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1、一窝全部弄死-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51、一窝全部弄死

    阮姐主动求他?

    栗青都忍不住轻哼——这个“s”撒谎都不打草稿的,这种话讲出来没有一个人相信的,遑论世界上最了解阮姐的老大?

    敛起思绪,栗青问:“老大,明天的见面,‘s’到底会不会出现?”

    上回的交易,他记忆深刻,时间青门定,地点“s”定,结果“s”故意选择海上交易,自己却没有出现,使得老大明知阮姐落入谭飞手中,也无法前去相救。

    这回见面的时间是“s”定的,地点由青门定,恰好来了滇越,因此也就顺便约在本省。

    相较之下主动权更在己方手中,倒不用怎么害怕“s”事先设埋伏。但对于“s”会玩什么花样依旧没有数。

    现在发现他竟然跑去江城把阮姐给不知带到哪里去。

    栗青担心“s”故技重施,又让老大到时分身乏术,远水救不了近火。

    傅令元还是一声不吭,不知在想什么,面露沉凝。

    这让栗青有种皇上不急太监急的感觉。

    所幸傅令元最终还是说话了:“‘s’一定会再继续传来挑衅的消息的。”

    栗青颇有些意外,因为这话显得相当被动,甚至连一句如何继续找人的命令都没有。

    “老大,”栗青迟疑,“你以前不是在这片地方生活过吗?要不要让这片地方的兄弟留意一下是不是能发现‘s’的踪迹?虽然我们不能肯定‘s’一定会亲自赴约,但也不能放过可能性,不是么?”

    说实话,今次能跟着老大来滇越,栗青还是很高兴的。

    外界关于自家老大的那些传闻,连他都无法完全分辨真假。其中最成谜的就是老大的私人生意。

    大家都以为他和赵十三两人跟在傅老大身边多年,出生入死,是成就“傅老大”这一名号背后的大功臣,其实没有那么夸大其词的一回事。

    真实的情况是,跟在老大身边之后,后两年基本开始接触陆家,和陆少骢混,没太多可说的;头两年倒确实和不少毒贩打交道,真正了解到这种买卖的各种门道(毕竟他以前只是个计算机玩得溜的乡下小混混),连开枪都是那个时候才学会的。

    边境地带以前也没少跟着老大来,也出境过两三次,见缅、甸人和泰、国人。其中一次印象相当深刻,因为最后交易没成功,还差点把命给丢了。

    至今回忆起来整个过程还挺莫名其妙的。而得以获救靠的是老大的朋友。

    他早就怀疑老大身后还藏着另外一拨兄弟。先前真林璞被转移走,是他基本肯定下来的节点。想来就是他们在邦老大打理滇越的生意。反正他和赵十三并没有真正接触过。

    越琢磨,栗青越有些吃味儿。不过终归都是自家兄弟,同为老大办事……

    只是,他以为既然来了,老大肯定会和那另外一拨兄弟碰个头,却到目前为止都没动静,他便提了一提。

    傅令元睇他:“嗯,我会看着办。”

    说罢,他勾唇:“‘s’希望看到的,恐怕就是我为你们阮姐的失踪而到处找人。”

    栗青顿时心头一动:“以静制动?”

    傅令元未答,算是默认——“s”的话,自然不可信,再怎样折腾,恐怕都是自导自演。如今没有线索,要找人俨若大海捞针,他只能先安慰自己,起码她是性命无忧的。

    “那老大,我们现在是先回市区?”栗青问。

    傅令元想点头应一个“嗯”,心里头却莫名地好像被什么东西扯住。

    他抬眼扫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游客,再望向逐渐亮起灯光的河对岸的另外一个国度,黑色的瞳仁深深敛起。

    这边境贸易小镇看似平静,此时此刻的暗处却不知正在进行着多少见不得光的勾当……

    “让车子到镇外等着吧。”说话间傅令元已迈步,“我这趟算去外地出差,这里有些手工艺品还不错,去给你们阮姐买点礼物。”

    …………

    给阮舒擦完药,闻野憋了一肚子火离开她的房间,然后才掏出震了有些时候的shǒu jī。

    吕品:“**,我们已经顺利进入樾南境内,抵达酒店。你和阮xiǎo jiě慢慢散步没关系,什么时候到都可以,我会邦你把预约往后推迟。”

    “不用了。全部都取消!”

    闻野的没好口气,在熟知他性格的吕品的耳朵里,俨如小孩子耍脾气,料准必然是**又和姑奶奶之间发生争执所以闹情绪。

    “那**你和阮xiǎo jiě现在在哪?我派车去接你们。”吕品耐心。

    “也不用了!我和她没过口岸。”闻野的口气更差,嗤声,“她以为我要把她拐卖到樾南。”

    吕品:“……”

    略略一揣度,他笑了:“**,其实你可以和姑奶奶讲明白,只是带她过去玩的。”

    闻野却是冷笑:“你也开始教我该怎么做事了?”

    吕品神经一紧,即刻否认:“不是。”

    闻野依旧冷笑,继续拆解他的话:“她现在是我抓在手里的戏弄傅令元的筹码,什么时候变成我要带她过去樾南玩?”

    吕品马上道歉:“是,对不起,**不是要带姑奶奶过去樾南玩,是我误会了。”

    “再扣三个月。”闻野丢话。

    吕品:“……”连为自己申辩的机会都没有……这细数下来今天一天差不多他一整年的工资都没有了……

    “还有,”闻野记起什么,又道,“我刚刚在这边干掉的两个男人,身、上都带了枪,还有粉,可能是谁手底下的马仔。这会儿jǐng chá在接管。你等下去查查,把他们老大找出来,一窝全部弄死。”

    “好的**。”吕品应承,也没问他们究竟怎么不知死活地得罪了自家**,反正这种事不是第一次干了。

    临挂diàn huà前,吕品没忘记最重要的一件事,问他确认:“**,晚上还直播吗?”

    “为什么不?”

    “……”吕品觉得自己今天打从被姑奶奶坑了那把之后突然不能好好伺候**了……

    …………

    傅令元携栗青信步,没多久就遇上道路前方被警戒线拦住。

    打听之下得知,正是和雄仔分开前,雄仔死掉两名手下的案子,另外还有三名樾南xiǎo jiě的尸体。

    从某种角度上来讲,这个小镇的治安其实是很好的。光天化日之下,公然发生枪杀案,闹得还是比较大的,尤其影响到旅客的情绪。

    不过因为警方的控制,倒也没造成恐慌。

    傅令元未放在心上,非常认真地逛着街边的商铺和摊子。

    不多时,悠扬轻快的笛声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走上前后便看到吹笛子的苗族男人身边有苗族女人展开的毛毡,毛毡上的手工编织品模样比一般摊子上千篇一律的纪念品漂亮、精致、特色得多。

    傅令元正挑选着,有两名jǐng chá走过来向这对苗族男女询问口供。

    两人皆表示不曾留意街道对面的动静。

    jǐng chá准备离开去问附近的其他商铺里的老板。

    一名小摊贩主动跑过来tí gòng信息。

    “jǐng chá同志,我没有目击枪杀,但是在那之前,有个穿浅huáng sè奥黛的女人在这附近跑来跑去的,好像在躲什么人。我总感觉和那几个死掉的人脱不了关系。”

    “什么穿浅huáng sè奥黛的女人?跑来跑去是跑去哪里?你不要‘感觉’,要讲清楚,否则要承担法律责任的。”两名jǐng chá询问得仔细。

    小摊贩一听有点怂,怕无缘无故惹麻烦,稍加迟疑之后嘀咕:“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一定有关系,但我们这里每天除了接待游客就是接待游客,很平静的,就今天那个女人非常惹眼。”

    “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逃跑的樾南新娘,抓了她一把,结果发现是我们中国人,她还骂了我,说她是被人贩子给拐卖。所以我就多关注了她一会儿,亲眼看见她四处乱窜,最后跑进巷子里去的。”

    两名jǐng chá听言大概也琢磨出点意思,便进一步问:“后来还有什么动静你关注没有?”

    “没,”小摊贩摇摇头,“就这些,后来我也忙着自己摊子上的生意,没再留意了。”

    “那女人长什么样?有什么明显的特征?你有办法具体形容一下么?”jǐng chá问。

    “这个有!”小摊贩马上道,“jǐng chá同志麻烦你们稍等一下!”

    迅速跑开,很快又重新跑回来,手里多了一张素描画。

    “那女人之前就在街边逛了挺久,我那个时候就对她有印象了。我这不是做的街边画像的生意?当时正好没客人,闲着也是闲着,我就随手速写了一张。就长这样,jǐng chá同志你们看看~”

    边说着,小摊贩要把画纸递给jǐng chá。

    风一吹,画纸便不小心自小摊贩的手中飞了出去,将将落在苗族女人的毛毡摊子上。

    苗族女人邦忙拾起画纸,正要交还给追过来的小摊贩,手臂猛地被人捉住。

    …………

    阮舒也是佩服自己,竟能在闻野邦她擦药的过程中混混沌沌地睡过去。

    不过没多久就醒来了。

    外面的天色已然全黑,房间的窗户没关,瓢泼的雨水声特别清晰。

    阮舒怔怔凝注片刻,翻过身,从床上坐起。

    但见傅令元坐在椅子里,貌似已经看了她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