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5、逃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5、逃跑

    话里话外的意思,透露出她还是没有改变要送她出国的想法。

    汪裳裳的泪水不禁流得越发汹涌:“姨母,你不疼我了吗……”

    她哭得一抽一噎:“那些流言不是我故意的,我怎么会害表哥?我不会害表哥的。你们不要生我的气,不要生气……”

    余岚默了默,伸手轻轻拨了拨她额上的发丝:“裳裳,我也不会害你的。明天一早你稍微好一点,就重新送你去机场,国外会给你安排更好的医生。”

    “还有你虐、待助理的事,我们已经安排私了,最近你正好出去避个风头,过一阵再回来,继续当明星。”

    汪裳裳直摇头,复读机一般:“不要……不要……不要……”

    王雪琴啧声:“可怜见的,都要成泪人了,你这心口还疼着,整个活脱脱像一西施嘛。”

    脸一转,她看向余岚:“我说大姐,裳裳都伤成这样了,再舟车奔波,会不会不太好?”

    余岚置若罔闻。

    王雪琴撇撇嘴,坐在沙发里玩自己的手机。

    病房里一时安静下来,只余汪裳裳独自一人的啜泣。

    顷刻,王雪琴倏尔尖叫:“哎呀,裳裳,你快听听!这是不是你的声音!”

    说着,王雪琴把手机的声音外放。

    “……蓝沁本人有问题!所以走到哪儿都出问题!色、诱!吸、毒!聚众银乱!她都做过!每件事都是真的!饥渴得连公狗都能上!她是娱乐圈最典型的反面教材!死不足惜!”

    汪裳裳和余岚皆愣怔。

    王雪琴着急地凑到汪裳裳跟前:“真的是你说的?你什么时候说的这些话?比你在活动现场当着众人的面说的那些话还要羞辱蓝小姐啊!这下子蓝小姐的粉丝更加不会放过你了吧?”

    “哪来的?你怎么会有这个?”汪裳裳嗓音颤抖。

    “网络上已经传开了啊!”王雪琴把手机递给她看,“都上微博热搜,爆了。”

    余岚一把夺过王雪琴的手机,重新听了一遍,质问汪裳裳:“这是怎么回事?”

    汪裳裳已然脸色煞白,不敢在隐瞒,将那日在警察面前说漏嘴的事告知。

    并且如实交待了昨天她被带去警察局,律师到之前,她被问话的内容不仅有虐、待助理,更有漏嘴蓝沁这一事。

    最后哭着发誓:“在警察那里我什么都没说!他们问我每一句话,我都回答不知道。我的嘴很紧的!”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和警官的对话会被人录了音。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本想去抓余岚的衣服,奈何一尝试起身心口就疼得像要裂开。

    余岚气得好几秒说不出话,霍然把手机丢回给王雪琴,冷脸对汪裳裳撂话:“不用等明天了!今晚就送你走!”

    说罢她快步离开病房。

    王雪琴险些被接住自己的手机,翘着兰花指虚惊一场地拍着自己的心口,转眸看汪裳裳,一脸爱莫能助:“裳裳啊裳裳,你讲话怎么总是那么不经大脑?这下连雪姨都不愿意邦你了。”

    下一瞬她便八卦:“欸,不过裳裳,你怎么知道蓝小姐和公狗上过?你听少骢说的?难道外面的传言是真的?蓝小姐的死和少骢有关?”

    汪裳裳呆若木鸡,脑子里只回荡着余岚临走前最后的话。

    …………

    医院附近的车内,荣一已经下车去紧锣密鼓地部署今晚的行动。

    阮舒抓住庄爻的手:“你是荣叔的儿子,由你来做最后的决定,我们今晚到底救不救荣叔?”

    庄爻平静无波:“姐,我只是来邦你忙的,你说什么才是什么。”

    阮舒漆黑的瞳仁笔直地注视他,继续自说自话:“今天的形势你也已经了解了,我们的行动等于硬抢,最后的时间要精准到分秒。”

    “动静必然会闹得很大,等于暴露陈家的残党还在活动,甚至能猜到有个主心骨在指挥,那么一旦失败,我们等于没有第二次再营救荣叔的机会。”

    “如果今晚不行动,本该是保守的做法,但荣叔的生命将随时受到陆少骢的威胁。”

    “行了,姐,”庄爻打断她,并拂开她的手,垂眸,“我也去和荣一一起做准备,你快走吧,等下汇合,随时保持联系。”

    打开车门,他正要下车。

    阮舒的掌心按在他的肩上:“荣叔会很高兴见到你的。”

    庄爻嘲讽:“他不是在昏迷?”

    …………

    陆少骢是在与傅令元一同前往歌剧厅的车上看到新闻的,当即怒砸手机:“蠢货!”

    傅令元眉峰高耸,一语道破:“裳裳知道这么多事,全是你平常不注意,在她面前说的吧?”

    陆少骢嘴上不愿意认,心里其实被戳得发梗,毕竟前些天从双胞胎姐妹手里流出的视频,也是他磕完药之后话太多,才漏了嘴。

    漏嘴的还几乎全是和蓝沁相关。

    所以他更不愿意认的是傅令元前两天玩笑话似的一针见血:他对蓝沁确实有点念念不忘。

    那个贱人!

    他玩过的女人那么多!怎么偏偏那个贱人阴魂不散!

    鸷着脸,陆少骢捡起被他砸落但并没有砸坏的手机,快速给余岚拨去电话,让余岚赶紧把汪裳裳解决。

    傅令元转眸看向自己这一边的车窗,攥着手机,沉凝着神色给栗青发了条简讯。

    …………

    医院里,陆少杰长达三个小时的手术总算结束,医生顺利从陆少杰的颅内清除血肿。

    手术虽然成功,但孩子暂时离不开呼吸机,需要长达一个星期的术后观察恢复情况,才能进一步评估是否遗留神经系统后遗症。

    新出来的这个新闻,陆振华完全懒得理,陪着孟欢守在陆少杰的病房。

    原本汪裳裳的这点烂事,余岚早向陆振华承诺过她会处理,所以没有去烦陆振华。

    除了公司的公关部分在尽力地压新闻,余岚自己则重新联系陆家的私人飞机准备今晚半夜起航。

    …………

    病房里,汪裳裳一手抓着阿东的手臂,一手捂住心口,痛苦地皱眉,哭了一天的眼睛略微变形,颤着问他确认:“真的能带我偷偷离开?不被姨母发现?”

    阿东坚定地点点头,背过身半蹲下,示意要背她。

    汪裳裳又问:“可我不是真的想离开陆家想离开姨母和表哥,我只是不想被姨母送出国。我只是想暂时躲起来,等姨母打消了让我结婚嫁人的念头,就回来。”

    阿东点点头,表示他明白。

    汪裳裳犹豫一下,最后问:“你准备钱了吗?我们有地方住有饭吃有医生给我治病吧?”

    阿东比先前还要用力地点头。

    汪裳裳从他的表情间读到的是:“我不会让小姐你受苦的!”

    她彻底放了心,忍着疼痛小心翼翼地爬上他的背。

    阿东背起汪裳裳,快速走到病房门口,先探头左右观察两下。

    这个时候,大家的注意力基本集中在陆少杰,派在汪裳裳这里的陆家保镖仅剩两个,而这两个在刚刚他进来找汪裳裳的时候就已经解决了。

    确认无人之后,阿东快步朝被告知的指定路线离开。

    王雪琴来到病房时,正看到消失在拐角的两人的背影,追不上,便急匆匆就跑去陆少杰的病房通知余岚。

    余岚第一时间判断出,一定是阿东带着汪裳裳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