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4、直播 含60100钻加更-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我就在这里,等风也等

654、直播 含60100钻加更

    闻野应声眯眸,问:“你觉得这是巧合么?”

    “瞎猫碰上死耗子吧。zi幽阁om”自然不能在**面前表现出半点佩服傅令元的迹象。吕品说,“青门约定见面的地点在滇市,就猜到他们肯定是有其他事来这附近要办。”

    这是打从一开始就能料到的。

    恰逢他们最近也开始为以后转来东南亚做筹备,有几笔生意需要试水。

    “又来坏我的事。”闻野的不高兴全写在脸上,“他是现在是等不到明天再和我们见面了?”

    吕品笑笑:“不管傅令元是不是刚巧出现在酒店,我们都当作他已经知道阮xiǎo jiě曾出没过那家酒店来处理。”

    “既然他等不及,那我们就邦他把时间提前。”闻野冷冷一哼,“正好,这样直播的效果应该能更刺激。”

    “那阮xiǎo jiě是不是也就提前放她回去了?”吕品问。

    闻野卡半秒,不瞬讥嘲:“她不是不愿意过境?我们为什么要因为她耽误我们自己的行程?不把她扔回去给她前夫,难道我们还带着拖油瓶到处走?”

    从江城把她掳出来的那一刻,不就已经是带着拖油瓶今天没过境,不就已经是因为她耽误行程了吕品笑着应承:“好,我明白了**”

    闻野哼哼着携吕品也往车子走,又记起来扭头提醒:“没弄死的继续弄!要是再失败,你最后三个月的工资也可以扣掉了。”

    吕品:“”那就真的一年白干了

    傅令元和雄仔很快被问完话,倒未被多怀疑。

    酒店内经过彻查也发现并没有其他炸弹,唯独彼时爆破在河岸上空的那一枚。

    送蛋糕的fú wù员被逮捕,拒不认罪,餐厅方面表示毫不知情,暂且没有其他新线索,案子无法进一步调查下去,jǐng chá不好再留住大家不让走,没多久就放大家各自散去。

    经此一插曲,很多顾客不敢继续住这里,退了不少房。餐厅也比先前冷清。

    另外,傅令元刚刚收到新进来的信息。

    是一组新的zhào piàn,同样是阮舒和一个男人在一起的zhào piàn,只不过场景从两人逛街变成在酒店房间里烛光晚餐。

    这回是两张。第一张,餐桌上放有一盒吹过蜡烛的蛋糕,阮舒是侧影,一袭漂亮的衣裙,主动举起酒杯,看起来像在向男人表达祝福。男人依旧只是背影。

    第二张,男人背对镜头站到了阮舒身边,阮舒闭着眼睛靠入男人的怀中,不是是醉了,抑或其他。

    相较于前一组zhào piàn,眼前的亲昵简直是质般的飞跃。

    傅令元紧盯zhào piàn里男人拢在阮舒后背上的手,黑眸生冷,连同逛街的zhào piàn一并发给栗青,让他鉴定是否存在p过的痕迹。

    而这次zhào piàn所附的话是:“下午发生了点小意外,不过没影响她的心情。她迷蒙起来的样子更加迷人,今晚应该会是相当愉快的夜晚,因为原来她给我的惊喜原来就是”

    暗示性极强的一串省略号的卖关子之后,邀请道:“或许你也想来一探究竟?如果你赶得过来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我们明天下午的会面提前。”

    一旁的雄仔正在问傅令元接下来的去处:“傅老弟也别住这里了,现在雨停了,重新安排吧。要去哪里?老哥我送你一程。”

    称呼已进一步升级至与他称兄道弟。

    “不用麻烦雄哥了。”傅令元笑着婉拒,“倒是雄哥你,有什么打算?要继续找杀你手下的人。还是找送炸弹的人?”

    “当然两个都要找!”雄仔被惹毛了,“尤其送炸弹的人!”

    “雄哥对送炸弹的人有没有什么想法?”傅令元问。

    雄仔皱眉:“怪就怪在这里。我一向广交好友,不怎么得罪人,刚刚在心里也把有发生的过节的人清点了一遍,不至于到要炸死我的地步。”

    “雄哥知道我是怎么发现蛋糕存在异常的么?”傅令元又问。

    “欸是啊,你怎么发现的?”雄仔确实好奇,“我的手下明明检查过蛋糕的,怎么还会有问题?”

    傅令元告知:“炸弹不在蛋糕里,你们只检查了蛋糕,当然不会有发现。”

    “那是”

    “是蛋糕上看着像装饰物的一只小丑。”

    “小丑?什么小丑?”雄仔迅速从中反应过来什么,“傅老弟,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

    傅令元呈现出一副yu言又止的表情。

    雄仔被他整着急了:“傅老弟,你别故意吊老哥我的胃口啊!”

    “不是故意吊你胃口。”傅令元无奈,“只是不能破坏道义。”

    “你如果知道是谁送的炸弹,又不告诉我,难道就不是破坏道义?”雄仔与他讲道理,极力敲打他,“虽然我们是今天刚交上朋友的,但第一天就共度患难,这是生死之交,怎么能是别人可以比的?”

    “而且你也差点被连累遭遇不测。你们青门咽得下这口气?还是说你们青门想自己偷偷报仇?不能啊。”

    “雄哥说的哪里话?”傅令元笑笑,忖了一忖,终究开了口,“不知道雄哥是不是和‘s’打过交道?”

    “‘s’?”雄仔疑虑,“你说那个大名鼎鼎的軍火倒爷‘s’?”

    “对,就是他。”傅令元点头。

    “没啊!我要那些东西,黑、市上随便人买买就够了,又不需要大家伙,怎么会和‘s’打交道?”雄仔愣了愣,“你的意思是,炸弹和那个‘s’有关?”

    “我们青门和‘s’有买卖,我和‘s’接触过几次,‘s’惯用炸弹,一样的小丑我也曾经在‘s’制造的爆炸现场见过。这两天‘s’应该在附近,因为青门和他有笔买卖谈。”

    傅令元透露,尔后补充:“当然,我不敢百分百肯定。这种事情一定要确认清楚才可以。”

    “‘s’”雄仔面露沉吟,“我很确定,我从来没有和‘s’有过交集,更别说得罪‘s’了。”

    “那”傅令元拉长尾音,“或许是另外一种可能”

    上了车之后,阮舒才懊恼自己的不谨慎----万一闻野从吕品所说的什么特殊通道连夜又尝试带她过境呢?

    警惕地提心吊胆了一路,眼睛仔细观察着外面,半个多小时后,确认依旧在滇市范围内。她才算安下心。

    闻野已率先下车,眼里带讽地睨她:“就那么期待让我把你拐卖去樾南?”

    阮舒不予理会,打量着酒店问:“你和青门约好见面的地点就在这里?”

    “怎么不直接问你前夫是不是就在这里?”闻野阴阳怪调。

    阮舒遂他的愿,重新问一次:“傅令元是不是就在这里?”

    闻野冷笑着臭了脸,当先往酒店里走。

    阮舒转眸看吕品:“喏,明明是他自己要求我直接问的么?”

    吕品:“”姑nainai,能不能不要如此纯心地膈应**

    入住套房之后,阮舒又来找吕品:“我要把我脸上的miàn jù摘掉,你们是不是有什么技巧?”

    吕品:“”瞄了眼旁边的**。真要给她跪了----**明明就在跟前,不去问**,偏偏来问他,不是又要让**开始扣他明年的工资?

    他只当作没听见她的问题,笑道:“阮xiǎo jiě,我还有事,不打扰你和**休息了。”

    言毕不给**开口扣他工资的机会,火速离开房间。

    溜得比老鼠还快。看来类似之前在小餐馆里那样的捉弄,无法故技重施了阮舒遗憾为什么吕品不能像赵十三那样憨厚一点、老实一点、迟钝一点

    她转过身。

    闻野好整以暇地坐在沙发里。悠闲地翘着二郎腿:“有什么好摘的?不是说了相当适合你?”

    阮舒不予理会,迈步行向洗手间。

    背后传出闻野的提醒:“如果没有我手里的专用药水,你自己强行摘rén pí,你就等着自己的那张脸huǐ róng吧。”

    他今天讲过的话里究竟有几句是真的?阮舒翻白眼,脚步不停。

    然而五分钟后,她连rén pí和她皮肤的相接处都扯不开一条缝,貌似是那rén pímiàn jù太薄了。

    且,她深度怀疑闻野是不是用了类似胶水黏住

    她也尝试洗脸的时候用力地擦拭。可她的脸都疼了,miàn jù还是原封不动地在脸上。一点松动的痕迹都没有,仿佛就是她的脸。

    比整容技术还要厉害

    阮舒真替庄爻不值,再度困惑庄爻当初为什么要整容?而不是像闻野这样成天带miàn jù,想换脸就换脸。

    气恼地瞪着镜子里的面容,自知闻野肯定在外面等着她败落地出去求他,阮舒思虑片刻,垂眸看了看自己的指甲,想起闻野戴着傅令元的miàn jù时,被她的指甲划伤过

    由此她受到的启发是。如果用刀,是不是能把miàn jù划破?然后就能摘下来了?

    闻野客厅里没等到阮舒颓丧地出来找他,耐性很快消耗光,起身主动寻去洗手间,要去欣赏她的不得其法,再狠狠地嘲讽她一通,以掰回一局。

    结果入目的是阮舒握着一把刀要往她自己脸上划。

    “你干什么?!”闻野怒声。

    阮舒原本正专心致志在如何下手,猝不及防被他一吼,手一抖。刀子就碰上了皮肤。

    差不多只间隔半秒钟的功夫,闻野攥过她的手,用力打落刀子。

    顿时,她的脸倒没什么,手反而痛得要命。

    耳朵鼓膜里还不断砸进入闻野不停歇的恶言恶语:“你脑子里装的都是排泄物吗?!已经够丑的,还要往自己脸上多添几道伤疤彻底变成丑八怪?!要丑丑你自己的去!别来糟蹋我好好的一张rén pí!”

    呵呵,她才想把他这副嘴脸踩成排泄物!阮舒拽回自己手:“看来这个办法确实能毁掉你的miàn jù。”

    下一句她威胁:“既然不想糟蹋miàn jù,你就把能摘miàn jù的药水交出来。”

    话落,她便要捡回刀子。

    “就你还想威胁我?”闻野讥诮。捉着她就把她往外拽。

    阮舒一路被拖行回到客厅。

    闻野将她摔进沙发。

    阮舒稳住身形,要重新站起。

    闻野想直接敲晕她,手刀都伸出去了,又瞥见昨天在她后颈留下的掐痕。

    硬生生忍住,他改为手掌拍到她的头顶上,按她坐回去。

    “再折腾你就永远别想摘掉miàn jù!带着这张脸直接去死!”

    阮舒听言心头一动----他同意给她摘miàn jù了?

    闻野的角度,几乎是第一时间看到她眼底一瞬闪出的光。莫名其妙的,原本的恼怒突然消退大半。

    “药水!”怕他反悔,阮舒赶紧趁热打铁地伸手向他讨要。

    闻野嗤声:“这种商业机密会让你拿到手?”

    “所以你打算亲自fú wù我?”阮舒修长的眉尾挑、起,说着便往后靠上沙发背,一副将他当作下人的架势。

    闻野臭着一张脸转身离开,俨如不堪羞辱忿然而去。

    却是正中阮舒下怀----她才不屑他的fú wù!她刚刚那句话,本来就是故意嘲讽刺激他的自尊心,便能把吕品叫进来邦忙。

    事情按照她的预期发展,吕品很快叩门进来了:“姑nainai。”

    “行了别废话了,快来给我摘miàn jù!”阮舒忙冲他招手,“戴得我的皮肤不透气,怪难受的。”

    吕品戳穿她的谎言:“不可能的,姑nainai,我和**有时候曾经连戴半个月不摘都没有问题。”

    “你们确定脸上没被焐出痱子?”阮舒深表怀疑。

    吕品听出她想探究他们rén pímiàn jù的制作材料,不接她的话,笑着提醒:“姑nainai,我要开始邦你摘miàn jù了,你闭上眼睛,否则药水不小心渗进你的眼睛里,就真的难受了。”

    他不上当,阮舒有点失望,照他的要求阖了眼,嘴上依旧没放弃套他的话:“闻野告诉我是真rén pí,从将死之人的脸上直接剥下来的。”

    “姑nainai这不是已经知道了?还问我。”吕品措置裕如。

    阮舒:“”果然对闻野忠心不二,直接就着闻野的话拿她当三岁小孩哄了

    她嚅了嚅嘴唇要再说话,吕品状似好意地提醒:“姑nainai,这和敷面膜一个道理,最好能保持安静,面部肌肉不要有太大的牵扯。”

    阮舒:“”分不清楚话的真假,只能他和闻野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当然,她的眼睛并没有闭得严实,悄摸眯着缝偷看。

    和脸上所感觉到的触觉一样,吕品在用一块方巾沿着她脸颊的外围一圈轻轻擦拭,擦拭的是rén pímiàn jù和她的皮肤的接缝处。

    方巾是湿的,冰冰凉凉。

    她猜测浸湿方巾的就是闻野所说的药水。

    防她防得够谨慎,还是连药水的样子都没让她见着。

    至于这味儿阮舒用力嗅了嗅。还挺香的,像是什么花?

    不多时,吕品收回手,恭恭敬敬地说:“姑nainai。您不要动,就这样先坐五分钟。一会儿再继续邦您取rén pí。”

    阮舒略略颔首,抿着唇不语,静待。

    通过眯着的眼缝,她看到吕品也就这么垂首站在一旁,像在守着她,也像在监督她。

    有那么宝贝他们的rén pímiàn jù么?

    阮舒眉心微蹙,总有种自己被耍了的感觉。

    没能思考更多,她的眼皮重重地压下来,困顿又混沌地,她往后靠上沙发背,脑袋一歪,失去意识。

    “姑nainai?”吕品尝试叫唤,并轻腰她的肩膀。

    确认完毕,他退出房间通知闻野:“**,阮xiǎo jiě睡着了。”

    “嗯。”闻野顶着臭气熏天的脸换了进去。

    吕品邦他带shàng mén,暗自嘀咕:**有进步,比以前懂得怜香惜玉了,没再直接使用暴力敲晕姑nainai。

    欣慰地笑笑,他继续去办**交待的今晚该办的事

    房间里,闻野趾高气昂地行至沙发前,居高临下地睥睨沉睡中的女人,嗤之以鼻:“总算消停了。”

    如同回应他的话一般,阮舒靠着的身体应声滑动,往旁侧倾去,最后以双脚还在地上、压住一只手臂、歪着脖子的扭曲姿势倒在沙发里。

    闻野眸子一眯,面露嘲弄,没去管她,兀自进他的卧室。

    待他洗完澡穿着浴袍出来,但见阮舒维持着原先的姿势。

    闻野走上前,双手臂地又瞧她。

    啧啧,丑八怪就是丑八怪。

    拿出shǒu jī拍了一张zhào piàn,然后对比zhào piàn和她本人。

    转瞬皱眉他皱眉----这么丑的姿势,应该用她自己的脸,才更能羞辱她。

    忖着,闻野便去另外取了沾了药水的方巾,坐到阮舒跟前,像吕品先前一样,沿着她的脸颊擦了一遍。

    几乎是立刻,接缝处就起了毛边。

    闻野放下方巾,手指摸上她的脸,从她的下巴开始,宛如撕面膜一般,缓缓往上剥开一层薄如蝉翼的皮。

    没了厚嘴唇、宽鼻翼和麦色皮肤,露出她本身的白皙素颜。

    闻野打量她沉睡的面容。觉得她还是这样子更顺眼一点。

    拿过shǒu jī,他准备重新拍一张。

    好像又少了点什么。

    盯她片刻,闻野轻轻一哂,取了马克笔走回来,在她的脸上画了几笔。

    然后瞄见了她眼下的那颗浅淡的泪痣。

    闻野一眯眸子,凑近仔细打量。

    其实很早之前就发现了。

    也不知道女人长这种东西拿来干嘛用,给眼泪多找借口么?

    碍眼。

    闻野用马克笔打了个叉。

    阮舒的身体在这时又微微一偏,恰好朝这外面倾过些来。

    两人本就离得近,如此一来,蓦地,她的面容更在他的咫尺。

    她的呼吸清清浅浅,携带着某种气息。

    他曾在她身、上嗅到过的属于她的气息。

    此时此刻与他的呼吸交错,渐渐模糊界限,她的味道侵犯过来,占据他呼吸范围内的领地。

    她一侧肩膀的宽松领口外翻,露出一边她的内一肩带,当然,还有她圆润的肩头。

    不过被她的头压住大半遮掩住。没能全景浏览。

    更惹闻野眼的,是她的嘴唇。

    他凝注着,脑中自行闪烁她平日怼他时,她的这两片轻红是如何一张一合。

    他又在想,为什么很多男人和女人,都要用嘴唇贴嘴唇来向外人展示他们感情的浓烈一次秀恩爱。

    甚至还能交换口水吻得难舍难分?

    有什么意义?

    或者能会有什么特殊的感觉?

    不嫌脏?

    反正他觉得脏死了。

    最初那些女人想亲上来的时候,全都被他用枪口堵了嘴。后来估计是吕品提前警告过,一个个规矩多了。

    不过当初试几个就腻了。

    没意思。

    一点意思都没有。

    就算去酒吧里抓到一两只看起来有意思的老鼠,等戏弄够了丢到床上时。又都没有区别了。

    好久未再尝试了,他忽地又起了兴致,在想,这个目前为止他无聊的时候还会想耍着玩的女人,会不会确实比以前他戏耍的那些更有意思?

    阮舒的身体在这时再度滑落,往沙发下掉。

    闻野条件反射地伸出手臂揽住她。

    温热柔软的身体扎进他的怀抱,同时他看了许久的她的嘴唇贴上他袒露胸膛。

    闻野下意识地推开她站起身远离她,相当恼火----连睡觉都能来勾、引他?他怎么能让她得逞?!

    阮舒翻到地毯上,一只手臂重重打到沙发上。又落下来。估计是疼到,睡梦中的她轻轻颦了眉。

    闻野垂眸,打量着她。

    再打量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回忆起自己对她的反应,进一步恼火----她勾、引就勾、引,他为什么要拒绝她的勾、引?

    让她得逞一次又何妨?搞得他好像真怕了她似的。顺便验证一下她是不是真有什么特殊的能耐,否则怎么庄假脸他们一个两个的,都拿她当宝贝?

    冷嗤着,闻野走上前。蹲身将她从地毯上抱起,走进卧室。

    车子在浓黑的夜色中行驶,傅令元坐在后座里,翻看着shǒu jī里的zhào piàn。

    栗青的鉴定结果是,要么对方的p图技术高超,否则zhào piàn的确是真的。

    傅令元其实不怎么怀疑逛街的那几张,但后续吃饭的那两张,始终梗在他的心里。

    他的手指在屏幕上来回地划动,对比着两组不同场景的zhào piàn。仔细盯住zhào piàn里阮舒的脸。

    倏地,shǒu jī震动,又进来新的东西。

    三次,每一次都换不同的号码,明显不想让人定位。

    傅令元点开。

    这回不是zhào piàn,而直接跳出来shì pín画面。

    入目的第一眼,傅令元漆黑的瞳仁便骤缩----

    但见阮舒闭阖双眸躺在床上,被子盖到她的胸口为止,赤果的双肩像在彰显被子下的她是未、着、寸、缕的。

    紧接着。那抹男人的背影进入画面,坐到床边,摸了一遍她的脸,然后伏下身子吻她。

    应该是知道有镜头,所以那个男人刻意表演的成分相当明显,吻得又慢又仔细,还能看到男人的手伸进被子里抓、揉。

    傅令元捏在shǒu jī上的手指指节泛白,几乎要把shǒu jī折断。

    没多久,阮舒竟是抬起两条手臂搂住那个男人的脖子,像是给了回应,甚至开始邦男人月-兑衣服。

    那个男人吻得更加起劲,上半身很快赤果。

    两人抱在一起,滚着被子翻了个翻,顿时阮舒在上,男人在下。

    而那个男人的脸霎时呈现在镜头之中。

    正是傅令元的样子。