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追踪器-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7、追踪器

    猝不及防,庄爻直接被一把拽回病床前。

    “强子……”黄金荣微若蝇蚊的嗓音骤然哽咽,眼角滑落浑浊的泪水。

    但他的视线分明虚虚的,并未盯着实处。

    荣一心中正狐疑,便听张护士提醒:“肺癌脑转移,他之前的视力就时好时坏(第422章),现在根本什么都看不见。”

    庄爻怔忡,一时之间,原本想躲开的念头都打消了——他,看不见……?

    “荣叔……”荣一悲戚之色越发重。

    怕黄金荣找不到庄爻在哪里,荣一又一次抓起庄爻的手,强行握到黄金荣的手上。

    “荣叔,这是强子少爷!强子少爷在这!他现在就在你身边,他在看着你!你好好摸摸他!”

    庄爻的掌心下摸到的全是糙老的皮和坚硬的骨。

    他发现手上的触感比眼睛之所见还要令人心颤。

    他呆呆看着病床上形若枯槁的瘦小的男人,关于小时候的残留记忆浮现——

    那应该是个高大健壮的男人,健壮得单只手就能将当时的他高高举起,抛往半空中,再稳稳当当地接住他。

    他们父子俩特别喜欢这么玩,而每当他们这么玩的时候,母亲就在一边担心他摔下来,为此父母俩还时不时拌嘴——就和偷偷给他买糖吃一样。

    黄金荣连握紧手指的力气都没有,哪里还有力气摸庄爻?

    他的儿子……

    他的强子啊……

    几个月前的半夜,他的强子就来看过他了,那个时候他怎么都看不清楚他的脸,他因为遗憾,心里更是一直惦念,惦念着一定要活到他们来救他、活到和他们再见面。

    等来了……现在终于等来了……可他的眼睛怎么又不好使了……

    幸好,幸好这并不妨碍他感觉到儿子的存在。

    “我知道……我知道他在这儿……”黄金荣喃喃,饱含欣慰。

    庄爻双眸冷漠,拿开了自己的手。

    黄金荣的呼吸在这时遽然有些急促。

    张护士忙不迭将氧气罩重新戴到他的脸上。

    医生也上前来查看黄金荣的状况。

    见庄爻又转身要走,荣一死死扣住庄爻:“强子少爷!你必须陪在荣叔身边!他现在需要你!”

    “放开。”庄爻眼里划过陡峭。

    “大小姐不是都和你说了?有什么误会就当面问荣叔!起码给荣叔一个解释的机会!可你呢?”荣一很是愤怒,“如果现在面对的是一个与你没有任何关系的老人,你都不会这样无情!反而要对自己的亲生父亲残忍!你会遭天打雷劈的!”

    “那就来劈我。”庄爻一哂,用力抽回手,兀自坐到角落里,沉默地望向机窗外,脑中始终挥散不去的则是二十几年前的那场噩梦。

    机窗的玻璃模模糊糊地照出他的林璞的那张脸。

    他心下苦笑。

    黄金荣看不到他现在的样子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

    傅令元和陆少骢二人下午一起去处理歌剧厅的意外后,接连又忙了“新皇廷”计划里的其他事,另外也关注了汪裳裳录音曝光事件的后续。

    舆论的火还是在所难免地烧到陆少骢身、上。毕竟他现在依旧被广大粉丝和影迷认定为害死蓝沁的元凶。

    汪裳裳作为与陆少骢可能存在不仑亲密关系的表妹,无意间道出和蓝沁相关的“秘密”,怎么都无法不叫人想到陆少骢。

    自打大年初一的新闻,到今天初六,蓝沁的粉丝不仅去过警察局“纠缠”过警方,也有人蹲点想“纠缠”陆少骢。

    今日陆少骢的行程就不知遭遇谁人泄密,离开歌剧厅的时候忽然被砸鸡蛋,讽刺的是陆少骢在蓝沁葬礼上的自导自演。

    黄金荣在医院里被人救走的消息之于陆少骢更无疑火上浇油,和傅令元迅速赶去医院。

    “老陆!怎么搞的?!怎么会把人弄丢了?!”

    陆少杰的病房里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陆振华非常不悦。

    海叔察言观色,飞快迎到外面,拦住刚走进门来的陆少骢:“小爷,你轻点声儿~轻点声儿~二少爷傍晚才做完手术,你体谅体谅~”

    陆少骢往里间的门瞥去一眼,并不介意海叔是陆振华的心腹,毫不遮掩地冷笑:“老陆的心思就是被那只狗崽子给牵扯住,没有心思关心其他事,才有机会让人把黄金荣给救走了吧?”

    “小爷,你误会陆爷了。”

    “误会什么误会?”陆少骢讲话很冲,“我早说过留着黄金荣是个隐患,老陆偏偏不听!非要贪图陈家的产业!现在好了吧?不仅陈家的产业没拿到!还把人给丢了!他年纪越来越大,人也越来越——”

    身旁的傅令元用力拽了下陆少骢。

    陆少骢一抬眼,正见陆振华不知何时原来已经从里间走出来了,站在那儿,表情晦暗不明,沉声:“越来越什么?继续说。”

    陆少骢下意识地缩了一下脑袋。

    换作以前,他要么自己用其他玩笑话揭过不提,要么等着傅令元或者同在场的其他人邦忙圆场。

    然,这回陆少骢不等其余人讲话,壮着胆子走到陆振华跟前,直截了当地道:“我说老陆你越来越糊涂。”

    “少骢!”

    “小爷!”

    傅令元和海叔齐齐出声。

    陆少骢梗着脖子。

    陆振华冷笑:“我糊涂。所以你的意思是,我早该听你的话,三鑫集体应该现在就交给你做主,我应该退休了,是么?”

    话讲得相当严重。

    “舅舅!”

    “陆爷!”

    傅令元和海叔又一次齐齐出声。

    很快两人分别走到陆少骢和陆振华身边。

    “陆爷,小爷不是那个意思。”海叔尝试缓解气氛。

    傅令元也笑笑:“舅舅,少骢就是着急黄金荣的下落。他的脾气你了解的,一着急就容易冲动,主要还是希望能邦上忙一起找黄金荣,所以我们赶紧就过来了。”

    恰在这时,手下前来禀告:“陆爷,夫人把表小姐和阿东找回来了。”

    未及陆振华回应,陆少骢率先出声:“直接弄死!还有什么可汇报的?”

    陆振华瞍他一下,并未理会,当先迈步。

    海叔忙不迭跟上。

    傅令元折眉看陆少骢,点醒道:“裳裳和阿东逃跑的时间和黄金荣被救的时间相吻合,当时牵扯住相当多的一部分保镖去找他们,才更加疏忽了黄金荣这边,没搞清楚之前,怎么能够直接弄死?”

    陆少骢阴着脸,不作声。

    傅令元无奈地冲他扬扬下巴:“走,先跟着过去看看情况。”

    …………

    汪裳裳的病房,尚未靠近,就是间或不断的哭声。

    “姨母,不关我的事,是阿东强行把我掳走的,我受了伤,根本反抗不了他,只能任凭他绑架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汪裳裳跪在地上,一手捂着心口,一手抱住余岚的腿,几乎岔气。

    在被逮住的最后关头,阿东想要拼死一搏,一人对抗数十个陆家保镖,结果自然惨败,此时此刻趴在地上浑身是伤,乍看之下仿若死了一般。

    只是汪裳裳把罪责全部推到他身、上时,他才勉力地抬头,看了一眼汪裳裳,眼里的情绪复杂难明。

    王雪琴斜靠在门边,漫不经心地观赏着自己新修的指甲,以一种看热闹的吃瓜群众的姿态悠悠道:“裳裳,你明明才说要一辈子留在大姐身边给她当女儿,转脸就和一个保镖私奔,怎么讲话跟放p似的,一嘴一个响。我要是大姐,也要心寒。”

    汪裳裳心口疼得厉害,直冒冷汗,一时间为自己再辩驳的力气都没有,只是揪住余岚的衣服不松开,低低地不住地重复叫唤“姨母……”。

    余岚沉默地垂眸看她许久,开了口:“裳裳,你可以不用出国嫁人了。”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汪裳裳以为自己幻听,傻傻的:“不用出国嫁人了?真的不用出国嫁人了?”

    “嗯,不用了。”余岚抬手轻轻拍她的头,“收拾一下,马上带你回陆宅去养伤。”

    汪裳裳喜极而泣:“好!我回陆宅养病!一定不再出门!不再给姨母和表哥添乱!”

    王雪琴的目光在汪裳裳和余岚之间徘徊,转了转眼珠子。

    余岚的视线转而挪向阿东,命令黑西保镖:“把他一并带走。”

    说罢,她走出来,看到陆振华,问了个好:“老爷。”

    陆振华刚已经听到她的下定决心了,并未发表任何意见,只吩咐心腹海叔:“把阿东另外拎出来。”

    海叔得令,示意后面的手下办事。

    另外有手下却在这时又匆匆禀告,说是来了几位警察,要重新给汪裳裳做笔录。

    显然,是因为网络上流传的那份录音。虽然录音是非法的,但汪裳裳在面对警察的提问时,无法在抵赖是她口误。

    余岚的表情有些难看——汪裳裳暂时送不走去处理了。

    陆振华没有给予只言片语,用转身走人表达了他的态度。

    陆少骢又嚷嚷了:“我不都说了就应该找到的时候直接弄死!现在好了,白白送去给警察!”

    王雪琴今日过足了配角的隐,再次给自己找存在感:“哎哟,少骢,我怎么一出来就听你说‘弄死’?戾气会不会太重了?”

    得到余岚的眼神,为免陆少骢再说出格的话,傅令元拉上陆少骢离开,跟上陆振华的脚步。

    这边陆振华正从海叔的口中听闻最新收到的好消息。

    “带走黄金荣的直升飞机,现在停在隔壁省最靠近海城的一个私人飞行俱乐部。”

    便和先前的预料一样,停机点果然在海城附近。

    海叔接着道:“再过一会儿看他们的动静,就能确定他们就在隔壁省落脚,还是仅作为中转。反正无论怎样都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追上来的傅令元和陆少骢听了个正着。

    前者的眸子几乎是一瞬间不动声色地生出暗沉。

    后者半懵半懂地愣怔:“老陆,你们找到黄金荣了?”

    陆振华根本不想理会陆少骢。

    海叔邦忙回答:“嗯。黄金荣虽然被带出了医院,但其实一直都没有离开我们的掌控。”

    “没离开掌控?”这个脑筋并不难转,陆少骢很快猜测,“那老不死的身、上被我们装了追踪器?”

    海叔笑而不语,等同于默认。

    陆少骢喜难自抑:“那他们现在在哪儿?把老不死带去哪里了?派人去捉回来没有?”

    他俨然蠢蠢玉动,完全把他先前对陆振华的大不敬抛诸脑后,自告奋勇:“老陆,让我去邦你处理了那个老不死!”

    傅令元斜勾唇角插话:“少骢,你再琢磨琢磨,舅舅是要放线钓、鱼。”

    陆振华对傅令元目露浓浓的赞赏之色。

    “难怪刚刚看舅舅都不怎么在意黄金荣的逃跑,原来留了后手。倒是我和少骢白白担心一场了。”傅令元笑着,单只手抄在裤兜里,显得姿势恣意。

    裤兜里的手心却在不住地冒汗,手指紧紧扣在手机屏幕上,不易察觉地微微颤抖。

    …………

    临省的私人飞行俱乐部。

    阮舒整个等待的过程是紧张而焦虑的,即便下属早早汇报给她,人已平安救出,她依旧无法彻底安心。

    直到直升飞机在预计的时间范围内在俱乐部的机场内着陆。

    阮舒激动地要上去飞机和他们汇合。

    荣一却率先出来阻拦了她:“大小姐,你不能留在这里,马上继续启程回江城。”

    “怎么了?”阮舒费解,条件反射的反应是心中蓦然咯噔,“是不是荣叔出什么事了?”

    白着脸,她便要突破荣一强行往机舱里去:“我去看看荣叔!不管出什么事我都必须有知情权!你们不要总想着要瞒我!”

    “不是的大小姐!”荣一抬起手,为难地解释,“是我们的疏忽,没有及时发现,荣叔的身体里原来被安装了追踪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