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获救?-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6、获救?

    一定是汪裳裳不愿意被送出国,所以让阿东带着她逃跑!

    才刚跑没多久,应该还能抓回来!

    余岚即刻抽调陆家保镖在医院里四处搜寻,并且驻守在医院外的那批保镖留意医院的各个进出口。

    黄金荣的病房,一名医生和两名护士前来,说明需要带黄金荣去采集手术后的部分身体数据。

    在此驻守大半年的陆家保镖对医院繁复的检查项目见怪不怪,早已不若一开始那般非得详细盘问、确认。

    而且其中一名护士保镖们也都熟识,便是每天来给黄金荣送药打针的张护士。所以随意搜了身,很快放行。

    当然,惯例没变,要由四名保镖随行。

    两名保镖先入病床专用电梯里确认安全,然后医生和两名护士推着黄金荣进去,剩余两名保镖再垫后。

    摁下键之后,电梯徐徐下降。

    医生和其中一名护士无声地交换眼神,约莫两秒钟后,两人蓦地同时转身,从黄金荣的病床底下各自抽出一块毛巾,以迅雷之势捂住后方两名保镖的嘴。

    前面两名保镖察觉异常,抄出武器的同时尝试通过耳机通知其他人,却发现他们的耳机里全是杂音,根本无法使用。

    而电梯轿厢顶盖原本用于维修人员使用的安全窗倏然打开,伸出的一只手握紧麻醉枪,瞄准嗖地射击。

    四名保镖轰然倒地。

    然后顶盖上的人从安全窗跳下来,进来轿厢,起身后站定到病床边,口罩外露出的两只眼睛紧紧盯住黄金荣消瘦得脱了形的脸,晃神怔住。

    张护士火速把电梯的键重新摁往另外一个楼层的键。

    如果此刻以上帝视角从高处透视俯瞰整栋楼,可以发现病床专用电梯外途经的每一层楼,均有人偷偷守在电梯门外,防止其他人来用电梯。

    …………

    余岚派手下去医院里调监控,想要追踪阿东和汪裳裳的逃离路线。

    然而除了一开始他们从病房里出来时的画面,再找不到其他,好像阿东已经清楚医院摄像头的布置,成功地躲开了。

    医院外的出入口处却也一直没有传来消息。

    那么极大可能还躲在医院里的某个地方!

    余岚马上加多人手,加强在医院里各处的搜寻。

    运气好的是,不久之后,负责盯守在监控处的手下告知,在旁侧的一号大楼里发现阿东和汪裳裳的行踪。

    余岚立即下令保镖们前去捉人。

    …………

    庄爻感觉自己差点认不出病床上的这个人。

    他记得相当清楚,几个月前的那个半夜,他受阮舒的嘱托得以成功进入黄金荣的病房和黄金荣交待过两三句话,当时的黄金荣即便也被疾病折磨得憔悴,但分明不及眼前这副脆弱模样。

    张护士在提醒抵达楼层了。

    庄爻收回神思,重新戴好口罩。

    留下另外一名护士在电梯里负责善后,其余人一起推黄金荣的病床离开轿厢,火速从这里的2号楼前往旁侧的三号楼。

    …………

    陆少杰的病房里,陆振华已然听说汪裳裳和阿东逃跑一事,眉头直皱:“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也不清楚是在评价汪裳裳,还是在怪责余岚办事不力。

    海叔询问意见:“陆爷,还是让我去邦夫人的忙吧。您在这里安心陪二少爷,尽快解决掉表小姐。”

    “否则很快警方会迫于网络上舆论的压力,将表小姐又请去,就像上次把小爷请去一样。”

    陆振华点点头:“处理得利索点。别像女人优柔寡断。”

    这一句则非常明显是在不满余岚。

    海叔笑着宽慰:“裳裳小姐自小就跟在夫人身边,由夫人抚养成人,填补了夫人无法再生女儿的遗憾,夫人待裳裳小姐也是打心眼里疼,现在没能痛下狠心,也是可以理解的。”

    陆振华不予置评。

    海叔亦未再多言,正准备要退出去办事。

    一名手下匆匆来报,说是陪同黄金荣去抽验身体数据的四名保镖联络不上了。

    陆家的保镖是有其内部的管理方式的,每名保镖均有编号,每隔一小会儿要相互对暗号,以防止其中有保镖被外人偷梁换柱。

    那四名保镖正是在应该对暗号的时间里杳无音讯。

    一般这种情况,必然出了问题。

    而既然是随行黄金荣的,那么毫无疑问——

    “找人!”陆振华登时起身。

    …………

    庄爻几人迅速抵达三号大楼的顶楼。

    这里建有这所医院的医用直升机停车坪。

    抬腕看了看时间。

    他们的动作比预计的快了一分钟,而距离约定好的直升机开来的时间还有两分钟。

    今晚虽然是朔月,没有月光也没有星光,但夜空的云少,可视度高。不瞬便遥遥可见直升机机身侧闪烁的灯光。

    耳机里,分布在医院各处的陈家下属们正在交流最新信息:“陆振华发现荣叔失踪!”

    庄爻的神经紧紧绷起,一瞬不眨地盯着直升机,看着它越来越近,听着它飞行的动静越来越响。

    虽然有汪裳裳的逃跑调虎离山开很大一部分陆家保镖,但他们想要带着黄金荣突破外围的陆家保镖,风险还是很大。

    即便顺利离开医院,也面临被追击的风险。

    最重要的是,黄金荣目前的身体状况禁不起行车的奔波,直升飞机是最便捷最稳妥的选择。

    因为直升飞机没办法提前来这里等,否则引起院方的关注,很快会被查出并非医用而是私机,所以约定好了时间。

    这便是他下床前,阮舒所强调的精确到分秒。

    分秒必争……

    幸好,截止目前,一切都相当顺利。

    …………

    被余岚调去搜寻汪裳裳的保镖,陆振华又抽了回来找黄金荣,下令医院的各处保镖查询可疑车辆。

    监控自不必说,和寻找汪裳裳时一样,根本没有用处,已完全能够确定被人动了手脚。四名保镖遭遇袭击的那部病床专用电梯里的摄像头更什么都没有。

    其实如黄金荣这样病入膏肓的病人,身、上还挂着氧气罩、吊瓶等医疗设备,要转移走并非易事。

    但到处寻不着。

    陆振华倒也没有太着急,沉凝着心思,正准备交待心腹海叔去办事。

    直升飞机的动静在夜晚的医院上空发出不小的声响。

    大多数人都理所当然地认为是有紧急的病人送来医院。

    陆振华盯着窗户外掠过到旁侧一栋楼楼顶的直升飞机,鹰隼般的眸子眯起,却是疑神疑鬼似的吩咐手下去确认。

    手下回复得很快:“陆爷,不是医院这边的直升机!院方没有收到今晚要接收病人的通知!他们现在也正要去确认!”

    …………

    “强子少爷!”荣一顶着强风,带着几名陈家下属从直升飞机里迎出来。

    庄爻半秒钟未耽搁,在直升飞机挺稳的第一时间就和张护士及另外一人协力推动黄金荣上飞机。

    直到机舱的门关上,直升飞机重新起飞,几人总算暂且松一口气。

    透过机窗,可以看到一批陆家的黑西保镖涌至顶楼上来,却也只能眼睁睁目送直升飞机的离开。

    …………

    陆少杰的病房外间。

    海叔走了进来:“陆爷。”

    站在窗口的陆振华盯着直升飞机闪烁的光亮,心中已知结果,并未再问海叔确认。

    海叔靠近到他身后,自行汇报:“抓获几个陈家余孽。”

    现如今,唯剩陈家的那些人才会想法设想救黄金荣,所以听到答案,陆振华没有太过意外,只是问:“有没有发现荣一?”

    “没有。”海叔遗憾,顿了顿,同陆振华一般淡定道,“海城范围内唯一能停靠私人飞机的只有我们陆家的飞行俱乐部,所以判定他们的直升飞机应该是从海城以外的地方飞来。”

    “虽然不确定远近,但如果他们是事先计划好的,海城附近多半有他们的临时停机点。”

    最后,海叔笑了:“已经通知下面的人,他们会开始定位追踪黄金荣的。幸亏陆爷有先见之明,对黄金荣加以防备。”

    这本就是先前陆振华准备交待他去办的事,现在倒不需要费口舌吩咐。

    陆振华从窗前转过身来,鹰隼般的眸子里凝着冷意,提醒:“定位到了,先别着急把人追回来了,耐心点,应该能跟踪到,荣一消失的这几个月,究竟藏去了哪里。”

    …………

    “荣叔,你——你——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荣一的悲戚之声将庄爻的视线从机窗拉回。

    再一次凝定黄金荣此时的面容,他的眼波轻轻闪动。

    张护士及直升飞机上备有的医护人员开始确认黄金荣在经历这番短暂而紧迫的折腾之后是否安好。

    庄爻撇开脸,事不关己地挪位置,打算让开空间,坐到远离病床的地方去。

    但听荣一惊喜的叫唤又出:“荣叔!你醒了?是我啊!我是荣一!荣一啊!”

    黄金荣半睁着无神的眼睛,虚弱地喃喃:“丫头……”

    荣一忙道:“大小姐也来回来了海城!荣叔你再等一会儿,我们现在就去和大小姐汇合!你很快能见到大小姐的!”

    红着眼眶,荣一手臂蓦然一抬,抓住庄爻:“荣叔,你先见见强子少爷!强子少爷特意来和我们一起把你救出来的!”

    猝不及防,庄爻直接被一把拽回病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