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9、回礼-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19、回礼

    “我遇到一个也很懂中医的老婆婆,年轻的时候嫁来海城生活了几十年,前几个月刚回江城的娘家。她曾经给我用过和你给我的一模一样的祛疤膏,同样说是她的独门秘方。”

    她笑笑:“这种巧合很难遇到的。所以我冒昧猜测,黄医生和那位老婆婆应该是有渊源的才对。”

    黄桑抓药材的手在第一时间停滞住了。

    她怔怔抬眸看阮舒:“老婆婆……江城……祛疤膏……”

    反应足够大,且非常明显。

    这样的结果比阮舒所预期的要好太多,基本可以算证实了她的猜测。她内心不禁涌动,目光灼然:“你真的认识?”

    黄桑却是瞬间生出警惕,并且有点怀疑:“傅三知道你今天过来么?”

    果然,最终还是只能试探出她的第一反应。不过阮舒已很满足,克制住好奇,暂时打住,没再不礼貌地强行追问。

    淡淡一抿唇,她解释:“黄医生不要紧张,也不要误会,他知道我今天会过来,也知道我今天会向你打听祛疤膏的事。原本应该是由他来问,只是他一直没抽出空过来。”

    黄桑眼波闪动,不悦之色昭然,轰人:“如果没有其他事,我就不留你吃午饭了。”

    “好。”阮舒很识趣。

    而且她的本意也没想留在这里午饭,毕竟傅令元不在,少了他作为纽带,她和黄桑定性为陌生人也不为过。

    “抱歉。”阮舒紧接着致意,带上桌上的药,往外走,“我去向格格道个别。”

    黄桑没有回应,重新低回头拨弄药秤,可动作俨然不如先前麻利,而显得心不在焉。

    阮舒行至门口,忖着,又停下脚步,告知:“老婆婆现在身体硬朗,独自一人居住,有个和你这里非常像的中药馆,院子里晒满草药。”

    黄桑的手又一顿。

    转动着心思,阮舒再道:“我母亲也是江城人,姓庄,我现在是庄家的家主。”

    黄桑再度抬眸,与阮舒四目相对,眼里的情绪不明。

    然而她依旧不发一语,表情间已然难言愠色。

    阮舒未逗留,继续自己的步伐,跨出门槛,脑中的思绪翻滚不停。

    之所以最后要简单告诉黄桑她如今在庄家的身份,是因为黄桑刚刚的三个关键词中,有一个是“江城”。

    黄桑对“江城”是有反应的……

    黄桑和老妪究竟是什么关系……?

    阮舒暗暗吁气——得靠傅令元来撬答案了……

    …………

    米国负责此案的相关执法人员已确定半夜攻击交易所的黑客和今晨勒索病毒的始作俑者为同一个人。

    陆振华慎重考虑之后的结果是再买进一批比特币。

    正值勒索病毒席卷之际,这个时候大量买进比特币,是非常不划算的。

    但根据相关人士预测,现在假若不买,到后面想买就买不起了。

    傅令元不清楚这一次陆振华具体投入了多少资金,只了解交易额相当大,远非第一次试水时的量能够比的。

    高风险,高收入。

    就这个决定来讲,不得不佩服陆振华的果决、雷厉和魄力。

    暂时没有他什么事,傅令元向陆振华道别。

    陆振华却是有另外一件事交待:“明天黄金荣会去祭拜陈玺和陈青洲,这件事我不方便亲自出面,你跟去现场邦忙看着点。”

    “邦忙看着是没有问题的。”傅令元应承,旋即提出疑问,“舅舅对黄金荣真的仁至义尽了,治疗他的病确保他的命在医院里,有人照顾他的吃喝拉撒,有保镖护他的周全。现在连祭拜陈玺父子的要求都提出来了,很得寸进尺。”

    “舅舅,我现在越来越觉得之前的判断还不够严谨,少骢的话才是没错的,黄金荣可能真的在骗我们,他根本交不出陈青洲在外十年的产业。”

    “不,”陆振华摆摆手,“他的确知道一点东西。”

    傅令元面露意外。

    陆振华倒也不避讳告诉他:“黄金荣手里握有陈家主要的两条货运网。他就是以这个为条件,要求我们放他去祭拜陈家。其中一条他已经先告诉我们了,确认过,是真的,他没撒谎。”

    傅令元湛黑的瞳眸微微收缩,这次的意外之色比方才还要明显。

    很快他敛起意外,转而闲散地勾唇:“提前恭喜舅舅,马上就能吞掉陈青洲在外十年产业的最关键的生意。”

    比起半夜的时候,现在陆振华的心情明显恢复不少。

    从书房里退出来之后,在客厅里正好遇到刚被律师从警察局里保释出来的汪裳裳。

    像她这种大小姐,平生头一回被关了一夜,吓得三魂丢了七魄似的,蔫得没有生气。

    没等她有委屈哭诉的时间,就直接被余岚带上楼去。

    陆少骢早在外面徘徊许久,此时见傅令元出来,他忙不迭迎上前:“阿元哥,老陆找你找你很频繁?有重要的任务交待给你吗?”

    傅令元揶揄:“最重要的两个任务不都你和孟欢在主导?”

    前一个指璨星,后一个指“新皇廷”计划。

    旋即傅令元流露出无奈又伤神:“这趟水真是被搅得越来越浑了。”

    “都是孟欢那个贱人搞出来的。”陆少骢恶声恶气,“把阿元哥你都给一并拖下水!”

    “拖不拖下水无所谓,饭后茶余谈资而已。重点是璨星和你。尤其你,你的声誉不仅和璨星挂钩,也和三鑫集团直接相关,别再拖下去了。”傅令元肃色。

    “昨天我们商量的几个办法,已经在一个一个试了。”陆少骢在表示他没有偷懒,尔后嗓音说阴就阴了,“看我回什么好礼给她!”

    傅令元折眉:“你打算做什么?”

    …………

    离开中医药馆,阮舒走了两条街,再打了辆的士,回到先前和陈家下属分开的地方。

    陈家下属全都急坏了:“大小姐,你到底去哪里了?为什么手机打不通?”

    “我没带,落车上了。”阮舒解释,淡然得很,因为她是故意的,总觉得带着手机在身、上有隐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