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2、回归-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12、回归

    “三姨太,你别想太多,摄像头不是用来监视任何人,是用来记录少杰每一天的生活。如果认为摄像头的名头不太好,那就用摄像机全天二十四小时录制,也可以。”

    孟欢依旧清清淡淡,随后声音有点低:“我今天一直在反省,对少杰的关心或许真的太少了……”

    “因为工作忙,无法亲自在家带他、陪在他身侧,参与他每时每刻的成长。录像可以邦到我,让我在工作之余能够了解到他的点点滴滴。这算是一种奢望吗?”

    最后一句问话,孟欢的视线从众人挪向陆振华。

    未及陆振华有所回应,王雪琴又出声,秉着副苦口婆心好言相劝的语气:“小孟啊小孟,看录像顶什么用?要真关心少杰、想参与少杰的成长,你多呆在家里才是最实在的~”

    陆少骢见缝插针:“雪姨,孟副总手握公司的重要项目,大大小小的事情等着她的决策,是‘新皇廷’计划的顶梁柱,就算老陆肯,我们其他人也不愿意让孟副总‘多呆在家里’,浪费人才的。”

    余岚轻微皱眉地看了眼陆少骢,接腔:“我觉得小孟的想法可行。”

    万万没料到她会同意,陆少骢和王雪琴均诧异。

    不过王雪琴貌似很快自行想通,翘起兰花指抚着鬓边笑笑,未再言语。

    余岚望向少杰的眼神里蕴满心疼:“虽然剩余的两个nai妈都已经再提点过了,但这种事情发生过一次,够让人后怕的,确实有必要再给少杰多增加一层保护。今天的意外,我必须负很大的责任。”

    “夫人不用自责。”孟欢微微颔首,致意道,“我要感谢夫人对少杰的关爱和对我的体谅。”

    仿若只要余岚同意,陆振华就不会反对。

    事实上,陆振华也确实没有反对,一锤定音道:“从明天开始,少杰的房间里放摄像机,全天二十四小时拍摄。”

    傅令元瞟向陆少骢,正好捕捉到陆少骢表情间的一瞬阴鸷。

    没有多逗留,随着大家退出陆少杰的婴儿房,傅令元便带着小雅道别。

    陆少骢以为陆振华肯定会针对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将他叫到跟前训话,结果没有。

    好在心理稍微平衡的是,陆振华也没有在孟欢和陆少杰那里多加逗留。

    为此陆少骢特意打了通电话给傅令元。

    傅令元笑话陆少骢不好伺候:“舅舅训你,你嫌烦;舅舅不训你,你觉得他不关心你。舅舅抓你抓得紧,你抱怨太累;舅舅多和少杰处两天,你认定他偏心小儿子。你要舅舅怎么做?”

    陆少骢无话可说了,最后顾左右而言他地嘀咕:“早知道老陆已经自己消气没有要训我,我就继续在你那里呆着。现在在家里很无聊。”

    “无聊?”傅令元只想笑,“你是忘记你和璨星现在正麻烦缠身?”

    “没忘没忘~”陆少骢讪讪,旋即冷哼,“阿元哥,这回我一定要搞死姓孟的那女人!”

    半晌,傅令元收线。

    旁边的栗青斟酌着多嘴:“老大,你怎么不问问小爷确认,少杰摔伤究竟是不是和他有关?”

    “没有必要。”傅令元薄唇紧抿。

    已经非常明显。

    只不过,陆振华那儿……

    …………

    陆宅。

    心腹海叔把新泡好的茶悄然送到陆振华手边。

    陆振华又在左右手黑白棋对弈,眼下局势正处于胶着状态。

    海叔没敢打扰,因为这种情况下照说陆振华必然完全沉浸在棋局中深思熟虑。

    陆振华却放下了棋,端起了茶,从棋盘前离开。

    海叔瞧出他有心事,一针见血:“陆爷是在担心小爷?”

    “担心他,不如先担心我自己。”陆振华冷笑,“连自己的亲弟弟都能下得去手,难保有一天不会把歪脑筋动到我的头上。”

    海叔被他的话吓了一跳:“陆爷,您万万不能这样想,小爷是您亲手带出来,虽然行为处事上尚欠缺火候,但他的心性如何,您该一清二楚。而且,今天少杰的事,不能仅因为那个nai妈一面之词说碰见过小爷,就判定是小爷所为。”

    “他的心性……”陆振华琢磨着这四个字,顷刻,也评价了四个字,“变本加厉。”

    陆少骢在屠宰场里干的那些事儿,怎么可能瞒得过陆振华?用“变本加厉”来形容,确实不为过。

    海叔依旧邦着陆少骢:“陆爷,咱们不是都门清儿了?小爷是因为手没能痊愈,心里苦。”

    其实已经从为其治疗的米国医生那里了解到情况。

    陆振华放茶杯的动作略重:“一点小挫折就心里受创,我陆振华的儿子就是这种懦弱的孬种?”

    海叔没再继续说,怕雪上加霜。

    陆振华沉默片刻,头一偏,看回棋盘:“不想他以为他稳坐继承人的位置就可以高枕无忧不思进取。”

    “但你看看,孟欢重回公司,对他造成的刺激效果好像全都打偏了。不去把嫉恨转变为斗志做好工作证明他自己的实力,只会找其他事撒气,呵。”

    海叔笑着开解:“傅先生不是已经把小爷劝回来了?小爷终究还是小孩子心性太重,他之所以逃避,是太在意陆爷您对他的看法了。”

    “只是,陆爷,”话锋一转,他道出担忧,“今天少杰的事儿,会不会让孟副总在背地里对小爷使绊子?”

    陆振华凝着鹰隼般的眸子:“他要真被绊了,那也是他自己没用。”

    …………

    凌晨两点多钟的海城,道路两侧不断掠过阴暗交错的灯光,令阮舒产生一种命运穿堂而过的凉意。

    什么都还没准备好,突然说回来了就回来了……

    犹记得几个月前离开时,注重享受的闻野将房车开得慢,花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抵达江城。

    今日全程紧张行驶,虽还在春运期间,但幸运地一路畅通无阻。

    酒店之类的地方,必然不方便她居住。

    不过她也没太伤脑筋——直接去到马以的心理咨询室。

    庄爻和荣一已提前在等她。

    “姐。”

    “大小姐。”

    荣一对她的决定是有心阻止但无力挽回的。

    阮舒则对他们两人的前来接应是不满的:“你们都回去,专心准备营救荣叔的计划。我哪里都不会乱跑的,有事会联系你们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