“现在是配合警方执行公务而已,他就有不小心被套话的可能性?假如真是被问讯,他不得全招认?还是得赖他自己修炼不够,否则这两天也不会躲起来不见人。缩头乌龟!”

    …………

    警察局,审讯室。

    两名警员轻轻敲了敲桌子:“陆先生,请问——”

    “有什么问题等我的律师来了再说。”陆少骢打断。他的耐性已在方才的等待中消耗差不多,脾气开始显露暴躁,语音依稀透露出一股子恻恻。

    “可是陆先生,我们已经等很久了。”警员提醒。

    “那又怎样?”陆少骢条件反射地冲口,下一瞬记起来自己现在面对的是警察,强迫自己忍下发飙的冲动。

    为什么还没来?为什么律师还没来?!

    “我要去打电话问一问。”他提出请求。

    二组组长在这时进门来了:“陆小爷,我们只是随便聊两句而已,你不用那么紧张非得等律师,耽误你宝贵的时间。”

    “而且,其实,我们警方不是不能拒绝你申请律师在场的要求,已经很给小爷你面子、很尊重小爷你了。”

    陆少骢拳头紧攥,没有说话,眼底不易察觉地划过阴鸷。

    他也未做过多的反抗,正如傅令元所言,不能做贼心虚。

    坐正在椅子里,陆少骢恢复礼貌,看上去坦坦荡荡:“你们要了解什么?问吧。”

    “好,谢谢陆小爷的配合。”组长拉开椅子落座,打开文件夹里洗出来的从视频上截取下来的照片,放到陆少骢面前,“陆小爷,这段视频经过我们专家两天的鉴定,并没有发现移花接木的痕迹。”

    …………

    对于璨星的大部分员工而言,连周末都不一定有,遑论春节假期,特别近日爆出这样的事情。

    警察的到来不免给办公环境添了几分紧张的气氛。

    艺人、经纪人、艺人助理之类的,差不多在外面赶通告,是故在这里并问不到话,警察了解了各位艺人如今的具体行程,接下来可能要有所挑选地去一一找来。

    而询问员工的问题没有太明显的诱导性,仅仅诸如“对公司的印象”、“璨星和以前就职的其他同类公司的对比”、“上级领导对下属的态度”。

    傅令元在陆少骢的办公室小呆片刻,警察也进来找他聊了一聊,问及璨星每年投资的电影、电视剧的热门程度——貌似有点无关痛痒。

    傅令元虽不主管璨星,但对璨星的状况还是大致心中有数的,能答的尽量答,其余的均以不了解而含糊掉。

    焦洋的目标一向是傅令元,在外面兜了一圈,又来陆少骢的办公室里旁听。

    不多时,傅令元便接到一通紧急电话,是“新皇廷”计划里,刚开放投入使用一个星期的电影主题公园里,即将于今晚推出的“月光电影院”活动临时出现问题。

    傅令元和几位警察说明情况之后,便匆匆离开。

    在停车场里坐上车后,车窗被人叩响。

    焦洋一张笑脸映在玻璃上:“傅三,你是要爽约,不去警察局陪陆小爷了?”

    “焦警官cao的心有点多。”傅令元没有什么表情。

    不待焦洋再说话,栗青启动车子,扬长而去。

    开出一个路口后,遇到红灯,车子暂且停下,栗青瞥着后视镜告知:“老大,那个警察的车还跟在后面。”

    “不用理会。”傅令元薄唇一挑,紧接着叮嘱,“我已经给少骢发了挑简讯。你等下拐弯之后靠边停,我自己去公园处理事情,你开车去警察局外面等小爷,接他。”

    “我明白。”栗青应承。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眯起,状似无意地问起:“汪裳裳的那部电影,差不多该拍完了吧?”

    “是的,老大。”栗青瞥了眼时间,“裳裳小姐是今天中午的飞机回来海城,这会儿差不多已经在家里休息了。”

    …………

    律师是在陆少骢已经开始被问话之后的一个小时才赶到的,赶到的律师还不是平常负责处理他的各类新闻和花边的那两个,对此次爆出的事情并不如那两位律师深入,所以只以专业经验邦陆少骢避开了警方较为尖锐的问题,缩短了谈话时间,把陆少骢带了出来。

    窝火。

    陆少骢最大的感受除了窝火还是窝火!

    律师在他的耳边嗡嗡嗡地解释原因,陆少骢听完,什么话没说,直接撒气地往律师的肚子上踹了一脚。

    “小爷。”栗青站在车子旁,为他开好车门。

    陆少骢张望一圈:“阿元哥人呢?”

    “小爷没有看到老大发的简讯吗?”

    “简讯?”陆少骢这才去掏手机,点开来自傅令元的未读信息的同时,也听栗青道,“老大让我跟小爷说抱歉,因为‘新皇廷’计划里的电影主题公园的开幕配套活动出状况,老大直接从璨星去了活动现场。孟副总也已经在了。小爷,我现在就接你过去。”

    新皇廷!新皇廷!又是新皇廷!

    “闭嘴!别再在我面前提!”陆少骢如今最讨厌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字再加上孟欢的名字!

    栗青即刻噤若寒蝉。

    陆少骢坐上车,又翻到手机里来自余岚的未接电话,想起早上原本的计划,便吩咐栗青:“回陆宅。”

    …………

    遥远的高速公路上,车子在疾驰。

    阮舒靠着车窗玻璃,静默而虚着视线地盯着外面的风景随着趋于南下而逐渐减少萧条,增加春意。

    她是凌晨天没亮之前就离开的,正好还在小月子期,本就不方面见人,再借口那日出门去探望隋润芝时受风,“禁闭”个几日不出门,暂时是没问题的。

    但也因为没惊动庄家族亲,所以她不好利用庄家的关系去买机票,只能选择自驾。

    后面跟着的车上的人是负责留在江城护她安全的陈家下属。

    而此时坐在驾驶座和副驾驶座上的人,是二筒和九思。

    虽然傅令元不曾明说,但阮舒清楚他仍然将这两人留在江城,她便主动联系了二人。

    主动联系二人的原因在于,以她会自己告诉傅令元她回来海城从而给傅令元惊喜为理由,不让他们把消息传递给傅令元。

    希望这一趟,能顺顺利利救出黄金荣……

    …………

    陆少骢回到陆宅,一问管家,果然如他所料,这个时间点陆振华并不在。

    “表哥!”汪裳裳花蝴蝶一般兴奋地朝他飞奔而来,“我想死你了!”

    陆少骢避开她企图缠绕到他臂弯间的手,不耐烦:“也就十来天而已,想什么想?”

    大概是傅令元和小雅去度蜜月后一天,她也飞去了剧组。

    “哪里就十来天?”汪裳裳神情委屈,重新挽上他,“中间跨了一个年。我头一回没在家和你们一起过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陆少骢稀罕地瞅她一眼:“你这种好几个字的成语都会用了?剧本的台词里学的?”

    “表哥~这么简单的成语三岁小孩都会好嘛~我哪有那么差劲?”汪裳裳嘟起嘴撒娇,晃动他的手臂,“你下次别再给我排这种尴尬时间点的戏了。”

    陆少骢冷笑:“你以为这部电影的导演是谁?蓝沁的影后就是出自这个导演之手。所以连女四号都抢得头破血流的,我把好资源都给你了,你还有脸抱怨?”

    “蓝沁又怎样?她连死了都还要来害表哥你?表哥你怎么还提她?”汪裳裳眼里划过嫉恨,抓紧陆少骢的衣袖,替他感到心疼,“我初一一早看见新闻就想马上飞回来了!可那个导演太可恶!表哥你的电话也打不通,我很担心你~”

    “哟,你们表兄妹的感情从小到大一样地好~表小姐见到少骢的时候总是最高兴的~”调笑声骤然传出,正是王雪琴一步一扭腰地婀娜出现,身后跟着三个女儿。

    汪裳裳撇嘴:“雪姨,这个时候你不是该去睡午觉了?”

    “是啊,正要去~表小姐贴心,连我的习惯都记得~”王雪琴兰花指轻抚着鬓边,“这不刚陪着大姐哄完少杰,所以迟了一小会儿。”

    “我妈呢?”

    “还在少杰的房里吧。”

    又是那只小狗崽……陆少骢心头覆盖阴霾。

    王雪琴打着呵欠,掠过他的时候笑笑:“你回来就好,雪姨我以为你要在阿元家里躲一辈子。”

    笑里的意味难明。

    反正陆少骢听着十分不舒、服,捋开汪裳裳的手,快步走向陆少杰的房间。

    陆少骢没进去,站在门口,视线最先落在中央那只婴儿床上,角度的问题,他看不到里面的小人。

    眼里转瞬即逝一抹阴鸷,他兜转开眸子,叫唤:“妈,我回来了。”

    没人回应。

    入目之处也未见余岚的身影,倒是将婴儿房精致而充满童趣的装饰尽收眼底,各类玩具堆放得琳琅满目,仿若彰显着这个房间的主人有多受宠。

    看来除了小狗崽,其他人都不在……

    陆少骢果断地转身要走。

    房间里在这时传出孩子的笑声,来自婴儿床。

    他其实并不清楚这种小孩子的笑声应该是怎样的。

    但他曾经见识过这只小狗崽没日没夜魔音般穿透力极强的令人濒临崩溃的哭声,所以此时此刻这种分明和哭声不一样的疑似挟夹着欢乐的动静,他顺其自然地认定为笑声。

    陆少骢猛地滞住步伐。

    笑声尚在持续。

    陆少骢转过身,盯住婴儿床,一步步,径直迈去。

    随着他的靠近,小孩子的脚、小腿、身体,逐渐映入他的眼帘。

    最后他停定在床边,居高临下,看到陆少杰的整副身体。

    小小的,包裹在被子里,露着张稚嫩的面容。

    头发略长,略密,脑袋圆圆的,脑门鼓鼓的——陆少骢记得,大家夸过,这叫天庭饱满,有长寿之相。

    遗传孟欢的双眼皮,睫毛略长,眼珠子又黑又亮——陆少骢记得,大家夸过,这样非常有精神头,长大以后肯定帅气。

    又黑又亮的眼珠子就这么盯着陆少骢,手指微微握成拳头含在嘴里,吐着口水沫,发出细微的声音。

    这细微的声音,便是陆少骢方才所听到的他的笑声。

    陆少骢认为自己的判断没有错误,确为陆少杰的笑声,因为他眼睛里看到的这只小狗崽的表情,也是在笑的。

    喜悦地笑,甚至把原本含在嘴里的手,朝陆少骢的方向伸,如同炫耀。

    笑……

    小狗崽在笑什么……?

    炫耀……

    小狗崽在炫耀什么……?

    陆少骢森冷地眯眸。

    陆少杰不止挥了手,脚也稍稍蹬了起来。

    耀武扬威是么……

    陆少骢自动解读着,绕着婴儿床的周边,走了一圈,换到另外一边。

    陆少杰的眼珠子却是跟着陆少骢的挪步而转动,貌似将陆少骢看成可以动的人偶玩具。

    反正在陆少骢眼中,小狗崽就是把他当玩具了,所以笑得更欢了,流出嘴角的唾沫夹着ru白的nai渍,吐出泡泡。

    估计刚吃饱,有劲,他的小手小脚还能维持着挥和蹬。

    很高兴是么……

    陆少骢继续自发解读,静默地站立,面无表情,垂眸注视着婴儿床里的小狗崽,脑中是各种全家人围绕着小狗崽,夸赞、逗乐和哄抱的画面。

    缓缓地,陆少骢抬起手,朝陆少杰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