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3、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13、上梁不正下梁歪

    荣一先将一件要紧事汇报给她:“祭拜陈爷和二爷的日子定下来了,就在两天后。”

    陆振华的动作真够快。由此也说明他急切想要到第二条陈家的第二条运毒线路系统。

    阮舒关心的是:“你们准备得来得及么?时间会不会太赶?”

    “目前看来没问题。”荣一表现得也比较有自信。

    既如此,阮舒也就没什么可再多言的。

    有二筒在,即便没有钥匙,她也顺利登堂入室。

    屋里的家居很多被用防尘罩护住,无疑为傅令元所为。

    阮舒开了窗户通气,把防尘罩一件件地掀开收起。

    熟悉的环境,连空气中都残留久违的极其浅淡的橙花香。

    她去翻看自己的柜子,果不其然发现,她从马以手中搜刮来的为数不多的那几瓶橙花精油被用得仅剩一瓶了。

    暴殄天物!

    她以前都只用在自己的身、上,傅令元倒好,全拿去消耗在精油灯里!

    晚上睡觉闻那么多味儿,他不怕做春梦的?

    腹诽着,她一抬头,发现晾衣架上挂有一袭晒干的床单,估计是傅令元上回从这离开前洗的,还没来得及收起。

    阮舒自行取了下来,折叠好,打开衣柜准备放进去。

    便见衣柜里除了原本她自己的衣物,还挂有傅令元的。

    外穿的不多,仅一套。

    而他似乎就是嫌他留在这里的衣物不够多,所以煞有介事地把他的内库也全挂着……

    一条、两条、三条、四条,一个系列的。

    阮舒记得,是她很早之前买了放在衣柜里留给他备用的。

    一套恰好四条。

    他竟然把每一条都拆掉用过?

    真是神奇。

    难道他一次穿两条?

    变态!

    阮舒猛翻白眼,将内库全部从衣架上捋下,连同他的衣服一起,折到衣柜压箱底去。

    最后躺到床上,抱住大熊入睡的时候,强烈的归属感令她错觉自己在庄家的几个月仅仅为梦一场,错觉自己其实从未离开过……

    …………

    目前的现实是,一些在生活中投诉无门的事,一旦在网络上闹大,引发舆论关注,就会受到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

    而由于关注度比较高,处理过程也会相对透明公开。

    所以网络维权已然成为很多维权无望的普通人最后的救命稻草。

    蓝沁自杀案的重审,目前依仗的就是蓝沁那批忠实粉丝的力量在网络上维持住热度的,强调的主要证据也是先前披露的那个视频。

    视频中陆少骢谈及蓝沁的片段内容被单独截取,如同病毒一般传播,且无论如何都删除不干净也压制不下来。

    昨日陆少骢被请去警察局配合调查的消息已公布,为的是证明他们警方并非毫无作为。

    视频和照片被证实无p图痕迹一事,官方虽未明言,但民间也已有高手出具详细的检验结果。

    包括视频中男主角的声音也做过分析检测,和陆少骢曾经于媒体前演说时的声音进行对比,到达高度地相似,基本可以判定为陆少骢本人。

    以上两点均回击了璨星的公关重点。

    微博上几个曾声援诸如“丽江遭遇暴打女孩”之类投诉无门的人讨公道的草根大v博主,或者自发,或者受了蓝沁粉丝的委托,一波接着一波地在网络上带动节奏和网民的情绪。

    而其实,假如接下来没有进一步比较有利且有力的证据,这场以舆论发起的战斗,胜算的概率非常低。

    毕竟陆少骢在视频中用词属于含糊型,有歧义,没有明确承认蓝沁死前遭遇他的b迫,遑论蓝沁最后的死——可以当作是一个男人在意识不清醒状态下为了让自己更具威慑力的吹牛皮。

    另外,关于陆少骢被质疑嗑药,由于视频里没有出现任何他吸毒的画面,不能仅凭视频中他的状态做判定,所以警方也不能对陆少骢提出无礼要求。

    不过这场舆论风波对陆少骢和璨星造成的影响已然够呛。

    警察方面再宣称,正逐步与璨星的艺人和员工展开适合的问话和调查。

    大年初四,作为女四号的汪裳裳即便心情不好,也得迫于导演的威严和工作的要求出席那部刚拍摄完毕的电影的杀青仪式。

    活动的最后,记者可任意提问台上的演员。

    照说这次演员里有无数大咖,怎么都轮不到汪裳裳成为焦点。

    但就是有一位媒体打趣汪裳裳:“当初汪小姐刚出道,璨星打出的包装是要将汪小姐打造成第二个蓝沁。这次汪小姐合作了以前蓝沁合作过的导演和演员,不知道——”

    “我才不是第二个蓝沁!”汪裳裳如同被踩着尾巴的猫骤然炸毛,打断该媒体记者,“那种贱女人,谁愿意和她一样?”

    一语出,全场鸦雀无声。

    别说正常情况下,都不会有明星公然面对媒体镜头踩低其他明星。遑论蓝沁最近处于话题热度之中,舆论的偏向是要为蓝沁之死讨伐娱乐圈的肮脏,汪裳裳竟对蓝沁直接口出侮辱之词。

    经纪人在下面隔得远,阻止都来不及。

    偏偏汪裳裳不知轻重,还在大言不惭地继续诋毁蓝沁:“她都出道多少年了,恐怕半个娱乐圈的导演她都陪睡过,否则她的影后怎么得来的?她有多放浪银荡,以前照片和视频不是都曝光过?用得着我再提醒大家么?也不知道她的那些脑残粉在为什么作妖。”

    经纪人和助理急急赶上场去把汪裳裳带下来。

    活动现场的粉丝们第一时间把当时的情况传播到网络上去,璨星即便要花高价从媒体那里买断都已无力回天。

    碍于她是陆少骢表妹的身份,经纪人打骂不得她,真是被气死都找不到人诉苦的,摊上这么个胸大无脑的主儿,只能揪着跟在汪裳裳身边的小助理一通指责。

    要说这汪裳裳的助理之职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忍受得了的。所以汪裳裳出道没多久,助理倒是换了一个又一个。

    以前的那些个要么受不了汪裳裳的脾气,哭着辞职了,要么惹怒汪裳裳,当场被汪裳裳开除了。

    目前的这一位,是呆得最久的,已坚持了三个多星期,虽然挨汪裳裳的骂是日常,但没到被炒鱿鱼的地步,也算她的本事。

    代替汪裳裳挨完经纪人的骂,回来汪裳裳面前又被骂:“我让你去邦忙买的药呢?一点小事都办不好!你能有什么用?!”

    小助理默默受着,赶去附近的药店。

    汪裳裳自己则去了洗手间。

    前面的活动刚结束,有另外两个女星也来了洗手间,就方才台上发生的事一番讨论,无一不是对汪裳裳的奚落和取笑。

    “她是真傻还是装傻?真的不知道她从红毯走光出道开始,在大家眼中就是像凤姐那种以奇葩博眼球的笑话?虽然我以前也不喜欢蓝沁,但现在这个汪裳裳,除了有个陆家做靠山,还有什么?我宁愿输给蓝沁。”

    “之前在剧组里她又娇气又狂妄,已经把导演气得够呛,刚刚在台上的话还在影射导演和蓝沁有不正当的关系,我看导演的猪肝脸色,恐怕要利用人脉资源在娱乐圈里封杀她了。还管她是谁的表妹。”

    “把公司的大好资源全浪费在汪裳裳这种没有实力的关系户身、上,也难怪璨星最近风波不断。这样的货色,妄图捧成第二个蓝沁?嘁。”

    “噢,对了,你刷微博没有?汪裳裳的话惹毛了蓝沁的粉丝和许多网民,汪裳裳和她表哥,那位陆小爷,以前一度传出的乱仑的事儿,又被翻出来了。”

    “那件事不是已经澄清过了?”

    “……”

    两人边聊边准备离开洗手间,怎料汪裳裳霍然从其中一个隔间里冲出来,二话不说就和她们扭打成一团。

    阿东强行把汪裳裳拎回化妆间,汪裳裳把气转撒到阿东身、上,拳打脚踢,阿东一如既往默默承受。

    最后还是汪裳裳自己打得没力气了,又抱着阿东一通痛哭流涕。

    调查璨星的警察根据昨天了解到的各位艺人的行程前来找人时,面对的就是妆花得一塌糊涂的汪裳裳。

    警察问她的多是璨星方面的问题。

    汪裳裳却向警察倾吐了一番蓝沁的恶行:“你们要查娱乐圈的潜规则是么?那就去查蓝沁!她就是潜规则本人!和她合作的导演、演员、经纪公司全都有问题!她呆过的前两家公司不就倒闭了?”

    警员笑了:“汪小姐,潜规则不归我们管。不过汪小姐你刚刚的话,岂不是把璨星也包含在内?在说璨星也有问题?”

    “不是!璨星没有问题!”汪裳裳马上否认,纠正,“我是说蓝沁以前合作的对象都有问题!不包括璨星!蓝沁本人有问题!所以走到哪儿都出问题!色、诱!吸毒!聚众银乱!她都做过!每件事都是真的!饥渴得连公狗都能上!她是娱乐圈最典型的反面教材!死不足惜!”

    越说越激动,也越语言混乱。

    警员却是迅速揪出重点:“汪小姐,你说得这么肯定,是不是知道内情?还有,‘饥渴得连公狗都能上’,是什么意思?”

    汪裳裳面色一白,像是忽然意识到什么,即刻摇头:“你们听错了!我没说过什么公狗母狗的!”

    警员要再张口。

    汪裳裳率先蹭地站起:“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家休息了,不方便再继续聊!还有其他问题改天再说!”

    两名警员等于被轰出了化妆间。

    在门口却是不小心撞到了汪裳裳的那个小助理。

    小助理手中拎着的袋子落到地上,里头的药掉出来。

    赫然避运药。

    两名警员瞧得一清二楚。

    小助理弯身捡药的时候,则无意间露出手臂上的一部分掐伤,她的脸颊也还留着出门买药前被甩耳光后指甲的刮痕。

    “你这是怎么了?”警员关心,“是遇到什么事了?我们是警察,可以邦助你!”

    小助理吓得面容煞白,拒绝了警察的好意。

    见状,两名警员无声地对视一眼。

    …………

    汪裳裳在网络上挨骂不是第一次。

    这一次挨骂却是空前的。

    以往她挨网名的骂,公司会暗中cao作助她上热搜,接着热度宣传她的一些作品,在上节目时提高身价。

    这一次挨骂,汪裳裳被直接通知不用再去下一个通告,并且被要求接下来的一个月暂时都不要出现在公众面前。

    路上,她甚至发现公司cao作了她的个人微博,以她个人的名义在微博上发表了一则道歉声明,道歉她对蓝沁的不当言辞。

    汪裳裳气得把微博删除。

    到了公司,她直接冲进陆少骢的办公室。

    陆少骢正焦头烂额和傅令元一起商量对策,本就在气头上,她一闹,他直接再送了她一耳光,打得她晕头转向摔在地上眼冒金星。

    陆少骢抬脚就要接着踹。

    阿东及时跑过来护住了汪裳裳。

    傅令元也加以劝阻。

    汪裳裳这才躲过一劫,哭哭啼啼魂不在身被陆少骢派了几名黑西保镖遣送回陆宅。

    她被禁止和外界消息的一切往来。

    外界却不断涌现出新的风波。

    比如汪裳裳的那名小助理,将就任汪裳裳助理期间遭受到的身体上的暴力和言语上羞辱悉数向警方哭诉。

    当天傍晚警方便向陆家要走了汪裳裳。

    不知小助理的消息是从哪儿披露出去的,传开后,汪裳裳以前的好几任助理也纷纷从网络上跳出来吐槽汪裳裳,揭秘所谓汪裳裳的**。

    最热的莫过于:汪裳裳与傅令元、陆少骢、保镖阿东,三个男人,皆有染,反而极少见她与她的未婚夫约会。

    陆宅,陆振华第一次直接对余岚发火:“你养的一对好儿女!”

    话里包含的意思特别多。

    可以单独看作指责陆少骢和汪裳裳两个人的品行都有问题。

    还有沸沸扬扬的表兄妹间的不仑关系。

    余岚温温凉凉地回应:“上梁不正下梁歪。少骢即便有错,也错在遗传了你的基因。”

    这也是她第一次怼陆振华。

    其中的意有所指,陆振华相当明白,鹰隼般的眸子遽然微微收缩。

    余岚仅仅如此一提便过,冷静地和陆振华商量:“等律师把裳裳保出来,我会处置好裳裳,让她从少骢的生命里消失。”

    陆振华没说话,默认。

    余岚礼完之后,接着是兵:“小孟在这件事里起了什么作用,你打算继续纵容?”

    陆振华满面冰霜:“医生昨天私下里和我说的话,需要我再转述你一遍么?你觉得如果给她机会把少杰送去医院里做详细检查,她会只像现在这样损坏少骢的名声而已?”

    余岚嘲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如果少杰真的被摔出毛病了,对他来说,起码一辈子都会平安喜乐。我会比以前更把他当成我的亲身儿子,悉心照顾,少骢也会负责养他到老的。”

    陆振华不予置评,离开了卧室。

    …………

    婴儿房里。

    孟欢坐在婴儿床边,膝盖上是笔记本电脑,无声地放映着今天一整天摄像机记录下来的陆少杰的生活。

    貌似昨天的不小心掉下床并未对他造成影响,他的吃喝拉撒都没问题,身体也未出现不适。

    不过别人逗他,他不怎么理了,多数时候在睡觉。

    就像现在,像个安静的美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