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1、白眼狼-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11、白眼狼

    缓缓地,陆少骢抬起手,朝陆少杰伸去,把他从婴儿床里抓了起来。

    太小了。太轻了。

    他只用了单只手,非常容易。

    陆少杰尚不知自己处于危险中,仍然看着陆少骢笑。

    也就四五个月大的孩子,却似乎清楚自己正被举高高,所以特别享受,特别开心。

    陆少骢伸出另外一只手,他的那只被陈青洲弄得残疾的手,掐向陆少杰的脸。

    处置这种小狗崽,就像捏只蚂蚁一样,他想他用受伤的、不怎么能使得上劲儿的手,已绰绰有余。

    他要验证,这只小狗崽是不是和他无数次所想象的一样,脆弱不堪。

    “少骢!”

    余岚万万没想到回来婴儿房看见的会是如此情景,遽然惊呼。

    陆少杰貌似被吓到,骤然爆发开哭声。

    陆少骢则浑身一震,似猛地清醒,应声扭头。

    入目的是余岚交杂着紧张和惊惶的神情。

    陆少骢眼里刚消散一秒钟的阴郁重新凝起——明明是他的母亲,却把紧张和惊惶分给了这只小狗崽……

    眉宇间聚集起黑气,心底更涌出前所未有的冲动,陆少骢本能地就着这股冲动,抬起双臂将陆少杰高高举起。

    下一秒,陆少杰整个一团儿被掷到地上,木质的地板发出“咚”地重重一声。

    余岚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冲进来,还是迟了一步。

    摔到地上的陆少杰登时止住哭声,悄无声息。

    余岚心头蓦然咯噔一落,条件反射地从地上抄起陆少杰抱入怀中。

    起身的时候,陆少骢低低的森冷之声正传入她的耳:“为什么没摔死?”

    一瞬怒气攻心,余岚反手便甩给陆少骢狠狠一巴掌:“现在给我下去!回自己房间里呆着!没我的同意不许出现!”

    陆少骢站着没动。

    “你连妈的话都不听了?!”余岚情急地推了推他。

    陆少骢还是没动,双眸直勾勾盯着余岚怀里小脸煞白尚睁着眼睛分明也有在呼吸但就是没发出任何音响的陆少杰。

    “姨母,表哥出什么事了?”

    汪裳裳先前被陆少骢甩掉,跟丢在下面一层楼,那会儿刚上来,听到孩子哭了两声,所以寻了过来,现在不是特别明白情况。

    “把少骢带回他的房间!看住他!等我回来!”余岚正好差遣她邦忙。

    这副架势,明显是陆少骢又闯祸了,汪裳裳“噢噢噢”地点头应承,稀里糊涂地也跟着慌张起来,忙不迭拉扯陆少骢的手臂:“表哥,走!我们快走!”

    陆少骢顽固,如同脚下钉了钉子。

    余岚气急厉声:“你没来过这里!剩下的事由我解决!”

    无论语气或者话的内容,均比刚刚令陆少骢感到心里舒、服些,他这才愿意挪步,偕同汪裳裳离开婴儿房。

    在临近楼梯口的过道上,迎面碰上赶回来的陆少杰的nai妈。

    nai妈尚不知陆少杰出了事,抱着洗干净且晒好的陆少杰的小衣服,恭恭敬敬地问候:“小爷,表小姐。”

    然后不慌不忙地继续迈步走向婴儿房。

    陆少骢回忆着陆少杰最后的那副模样,冷冷一笑,未再回头,如余岚所叮嘱的回他自己房间。

    一并跟来的汪裳裳后知后觉地猜测:“表哥,你是不是对少杰做了什么事?”

    她其实是关心,但陆少骢听来却似被她质问,当即吊起眼珠子,凶恶地甩开她的手:“我就是要摔死他又怎样?!”

    吼完,他走进浴室关上门,打开出水头,往自己脸上不断地泼冷水。

    清净下来之后,先前身体里几乎要喷薄而出的冲动逐渐消退,替代而出的思绪是,假如那只小狗崽刚刚真被他摔出什么好歹,老陆会怎样……?

    烦躁!

    陆少骢关掉出水头,抓过毛巾擦脸,发现自己的手又开始不受控制地小幅度隐隐颤抖。

    尝试着攥紧攥紧再攥紧,他盯住镜子里的自己,周身再度散发出深深戾气。

    “表哥?”

    浴室的门倏尔被从外面轻叩。

    汪裳裳隔着门玻璃关切:“表哥你还好吗?你呆里面很久了,别吓我。你不要担心,耐心等着,姨母不是说了她会解决?”

    没得到回应,汪裳裳再唤:“表哥?表哥?你听到没有?你应我一声啊,表——啊!”

    浴室的门突然打开,里头伸出的手臂猛地扣住她的腕。

    她短促尖叫,人被拉入浴室。

    惊疑不定地轻拍胸口,汪裳裳娇声嗔怪:“表哥,你又吓到我了。我是女孩子,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些,不要每次都对我那么粗暴……”

    陆少骢揪着她的头发,迫使她仰头,他睨着她,手掌摸在她的脖子上:“我现在很不高兴,想来点更粗暴的。”

    意思昭然。

    汪裳裳一秒钟落泪,扑进陆少骢怀里梨花带雨稀里哗啦语无伦次:“我以为表哥你真的下定决心听姨母的话再也不要我了!还要我年后就结婚!”

    “我不要!我只想陪着你和姨母!我不要嫁出去!这些天我在剧组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陆少骢可丁点儿听她诉衷情的兴趣都没有,不耐地推她一把,翻转过她的身体,将她按趴在洗手台,驾轻就熟地扯下她的库子,再拉开他自己的拉链,快速扶出工具,利索地自她身后贯穿而入。

    …………

    接到陆少杰受伤的消息时,傅令元和孟欢均在公园的活动现场。

    当下孟欢没再管工作,向傅令元道歉后匆匆走人,不过还是留下她的助理。

    傅令元便带着孟欢的助理,把剩余的问题解决。

    至免费电影正式放映,确认活动一切如常,傅令元也离开公园,到了陆宅和栗青碰上头,才再进一步了解详情。

    栗青却也不是特别清楚:“……目前听到的说法是,今天在那一阵时间轮值的nai妈看护不利,以为孩子在睡觉,所以去收衣服,留他一个人在婴儿房。”

    “一会儿的功夫,没想到孩子就自己从婴儿床掉到地上了。还是陆夫人落了东西重返婴儿房,最先发现的。那名nai妈已经被处置了。”

    傅令元没说话。

    倒是栗青忍不住压低音量道:“老大,你说,这事儿会不会和小爷有关?我不是向你汇报过?小爷从警察局出来后心情很不爽,偏偏事情又发生在他刚回来陆宅不久……”

    傅令元默了默,淡淡道:“等下和他见上面,就清楚了。”

    婴儿房里,却未见陆少骢的身影。

    陆振华和余岚也不在,只有孟欢独自守在床边。

    小雅刚从里面走出:“傅先生。”

    “阿元也来看少杰?”王雪琴落在后面一步。

    “嗯。”傅令元往里瞥一眼,问,“现在什么情况?”

    王雪琴兰花指抚着鬓边说:“后脑摔了个小包而已,在我看来没什么大不了的,小孩子本来就一个不小心容易摔地上。我那三个女儿可不都是摔大的?终归是少杰受宠,才兴师动众。”

    最后一句,语气难掩酸溜溜。

    小雅则搭腔补充道:“一开始摔了也没动静,把大家吓到了,医生来了之后,总算哭了。”

    “除了小肿包,暂时没发现其他外伤,孩子小,拍ct怕影响身体,所以暂时没送医院,医生说接下来两天先观察观察情况,如果没有异常,那就基本是有惊无险。”

    王雪琴听言打趣:“小雅把医生的话差不多都悄悄记下来了。是在偷着学怎么当好新手妈妈吧?”

    “雪姨……”小雅展露出一贯的羞涩和难为情。因为经常来陆宅邦忙照顾陆少杰,她和王雪琴越来越熟络,早已不再唤“三姨太”。

    很显然,接下来的话题恐怕顺其自然地又要转到他身、上。傅令元率先询:“舅舅和舅妈呢?”

    “老爷和医生去谈少杰的伤势了。大姐应该是去找少骢了。少骢在你那儿躲了两天,好不容易回来,因为忙着照顾少杰,大姐都还没来得及见少骢。”

    王雪琴说着,若有深意地笑:“这少骢也真是的,回来之后就躲在自己的房间里,弟弟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也不关心。”

    转而她又望向里头的孟欢:“小孟这一回,倒总算有点当母亲的样子了。之前我以为她的眼里只有工作,没有少杰的位置。其实还是疼她儿子的。”

    傅令元双手抄兜,不予置评,只道:“我进去慰问一下。”

    说着,掠过王雪琴,带着小雅一起进去,在距离孟欢一步远的位置停下。

    陆少杰在睡觉,样子似乎挺安稳的。

    孟欢除了坐着看陆少杰,没有其他多余的举动,仿若仅仅守着个诸如在装水等着满的水桶罢了。

    傅令元站了数秒,离开前叮嘱小雅:“你邦忙多照看着,我先去找少骢。”

    孟欢倏尔出声问:“陆少骢干的,是吗?”

    …………

    陆少骢的房间。

    余岚看着刚颠鸾倒凤完的两人,气得两眼一阵一阵地发黑:“你们——你们——你们是把我的话全当耳旁风是吗?!”

    “妈,”陆少骢伸手一撑,邦忙稳住余岚踉跄的身形。

    “先给我去穿好衣服!”余岚怒容未褪。

    陆少骢刚冲完澡,浑身仅裹条浴巾。

    没再惹她,陆少骢先进去衣帽间。

    余岚扶着柜子,转眸看向床上在她进门时才急慌慌抓过被子盖住光溜溜身体的汪裳裳。

    “姨母……”汪裳裳轻唤,眉眼间尚残留着媚态,嗓音比平时还要娇嗲,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揪余岚的袖子,“我……我和表哥是情难自禁,你就不要生气了。”

    “啪——”地一声脆响,连带脸颊火辣辣地发麻和疼痛。

    余岚的手掌在放下后迅速握成拳,强迫自己控制住情绪,冷面如霜:“给过你机会了!枉我二十多年始终把你当亲生女儿养,要什么给你什么,哪一样缺你了?”

    “到头来你却是只白眼狼,恩将仇报,一再勾、引我儿子!‘情难自禁’?你不要脸,我还要脸!”

    汪裳裳呆若木鸡,完全不相信此时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人是以往那个比她生母待她还要亲的姨母。

    余岚压了压胸口,顺着气,再开口:“我一会儿就和你姨父商量,把你的婚期提前。正月里全是好日子,哪一天嫁都可以。”

    陆少骢已快速穿好衣服出来,闻言瞥了眼汪裳裳:“那我的红包得提前准备了。”

    汪裳裳的身体彻底僵住。

    陆少骢揽住余岚:“行了妈,裳裳一直没脑子,你教训她几遍都一样。不要再生气了,你不是老打电话给阿元哥劝我回来吗?现在我回来了,你光顾着生气。”

    余岚没回应他,继续看着汪裳裳:“把自己收拾清楚了再出去。上次你堕胎手术出问题,还嫌折腾得不够是不是?”

    汪裳裳愣愣看着余岚没有吭声,似依旧未从余岚的翻脸中回神。

    余岚叹息着摇头,未再多言,和陆少骢离开房间。

    汪裳裳一动不动的,雕像一般。

    白眼狼,勾、引,不要脸,婚期提前。

    一个一个的关键词接连不断地在她脑中重复回响。

    不知过了多久,房间的门缓缓地又打开。

    汪裳裳下意识地坐直腰板:“姨母!表哥!”

    来人应声定住一瞬,然后走到她面前。

    看到是随身保镖阿东,汪裳裳终于绷不住了,眼泪决了堤,一波接着一波地,淌了满面。

    “姨母和表哥都不要我了。他们都不要我了。不要我了……”

    阿东什么也没说,何况他如今是哑巴,想说也说不了。

    沉默地蹲下身,他笨拙地轮流换着两只手给她擦泪水,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怜悯。

    …………

    “妈,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就是心里头堵,需要找人发泄,裳裳刚好就在身边,我就顺手用了。”陆少骢解释,“她这不是马上就要嫁出去了?所以今天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发泄?反应过来你干的蠢事了?”余岚恨铁不成钢,“前几个月不是都忍过来了?这两天正多事,你偏在这个节骨眼去动那孩子,纯心给你爸火上浇油!”

    “那只小狗崽不是已经没事了?”若真出问题,她来他房间就不会是现在这般。陆少骢早猜到。

    甚至他也猜到:“大家都不知道是我干的吧?”

    否则不可能没人来找他。尤其老陆,他动了他的宝贝小儿子,不得第一时间捉他到他跟前“问讯”?

    听出他的侥幸,余岚又被气到。

    陆少骢的冷笑不停:“怪就怪他自己倒霉,偏偏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叫我撞上,也怪他自己有个不识相的妈,我不拿他出气,还能拿谁?”

    “你敢再多说一句?!”余岚怒容再起。

    “行了妈。这次既然叫那个狗崽子逃过一命,我就先留着他,答应你暂时不动他,交给你处置。”陆少骢承诺,咬牙切齿,“但姓孟的那个女人,我是不会再容忍她继续风生水起了,新皇廷计划实施以来,她的风头出得够劲的了!”

    公司的事,余岚插不上手,凝眉提醒:“不要擅自行动,凡事多和阿元商量。”

    “嗯,我知道。”说着,陆少骢滞一瞬,尔后突然用双臂圈住余岚的肩,搂住她,“妈,只有我是你的儿子。只有我是阿元哥的兄弟。你和阿元哥都不能把对我的关心分给其他人。”

    余岚最后的那一丝火气因他的这番话蓦然消散如烟云。

    叹息着,她拍拍他的手背:“走吧,去见你爸,记得先道歉,不许和你爸冲。大过年的,你都让你爸不安生。”

    陆少骢兀自神情变幻,既没有直接应承,也没有拒绝。

    …………

    “陆少骢干的,是吗?”

    孟欢问得很轻,甚至连头都没回,纹丝不动,好像只是自言自语,不是和他对话。

    傅令元紧抿嘴唇,并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门口传出王雪琴的问候:“老爷。”

    傅令元看过去。

    一身深色唐装的陆振华和医生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陆振华的心腹海叔。

    “舅舅。”

    “阿元,你来了。”

    “嗯。来看看少杰。顺便接小雅一起回去。”

    “主题公园的问题解决了?”

    “舅舅还不放心我么?”傅令元闲散勾唇,满腹自信。

    “辛苦你了,一天跑三个地方,同时邦忙好几件事。”

    傅令元接受陆振华的慰劳,留意到陆振华的眉宇不曾舒展开。

    “老爷。”又一句问候在这时传出,正是余岚。

    陆少骢就跟在余岚后面。

    毕竟躲了两天,又刚隐瞒住摔陆少杰的风波,且他本身对陆振华就心怀畏惧,所以一开始陆少骢的目光是有些闪躲的。

    到陆振华面前后,陆少骢栽着脑袋喊了句“爸”,整体态度看上去还不错。

    陆振华则摆了谱:“不当缩头乌龟了?”

    陆少骢的脸在低着头谁也看不到的角度里瞬间阴下来。

    “什么时候回来的?”陆振华又问。

    “警察局的口供一做完就回来了。”陆少骢没忘补充说,“如果不是警察来找,本来早上就能回来。”

    陆振华却似并不在意他补充的内容,只就他的前半句再问:“口供做得怎样?”

    “还可以。”陆少骢锲而不舍,依然没忘为自己补充说,“律师出了点情况,来得太晚了。基本没派上用场。”

    陆振华貌似仍旧不在意,下一个问题:“回来之后又在你自己的房间继续当缩头乌龟?”

    陆少骢表情间的阴沉再添一分,控制着情绪,解释道:“昨晚没睡好。我从警察局里出来后头疼,就先回卧室休息了。”

    “我妈去喊了我,我才醒的,刚听说少杰不小心摔下床,而且爸你也在,所以过来看看。”

    陆振华轻描淡写地应了个“嗯”,然后说:“你弟弟在那儿,不是说要看看?那就去看看。”

    陆少骢的眼皮应声一跳,毕竟这话怎么听怎么叫人觉得刻意。

    余岚心头更是一惊,很快捺下心绪,皱眉轰他们:“少杰在睡觉,你们几个男人瞧两眼就差不多了,要谈事情去书房,别在这里你一句我一句地影响少杰休息,别一会儿把他吵醒了。”

    王雪琴附和:“大姐说得对,男人如果要谈公事,去老爷的书房~”

    始终寡言的孟欢蓦然转身插话:“先有一件事,在这里解决,老陆同意了你们再去书房。”

    虽然陆少骢也经常当着大伙儿的面喊陆振华“老陆”,但从孟欢的嘴里出来,明显更彰显她和陆振华的亲昵,尤其对比着余岚和王雪琴均称呼陆振华为“老爷”。

    毕竟孟欢是个女人,大家惯性思维首先定义她为陆振华的其中一个女人,其次才是三鑫集团里能干的孟副总。

    在场几人的注意力不禁敛了一敛。

    “什么事?”陆振华走近她些许。

    孟欢坐在椅子里没起身:“我想申请在婴儿房里安装监控。”

    这种要求,在普通家庭里实属正常,根本不是事儿——很多请了保姆来家中邦忙照顾孩子的家庭,都会在家里转摄像头,以便孩子的家长了解保姆单独照顾孩子时的具体情况,防止某系恶性现象的发生。

    但陆宅比较特殊,最外面的大门口有着比机场还要严密的安全检查之后,房子四周也有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监控。

    宅子里每天固定间隔一个时段便用最新最先进的仪器检测是否被安装了监听、监视装置。

    甚至全天监督着宅子里接收或者发送出去的信号,随机截取某段信号之下的手机通话内容。

    是故,在陆宅的范围内,一向比较谨慎接听或者拨打电话。

    也因此,宅内一直以来非常干净,单个房间里不安装摄像头,同时为的是不影响宅子里整体的安全监控系统的作用的发挥。

    不等陆振华回应,王雪琴最先有意见:“小孟,你这话叫人听得心里刺。今天少杰掉地上,不是已经有结果了?还把那个nai妈给处置了。你现在这意思不就是在怀疑,有人故意对少杰使坏?”

    “这是三姨太你听出的意思,不是我要表达的意思。”孟欢非常不给王雪琴面子,清清淡淡驳回。

    王雪琴噎了一下,马上问:“那你是什么意思?要知道,你每天在外面上班,少杰主要是由大姐和我两个人邦忙带的,你装监控,是监视nai妈,还是监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