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3、你好好调理……-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3、你好好调理……

    他拿着他的钱包炫耀式地在她面前晃了晃:“你有准备。”

    嗯……?什么叫她有准备?

    阮舒蒙圈。

    还是他口误?

    但见傅令元大张旗鼓地打开钱包然后变魔术一般从夹层中取出三枚铝膜包装(第391章),又献宝似的晃动在她眼前嘚瑟。

    阮舒见状呵呵冷笑:“随身携带,是为了出门在外以备不时之需?”

    傅令元用唇堵了她的嘴:“说了是你准备的。你自己买过的东西自己都忘记了?”

    阮舒从七荤八素中找回呼吸,尚愠恼着:“我没事买这种东西干什么?”

    “买来给我用的。”傅令元邦她回答,然后问她确认,“真不记得了,嗯?”

    他摸着她润泽的嘴唇,提醒她,邦她回忆:“旧小区的套房……饭菜……吊带裙……晴趣内一……还有这三只……”

    全是那晚她一个人等待着准备给他过生日的关键词。

    瞳仁一缩,阮舒蓦地张嘴咬住他的手指。

    傅令元任由她咬,表情间满是浓浓的心疼和愧疚。

    半晌,他笑:“牙齿别咬疼了。”

    那些抱歉的话已经讲过无数次,此时多言也无太大的意义。他也不希望两人现在的气氛被过去不美好的回忆所破坏。

    阮舒的凤眸瞪他,也确实就这么松开了。

    傅令元啄了啄她,眼神暧、昧:“一次为我准备了三个,而且还是零点零一,很贴心……”

    贴心个鬼。只是当时不能确定他会选取哪里开始,所以她把三只分别放到客厅的沙发、主卧和浴室这三处最具可能性的地方。

    离开的时候倒是害得她多浪费了一分钟的时间去回收。

    忖着,阮舒否认:“你搞错了吧?也不知从哪捡来的,就栽赃给我。”——她自己都不记得回收之后放哪里去了,他竟然能发现?

    “从你的衣服里翻出来的。”傅令元偏要她百口莫辩似的。

    “从我的衣服里翻出来,怎么就一定是准备给你?”阮舒睨他,“自以为是,自作多情。”

    傅令元湛黑的眸子霎时危险地眯起:“给你一次收回的机会。”

    阮舒翻白眼——不收回的下场无疑就是被他在床上狠狠修理,可她现在已经被他钳制,今晚注定逃不过。且,以他那副德行,就算她收回话,他必然还是会把她折腾得够呛,那当然趁着这个时候多膈膈他。

    “很好。”傅令元钳住她的下巴,“那我们今晚就把三只全部用掉。”

    虽说并不出她所料,但三只全用也太……心思一转,阮舒瞥着眼,双臂主动搂紧他的脖子,提醒道:“这么珍贵的东西,你不继续留着做纪念,用掉多可惜?”

    傅令元自然看穿她的意图,似笑非笑:“用掉了你就再给我买新的。”

    阮舒:“……”

    “想都别想。”淬着,她果断收回自己主动了三秒钟的手臂,认命地闭上眼睛,学他先前装大爷时的语气,“自己动。”——早点开始早点了事也能早点休息。

    “哼,你等下一定会玉罢不能地动得比我还要起劲。”傅令元低低轻笑,口吻笃定。

    “……”

    阮舒不愿意承认,她中间有段时间确实动得比他起劲。反正最后的结果是她没有力气了,就剩他自己动着瞎折腾,愣是按照他的原计划把三个全用掉。

    趴在枕头上,她半睡半迷糊间察觉到他没有忘记重新给她涂抹去疤膏。

    其实根本不用着急非得今晚就一定要擦,不过傅令元既然那么执着,她也就随他。

    具体什么时候擦完的,她不晓得。

    只知道傅令元总算在她身边躺下扳过了她的身体搂进他的怀里。

    她也就终于不用再压得胸口发闷了,懒懒软软地蹭着他的胸膛,彻底舒、服下来。

    比较讨厌的是傅令元故意拿下巴刺她的额头。

    虽然她平时特别喜欢他这样,但现在有点影响到她睡觉,便抬起手掌推了一下他的脸。

    傅令元的笑声即刻传来,精、力还是特别好,手似有若无地不安分。

    阮舒懒得理他,陷在自己的困顿之中——反正三只已经全用完了,他不可能再怎样。

    彻底睡过去前的混沌中,她分辨不真切,似有若无听见他沉磁般的嗓音贴在她的耳廓轻响:“……你好好调理……我也已经开始戒烟了……”

    …………

    大年初六,马日,送穷神。

    凌晨五点,陈家下属换班,睡饱的出去站岗,站完岗的回来车内疲累地睡觉。

    庄爻自明天要开展计划的陵园刚回来没多久,眯眼睡了短暂的一寝,从口袋里取出随身携带的眼药水,仰面往眼睛里滴了两三滴,然后伸了个懒腰。

    再一个小时,这夜大概就要开始渐渐亮了……

    视线落在三楼的窗户上,庄爻盯数秒,打算收回来,忽然发现一楼最外面的门打开,一道人影走了出来。

    庄爻顿住。

    不仅他心中有数,守在周围的陈家下属也清楚,是昨晚来此的傅令元,所以均无反应。

    傅令元愉悦地吹着口哨,颇具大摇大摆的架势。

    走到树下后,傅令元跨坐到摩托车上,却没有马上离开,掏出手机打电话。

    不瞬,庄爻这边的手机便震响。

    他没有马上接,先瞥向外面,看了傅令元两三秒,才划过接听键。

    “来我这一下。”傅令元单刀直入,言简意赅,说完便收了线。

    庄爻倒也没有过多犹豫,打开车门下了车,行往那棵树,站定到傅令元面前:“什么事?”

    傅令元叼着根没有点燃的烟卷,斜起眼打量他,再斜起嘴角:“你姐不需要你给她当护卫。”

    “你管得未免太宽了。”庄爻无喜无怒,平平静静。

    傅令元眸子眯起一下,暂且未再多余的话,切入正题问:“你和你姐提暗网里的事了?”

    庄爻眉心一拧,表情难掩关怀:“她上心了?”

    “搜到烹煮人肉的图片,你觉得呢?”傅令元冷笑。

    庄爻抿唇,不说话了。

    傅令元摘掉嘴里的烟卷:“她之后可能会再问你。甚至会找你邦忙一些事。”

    是提醒,更是警告。

    言外之意昭然。

    这不是认为阮舒柔弱,而是不希望她接触到某些她没必要接触的东西。

    这种心理庄爻自然非常明白。

    默了默,他也未应承,只是道:“没有其他事我回车上了。”

    “有。”傅令元叫住他。

    …………

    没有多睡,阮舒七点起床。

    虽然和傅令元打了战,彼时累得够呛,但或许真是被他慢慢练出来的吧,精力恢复得还是比较迅速的,洗漱完,全然神清气爽,走到窗户前,推开窗户呼吸清晨的新鲜空气。

    不多时,看到庄爻朝这边走,阮舒出声喊他:“林璞。”

    庄爻应声抬头,笑了笑,问候:“姐,早上好。”

    “你怎么这么早又过来我这儿?”

    庄爻示意手里拎着的袋子:“给姐买了早餐。姐稍等,我让他们给你送上去。”

    阮舒正好要和他商量事情,摆摆手:“不用,我下去。”

    马以种花的小院子,葡萄架下砌有石桌石凳。

    庄爻观赏了一圈,赞赏地评价:“很马医生的风格。”

    “他出门这么多天,花也没人打理了,倒是不心疼。”阮舒戏谑。

    想来冰上医生的原计划肯定是过年前就回来海城的,结果遇上火热情的小火苗,直接给耽搁住。

    褚翘这几天都没有给她打过电话,杳无音讯的,大概是彻底沉沦于男色之中,忘乎所以了。

    庄爻正把豆浆和包子送到她面前:“这附近没什么商业街,只有河道对岸的便利店,豆浆不是豆子磨的,是豆浆粉泡的。我试了一下,觉得味道还可以,姐将就一下。”

    阮舒转回神思:“我以前就住在这里,比你了解。你拿庄宅的条件和这里相比,那确实是将就了。”

    庄爻笑而不语。

    阮舒吃不掉三个包子,递回去一个给他:“邦忙一起吃。”

    庄爻欣然接过。

    “你要什么时候回去和荣一汇合,准备陵园的行动?”

    庄爻边隔着塑料袋剥茶叶蛋,边回答:“等把姐先送走,我就直接去陵园。庄家的家奴已经和陈家下属整合在一起了,荣一可以自行调度,我主要负责的是陵园各处的监控和到时在外面接应。”

    差不多话落的时候,茶叶蛋也剥好,他放到她的手边。

    阮舒推回去:“你自己吃,你一会儿是要去做事的。我其实一个包子就够了。今天为了荣叔,已经多吃了一个。”

    庄爻看她一眼,没有勉强,默默地又收起来。

    阮舒正经要问他的是:“你昨天不是和我提到暗网?你有访问进去玩过吗?”

    “姐,”庄爻竟是直接截断她的路,“不要再向我打听这类事情。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有必要。”阮舒追问,“你不是说闻野在国外做軍火生意的交易平台在暗网里,所以认识不少人?我现在手头有点事,可能需要联络到他们。”

    庄爻低头吃着她之前推给他的包子和茶叶蛋:“我没办法。也只是吕品找了我一下而已。我和闻野还是处于失联状态。”

    阮舒盯着他,深觉他今天的态度怪怪的。

    庄爻约莫被她盯得久了,终是抬头,却也只是提醒:“姐,趁热吃,一会儿冷了。”

    阮舒握紧豆浆杯,蹙着眉,暂且把其余的话收回肚子里。

    没有多逗留,早餐结束后不久,阮舒稍微收拾一下,把屋里的遮尘布重新盖上,离开心理咨询室。

    到某段路时,庄爻和她分道扬镳,折去陵园,阮舒则在陈家下属的护送下往海城和隔壁城临界的某个指定的加油站。

    …………

    出发去陵园之前,傅令元先前往陆宅,向陆振华汇报栗青的追查情况。

    陆宅却是正热闹。因为余岚要送汪裳裳去海外旅行结婚,汪裳裳以舍不得姨母为理由不愿意,临出发前哭了一通。

    三姨太王雪琴看热闹不嫌事大地好言相劝:“女孩子大了总要嫁人的,留来留去留成愁。你难道要和我的三个死丫头一样变成老姑娘?”

    然后语调就酸溜溜了:“大姐可疼坏你了,给你挑了个这么好的老公,要模样有模样,要家世有家世,还是咱们三鑫集团的高层骨干,你怎么都不会被欺负了去。”

    “这眼看马上就到节后上班的日子了,公司里又这么多事,还给你们放婚假,安排你们去旅行结婚度蜜月。”

    汪裳裳抽噎着,指向王雪琴身后跟着的三个女儿:“你们喜欢你们去嫁啊!你们去!”

    “我们倒是想啊,”王雪琴翘着兰花指轻抚鬓边,“可你的未婚夫,谁敢抢?那个时候求婚的视频可都发布到网络上去了。到时候再传出新的‘二女争一男’甚至‘数女争一男’的流言,我的脸可就被我的三个死丫头给丢尽了。”

    影射的无疑是网络上关于汪裳裳和蓝沁争夺男人的新闻。

    而王雪琴的话还没完:“你自己不顾及你自己的名声便也就算了,终归你现在已经是个娱乐圈的戏子。但也得考虑少骢啊。”

    “啧啧啧,看看外面的人讲的都是什么话?这要换成我,早在第一次有流言时就把你撵出陆家的门,哪还会等到现在,旧账被重翻,越传越难听。只把你送去国外避风头,真是优待。”

    汪裳裳怔怔愣神,似是由此记起了什么,眼泪愈发如断了线的珠子。

    王雪琴转了转眼珠子,走近汪裳裳:“裳裳啊,来,和雪姨说说,你从小和少骢关系好,也喜欢黏着他,该不会真的——”

    “你们都站着干什么?还不把表小姐从地上拉起来?”余岚从楼上闻讯赶下来,指挥周围的黑西保镖。

    不等黑西保镖动作,汪裳裳率先自行从地上爬起来,跑向余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姨母!不要让我走!我会乖乖听话!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我哪儿也不去了!什么人都不见!”

    余岚皱眉:“昨天不是已经说好了?你自己的答应了的。”

    “我反悔了!我想留下来陪你!我想一辈子当你的女儿!”汪裳裳抱紧她的胳膊。

    余岚慈母般的柔声安抚:“傻孩子,你是去结婚度假,很快就会回来,又不是生离死别。”

    “度假也不要!我什么都不要了!我只要和姨母你在一起!”汪裳裳继续哭,话听着像诉衷情,又像在表忠心。

    余岚叹气,轻轻回抱了她一下:“行了,快去吧,虽然是我们自己家的私人飞机,但已经调配好了时间在等你,不要耽误了。”

    边说着,她向黑西保镖使眼色,更示意在旁的阿东。

    阿东犹豫着,跟着黑西保镖过来要强行拦汪裳裳。

    “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走!”汪裳裳极力反抗。

    看到傅令元从外面进来,她病急乱投医地跑向他:“阿元!你邦我和姨母还有表哥说!不要让我嫁人!不要让我出国!”

    傅令元被迫停在原地,没有说话,但眉头折得明显。

    陆少骢听闻手下的汇报,特意寻出来和傅令元碰头的。

    看到汪裳裳纠缠住孑然一身的傅令元,陆少骢即刻吼动手下去把汪裳裳拉开。

    汪裳裳像见到最后的救命稻草,又放开了傅令元,跑向陆少骢。

    结果根本没等汪裳裳触碰到陆少骢,陆少骢当先一脚踹中汪裳裳的心口。

    王雪琴身边的三个女儿被吓到,不自觉发出惊呼,惹来王雪琴不满的目光,三人急急捂住嘴。

    汪裳裳却痛苦得根本连声音都发不出,捂住胸口倒在地上,不知是不是胸骨被踹断。

    这可是当着一堆人的面。

    余岚怒声呵斥:“少骢!”

    陆少骢丝毫不以为意,并且反抱怨余岚:“妈,早说过直接把她绑了就好,你非要和她费嘴皮子,到最后她还是不愿意!”

    他转而偏头看向保镖,指挥道:“还不趁现在把她抬出去坐车!”

    阿东是唯一一个第一时间跑过去查看汪裳裳伤势的人。

    黑西保镖瞧着汪裳裳虚白的脸色迟疑:“小爷,要不要先给表小姐找医生?”

    “找什么找?又死不了!要找医生等她滚出国再给她找!”陆少骢火冒三丈,“抬出去!别让我重复第三次!”

    汪裳裳躺在阿东的怀里,泪眼婆娑。

    黑西保镖再不敢懈怠,迅速行动起来。

    王雪琴翘着兰花指感叹:“少骢啊,你真够狠,平时看起来那么疼表小姐,还捧她当明星,想踹开的时候,也相当不留情。”

    不及陆少骢反应,余岚率先接腔,问:“雪琴,我下来之前,你在跟裳裳讲什么?把外人的流言带进家里来,是么?”

    “哟,哪有啊?大姐你是听错了吧?”王雪琴笑,“我可是在邦你劝裳裳嫁人呢。”

    “雪姨,你可别因为在家闲着没事干就瞎搬弄是非。”陆少骢冷哼,旋即转向傅令元,“阿元哥,我们走~一起去见老陆~”

    余岚和王雪琴也准备各自散去。

    nai妈在这时匆匆从楼下跑下来,焦急地附到余岚身边低语:“不好了夫人!刚给二少爷喂nai,二少爷全部都吐了!”

    “是不是吐nai?”

    “不是的夫人!吐出的nai里有血丝!”

    余岚愣怔,有一瞬间是慌神的,不过很快镇定下来:“走!我先上去看看!”

    没等踏上楼梯,但见孟欢的身影亦从楼上飞奔而下,神色慌张,脸色煞白,看方向分明是去往陆振华的书房。

    余岚心头蓦然咯噔。

    傅令元和陆少骢前脚才进书房,听闻米国那边传来消息,比特币的涨幅果然和预测中的一样,才一夜的功夫,就已经是昨天的两倍价格,并且还在持续攀升中。

    后脚,孟欢便等不及保镖的通报,强行闯进来,直接要求:“送医院!必须把少杰送医院!”

    猝不及防,书房里的几人皆怔忡。

    海叔率先出声:“孟副总,出什么事了?”

    孟欢目光笔直地只看着陆振华,头一回在陆振华面前红了眼眶:“他也是你的儿子!”

    …………

    这是近五个月来,黄金荣最高兴的一天。

    自陆振华答应之后,他一分一秒地计算着时间,总算把这天盼来了。

    虽然前往陵园祭拜的时间安排在十一点,但黄金荣兴奋得五点就起来了。

    虽然昨天出来的检查结果并不好,但黄金荣觉得自己前所未有地精神抖擞。

    精神抖擞得根本不需要那两个贴身的保镖邦忙,完全可以自行洗漱。当然,就算他要求那两个保镖邦忙,他们也不一定会认真邦。

    没办法洗澡,黄金荣就仔仔细细地、尽可能地给自己擦干净身体。

    擦完身体,他再给自己认认真真地刮胡子。

    即便头发稀稀疏疏,他也沾了水梳得整整齐齐。

    还换上了新衣服——具有诱、惑力的条件握在手里就是不一样,陆振华交待了底下的人对他有求必应。

    时间充裕,他一点点地慢慢来。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黄金荣觉得自己比青洲结婚那天打扮得还要正式、隆重。

    毕竟今天他要见很多人。

    见玺哥,见青洲,见他丢了二十多年的亲儿子,还有几个月不曾见过面的丫头。

    再隆重都不为过。

    可惜,他的模样怎么都比不得青洲结婚那时候的自己年轻。

    他都不记得他生病之前是什么模样了,只感觉好像自打住进医院之后,每隔一阵子照一次镜子,镜子里的影像都跟换了个人似的。

    不是他……不是他……

    他黄金荣不是这样身心枯瘦脸颊凹陷的。

    他黄金荣应该是虎背熊腰虎虎生威双眸炯亮八字眉如刷的。

    他这样去见玺哥、去见青洲、去见儿子、去见丫头,他们会认得他吗……?

    黄金荣摸着自己的脸,目光黯淡地叹气。

    明明他自己觉得自己真的很精神的,可为什么镜子里照出的只有他的憔悴……

    他是个堂堂七尺男儿,又不能学女人给自己擦腮红涂口红化妆遮盖气色……

    无奈……

    罢了罢了,那就这样吧。

    玺哥、青洲肯定会认得他的,丫头估计该心疼他了,还有儿子……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黄金荣遽然咳嗽,在洗手间里扶着墙,撑住自己的身体。

    可是怎么都停不下来。

    喉咙里卡着浓稠……

    越来越难受……

    要喝水……要吃药……

    “咳咳咳咳咳咳……”

    持续性高音调的金属声强烈地回荡在洗手间里。

    外面貌似没有人听见……

    黄金荣顺着墙,要往洗手间外面走。

    明明门把近在咫尺,他应该一伸手就能够到,可事实上他始终抓空。

    而他双脚发软,眼前发黑,就要站不住了……

    拼着最后的劲儿,黄金荣鼓动一口气,猛地朝门把扑去。

    “咚”地重重一声,他整个人霍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