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9、抓捕-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29、抓捕

    “荣叔!”阮舒又惊又吓又气急败坏。

    幸而此时重病的黄金荣其实并手无缚鸡之后,荣一猛地快速上前,便将针头夺走。

    黄金荣有气无力地撑在床头气chuan吁吁:“没用的,我如果想死,有一百种办法,你们阻止不了我的,不要浪费时间了,再耽误下去,我就害了你们啊……”

    “丫头,你是要我死不瞑目,到下面了没脸见玺哥和青洲是吗?你忘记青洲当时是怎么保护你的?你想让青洲的心血也一并毁在我手里是吗?”

    “不要让我又当罪人啊丫头,不要让我又当罪人……”像个孩子,黄金荣哭得稀里哗啦。

    “那你就要选择让我内疚吗?”阮舒的眼泪随之一串串的。

    她坐到床边抱住黄金荣:“你又怎么可以残忍地要求我丢下你?我做不到……荣叔……我做不到……明明只要我们再努力一下,就可以一起平安离开的。”

    下一瞬她便重振精神,坐直身体抹掉眼泪,和黄金荣打商量:“荣叔,不要放弃!现在还没到绝路,陆家的人不是还没追上来?我们再努力一下!”

    “我答应你,我会保障自己的安全,实在不行我不会勉强自己,会丢下你自己跑的。行么?”

    黄金荣泪水涟涟:“丫头,你这又是何苦……”

    阮舒顿了顿,凑到他耳边,低语:“你还没见到晏西,你必须活着,你还不能死!还有,傅清辞怀二胎了,是陈青洲的孩子。”

    黄金荣怔住:“青洲的孩子……”

    “嗯,是,陈家的孩子。”阮舒使出最后的杀手锏,“听晏西说,是个小妹妹,很快就要出生了。你还没和他们兄妹俩见到面,怎么算死而无憾?”

    “晏西和小妹妹……”黄金荣低低重复喃喃。

    他的嘴角完全是笑的,原本灰败的表情多了分光彩,仿若绝望的人生忽然重新投射下来一束阳光。

    见状,阮舒即刻吩咐荣一:“走!带荣叔一起上车!”

    黄金荣总算没有再念叨着要他们放弃他。

    阮舒的神经却依旧没有放松,在他们忙着把黄金荣装车时,她走到庄爻身侧问:“你的消息来源是傅令元?”

    庄爻点头。

    阮舒闭了闭眼——还是把他牵扯进来了……

    庄爻眸光轻闪,嘴唇似有若无地一嚅,喉咙里咽下某些话。

    阮舒已快速稳下心绪,双眼明锐:“走吧,我们赶紧离开。”——他们多停留一分钟,对偷偷传递消息的傅令元来讲也是多一分钟的危险。不能再给傅令元添麻烦了!

    庄爻按了按她的肩膀:“姐,虽然现在坐不了直升机,但还是必须按照原计划重点保障你的安全,你单独一辆车,不要和我们其他任何人在一起。”

    阮舒的眼皮猛地一跳。毕竟这样是用来防备最坏的情况的,总叫人心中不安。

    可她无法反驳。

    她非常清楚她的安全不仅关乎她一个人,还关乎陈家的所谓希望,关乎傅令元,关乎身周所有人截至目前为止为她做的一切。

    坚持带上黄金荣,并且为了黄金荣耽误到这个时间,她已经足够任性了,大家对她也已足够退让了,她不能再继续过分下去,她必须得让其他人心安,才能更加专心地面对眼前被陆振华追击的情况……

    “好……”

    阮舒艰涩地应承。

    这边荣一告知,黄金荣坚持要单独一辆车。

    未及阮舒反应,庄爻抢了话:“让我来。”

    阮舒和荣一均怔忡地看向他。

    庄爻低垂一下眼帘,复抬起,重新说一遍:“荣一,你陪着姐一辆车,我去和黄金荣同辆车。”

    “强子少爷,我也一起。”荣一不赞同,忙道,“不是之前说好了吗?路上可以想破坏追踪器的办法。”

    “不,你负责姐的安全。”庄爻坚持。

    荣一要再说什么。

    庄爻率先道:“留给我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

    这样的理由,荣一哑口无言。

    阮舒亦无法拒绝,只是担心他的安全。

    庄爻读懂她,再追加一句:“我刚刚已经想到一个能够暂时屏蔽信号的办法了。”

    “真的?!”阮舒眼里顿时爆出惊喜。

    庄爻笑笑:“姐,别忘了我的副业。”

    “好!好!”阮舒先前郁结的眉心有所舒展,“我再多调配一些陈家跟着你。随时保持联系。”

    “我让荣一去通知庄家的私机了,会尽快找到合适的停靠城市,你们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到庄家的私机来接我们!”

    “嗯。”庄爻淡笑,“出发吧,姐。”

    黄金荣明明看不见,却能敏感地有所察觉:“下车……我不要你们陪我……”

    庄爻关上车门,不咸不淡地瞥他一眼:“不用担心,我没想和你一起死。只是为了她的安全而已。”

    俨然未料到上来的人会是他,黄金荣怔然。

    庄爻冷漠地把脸转到车窗外。

    手伸到衣兜里摸出手机,他点开先前阅读过的目前为止的最新一条消息,垂眸盯着,微微愣神,隐约夹杂踌躇之色。

    …………

    正如荣一所言,俱乐部里的人对付起来绰绰有余,阮舒的车闯出去得非常顺利。

    荣一一开始并没有和她同车,解决完事情后才火速追上来。

    发现他身、上的衣服沾了血,阮舒的心一提:“你怎么了?”

    荣一心下懊恼自己上车前没有检查清楚,脸上神色如常地解释:“没事没事,大小姐不用担心,我没有受伤,应该是之前荣叔吐血,溅到我了。”

    阮舒蹙眉,瞅着那血在他衣服上的形状和色泽,总感觉不对劲。

    荣一快速把衣服脱下来,翻了面反过来,再重新穿好。

    不过阮舒没能多思,因为上空模模糊糊地传来直升飞机的声响。

    比预想中来得要快!

    阮舒的神经骤然紧紧绷起。

    …………

    陆家的直升飞机的机舱内,傅令元一目了然地看到属于黄金荣的那个小红原点从原本的静止状态到开始移动。

    是的,负责定位的两位技术人员也随行——陆振华为了方便他完成活捉黄金荣和荣一的任务而如此为之。

    由此更加可见陆振华抓获目标的决心。

    随行的陆家保镖正在将黄金荣开始逃离飞行俱乐部的消息分别汇报给医院里的陆振华和另外一架直升机的人。

    傅令元所在的这架直升机是从陆家的飞行俱乐部先飞来医院接傅令元的。

    那另外一架则是直接飞往临省的,距离更近,如今已抵达目的地上空。

    收到消息,那架直升机先放下了机舱里的一部分陆家的保镖和打手,对那家飞行俱乐部里极其周边的情况进行确认,其余的人依旧留在飞机上,根据定位的指示继续追。

    傅令元盯着机窗外,眸底比夜空还要暗沉,菲薄的嘴唇抿得紧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