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4、弄死他!-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4、弄死他!

    …………

    不爱吃东西,精神不好,比之前爱睡觉,即便睡醒了也不精神,或者醒了又再睡。相较于摔到地上之前,陆少杰真是过于安静了。

    孟欢这两天一直在认真观察陆少杰的变化,陆家的家庭医生总说再看看。

    现在又出现呕吐、面色苍白、呼吸急促、双目瞳孔不等大等等状况,还有什么理由能推托?

    送来医院后,根据头颅ct的显示,陆少杰后侧颅骨下方有一块异常密度影,左侧脑室受压变窄,诊断结果不仅脑震荡,而且颅内出血,马上就去紧急手术了。

    孟欢整个人都是恍惚的。

    如果早上出门前她没有去婴儿房看一眼孩子,她会不会被瞒住?或者会不会等到晚上她自己回来看录像视频才察觉?

    真如此的话,如今又会是怎样一种情形?

    孩子会不会已经……

    “不会有大问题的。”身旁的陆振华搂住她,安抚,“少杰不会有大问题的。刚刚医生说了,做完手术就没事。”

    孟欢默不作声地侧眸看他。

    陆振华握住她的手,表达歉意:“是我太相信家庭医生的话了,我应该再重视一点。”

    “老爷,你说的什么话?”王雪琴出声,“这小孩子不小心一个翻身就掉下床,本就是常有的事,哪家的孩子没摔过?怎么偏偏咱们少杰娇气。”

    “说起来,少杰出生之后就小毛病不断,那会儿不还母ru过敏?小孟,你怀孕期间究竟做了多少影响孩子健康的事?”

    孟欢没有表情。

    陆振华则明显不悦皱眉。

    “我说错了吗?”王雪琴嘀咕,“少杰睡的那床也不高,家里的地板还铺了地毯,怎么掉下来一下就搞出脑震荡和颅内出血了?那不就是少杰太娇气……”

    孟欢的眼波不易察觉地轻轻颤动。

    余岚即刻扫过去目光,烦王雪琴动不动乱讲话:“你在这里没事,回去邦忙看着家里。”

    “我有事,”王雪琴忙道,“我预约了整形科的医生咨询割双眼皮,这不时间还没到?”

    “再说了,我也是关心少杰。平时我可没少一起照顾少杰,也把他当我自己儿子的,现在他出事,我陪在这里等手术结果,不是应该的……”

    陆振华难得亲自出声轰人:“这里用不着你。”

    “老爷……”王雪琴撒娇,想争取。

    陆振华置若罔闻。

    王雪琴剁了剁脚,给自己找台阶下:“那我先过去裳裳的病房,看看她怎样了。”

    汪裳裳在前往机场的途中吐血昏迷了,阿东强行威胁大家折回,黑西保镖又得了余岚的命令必须送汪裳裳去机场,双方争执不下,卡在半路,通知余岚做决定。

    余岚还能怎么做决定?只能被迫让保镖们先把汪裳裳送来医院。经王雪琴提醒,余岚倒是才记起,注意力一直集中在陆少杰这边,她还没有去了解汪裳裳的情况。

    傅令元和陆少骢恰在这时回了来。

    王雪琴的嘴又闲不下来:“少骢你真下得去脚,连和自己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妹妹都踹得吐了血。”

    “都说‘古今成大事者,无不心狠手辣’,你看电视里的李世民、赵匡胤、雍正,哪一个不是这样的?雪姨我没看错你,你不愧为三鑫集团的继承人,老爷根本不用担心你以后镇不住底下的人。”

    明着在夸陆少骢,内里的意思分明听得叫人心惊。

    心狠手辣没问题,可她举的三个例子,要么杀兄弑父,要么残害手足,有心人特别容易从中琢磨出影射。

    陆少骢不傻,心里生出一股子极其强烈的冲动,想要像早上踹汪裳裳那样把眼前的王雪琴碾在脚底下。

    不过他没能付诸行动,因为余岚率先发火:“你一天不胡说八道就浑身不舒、服是么?!”

    “我怎么又惹你……”王雪琴嘀咕着,马上翘着兰花指抚鬓边,一扭一扭地走人,“行,我去邦忙照看裳裳。不在这里碍你们的眼。”

    陆振华则朝余岚沉声:“你也不用管少杰这里,先去看看裳裳。”

    余岚倒没多余的话,点点头:“好,我去看完裳裳再回来。”

    在陆少骢的眼里,余岚就是受了气,而使得余岚受气的罪魁祸首无疑是孟欢和她生的那只狗崽子。

    余岚分明瞧出陆少骢的想为她出头,看向他的目光充满警告。

    陆少骢愣是咽下这口气。

    余岚和王雪琴离开后,尤其没了王雪琴,环境清静许多,陆振华才问傅令元:“你们荣叔怎样?”

    黄金荣倒在病房里的消息是在他们送陆少杰来医院的路上得知的,陆振华指派了傅令元去那边做了解。

    跟着去了的陆少骢冷呵呵抢话:“快死了呗,还能怎样。”

    陆振华未理会,甚至表现出对陆少骢的一种忽视,听傅令元凝重道:“抢救过来了,现在深度昏迷,高烧不退,大小便失禁,暂时能靠营养液和呼吸机维持。但具体能坚持多久,谁也不知道。”

    这差不多就是进入病情的最后阶段了。

    陆振华默了默,又问:“还有醒来的可能性,是么?”

    明显,他担心的是假如黄金荣就这么昏迷到死掉,还有陈家另外一条路子的信息就没有着落了。

    “嗯,应该会再醒来。”傅令元点头,很快一抓话锋,“不过,醒来后意识能有多清楚,无法预测。”

    陆振华又默了一默,交待:“尽量给他最好的治疗,先保住他的命。”

    “明白,舅舅。”傅令元颔首。

    在旁的陆少骢却是不动声色地划过一抹阴冷。

    赶巧,这边“新皇廷”计划里,艺术观赏演艺厅项目继前两天的“月光电影院”活动临时出现问题之后,歌剧院借此学生的寒假期间针对青少年举办公共普及教育演出的现场,发生了设备掉落砸伤观众的意外。

    陆少杰正做手术中,孟欢怎么可能抽出空去处理?

    陆少骢笑了:“孟副总,虽然你的能力一向有目共睹,但最近你是因为孩子分了心吧?接连出情况。”

    “本来演艺项目你就不是专长,借调了我璨星里的好几个骨干,好像你也没让他们最好地发挥?要不你干脆先放放手,你自己逞能无所谓,但别因为你的个人局限性,耽误了‘新皇廷’计划整体的进度。”

    孟欢看似平静地看着他,没有接话。

    陆振华直接做主:“阿元,还是你去处理。”

    陆少骢碎碎念叨:“阿元哥最近要邦忙救场的事真多。”

    他的本意是要暗嘲孟欢。

    陆振华冷冷一哼:“嗯,是,阿元还得邦你和璨星救场。”

    陆少骢顿时讪讪。

    傅令元应承下之后没多耽搁,和陆少骢偕同离开。

    陆振华走回孟欢身边,重新抱住她。

    但听孟欢幽幽凉凉问:“当初是你骗了我,让我怀孕,让我生了这个孩子。现在……”

    她扭头看他:“少杰这次如果真出事,你觉得该怎么办?”

    陆振华接受她的目光,摸了摸她的脸:“少杰不会有事。他是我陆振华的儿子,经得起磨难。”

    孟欢安静两秒,凉淡又问:“你真的当过他是你的儿子吗……”

    陆振华沉了脸:“我当作你现在因为担心少杰所以胡思乱想。”

    孟欢闭了眼,靠入陆振华的怀里,语音疲倦:“老陆,你赢了,你成功地用少杰栓住了我……我没办法再像之前假装对他不在意了……没有办法……他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

    陆振华垂眸看她,鹰隼般的眸子闪着精光,抬高手臂到她的后背,抱紧她:“你当然在意少杰。他是我们的骨肉。不是我用孩子栓住你,是因为你爱我,所以愿意为我生孩子,所以舍不得他。”

    孟欢双手攥紧他的衣领,兀自又喃喃:“少杰这次如果真出事,我该怎么办……”

    “他永远都是我陆振华的儿子,不会改变。”陆振华沉声,如同给予什么承诺。

    孟欢睁着眼睛盯着地面,没有什么表情,顷刻,推开陆振华的怀抱转身:“我去趟洗手间……”

    …………

    这一边,陆少骢跟在傅令元身边走进电梯。

    电梯的门一关上,傅令元便质问:“不是让你别为了打击孟欢去在‘新皇廷’计划里动手脚?”

    在他面前,陆少骢也没什么好否认的:“阿元哥,我有分寸,只是一点无伤大雅的小动作而已。她当初既然要从我的璨星里抽人,我就让她在这上面栽跟头。”

    “你看现在的效果不是挺好的?项目会越来越多转到我们手上,等我再多捯饬几下,孟欢后面会落得只剩空架子的。”

    傅令元听言折眉,要再说话。

    陆少骢率先抢过:“阿元哥,你不必对老陆的指示那么严格听从。我们才是以后要一起打拼、齐心协力把三鑫的版图再扩大的好兄弟。”

    “除了‘新皇廷’计划,还有黄金荣那个老东西,也是一样的。干嘛还要保他的命?你看上次我剁了他三根手指,老陆不也没说什么。老陆心里其实也巴不得黄金荣去死,只是他不方便动手而已。”

    傅令元提醒:“不是,黄金荣对舅舅还有用。那一口气必须先吊着。”

    “无非就是舍不得陈家的那点产业。”陆少骢冷笑,“老陆稀罕,我可不稀罕。”

    傅令元折眉劝:“少骢,你最近麻烦缠身,已经让舅舅不太高兴了。”

    “那就让他不高兴。”陆少骢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意味,“那只狗崽子估计顶不了大用处了。我也不会给他机会的。”

    他眼神嗜血而阴狠:“谁也夺不走我本该属于我的东西!让我不爽的人,谁也别想阻止我弄死他!”

    他显然心意已决。

    傅令元没有再费口舌,转回眸,眸底深沉。

    …………

    黄金荣的突发变故,陵园无法成行,阮舒在加油站等到中午,已经过了约定的时间,还没有等到消息,荣一实在瞒不住了,才如实相告。

    陵园的营救泡汤,原本可以直接换回最初打算在医院里救人的计划,但黄金荣如今的病情状况加大了难度,必需要将维持他的生命放在第一位作为考虑。

    医院附近停在路边的某辆车里,荣一无可奈何:“大小姐,得推迟几天,等荣叔的病情稍微稳定下来,我们再救人。”

    这是现在看来最保守的方法。

    阮舒捂着脸,弯着腰背,埋首在膝盖里,久久不言语。

    病情稳定……

    黄金荣这副样子,得怎样才算病情稳定……?

    她原本都计划得好好的,带黄金荣回江城给他最好的治疗,现在黄金荣连意识能不能够清醒都成问题。

    又要等,又要继续等吗?

    等了近五个月了。

    如果按照最坏的情况来看,每一天都有可能是黄金荣的最后一天,每多等一天,她和黄金荣相处的时间就少一天。

    还有一种最可怕的后果,是她等到最后,等不到和黄金荣见面,黄金荣就先……

    思绪及时卡住,阮舒霍然坐直身体,制止自己的胡思乱想。

    “姐,”很久没有说过话的庄爻出声,“你先按原定行程回江城,这里交给我和荣一。”

    “我怎么可能安心回去?”阮舒抚额。

    “今天已经是你离开江城的第三天了,再下去会出纰漏的。”庄爻提醒,态度有些强硬,“你必须回去。”

    临末了,甚至补充:“你留在这里一点作用都没有,还要我和荣一分心牵挂你的安危。是累赘。”

    阮舒怔怔的,顷刻苦笑。

    是啊……她是累赘。她当然知道她一旦来海城,很容易就成为他们的累赘……

    可……

    阮舒问荣一确认:“你说现在陆少杰在动手术,陆家的人全在医院?”

    “是的大小姐。不仅如此,汪裳裳也受伤在医院里。”荣一愁眉,“原本医院里的陆家保镖只有荣叔病房外的那部分,我们早就调查得一清二楚。”

    “现在因为陆振华几个都来了,他们的身边也跟了不少陆家保镖,医院外面也还有一批,我们目前暂时确定不了对方究竟有多少人手。就算荣叔好好的,没有昏迷,今天也不合适再行动了。”

    “所以大小姐,你就听强子少爷的话,先回去江城吧,这里交给我们。”荣一也劝。

    阮舒已经没有再给自己做争取的余地了,无奈答应:“好,我先回江城,不留在这里碍事……”

    栗青的电话则在这时打来:“阮姐,我们老大让我问你,你们的有办法在今天就从医院带走黄金荣?”

    阮舒的预感不太好:“怎么了?”

    “老大猜你们可能会考虑黄金荣的病情延期。他的建议是你们最好今天就行动。否则陆少骢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背着陆振华对黄金荣下杀手了。”

    …………

    汪裳裳的病房里。

    胸部x线检查的结果是胸部外伤引起的骨关节软组织损伤,食道有轻微破裂,所以暂时得卧床,接受治疗。

    汪裳裳虚弱的躺在床上,揪住坐在床边的余岚的衣袖,眼泪不停地流,低低地尚在哀求:“姨母,不要赶我走……我再也不敢了……我会乖乖听话的……”

    余岚叹气:“你如果真的乖乖听话,就应该走。早上不反悔的话,现在哪里还会遭这样的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