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8、现在就让自己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8、现在就让自己死!

    “追踪器?”阮舒反应了一下,“那就是说陆振华知道我们现在的方位?”

    “是的!所以大小姐你马上离开!”荣一着急。

    他们能争取的就是直升飞机和车子之间的不同速度产生的差距,如果陆振华的手下跟着信号一路追过来,再快,应该也还得一小阵才能到。

    “有追踪器那就处理掉啊!”阮舒还是不明白,“追踪器在哪里?把它找出来处理掉不就好了!处理掉之后我们快点走!他们最多只能查到这里!”

    “不是,大小姐,你没仔细听我说吗?追踪器在荣叔的身体里。”荣一抓耳挠腮,琢磨着该怎样表达清楚。

    “什么?”阮舒蹙眉,烦躁地推开他要进机舱。

    庄爻在这时从里面走出来:“姐,是被植入身体里的。”

    阮舒依旧懵懵的:“所以呢?”

    庄爻站定到她跟前:“暂时我们没有办法处理。”

    “为什么?”阮舒追问。

    “你觉得能怎么处理?”庄爻反问,“最基本的三点,首先我们不清楚它具体是怎样的追踪器,然后需要专门的器材设备检测出在他身体里的位置,再考虑怎么取出。现在陆振华的人很快就会追过来,我们手头没有条件更没有时间。”

    “那就赶紧带荣叔回江城,回江城我们再想办法!”阮舒下意识抓住庄爻的手。

    “不行的大小姐!会暴露!陆振华就等着这个!”荣一提醒。

    庄爻接腔安抚:“所以,姐,保障你的安全是最重要的,你必须现在马上离开。”

    “那你们呢?”阮舒感觉自己的脑子整个是混乱的。

    “直升飞机留给我们,我们会继续起飞,随便先飞去哪里都可以,能争取出多少时间就是多少时间。在此期间找办法。”

    “我和你们一起!”阮舒冲口。

    “姐。”

    “大小姐。”

    庄爻和荣一均反对。

    阮舒其实也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深呼吸一口气,她强迫自己冷静,妥协:“好!我走!我不留在这里给你们当累赘!全部交给你们!”

    旋即她提出要求:“我先进去看一眼荣叔再走!”

    张护士恰恰也出来告知:“荣叔想见你们。”

    阮舒当先迈步,飞快地冲进去。

    乍然看到病床上的形若枯槁之人,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荣叔……”

    黄金荣循着声源,颇为艰难地朝她的方向抬手。

    阮舒立马坐到床边,握住他的手,眼里涌上无尽的潮湿。

    “丫头……”黄金荣牵扯着面部肌肉,笑了。

    阮舒见状再忍不住,潸然泪下:“是我是我是我,荣叔,是我,我是丫头!”

    自他生病,她仅在医院里见过他一回,没让她再去。不久后她便接连遭遇各种变故,最后再也没现于人前,前往江城,所以她和黄金荣,真真是大半年不曾见过面。

    哪里能料到,再见面,会是此般场景……

    “过得好吗?”黄金荣问。

    “嗯,很好。”阮舒用力点头。

    “那就好……那就好……”黄金荣欣慰。

    察觉到他眼睛的异常,阮舒伸手在他面前挥了挥。见他毫无反应,她霍然看向庄爻和荣一。

    泪腺发达的荣一又忍不住红了眼眶,轻轻摇了摇头。

    庄爻站在那儿,没有什么表情。

    看不见了……?阮舒怔怔然。

    黄金荣也不耽搁时间,迅速转入正题:“丫头,你听荣叔说,你们几个现在全部撤离,不要再管我。”

    阮舒先是一愣,半秒后情绪激动:“怎么可以?!”

    “可以的。”黄金荣轻轻咳了咳,“丫头,你的孝心荣叔明白,但不值得啊丫头。”

    “我不中用,没能去成陵园祭拜玺哥和青洲,白白浪费了陈家的那条线。本来我都已经这样的,你们就该终止行动,不要再管我,却还在我昏迷的时候冒险把我从医院带出来。”

    “带出来就带出来了。能和你们见上一面、说上话,我这半年没白熬,已经心满意足死而无憾了。现在你们不要再管我,赶紧走,全都走,否则陆振华的人追来就麻烦了。”

    “不可能!”阮舒没有任何动摇,坚决反对,“我们不可能丢下你一个人!我们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把你救出来,这不是已经做到了?怎么可能再把你丢下?!”

    “是的荣叔,你别讲这种话。”荣一附和,“你安心,强子少爷已经想出对策了,大家都不会有事的。”

    “不,不要救我了。”黄金荣又是一阵咳,边咳边摇头,“我活不了几天了,就算跟你们离开,最后也是白费你们的精力。何必再拖累你们?”

    “拖累什么拖累?!不许你这样说你自己!”阮舒恼火,凤眸圆瞪,“你会没事的!我会给你最好的治疗!江城不行就去国外!你还要长命百岁子孙绕膝!”

    “不,”黄金荣则比她还要坚持,“我不会跟你们走的。”

    “荣叔——”

    “姐,”庄爻倏尔叫唤她,插话告知,“青门的人正往俱乐部这边过来。”

    …………

    海城医院。

    陆振华随手抓起桌上的烟灰缸就朝陆少骢砸,怒气勃然:“老子还没进棺材!你就迫不及待地拿自己当皇帝是么?!”

    海叔拦也拦不住。

    陆少骢今次不像以前愣生生受着,及时躲开了,未让砸中,抬头他便半是解释半是劝道:“老陆,做事要快准狠,不能优柔寡断,不是以前你教我的?”

    “我们如果不趁这个时候抓获他们,万一黄金荣他们察觉正在被我们追踪?那最后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不如现在有一个是一个。”

    陆振华鹰隼般的眸子随着陆少骢的振振有词越来越冷:“你这叫‘做事快准狠’?你这是没脑子!是目光短浅!”

    海叔无奈解释:“小爷,陆爷往黄金荣身体里植入的是类似人、体芯片的试验品,不是那么容易察觉的。就算真的发现了,也轻易破坏不了。”

    陆少骢可不懂什么人、体芯片,他现在也不想搞懂,只想撑住他自己的脸面,把陆振华方才对他的骂词顶了回去:“我再没脑子,不也是老陆你生的?不还是你的亲儿子?”

    “你——”陆振华气结,又想顺东西砸。

    海叔忙不迭拦住:“陆爷陆爷!”

    傅令元亦有提醒陆少骢的意思。

    陆少骢这才稍微有所放缓:“老陆,或许我就是目光短浅。但那有什么办法?我就是学不来你和阿元哥的深谋远虑。所以我的行为准则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

    “你不是想要陈家的产业?今晚陈家余孽的行动肯定是以前陈青洲身边的那个荣一策划的,既然直升飞机特意停在那里,非常大可能荣一也在。我们完全可以抓他们个正着。”

    最后他耸耸肩:“反正现在我已经出动兄弟们去捉拿陈家余孽了,那家飞行俱乐部也让手下打电话过去威胁他们不许再放行任何飞机。你现在不同意也得同意。”

    语音大有威胁的意味儿。

    海叔赶在陆振华再发火之前率先出声:“陆爷,现在不是跟小爷生气的时候。既然人手已经出动,或许已经打草惊蛇了,我们收不回来了,只能抓紧时间捉住他们。”

    也没忘记隐晦地邦忙夸陆少骢,以缓解陆振华对陆少骢的不满:“小爷从靖沣抽调人手做得挺好的,不是吗?靖沣距离临省郊区的那家飞行俱乐部是最近的,会比我们从市区追出去的人能早到。”

    还能有其他选择?陆振华心中其实早做出权衡。

    阴着眸子盯两秒陆少骢后,他一锤定音:“通知分布在其他城市的青门堂口的兄弟随时待命以备需求。另外,尝试和当地的飞行俱乐部打个招呼,能堵住他们的几条路是几条。”

    “还有,让我们自己的直升机也可以出动了,现在追过去。”

    极其缜密的安排,把能考虑的情况全都考虑上了。

    如果说方才还像是陆振华信口拈来,直升机这句出来后,傅令元基本可以断定,这根本就是陆振华早早就打过腹稿的预备方案。

    陆少骢一听要出动直升飞机,兴奋地自告奋勇:“老陆我要去!让直升飞机先来接我一起去!我一定要亲手解决那个老不死的!他要代替陈青洲还我这一只手!”

    陆振华并未应允,就势讥嘲:“围剿陈青洲的时候,你也是这个样子,最后的结果呢?”

    那是陆少骢一辈子的耻辱,应声他的眸底划过鸷,张口要辩驳。

    陆振华却已看向傅令元,委以重任:“阿元,你去。”

    …………

    机舱里,庄爻的话出之后,黄金荣突然有了力气似的,从病床坐了起来,捋开阮舒的手,使劲推开她:“走!你们走!赶紧走!”

    阮舒踉跄着身形一下撞到庄爻。

    庄爻连忙扶住她。

    阮舒稳住脚步,亦稳住思绪,并没有听黄金荣的话,即刻命令荣一:“让驾驶员起飞!我们现在就带着荣叔一起走!他们追不上直升飞机的!”

    话音刚落,黄金荣的身体朝前一倾,骤然吐血。

    “荣叔!”阮舒脸色一白,和荣一两人第一时间扑过去。

    庄爻亦下意识地迈步要朝病床边靠,却又犹豫地止住,站在原地看着张护士等人忙碌。

    黄金荣抓着阮舒的手不放,嘴里重复喃喃:“走……不要管我……你们走……”

    阮舒拼命地摇头,抹着眼泪重新对荣一下达命令:“让直升机起飞!立刻!马上!”

    荣一匆匆去照办。

    “姐,”庄爻倏尔又唤她,有意无意地瞥了眼黄金荣,第二次插话,显得颇为冷漠,“听他的,不用管他,我们自己走。”

    “什么’自己走’?!”阮舒的神情间满满的难以置信,“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庄爻却是淡静点头:“嗯,我知道。”

    “你知道个鬼!”阮舒的双眸喷出怒火。

    黄金荣忽地往庄爻的方向招手:“孩子,你过来,你过来……”

    他循着声音准确无误地辨别出庄爻之所在。

    庄爻未做任何回应。

    阮舒越发怒上心头:“你给我过来!”

    要说之前荣一拽庄爻时,起码是带着对庄爻的身份的尊敬的,她则完全一副教训不听话弟弟的姐姐架势,就差揪住庄爻的耳朵了。

    庄爻被迫面对黄金荣。

    黄金荣的衣服上残留方才吐的血渍。他的手摸摸索索地掏出样东西,递到庄爻面前:“给你。”

    是那块手帕(第406章,第422章)。

    庄爻垂眸盯着,没有动。

    阮舒狠狠地拽一下他。

    庄爻侧眸,对视上的是她的满面怒容和眼里的警告。

    再转回眸,庄爻才徐徐抬手,接过手帕后才发现,折成一团的手帕里还包着什么东西。

    庄爻打开,看到了一颗糖。

    是他那日半夜去到黄金荣的病房,临走前塞给黄金荣的那颗糖(第422章)。

    手帕是他的,糖果也是他的。黄金荣这算是物归原主。

    可眼下场景,却令庄爻恍惚回到小时候,黄金荣偷偷给他买糖,塞满他的口袋时,父子俩勾手指约定,这是男人和男人之间的秘密,不能让母亲知晓。

    庄爻讨厌又回忆起那些!非常讨厌!

    他觉得自己需要的记得的只是母亲当年的惨死!

    往后退一步,他再一次想走开,想远离黄金荣。

    阮舒却强行把他拉回来:“你没话说吗?!你不想骂荣叔吗?!他现在就在你面前!你骂呀!骂他没有保护好你和你母亲!你骂!”

    庄爻嘴唇抿得紧紧的,沉默以对。

    黄金荣咳着,老泪纵横地出了声:“对不起。是我的错。是我对不起你们娘俩。余岚那个毒妇全都告诉我了,告诉我了她当年是咋样折磨你们的。对不起,我早应该死掉去阴曹地府里陪你母亲,对不起……”

    “是余岚做的?”阮舒抓出了重点,登时看向庄爻,目露询问。

    因为庄爻曾说他已经把当年的仇人全部杀光了。

    庄爻明显也第一次听说余岚参与其中,脸上的怔色昭然。

    阮舒倒是记起来询问:“荣叔,你认识一个叫‘阮春华’的人吗?”

    “阮春华……?”

    “对!阮春华!耳元阮,春天的春,中华的华。”临末了补充,“他是当年救走强子的人!后来成了强子的养父!”

    黄金荣远不如以前浓密的八字眉揪起。

    表情等同于答案。

    阮舒急急又问:“那一灯大师呢?一灯大师你总认识吧?”

    “卧佛寺的那个和尚?”

    “是!就是他!”

    “他咋的了?”黄金荣费解。

    “他是不是二十几年前就和余岚很熟了?”阮舒始终在意阮春华究竟是以什么身份和陆家的人有合作的。

    是不是强子和他母亲遭难的时候,阮春华和余岚已彼此熟识,否则阮春华是怎么从陆家的眼皮子底下救出强子的?

    黄金荣咳着,摆摆手:“不清楚。余岚确实很早就信佛,喜欢去各处寺庙祈福。不止为陆振华,时不时也会给青门的兄弟求几个平安符。大家都知道。”

    “你说的卧佛寺我晓得,海城就这一个出名的寺庙。不过我从来不去寺庙,不认得啥子一灯大师。是出狱后,你们偶尔提起,我才听了去的。”

    阮舒颇有些失望,再问:“那你坐牢期间在监狱里认识的那位狱友呢?你们还有联系吗?”

    “他怎么了?”黄金荣间或的咳嗽不断。

    “他很有可能就是我刚刚跟你提过的阮春华。”阮舒没搞琢磨透的是,如果黄金荣的狱友就是阮春华,那么在坐牢期间,一灯大师的身份是怎么处置的?闭关修行吗?

    见黄金荣稀里糊涂的,阮舒现在也没太多的时间和他慢慢解释,记起自己存着褚翘发过给她的有阮春华的那张合影,忙不迭掏手机,却又反应过来,黄金荣如今眼睛看不见。

    沉默半晌的庄爻在这时忽然冷声质问:“我和母亲遭难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气氛骤然低气压。

    这个问题阮舒都能为他解答,因为黄金荣告诉过她的,那几天他正好和陈玺一起出远门去办事。

    黄金荣给出的答案也确实如此:“我和玺哥还有陆振华外出办事了。我得知你们母子俩失踪、可能是被仇家带走之后,就第一时间赶回海城,可还是晚了。”

    “是吗?是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赶回海城的吗?”庄爻又问。

    他的脸,凝结着冰霜,摆出的是令阮舒对他感到陌生的神色。他端着这张陌生神色的脸,再发一问:“难道当时你不是正睡在其他女人的温柔乡里才耽误了回家的时间?”

    一语出,阮舒怔忡。

    黄金荣亦怔忡。

    但黄金荣的怔忡和阮舒的看起来明显不同。

    阮舒的怔忡是意外原来其中还另有内情。

    黄金荣的怔忡是意外他知道这件事。

    而庄爻在看到黄金荣刹那间的表情时便转身要走。

    黄金荣大声否认:“没有!我没有耽误回家的时间!”

    阮舒听着这话,分明只否认了后一半,可还有前一半……

    庄爻也是这样揪出来的:“你只需要回答,母亲受尽折磨的时候,你是不是正在外面搂着其他女人花天酒地纵情享乐?”

    他像是生怕被黄金荣找到缝隙反驳,忙又补充:“别拿什么在外面应酬当借口。你每一次在外面应酬,母亲都在家里以泪洗面。”

    说着,他抬起手,攥着那块手帕:“你当时竟然还认得出这是母亲的手帕?我真是意外!”

    “你、陈玺、陆振华三个人里,你应该才是最典型的混江湖的混混。‘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最讲义气,最重情重义,为了兄弟可以两肋插刀。”

    “你挑了个干净的女人娶回家,就是为了正儿八经邦你生个能传宗接代的儿子,也能免费当保姆,伺候你,抚养孩子。在外面该碰的女人你照样没少碰。”

    庄爻仿若换了一个人似的,句句凌厉,咄咄b人:“听说你对我和母亲的死特别痛心?听说你这么多年没有再娶是对母亲情深义重?真是笑话!你真的愧疚过?你真的在意母亲的死?”

    黄金荣剧烈地咳嗽,与庄爻的声音交错在一起。直至庄爻的话毕,他的咳嗽也没能停下来。

    而看上去黄金荣似乎也无力反驳。

    起码在外应酬这件事,阮舒感觉黄金荣无从狡辩。

    甚至庄爻对黄金荣的某部分评价,阮舒客观上是认同的。比如,黄金荣最像江湖人、最重义气,事实上黄金荣也确实告诉过她,陈玺和陆振华是半路出家,他才是很早就在道上摸爬滚打。

    至于黄金荣对待女人的态度,阮舒很早之前其实多少从黄金荣讲述陈玺和庄佩妤的旧事中感受到。

    在她所知的黄金荣的相册和缅怀之中,一直以来多为强子,鲜有强子的母亲……

    “不是的……不是的……”黄金荣竭力从咳嗽中找回声音,流着眼泪似乎尝试解释。

    荣一在这个时候神情异样地跑回来机舱:“大小姐,俱乐部里有问题。他们各种推托,不给我们驾驶员了!”

    使用直升飞机是因为黄金荣的病情加剧导致的一系列变故而临时采纳的主意,庄家那边的私机一时半会儿调配不过来。

    本计划好了届时在另外一座城市和庄家的私机汇合,再换机。所以找了这个俱乐部租的,驾驶员用的也是他们的。

    现在发生这情况,明显是陆振华那边的动作。

    庄爻刚刚只顾着和黄金荣讲话,此时才翻出手机里之前就发来的消息,神色亦微变,确认了阮舒的猜测:“陆家要封锁这里,直升机飞不出去了。”

    荣一当机立断:“大小姐,我们赶紧上车!飞机我们驾驶员,但车子我们可以自己开!俱乐部里的人不是青门和陆家的手下,我们对付起来绰绰有余!趁现在硬闯出去!”

    “好!马上走!”阮舒没有犹豫,扭头便吩咐张护士等人,“你们快把荣叔抬下来。”

    却是又回到刚刚没有解决的问题——

    “我不走!你们走!”为表决心,黄金荣拔掉身、上连接的所有医疗设备,将吊瓶的针头抵在自己的脖颈处加以威胁,“你如果非要带上我,我现在就让自己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