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报废品-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35、报废品

    终于还回来给她了。

    阮舒指头点了两下。

    屏幕没亮。

    再一摁,发现原来是手机没电了。

    阮舒给它充了会儿电,足够量之后开机。

    乍一进入系统,却是毫无征兆地跳出一只小丑在屏幕上手舞足蹈地蹦跶,并且发出尖锐的笑声。

    阮舒:“……”

    坐在她旁边的九思和前面副驾驶座的二筒悉数紧张而警惕。

    “阮总先把手机给我!”九思干脆直接来夺,架势看起来像要把手机丢出车窗。

    幸而阮舒反应敏捷,及时救了它一命:“不用。没关系。恶作剧罢了。”

    嗯,恶作剧。

    闻野的恶作剧。

    ——这小丑、这笑声,和曾经她与傅令元拆除掉庄董事长身、上捆绑的炸弹时,见识过……

    声音不间断地维持了许久,手机连关机都摁不动。

    阮舒只能将充电器先拔掉,待小丑把刚充入的那丁点儿电消耗完之后,总算消停。

    真是无聊。

    阮舒神色冷冷。

    闻野这是在庆祝她终于滚离卧佛寺了……?

    呵呵,她之前差点被炸死和内分泌紊乱的账都还没和他算。

    从盘山公路上下来后,抵达某个特定路段,车子停下来,准备换车。

    照吕品的意思的为的是更安全些,且接下来要开的路是条捷径。

    卧佛寺的地盘范围内,吕品当然会比他们熟悉。阮舒并不疑有他,彼时还在寺里时也未多问,任由他安排。

    路边确实另外有车在等。

    二筒和九思在车厢内做完简单的确认,才让阮舒上车。

    然,阮舒坐进去后,车门锁倏尔传出“啪嗒”。

    她蓦地愣怔。

    外面尚未跟上车来的二筒和九思顿时如临大敌。

    “阮总!”隔着车窗,九思的叫唤显得格外模糊和小声,使劲地捶打玻璃。

    二筒果决地掏出一支枪,对准驾驶座上的司机。

    司机俨然丁点儿不畏惧,轻飘飘瞥了眼枪口,发出冷嗤。

    耳熟得很。阮舒盯向后视镜。

    镜子里正有一双谙着嘲弄的眼睛在等着她。

    不出所料。

    闻野。

    车窗外,二筒警告无果之下,已做好开枪的准备。

    阮舒本不想阻止二筒,但瞧着闻野如此镇定,担心最后二筒反过来被闻野伤害,遂迅速朝二筒和九思示意。

    二筒和九思稍收了警惕,没有走开,依旧守在车门边。

    阮舒看回闻野:“有何贵干?”——难不成又想把她抓回卧佛寺……?

    “这是我开出来兜风的车。”闻野提醒。

    阮舒平淡地“噢”,旋即抠了抠车门把,“那我下去。”

    “吕品说车子的数量不够,向我请示了三次,我勉为其难同意把这辆车借出来,顺路载你一程。”

    阮舒:“……”

    显然,吕品是个背锅侠。

    “不用了。让你给我当司机,怕折了我的寿。”阮舒平静拒绝。

    记起某一次同样是闻野开车,她要坐后座,遭遇了一通他的嘲讽,强行将她拉到副驾驶座,只因他认为她若坐了后座,显得他像司机。

    这会儿闻野的“好心”她可不敢随意接受,谁知道他的肚子里藏有怎样的坏水?

    可闻野又哪儿是个会尊重她的意愿的人?

    冷笑着,他便兀自踩了油门。

    阮舒的第一反应是往后面瞧,看到二筒、九思和陈家下属的车都匆匆跟在后面,追得挺紧的。

    闻野倒也没有要故意甩掉他们的迹象,除了初始突然开出去时有点猛,车速不仅维持在正常范围内,甚至有点悠哉悠哉。

    他还把车内的音乐打开,确实颇有“兜风”的意思。

    当然,如果乐声的音量能调低些,并且不要又是歌剧魅影的话,会更贴合些。

    阮舒捂住耳朵,试图减轻巨响的音乐对她心脏的震颤,耐着性子观察了一会儿,确认车子没有往歪处拐后,方向朝着和庄家私机约定好的地点,才颦眉开口问:“你很闲么?到底想干嘛?”

    或许因为声音完全被遮盖在音乐之下,闻野没有任何反应。

    阮舒顿了顿,往前方倾身,靠近闻野,伸手去拍他的肩:“把音量调小点。”

    “不听音乐,难道听你的聒噪?”闻野的眼睛往后瞟过来一个讥嘲。

    阮舒:“你想多了,我没话和你聒噪,我只是想睡会儿。”

    “……”闻野的脸变得特别臭,讥嘲,“你现在占用我的地盘,还想命令我迁就你?要睡睡你自己的。”

    言毕,他将音量调得更大。

    阮舒眉心拧成小疙瘩,冷呵呵——她占用他的地盘?他倒是把她放下车啊!

    这种人是没办法与之讲道理的,既已尝试失败,她便不再浪费功夫,靠回自己的后座,双手更严实地捂住耳朵,自顾自闭阖双眸,尝试静心,但实际上并没有太大的效果。

    约莫两分钟,等来了一曲终了后的安静。

    阮舒的心脏总算舒、服了些。

    但这份安静着实太短暂,数秒后,乐声再起——不用怀疑,是同一曲子的循环。

    车内的设备也太好了,像是专门安装了高级音响。

    先前上车前光线暗没有太注意,如今阮舒已察觉这辆车的奢华。符合闻野一贯作风的奢华。

    屏蔽不了烦人的音乐,也休息不了,阮舒干脆仔仔细细回顾一遍闻野和庄爻的对话,当作分散注意力。

    不过,没多久,车厢内的乐声戛然。

    阮舒以为闻野是要换曲,等来的却是闻野冷冷的问话:“你哑巴了?”

    呵,他自己在寺庙里呆无聊了就缠着她逗耍?刚不是他自己说放音乐的目的是为了防止她找他唠嗑,这会儿又想和她聊天?阮舒不是哑巴也当作自己真哑巴,不吭声,依旧闭阖双眸,懒得理会他。

    她听到闻野冷哼。

    顷刻,她手边的车窗玻璃被打开了,开到最大,料峭的寒风陡然呼呼灌进来,全部冲着她的脸面。

    阮舒隐忍住火气,脑袋往里偏,身体也稍微往中间挪了位置。

    另外一边的车窗却也被打开了。

    两边的风夹击,吹得她发丝乱飞,异常凌乱。

    阮舒尝试捋了两下,没有效果,暗自深呼吸两口气,终是睁开了眼睛。

    后视镜里照出闻野达成目的后的讥嘲神色:“不装睡了?”

    阮舒默默地撇开眼,伸手去摁关窗键。

    她刚关上。

    闻野在前面又控制窗户重新打开。

    她再尝试关一次。

    闻野便也再打开。

    阮舒放弃,拢紧自己的外套,双手伸入口袋内取暖,淡淡一抿唇:“卧佛寺每天来往的香客很多,你如果愿意找他们说话,是不会寂寞的。”

    闻野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紧急刹车。

    阮舒的身体猛地朝前掼,额头重重撞上前排座椅的后背。

    “谁寂寞?!”闻野恼羞成怒。

    阮舒顾着揉自己的额头,未做回应。

    后面的二筒、九思和陈家下属的车也随之停下,并且有下车前来确认阮舒的安全的架势。

    “跟p虫!”闻野不耐地皱眉,赶在二筒和九思走来之前重新启动车子。

    窗外的风随之继续猛烈地吹。

    阮舒其实穿得足够多,但风刮在脸上就是难受。

    “呵,你的伶牙俐齿呢?改风格变成敢怒不敢言的柔弱者?不反击了?”说话间,闻野倒是主动将车窗关上了。

    阮舒神情依旧淡淡,挟裹着一股疑似看穿他的目光——反正他就是还和之前一样故意招惹她,刷存在感。

    闻野收着她的表情,脸又发臭。

    指不准他又要怎么欺负人,阮舒决定日行一善,大发慈悲,顺便也多套点话,毕竟以往他每每躁动不安地主动找她说话,口风都会稍微松些。

    “你在海城的四年,是寄住在阿婆的家里?”阮舒用这个话题作为切入点。

    闻野表现出不耐烦她多嘴、不愿意回答,冷笑:“又来管得太宽。”

    阮舒早已习惯他如此,问第二个问题,是庄爻问过但闻野当时没有回答的问题:“你是怎么知道阮双燕当年的自杀是被骗的?”

    她没有在看他,视线是落于窗户外的,语调也平平淡淡,在闻野眼中,她无论神情还是口吻,皆未表现出太大的求知yu和兴趣,如同履行职责例行公事的询问一般敷衍,不怎么重视。

    “第一个问题就这么算了?”闻野又冷笑,言外之意在表达他认为她应该穷追不舍。

    “你如果不方便回答,我不会勉强你。”阮舒说。

    闻野轻蔑嗤声:“勉强不是你的专长?一直在勉强庄假脸去见他那个爹,勉强庄假脸去救人,勉强庄假脸去灵堂?”

    阮舒总觉的他的语气哪里怪怪的,狐疑地盯他:“你有受、虐倾向,希望我勉强你?”

    闻野的表情当然不会好看,很快怼回来:“最有受、虐倾向最犯贱的不是你?按照现在这速度,下一个该轮到庄假脸死在你前夫手里。”

    无异于诅咒。

    阮舒的凤眸温度骤降。

    见状,闻野反而痛快了,心情痛快了,连回答问题也跟着痛快了:“老秃驴在海城有他住的地方,我也不是跟来海城玩的,每天有要做的事情。老秃驴如果一连几天外出的话,阿婆会每天来看我三次。”

    阮舒极轻地蹙眉。

    一天三次,也就是早午晚?所以,小闻野绝大多数时间里还是一个人呆着?所谓的“有要做的事情”,应该就是阮春华对他的初步培训……

    想想也对,如果把他直接寄养在老妪的家里,老妪还得和家里人解释孩子的来历。

    且,小闻野在海城一呆呆了四年,后来黄桑已经出生了,就算一开始她年纪小不记事,稍微大点之后,不至于没有听家里人提过只言片语自己的nainai曾把一个小男孩带进家里照顾。

    不过,她之所以问这个问题,是突然记起可以借机套知老妪的婆家,也就是黄桑为了男人而抛弃的亲属都是些什么人。

    因为她总琢磨着,傅令元能认识的、又费劲心思护着的,不太会是寻常老百姓家庭。

    曾经担心闻野一伙人会不会就是黄桑和格格所躲避的仇家,生怕她之前的贸然问话暴露了黄桑。傅令元那晚的话已等于间接否定了她的猜测。

    没等她进一步探究,闻野先说:“阿婆家里,能和阿婆拥有相同偏方秘药并且懂中医的女人(第455章),照理说只有一个。”

    他煞有介事地故意停顿,在后视镜中端详她的表情,隔两秒后继续吐字:“就是阿婆的孙女。”

    阮舒不易察觉地轻闪目光——以前她想了解,他不透露,现在他亲自讲,她却已知晓其中关系。

    眼下反倒是闻野尝试探究:“你碰到了阿婆的孙女?”

    “我不知道什么孙女不孙女的。”阮舒挡了回去,“不是应该由你来告诉我阿婆到底是什么人?”

    路上没有太多车辆,闻野握着方向盘开得顺畅,没有听到她的否认似的,自顾自丢出话,“但阿婆的孙女已经死了。你是怎么碰到的?”

    阮舒镇定自若,依旧什么都装不知:“我也想知道我什么时候碰到过阿婆的孙女了。”

    在这里步步为营地套闻野的话并且面临反被闻野套话的危险,不如她自己去问庄爻。现今只要不涉及危险性,庄爻基本上不会拒绝告诉她。

    闻野分明看穿她的心思:“庄假脸知道的事情不如我多。”

    卖弄……?嘚瑟……?

    阮舒轻哂——知道得比庄爻多又怎样?就那尿性,爱讲就讲,不讲拉倒,反正她不会如他所愿求他的。

    这个问题因为两人相互防备的心理而卡在这儿一时进展不下去。

    阮舒也没想进展下去了,立刻转开话题:“你不住阿婆家,你住哪里?”

    如果一日三餐老妪都能照顾得到他,说明当时小闻野的住处距离老妪家并不远。

    却听闻野道:“那种破烂地方,我记着干什么?”

    阮舒:“……”嗯嗯嗯,是是是,只要没有和江城的那座金屋一样的规格,至于他而言就全是破烂地方。

    这是从表层来讲。

    至于里层的原因……一个刚刚亲眼看着母亲自杀在他眼前的四岁小男孩,被带到一个陌生的环境中,大多数的夜晚还要一个人睡觉,从四岁到八岁,长达四年……

    阮舒不觉生出一丝怜悯。当然,怜悯是给四岁的小闻野,而不是给现在的这个危害社会的恐怖分子“s”。

    忖着,她讥诮:“再破烂的地方,你不还是呆了四年。没人看着你,你也没想过离开。”

    闻野没有回应。

    阮舒通过后视镜,看到他的整张脸布满阴翳,像是因为她刚刚的话,记起了什么不美好的回忆。

    她自己的童年也是噩梦,纵使厌恶闻野,她不会刻意去戳他此方面的伤口——这种事只有闻野才干得出来。

    抿住唇,她未再怼他,而是好奇:“你见过他真正的样子么?”

    闻野眼里露出兴味儿:“你觉得怎样是他真正的样子?”

    阮舒下意识又打算去拿手机翻那张照片,又记起手机没电,遂作罢,反问他:“难道一灯大师的样貌就是他真正的样子?”

    “你现在是把我当成庄假脸,有问必答?”闻野嘲弄。

    “那倒没有,你和林璞相差太多,你怎么都不可能被当成他的。”

    阮舒的实话实说令闻野瞬间第n次臭脸。

    “你想过没有,”阮舒紧接着和他打商量,“或许我们可以分享信息。”

    现在的形势非常明确——

    阮双燕是阮春华骗去自杀的,闻野必然要报仇;庄爻他母亲的死,阮春华多半脱离不了关系,庄爻必然要报仇;她和傅令元对付陆振华,也需要摸清楚阮春华的底子。

    那么,反正有个共同目标,三方协助,人多力量大,总比现在各自查各自的、还相互提防不泄自己的底,要来得强得多。

    闻野嗤之以鼻:“是协助,还是占我的便宜?”

    阮舒:“……”她得承认,闻野大概确实是目前为止知道阮春华最多的、恐怕也是了解内幕最多的人……

    闻野斜吊着眼,眼里带讽:“我一个人就能搞定的事情,为什么要找猪队友来拖我的后腿?”

    呵呵。阮舒皮笑肉不笑:“你如果一个人就能搞定,为什么至今还受制于人?”

    这瞧不起他的话,闻野必然不会爱听。

    阮舒过完嘴瘾兀自转眸回窗外,懒得面对他的臭脸。

    这一回闻野没有故意开窗冻她,撒气的方式是故意把车往坑坑洼洼的路段开。

    车子颠簸得相当厉害,阮舒继之前心脏被音乐震得受不了之后,现在脑袋又晕乎乎的。

    闻野的快乐就这么建立在她的痛苦之上。

    他倒也没丧心病狂,没玩多久就恢复正常行驶。

    神经病!阮舒扶着脑袋边缓着气边在心里咒骂他。

    但听闻野冷不丁道:“我以为你会更有兴趣从我这里了解你母亲的事。”

    庄佩妤……阮舒凤眸轻狭。

    首饰盒的意义,她已经从隋润芝口中得知了。

    其余的……

    “你知道些什么?”掀眼皮,她问。

    闻野反问:“你想知道什么?”

    阮舒:“你知道什么就告诉我什么。”

    闻野:“你问你想知道,就知道我知道什么不知道什么。”

    阮舒一时之间也不知该问什么。毕竟大致的情况她已经了解了……城中村的遭遇,全都是阮春华的一个谎言导致的……

    她没有闻野和庄爻的复仇念头。

    她对阮春华没有仇恨,有的是兴趣。

    闻野的思维相当跳跃地忽然问起她一个人:“庄以柔还在国内?”

    阮舒缓回神,眼皮微不可察地轻跳一下,还是否认:“梁道森和庄以柔的失踪和我无关。”

    闻野脸上挂着讥嘲,思维又一跳:“你和庄假脸不是都疑虑我是怎么知道阮双燕真正的死因?”

    阮舒一愣。琢磨着他将两件事放在一起提的原因,又记起庄以柔曾告知,之所以清楚一灯大师和阮春华的身份重复,源自于真正的驼背老人对阮春华的提防。

    也就是说——“你从驼背老人那里得来的线索?”

    闻野不承认也不否认,眯着眼突然来了一句:“庄以柔应该给她爷爷收完尸再走。”

    收尸……经提醒,阮舒倒是才记起,真正的驼背老人死掉之后,尸体去了哪里?怎么处理的?

    不会是和当年的阮双燕一样,被掩埋在家里的某个地方……

    而提到庄以柔,阮舒自然而然思起荣一。

    这些事情以前都是荣一为她处理的,她根本没怎么费过脑子,只需要听荣一汇报……

    分了一瞬的神,阮舒迅速压下伤感,收回思绪,肃色问:“你什么意思?”

    “听不懂字面的意思?”闻野嘲讽。

    阮舒瞳仁敛着,暂时分辨不清楚,他真的是在提醒她庄以柔有线索,还是像以此引、诱庄以柔回来江城,他好抓人。

    但,闻野要找回庄以柔,总不太可能是在邦阮春华……那么,更有可能的就是,庄以柔那里确实还存在线索……?

    …………

    不知不觉抵达庄家私机的停机地点。

    闻野停了车之后,却没有马上解锁让阮舒下车。

    二筒、九思和陈家下属则全部第一时间围过来车外,虽什么动作什么话都没有,但架势摆得好,气势就特别足。

    仿若闻野如果不放她从车里车里,闻野也别想走了。

    阮舒环视车窗外的被他们的身体挨挤得没有缝隙,如同人墙,不禁莞尔。

    可惜,闻野这种国际通缉犯型的主儿,什么大场面没见过,怎么会被这点阵仗吓唬到?

    看到他的手尚握在方向盘上,阮舒怀疑他是不是会突然启动车子直接撞翻外边的那些陈家下属,碾过他们的身体离开。

    瞅着时间快到约定的点了,阮舒敲了敲车门:“我要走了。”

    闻野依旧通过后视镜盯着她。

    光盯着,不说话,不懂是在琢磨什么。

    阮舒最烦他每次这种故弄玄虚的尿性,警告:“再不开锁,我让二筒砸车窗了。”

    闻野回给她一个“哧”。

    不过下一句他终于收了尿性:“庄假脸那样的我估计是残次品。你……有可能是报废品。”

    阮舒:“……”

    嗯……?

    残次品?报废品?

    突然间冒出的这什么鬼……?

    工厂流水线么?

    阮舒被整懵了。

    闻野眸底的情绪是种叫人探不清的异样:“或许,你很早以前也和我们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